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萬年的孤寂》、《百步穿楊》、《烽火朝鮮》的交會。

2018/08/11

碧穹始戰三千日──八一四空軍作戰探析

1937年8月14日,是第二次中日戰爭中雙方空中力量第一次交戰,這是此後八年兩千九百多個日子中無數次空中交鋒的第一天。交戰的雙方是中國空軍和日本海軍航空隊。中國空軍多次主動出機轟炸日軍地面及水上目標,更在上海市區、杭州筧橋、安徽廣德的上空與日本海軍航空隊發生多次空戰。本文對這首戰之日的空軍作戰,進行比較全面的探析。

日本海軍裝甲巡洋艦「出雲號」被轟炸中

Share:

2018/07/29

八一四筧橋空戰新考據

近日研究,又有一小得,在此分享。

1937年8月14日的杭州、廣德空戰(即一般稱的八一四筧橋空戰)中,空軍第4大隊22隊分隊長鄭少愚追擊一架敵機至曹娥江並將其擊落。



目前一般考證認為此機是日本鹿屋海軍航空隊第三小隊(大杉忠一大尉)二號機(山下睦夫一空曹駕駛,大串均三空曹偵察),先在筧橋機場上空被高志航攻擊,後來又被鄭少愚攻擊,但鄭誤報擊落,實際逃脫。此機回到台北,因機輪故障以機腹著陸中破,檢查發現全機中彈74發;日軍決定不予修復,機體運日本展覽,宣傳日軍武器的優越及飛行員的堅毅。此機應該算是擊落(戰損),因其沒有修復,不再投入戰場。


Share:

2018/07/21

上海主動開戰之無準備

國軍在上海主動開戰的決策相當輕率。8月7日國防聯席會議上才統一了軍政高層的認識,要在華北持久抗戰。8月9日晚上海發生虹橋事件,8月11日老蔣就決定派兵給張治中,圍攻上海的日軍,但是整個決策過程有很多問題,例如對上海日本駐軍兵力估計不足(雖然張治中浮報一倍以上,8月9日電稱上海日本陸戰隊五千人,在鄉軍人三千人,壯丁義勇隊三千五百人,艦船上還有三千水兵隨時可登陸),更以為張治中麾下兩個師就可以解決上海日本陸戰隊,連其它部隊都未通知,連空軍也未考慮調動。看下面幾個文電,足以為證。



Share:

2018/07/08

八一三淞滬會戰前的空軍準備


七七事變雖然是第二次中日戰爭的序幕,但真正揭開整整八年戰爭的卻是八一三淞滬會戰。七七事變後的一個月內,中日政府對戰和兩途還是舉棋不定,還有可能以類似一二八事變的方式暫時妥協。但就是因為淞滬會戰的開始,讓雙方再無退路,雖未正式宣戰,大規模的兵戎相見持續了下面四年。



Share:

2018/06/27

珍.奧斯汀《傲慢與偏見》書中社會背景解析

Understanding the society in which Jane Austen sets Pride and Prejudice

Retrieved from here

潘蜜拉.華蘭(Pamela Whalan)撰,Jack Hwang 譯



此篇文章目的在於幫助瞭解十八世紀末、十九世紀初英國鄉紳(gentry)階層的態度、習慣、與想法。這將有助於二十一世紀的讀者瞭解珍‧奧斯汀當代的讀者不必多解釋也能瞭解的一些事情。如此,你們能夠瞭解為何一些在現代看來不過稍不尋常之事在兩百年前會被視為離經叛道或是嚴重醜聞。我們應留意別輕易以二十一世紀的標準來判斷十八世紀的英格蘭社會的想法及機會。
Share:

《七俠五義》《小五義》小考


《小五義》是《三俠五義》的續書。據稱為清末說書藝人石玉昆所述。

石玉昆(約一八一○年至一八七一年),字振之,天津人,咸豐、同治間著名說書藝人。其說唱之《龍圖公案》,今猶有傳抄本,唱詞甚多。後有人在此基礎上,刪去唱詞,增飾為小說,題為《龍圖耳錄》。光緒年間,問竹主人又加以修改潤色,更名為《忠烈俠義傳》,又名《三俠五義》,均為一百二十回。首刊於光緒五年(一八七九年),署石玉昆述。卷首有問竹主人序及退思主人、入迷道人二序。

