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00的文章

中共部隊的攻擊戰鬥

S.L.A. Marshall 撰
Light 譯關於 S. L. A. MarshallS. L. A. Marshall 准將在第一次大戰時在法國作戰,是美國遠征軍中最年輕的軍官之一,親身經歷過西線壕溝戰中人命如草芥的慘烈戰況。這種在火線上的親 身體驗,讓他對於士兵在戰鬥中的反應有深刻的瞭解。第二次大戰時,他重新入伍,官拜上校,在美國戰爭部特設參謀處歷史組(Historical Division, War Department Special Staff)擔任戰史資料採集與分析的工作。和以前歷史學家不同之處,在於他和同僚開始採用直接訪談參與戰鬥的士官兵的方式,嘗試將個人在烽火漫天、生死存亡之際僅存零碎而片段的記憶拼湊起 來,以類似刑事案件中「現場重建」的方法將實際戰況重建起來。由於他個人對第一線步兵的戰鬥經驗,他特別著重於小單位的戰鬥,大抵以、連、營三級為主,即 使對象是較大的單位,他也往往將焦點放在其下屬單位上。眾所周知的是,當一個指揮官的層級越高,他往往越跟戰場上的實際情況脫節。坐在後方舒適安全的司令部中,再大的部隊也不過是插著一根旗子的小方塊; 這些指揮官如何能夠意指臂使地將部隊運用無間呢?馬歇爾和其同僚這種歷史蒐集的方法也正好給高階層人士一個瞭解下層小單位戰鬥的一個管道。另外,他們蒐集資料的方法也和往常不同,儘量力求第一手的訪談採集。因此,他們得走出辦公室,來到戰場上直接採集,而且往往是在激烈戰鬥的次日就在 激戰前線的邊緣訪談記憶猶新的士官兵。他們首先在太平洋戰區的島嶼戰中實驗這種作法,後來他更把這種方法帶到歐洲戰區作戰處的歷史組中,在諾曼第登陸及其 後的作戰中,為後來的歷史家採集了極為詳細的資料。在這些戰史中,最為知名的要屬於「奧馬哈灘頭的第一波」(First Wave at Omaha Beach), 以及「貝斯特之戰」(Battle at Best)。前者的資料來源主要是他在 1944 年 7 月中,當第二十九師準備對布列斯班的德軍要塞突擊時,他冒著德軍的迫擊砲火,在攻擊準備線上對第二十九師參與奧馬哈灘頭登陸的倖存者之訪談結果。後者則是 在盟軍失敗的 「市場花園行動」中,直接在美軍傘兵作戰區域中,對一支失散的排在戰鬥第二天時進行的訪談;這個訪談挖掘出了一個原本可能被埋沒的英雄和一枚國會榮譽勳章 ──一個重傷的傘兵為了救同伴傷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