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萬年的孤寂》、《百步穿楊》、《烽火朝鮮》的交會。

2019/01/25

謬以千里

亞瑟・克拉克《太陽風》
四川少年兒童出版社
1998年出版
ISBN: 9787536521698


〈聯合〉:
「......更重要的是,我們找到了一種很簡單的治療方法,來治癒那些感染了某種無傷於肉體但很討厭的基因疾病的人們。
也許這種治療法已開始見效,但是如果還沒有的話,我們還是給你們帶來好消息。地球上的人們,你們可以毫無愧色地、坦坦蕩蕩地再加入到宇宙社會中來。只要你們中還有潔白的人,那麼我們就能治癒你們。」
非常種族主義,不是嗎?亞瑟.克拉克,世界知名的科幻大師,一生至力於向世界展現科學可能帶來的未來,作品中多以人類做為一個整體面向未來與宇宙,原來是個白人至上的種族主義者!???
實際上,1963年正是美國黑人爭平權運動紛紛擾擾的一年,亞瑟・克拉克看著黑白之間的衝突,有感而發,寫下了這篇有關膚色的短短故事,告訴我們,當以基因和宇宙為宏觀背景時,所謂種族膚色的優越感,很可能不是那回事。

〈Reunion〉:
"......Above all, we have a simple remedy for the offensive yet harmless genetic plague that afflicted so many of the colonists. Perhaps it has run its course-but if not, we have good news for you. People of Earth, you can rejoin the society of the universe without shame, without embarrassment. If any of you are still white, we can cure you. "

〈重聚〉:
「......更重要的是,我們找到了一種很簡單的治療方法,來治癒那些感染了這種無傷但會造成醜惡形體的基因疫疾的人們。
也許這種疫疾已經不再發生了──但如果還有的話,我們也帶來了好消息。地球上的人們,你們可以毫無愧色地、坦坦蕩蕩地再加入到宇宙社會中來。即使你們之中有任何人的皮膚還是白色的,我們也能把他們治好。」

翻譯啊翻譯.....

PS: 其實我更喜歡這個封面,是本書最後一篇 "A Meeting with Medusa" 的場景,短短一篇對木星大氣層浮游生物的接觸,還潛藏了人類超越肉體存在的可能未來。
Share:

2018/11/22

地雖彈丸能頂天 ── 四行倉庫地緣探析

隨著2015年上海四行倉庫紀念館的整建與重開,八百壯士在四行倉庫的事蹟這幾年來在媒體上時時可見,但都是泛泛而論,未能深入,更和其它抗戰戰史一樣,最讓人困擾的地方就是地圖的短缺。不管是戰略全局的決策也好,戰術局部的攻防遭追轉也好,抗戰戰史往往都只有文字的敘述,最多是一張簡圖,缺少清楚而詳細的敵我行動圖示。這讓意欲深入瞭解的讀者們不得不拿出自己的地圖來擺弄,而這一擺弄,卻又會發現許多出人意料之外的春秋筆法。

四行倉庫與煤氣儲存槽

Share:

