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04/14

【科幻書記】SFAZ(9) 非英雄的形象

Copyright (C) 1997 by Mahasamatman,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面已經談過了保羅‧安德森( Poul Anderson )的書 Tau Zero( 見【科幻書記】SFAZ(6) ),無奈它沒有中譯本,又已經有點年歲了,恐 怕不容易找到。安德森是個多產作家,但他的書裡唯一有中譯本的,只有 當年由國家出版社出的「星際商旅」。薄薄的,由三個中篇所構成,都是 環繞著富商范里安的科幻冒險故事。它一直在我腦海裡留下非常鮮明的印 象,大概是因為這是我除了在阿茲莫夫和克拉克之外對科幻小說開始感到 興趣的開端吧!

安德森的科幻小說大大小小有幾十本,絕大多數都環繞著「多元科技 聯盟文明」的未來歷史系列發展。在這些書中,讓讀者留下強烈印象的, 大概就數尼可拉斯‧范‧里安( Nicolas van Rijn )和多明尼各‧弗蘭 椎( Dominique Flandry)了。我個人認為弗蘭椎還沒有什麼,充其量是 個太空歌劇(Space Opera )裡的典型英雄;但是范里安可就大大不同, 他可說是在百年來成千上萬的科幻主角裡最最沒有英雄形象的一個了。很 可能也就是這個雞立鶴群的特點,才讓他成為安德森筆下最成功的角色。

##ReadMore##

任何讀者對范里安的初步印象都不會太好,安德森對他出場的描寫總 是不留餘地:油膩的黑髮編成數百條小辮子直垂到肩膀,小而閃爍的眼睛 ,巨大的鷹鉤鼻,上蠟的兩撇鬍子和山羊鬍掩不住三層下巴的顫動;毛髮 襂襂的龐大身軀上,披著華麗的絲綢,噴足了可以薰昏牛的香水;手上光 芒閃爍的指環間,裝得滿滿的巨大酒杯不停地往嘴裡傾倒。酒灌入他嘴裡 的速度雖快,還是塞不住從他口中漫出的咒罵抱怨。身為日光酒類及香料 貿易公司的東主,他集一切惡行於一身:暴君式的管理、背後捅刀子式的 競爭手段──賄賂、偷盜機密、陰謀、謊言等等無所不用其極──這樣一 個惡行惡狀的角色,如果不是人人喊打的天生反派,至少也該是馬基維利 式極陰險的人物,怎麼會成為安德森筆下的主角英雄呢?

其實,如果瞭解安德森這些故事的模式的話,就不會奇怪了。在范里 安的故事裡,主角往往陷身在性命交關、絕望無助的情境裡,任何平凡的 英雄恐怕都束手無策。但到了范里安的手上,他總是有辦法找出解決之道 ,而這個解決之道通常都不是使用武力,而是讓相關的各方面──即使是 相互敵對的──同意於一個彼此妥協折衷的辦法,在互利的情況下解決紛 爭;而他不僅僅能保住腦袋,還能坐收百分之兩百的厚利!

范里安可愛的地方,就在於他的奸詐和貪婪是這麼地明顯──你明明 知道他的奸、他的貪,卻還是會屈服在他的領袖魅力下。況且,不論是用 奸計也好,權謀也好,他的解答都是基於對人類(有時是非人類)心理的 根本瞭解,以互利互惠為基礎,達成彼此的妥協。他對自己行為的心安理 得、自大傲慢,在在都顯現了他對什麼道德、規範的視若無睹。但是你又 不能譴責他,因為事情的結果似乎總是比那些墨守道德規範的英雄所能成 就的要好太多。

Poul Anderson, Trader to the Star, Doubleday & Co.: New York, 1977[c1964].
星際商旅,王凱竹譯,台北國家出版社,1981。

本書由 "Hiding Place"、"Territory"、"The Master Key"三篇故事 組成,范里安都是主角。前兩篇都是他自身性命交關的情境,第三篇則是 他手下面臨難題而由他推敲出的解答。在"Hiding Place"裡,異星船員似 乎不想跟人類接觸,在摧毀了所有的記錄、家具、衣物後,混入了船上載 送的幾十種生物之中。如何在有限的時間裡從這幾十種生物中找出異星船 員呢?在 "Territory"中,星球上的土著突然發難後,被困在星球上的范 里安為什麼要把情況弄得更糟,從而挑起各族間的戰爭?最後,在 "The Master Key" 裡,異星社會學及心理學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當然囉,唯一 能夠看透迷霧掌握真相的還是腦滿腸肥的范里安……。

Poul Anderson, The Man who Counts, (aka The War of Winged Man), Ace Books: New York, 1978 [c1958].本書亦收在The Earthbook of Stonegate裡。

這本書是范里安最出色的演出。他的船隻失事,和兩個同伴陷身在無 垠大洋中,唯一生存的希望是在緊急維生的食物耗盡前跟貿易站聯繫上, 因為這個行星上任何蛋白質的成分只會讓人類嚴重過敏而死亡。不幸的是 ,貿易站位於行星的另一面;而他們又成為戰爭中的兩族鳥人之一的俘虜 ,這些鳥人根本無心也無力幫助他們。范里安的陰謀詭計派得上用場嗎? 和同伴中的工程師不斷的發明比較,誰會比較有貢獻?(這是書名的意思 ,別以為是數數!)

Poul Anderson, Troubletwister, Doubleday & Co., Inc.: NY, 1966.

嚴格講起來,這不是范里安的故事;是他的手下 David Falkayn和貿 易開發隊的故事,范里安的影子在這兒只模模糊糊地在背景中出現。不過 故事的模式還是類似:難題──對抗──妥協、合作、利益。

Poul Anderson, Satan's World, Lancer Books: NY, 1969.

誰會想到一間標榜公正無私的資訊處理公司竟會是異星人的間諜站? 發現了這個秘密的范里安如何利用它來獲取最大的利潤、兼顧多元聯盟的 安全、同時還救自己一命?不過這本小說有一點鬆散,分成范里安和 Falkayn 兩線進行,比較不怎麼緊湊。

Poul Anderson, The Earth Book of Stonegate, Berkley Publishing Co.: NY, 1980 [c1978].

本書除了范里安和 David Falkayn 的故事之外, 另外收了幾篇和他 們無關的故事;但是主題仍然圍繞在鳥人的文化上。安德森似乎對鳥人這 個題材情有獨鍾,除了 The Man who Counts 裡的鳥人之外,他又創造出 一個全新的鳥人文明。安德森在創造鳥人時,並不是憑空幻想;他對於鳥 人的生理結構有詳細的描述,在生物學上來說,應該不算太離譜。

Poul Anderson, Mirkheim, Berkley Pub Corp.: New York, 1977.

對超級金屬的爭奪把范里安牽扯進去了。問題是,一向貪婪的他,為 什麼會放棄一個大好機會,放手讓 David Falkayn 去做一些慈善工作?


HEMiDEMi Technorati Del.icio.us MyShare個人書籤 Yahoo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