據評書藝人世代相傳,石玉昆受禮親王之託,以明清以來流傳的包公審案故事為基礎,根據王爺家掛著畫中的鍾馗與蘭花、玉貓、掛畫釘子及家中的老鼠,構建了書中的主要正反派人物,以三俠五義輔保包拯除暴安良、懲奸除惡為情節主線編綴成書。

後來,清人俞樾(一八二一年至一九○七年)加以增刪修訂,認為原書第一回「狸貓換太子」事,「殊涉不經」,遂「援據史傳,訂正俗說」,重撰第一回。又以三俠即南俠展昭、北俠歐陽春、雙俠丁兆蘭、丁兆蕙,實為四俠,增以小俠艾虎、黑妖狐智化、小諸葛沈仲元共為七俠;原五鼠即鑽天鼠盧方、徹地鼠韓彰、穿山鼠徐慶、翻江鼠蔣平、錦毛鼠白玉堂,仍為五義士,改書名為《七俠五義》,於光緒十五年(一八八九年)作序刊行。所以今有《三俠五義》、《七俠五義》兩本流傳。

《小五義》並不是《三俠五義》的單純延續,而是在《三俠五義》的人物背景上進一步發展。《小五義》的前四十回與《三俠五義》一百二十回中的後二十回一樣都是眾俠破君山的故事,但是過程情節不相雷同,而詳細程度也相去甚大。《小五義》四十回後引入小五義的故事,活潑生動,文字粗率有趣。所謂「小五義」是指;鑽天鼠盧方的兒子盧珍、徹地鼠韓彰的義子韓天錦、穿山鼠徐慶的兒子徐良、錦毛鼠白玉堂的侄子白芸生和北挾歐陽春的義子艾虎。四十回之後以破銅網陣為綱,而又穿插沈仲元挾持巡按顏查散而眾俠分頭找尋的故事,在這過程中依次引出小五義。最後諸俠找回了顏查散,聚集襄陽,一起去破銅網陣。

《小五義》最早的刻本是清光緒十六年(一八九○年)北京琉璃廠文光樓刊本。胡適先生曾對這些章回小說下過功夫考證,認為《三俠五義》與《小五義》並非出自同一作者之手,而懷疑文光樓主在《小五義》序中所說的來源並不可靠。但是仔細閱讀文光樓主的序,可以發現胡適先生似乎懷疑過頭了。

文光樓主說:「友人去不多日,即將石先生原稿攜來共三百餘回,計七八十本,三千多篇,分上、中、下三部,總名《忠烈俠義傳》。原無大小之說,因上部三俠五義為創始之人,顧謂之大五義,中、下二部五義即期後人出世,故謂之小五義。余翻閱一遍,前後一氣,脈絡貫通,與坊刻前部略有異同…………因有前刻三俠五義,不便再為重刊,茲特將中部急付之剖厥,以公世之同好云…………」

石玉昆是說書藝人,有師承、有門徒,自然會有稿本根據。但是這稿本並非一成不變,而是會隨經驗、聽眾反應添刪;而流傳在外的方式,無非是一些文人透過關係取得抄本,然後再經他們修改潤色刊印。《三俠五義》就是如此,入迷道人序說:「辛未春(一八七一年),由友人問竹主人處得是書而卒讀之,…………草錄一部而珍藏之。乙亥(一八七五年)司榷懷安,公餘時重新校閱,另錄成編,訂為四函,年餘始獲告成。去冬(一八七八年)有世好友人退思主人者,…………攜去,…………付刻於聚珍版。…………」

問竹主人何時得到稿本的時間不詳,但根據上序,《三俠五義》稿本早於《小五義》稿本近二十年或更久是無疑的,要說在這麼長一段歲月間,石玉昆對說書內容不做添刪,實在說不過去。試想,如果石玉昆真如傳聞一樣,能夠把《龍圖公案》的五鼠妖改出成五義士的故事,那麼在二十年間,從百多回的版本發展到三百多回,有新的人物、新的情節,也不是不可能。