2018/09/23

被埋沒的英雄 ─ 四行倉庫戰鬥的實際指揮者楊瑞符

不曉得是什麼原因,讓很多人都有一個錯誤印象,以為八百壯士在四行倉庫的指揮序列是謝晉元─上官志標─楊瑞符,然後在描述上有意無意地將楊瑞符忽略掉。



其實,在四行倉庫的四天戰鬥中,身負實際指揮任務的是楊瑞符而不是謝晉元。上官志標更不是協助謝晉元指揮的少校團附,他當時只是楊瑞符屬下第一連上尉連長。 謝晉元原是88師262旅參謀主任,在10月初出任262旅524團團附,到任不過數個星期,官兵都跟他不熟。在四行倉庫時他主要是發揮監督作用,實際指揮、布置、任務分派還是楊瑞符。楊瑞符生前回憶,26日晚進駐四行倉庫,到28日晚8時才有機會向各連官兵介紹謝晉元。 上官志標原是湖北保安第5團1營1連連長,隨著鄂保5團補進88師524團(採原建制一對一補進),他成為524團1營1連連長。楊瑞符則是原524團1營營長,以原1營殘存官兵為骨幹,帶領這些新補充部隊訓練及戰鬥,雖然時間不長,但還是有點時日,對各連官兵情形還是比謝晉元瞭解,所以實際指揮者其實是楊瑞符。謝晉元是在後來進了租界孤軍營後,才實際指揮整個孤軍。 楊瑞符的角色也可從最後撤退行動中看出,他讓謝晉元帶1連先走,自己帶二、三連押陣,位置在二連後面、三連先頭,正是可以兼顧前後的指揮位置。但他在撤退途中腿部負傷住院,一直沒有進入孤軍營,後來又輾轉脫離英軍監管,回到大後方,最後在四川合川病逝。由於不在孤軍營,名聲不顯。 上官志標則是在進入孤軍營後,擔任少校代營長,後升少校團附。把他後來的階級拿到四行倉庫戰鬥之時,凌駕楊瑞符之上,那就未免混淆視聽了。 《合川文史資料選輯第三輯・孤軍奮鬥四日記》是楊瑞符在合川時接受當地報紙記者訪問留下的回憶,記述發生還不到兩年的戰事,真的值得一讀。 例如,謝晉元在四行倉庫裡寫信給孫元良:很多書都提到過。 「元良師長鈞鑒:竊職以犧牲的決心,謹遵鈞座意旨,奮鬥到底。在未完成達成任務前,絕不輕率怠忽。成功成仁,計之熟矣。工事經三日夜加強,業經達到預定程度。任敵來攻,定不得逞。二十七日敵軍再次來攻,結果,據瞭望哨兵報告,斃敵在八十人以上。昨晨六時許,職親手狙擊,斃敵一名。河南岸同胞望見,咸拍掌歡呼。現職決心待任務完成,作壯烈犧牲!一切析釋鈞念。職謝晉元上。二十九日午前十時。於四行倉庫。」 這裡說的「昨晨六時許,職親手狙擊,斃敵一名」,當初還以為是呂漢魂《八百壯士》裡寫的謝晉元和上官志標攻擊兩名爬上二樓的日兵,上官志標將第一名日兵推下梯子,謝晉元以手槍擊斃第二名。 後來發現是報紙報導的,來源可疑,而上官志標手記裡沒提到此事。 等到讀了楊瑞符回憶,才發現真的是「狙擊」。謝晉元和楊瑞符在樓頂巡視時,看到蘇州河北路(應是光復路)上有日兵走來走去,謝晉元從樓頂瞭望哨手中取得一支步槍,開了一槍,一日兵應聲倒地。




Share:

2018/09/08

唐太宗的鬍子


開讀《酉陽雜俎》,首卷首章就很有趣。

李淵在歷史上好像都被他兒子的光芒蓋過,沒什麼名氣。一讀才知其實也很厲害,曾經用十二騎破賊軍數萬。源義經在一之谷用四十人背後偷襲正在與源範賴等數萬源家軍打得不可開交的平家軍這種戰例都敢號稱戰神,像李淵這裡還有同代的張須陀(以五騎頂住兩萬人),都不知道要稱什麼了。李淵的武力值很高,「又龍門戰,盡一房箭,中八十人」,用一房箭(百支)射中八十人。這箭術相當高明。這是戰鬥中,場面混亂、人員移動,不易瞄準;而且連射百箭,氣力、準頭都會下降;他卻能有百分之八十的命中率,相當不容易。

閻立本《步輦圖》部分

然後說到李世民,爆了個八卦,原來他是個大捲鬍子!「太宗虯鬚,嘗戲張弓掛矢」。虯鬚就是鬍子捲曲,而且捲曲到可以掛弓掛箭的程度。雖然李家有鮮卑人的血統,不過這鬍子的特徵也太特別了。怕這個是孤證,去搜了一下,還真找到旁證。杜甫〈八哀詩〉的〈贈太子太師汝陽郡王璡〉中說:「虯鬚似太宗,色映塞外春」。汝陽郡王李璡是唐睿宗李旦的孫子,唐太宗李世民的玄孫,杜甫這裡不但說他們兩個都是虯鬚,還「色映塞外春」,坐實李家的胡人血統。

而且老子英雄兒好漢,李世民的箭術也很好,力氣也大。「好用四羽大笴,長常箭一膚,射洞門闔」,箭的長度比一般箭長四指寬(四指為膚),要用較大力氣拉滿弓,可以洞穿門板。