再從文字來說,文光樓主說:「與坊刻前部略有異同」,這個前部也就是上部(前刻《三俠五義》)。我們不知道入迷道人到底改動了多少,更不知道他所根據的稿本的原貌。不錯,《三俠五義》的文字較為優美,文氣較為連貫,《小五義》較口語化,也較粗率。但這其實更證明了《小五義》更接近說書人的原來活潑神貌,而非文人墨客潤色後的優雅。

因此,胡適先生對《小五義》來源的懷疑其實是靠不住的。

Share:

2018/06/23

虹橋小議



越研究淞滬,越發現張治中之誤事,以及老蔣決策之輕率。

大家現在知道,國軍正規軍冒充保安團進駐虹橋機場,引起日軍不安來察看,日軍官兵二人被殺,發生虹橋機場事件,正是淞滬會戰的引火點之一。但是,虹橋在哪裡?除了酷狗地圖之外,幾乎都找不到中文的地圖。無奈,借用當年日本朝日新聞的地圖一用。

虹橋機場在虹橋路盡頭與碑坊路交口,在下面這張地圖左側之外,離上海公共租界日本陸戰隊警備區相當遠,而且日軍無法經過租界其它國家警備區域調兵。實在很難讓人相信如果開戰,僅有三千人的日本海軍上海特別陸戰隊能夠在初期分兵去佔領。就算佔領,四周開闊鄰近郊區的虹橋機場,也不是區區數百日本部隊可以固守的。從1932年一二八事變的經過來看,日本海軍陸戰隊碰到國軍調兵,也僅能死守租界警備區自保而已。

從一二八事變中我們也可以看到,起因中固然有日本諜報機關的陰謀,十九路軍進駐閘北緊貼著沒有縱深可言的日軍防區構築陣地,大大推高緊張程度,進而擦槍走火在所不免。1932年1月27日南京統帥部就已經發現這個情況,緊急調派憲兵第六團前赴閘北,要跟十九路軍156旅部隊換防,以免摩擦發生事故,但終於來不及,戰事在1月28日晚爆發。

從經驗可以知道國軍調兵上海日軍必有反應,但張治中卻一而再、再而三地向老蔣鼓動,還拿虹橋機場這種早期不可能成為目標的地方來說事,居心何在?

虹橋機場事件發生後,從8月10日至13日,短短4天之內,老蔣就決策在這個原本沒有準備要開打的戰場上開打,毫無準備,何其輕率?8月7日國防聯席會議還說要在華北方向放60個師,京滬僅10個師;8月10日空軍還在按照「冀北作戰計畫」向北調兵(高志航第四大隊14日下午才從周家口飛回杭州);張治中麾下87師、88師完全沒有做過市街戰或攻堅戰的演練準備,更沒有攻堅的計畫;後繼援兵都還遠在天邊,如另一個德械師宋希濂36師還在西安,8月13日接命令赴南京警備,旋接令火速趕赴上海,宋希濂拼了老命也才在17日抵達上海附近,到20日才開始進攻匯山碼頭。

老毛說:「不打無準備之仗,不打無把握之仗,每戰都應力求有準備,力求在敵我條件對比下有勝利的把握。」相較之下,老蔣後來會敗在老毛手裡,勢所必然。



Share:

2018/02/18

Yo-Yo the Joke

大約十年前開始,網路上流行著一種說法稱 High Yo-Yo 機動是一位名字為「友友」的中國飛行員發明的,更有中國媒體在毫無證據的情形下,直接就稱是中國志願軍飛行員在韓戰中所創。當年雖然曾在網路上為文闢謠指出此說法沒有根據,是以訛傳訛。後來也曾與張文兄討論過,瞭解到其來源是某次演講中的笑話,但因為我們所知道的引用來源僅僅是簡單地紀錄引用,沒有時間、地點、場合,所以無法確認這笑話的源頭。就像許多有意思的軍史課題一樣,就暫時擱置沈澱一下。這一沈澱就是好幾年,最近個人因緣湊巧,又把這課題拿來小小研究一番,稍有所得,寫下此篇,算是給軍事迷的一點小小軍普吧。



先回溯一下當年的闢謠。

不管是在中文網路也好,外國網路也好,有關 High Yo-Yo 機動的這個傳說都可以回溯到 Robert L. Shaw 在1985年出版的戰鬥機空戰機動經典之作 Fighter Combat: Tactics and Maneuver中第71頁至第73頁討論 High Yo-Yo 機動的專門章節。在這節的開頭,作者先引了下面這段話:

The Yo-Yo is very difficult to explain. It was first perfected by the well known Chinese fighter pilot Yo-Yo Noritake. He also found it difficult to explain, being quite devoid of English.
Squadron Leader K. G. Holland, RAF
Fighter Pilot


然後他開始討論 High Yo-Yo 機動的技術細節。基本上 High Yo-Yo 是三度空間的機動以減少對轉彎中目標的接近率,原理是將速度轉換成高度而達到減速、減少迴轉半徑的效果,而這同時又不會過度損失能量;隨後在適當的時機將高度轉換成速度,得到近乎原有的機動能量,而且能減少 AOT(Angle Off the Tail)。

在這節的最後他引用了二次大戰擊落27架德機的美國陸軍航空隊王牌羅伯特・S・強生( Robert S. Johnson)在1944年3月8日用 High Yo-Yo 機動擊落一架德國 Me-109 的回憶敘述為例:

The lead Messerschmitt suddenly stopped smoking. It was a complete giveaway; I knew that at this instant he'd cut power. I chopped the throttle to prevent overrunning the enemy fighter. I skidded up to my right, half rolled to my left, wings vertical. He turned sharply to the left; perfect! Now—stick hard back, rudder pedals co-ordinating smoothly. The Thunderbolt whirled around, slicing inside the Messerschmitt. I saw the pilot look up behind him, gasping, as the Thunderbolt loomed inside of his turn, both wings flaming with all eight guns. This boy had never seen a Thunderbolt really roll; he was convinced I'd turned inside him.

此段回憶敘述來自羅伯特・強生1958年的回憶錄 Thunderbolt!(1959年 Ballatine 版第191頁)。日期稍稍有誤,根據原始紀錄,強生在3月6日擊落一架 FW-190,在3月8日下午1點15分左右擊落兩架 Me-109,這裡敘述的其實是3月8日他擊落的第一架 Me-109的經過,而且德機實際上是右轉而非左轉。詳細可見美國陸軍航空隊第八航空軍接戰報告第22118-AA號。

羅伯特・強生1944年3月8日的接戰報告
Me-109油門推到底全出力飛行時,引擎排氣口會排出可見的黑煙。強生以高速接近德機長機的過程中,一直小心觀察,此時看到黑煙突然消失,知道德機想要減速轉彎,他也隨即減小油門、拉高,再隨著德機右轉並滑切下來攻擊,這正是標準的 High Yo-Yo 機動的動作。當然,當時還不叫這個名字,都僅是對動作的描述而已。”High Yo-Yo”這個專有名詞,大約在1960年代隨著約翰・波伊德(John Boyd)《Ariel Attack Study》中的使用才開始廣為人知,,其本意應該是取其動作類似溜溜球(yo-yo)之故。

強生或許不是第一位做出這個機動的飛行員,但是他可能是第一個看出這個機動的價值並加以應用的飛行員。在他之前,世界上那麼多的飛行員,或許有人已經做過這個機動動作;而且這個機動動作,跟著名的德式「英麥曼機動」(Jack 按,英麥曼機動其實有三種,英式、德式、和現代的花式,此事以後再撰專文討論)原理相同,都是以爬高降速來減少轉彎或轉向時的半徑。雖然德式「英麥曼機動」的轉向是以近乎失速的水平輪轉(cartwheel)的方式來完成,但是總會有人可能做出爬升角度不這麼大而仍有向前速度的變形「英麥曼機動」,這樣的變形機動,跟 High Yo-Yo 也就差不多了。

英麥曼機動,採自 Practical Flying: Complete Course of Flying Instruction by Flight Commander William Gordon McMinnies, RN, 1918.
強生所屬的美國空軍第56戰鬥機大隊在1943年1月抵達英國,英國皇家空軍飛行員看過他們配備的 P-47C 後,幾乎都是一致搖頭嘆息,機體龐大笨重,加速慢、爬升慢、轉彎半徑大、低空性能拙劣,那還不是德國空軍 Me-109 和 Fw-190 的俎上之肉?他們再三再四的警告,絕對不要跟德國空軍進行水平迴轉交戰──那是噴火式的專利呀,哼哼。