還有個更有意思的。晚唐傳奇《虯髯客傳》裡風塵三俠結識後,到太原去約見李世民。想來兩個大鬍子相見,不免彼
暗暗打量,結果李世民鬍子捲曲和茂密程度要勝過髯客一籌,虯髯客才會「見之心死」吧!哈哈。

古人都留鬍子,但虯鬚的不多,多見於胡人。不過,閻立本的《步輦圖》裡唐太宗的鬍子卻是直的,不知何故。
Share:

2018/08/11

碧穹始戰三千日──八一四空軍作戰探析

1937年8月14日,是第二次中日戰爭中雙方空中力量第一次交戰,這是此後八年兩千九百多個日子中無數次空中交鋒的第一天。交戰的雙方是中國空軍和日本海軍航空隊。中國空軍多次主動出機轟炸日軍地面及水上目標,更在上海市區、杭州筧橋、安徽廣德的上空與日本海軍航空隊發生多次空戰。本文對這首戰之日的空軍作戰,進行比較全面的探析。

日本海軍裝甲巡洋艦「出雲號」被轟炸中

Share:

2018/07/29

八一四筧橋空戰新考據

近日研究,又有一小得,在此分享。

1937年8月14日的杭州、廣德空戰(即一般稱的八一四筧橋空戰)中,空軍第4大隊22隊分隊長鄭少愚追擊一架敵機至曹娥江並將其擊落。



目前一般考證認為此機是日本鹿屋海軍航空隊第三小隊(大杉忠一大尉)二號機(山下睦夫一空曹駕駛,大串均三空曹偵察),先在筧橋機場上空被高志航攻擊,後來又被鄭少愚攻擊,但鄭誤報擊落,實際逃脫。此機回到台北,因機輪故障以機腹著陸中破,檢查發現全機中彈74發;日軍決定不予修復,機體運日本展覽,宣傳日軍武器的優越及飛行員的堅毅。此機應該算是擊落(戰損),因其沒有修復,不再投入戰場。


Share:

2018/07/21

上海主動開戰之無準備

國軍在上海主動開戰的決策相當輕率。8月7日國防聯席會議上才統一了軍政高層的認識,要在華北持久抗戰。8月9日晚上海發生虹橋事件,8月11日老蔣就決定派兵給張治中,圍攻上海的日軍,但是整個決策過程有很多問題,例如對上海日本駐軍兵力估計不足(雖然張治中浮報一倍以上,8月9日電稱上海日本陸戰隊五千人,在鄉軍人三千人,壯丁義勇隊三千五百人,艦船上還有三千水兵隨時可登陸),更以為張治中麾下兩個師就可以解決上海日本陸戰隊,連其它部隊都未通知,連空軍也未考慮調動。看下面幾個文電,足以為證。



Share:

2018/07/08

八一三淞滬會戰前的空軍準備


七七事變雖然是第二次中日戰爭的序幕,但真正揭開整整八年戰爭的卻是八一三淞滬會戰。七七事變後的一個月內,中日政府對戰和兩途還是舉棋不定,還有可能以類似一二八事變的方式暫時妥協。但就是因為淞滬會戰的開始,讓雙方再無退路,雖未正式宣戰,大規模的兵戎相見持續了下面四年。



Share:

2018/06/27

珍.奧斯汀《傲慢與偏見》書中社會背景解析

Understanding the society in which Jane Austen sets Pride and Prejudice

Retrieved from here

潘蜜拉.華蘭(Pamela Whalan)撰,Jack Hwang 譯



此篇文章目的在於幫助瞭解十八世紀末、十九世紀初英國鄉紳(gentry)階層的態度、習慣、與想法。這將有助於二十一世紀的讀者瞭解珍‧奧斯汀當代的讀者不必多解釋也能瞭解的一些事情。如此,你們能夠瞭解為何一些在現代看來不過稍不尋常之事在兩百年前會被視為離經叛道或是嚴重醜聞。我們應留意別輕易以二十一世紀的標準來判斷十八世紀的英格蘭社會的想法及機會。
Share:

搜尋此網誌

Follow by Email

謬以千里

亞瑟・克拉克《太陽風》 四川少年兒童出版社 1998年出版 ISBN: 9787536521698 〈聯合〉: 「......更重要的是,我們找到了一種很簡單的治療方法,來治癒那些感染了某種無傷於肉體但很討厭的基因疾病的人們。 也許這種治療...

Blog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