但是第56戰鬥機大隊的大隊長休伯特‧澤姆克(Hubert A. "Hub" Zemke)不吃這套,他認為只要發揮 P-47 的優勢,加以適切的群體戰術,一樣可以擊敗 Me-109 和 Fw-190。他和各中隊隊長研討大群戰術,鼓勵飛行員間切磋絕招,並且與其他單位交流戰術與經驗。結果第56戰鬥機大隊從1943年春至二戰結束為止,總共擊落了 674.5架德國飛機,是第八航空軍屬下戰鬥機大隊的榜首,而他們這整個期間飛的都是 P-47!(P-47C/P-47D/P-47M)。

既然羅伯特・蕭都引用了強生的二戰陳述,顯然所謂的中國飛行員 Yo-Yo 發明之說別有所指,再怎麼說也不會是韓戰時的共軍飛行員。

在西方和韓戰相關文字書籍中,我個人多年的閱讀中完全沒有看到有關於米格15採用類似 High Yo-Yo 機動的記載,更不用說會提到首創中國飛行員的名字了。如果共軍空軍到現在都還不知道這位「友友」是誰,英美空軍更不可能知道。

而且,以米格15的性能,要在與F-86軍刀機交戰時做這個 High Yo-Yo 的動作,恐怕力有未逮。眾所周知,米格15 的滾轉率低於軍刀機,而且在高速高仰角飛行時的穩定度一直都是很大的隱憂,一不小心就可能落入尾旋,所以除非是真正技術極佳的資深飛行員,其它大部分人都應該只能老老實實地一直爬升,不太敢在高仰角的時候還做什麼出格的動作。

在美國空軍官方戰史中(《The United States Air Force in Korea 1950-1953》第283頁),倒是有提到 Yo-Yo,只不過這是個戰術,而非機動的名稱:從1951年6月22日起,米格機採取了更積極的作戰方針,並且採用了新的戰術。其具體情況是米格15會利用自身最大升限及爬升速度遠勝於F-86軍刀機的優勢,群集20架以上在軍刀機可望不可及的高處盤旋,然後選擇有利時機與角度(如背對太陽),兩兩俯衝而下攻擊聯軍機群,然後快速爬升回到高處。這個採用了俯衝後爬升(boom and zoom)機動動作的戰術,美方飛行員稱之為 Yo-Yo,取其像溜溜球往下又回升之意。

更深入探究,這個 Yo-Yo 戰術是蘇聯飛行員的作為,也與中國志願軍和北韓飛行員無關。中國志願軍空軍第一批參戰的是所謂的「李漢大隊」(空4師第10團第28大隊),於1950年12月21日進駐安東(今天的丹東)浪頭機場,1951年1月21日才首次出戰,宣稱擊傷一架美國 F-84,但自己損失一架米格15。第4師其餘單位在1月到安東,3月2日撤回後方。7月5日空4師12團到安東,7月16日空3師7團和9團也調到安東,本來要練習參戰,但連日陰雨無法飛行,空3師部隊在7月29日,空4師部隊在8月4日又調回後方。空4師正式全師參戰是9月12日,而空3師正式參戰是10月20日。很明顯地,志願軍飛行員根本沒有參與 Yo-Yo 戰術的實驗。

既然謠言都已經澄清,不妨回到羅伯特・蕭所引用的有關中國飛行員Yo-Yo的那一段。前面提到,跟張文兄討論過,雖然知道是笑話,但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近日重拾舊題,看著自己的舊文,忽有所悟,原來問題就在於我們不瞭解其語境(context)的關係上。

從前面有關 High Yo-Yo 這個名詞出現的時間點,已經可以大略斷定,這場演講必定在1960年代至1985年之間。那麼要人肉搜索英國皇家空軍 K. G. Holland 上尉(Flight Leader)就容易了,他的全名應是 Keith Graham Holland,1982年6月29日在德國駕獵鷹式噴射機起飛時失事身亡,當時階級為中校(Wing Commander),1978年底獲頒空軍十字獎章時還是少校(Squadron Leader)。時間點已經縮小到從1961年後至1978年底前了。

在這裡,先打岔,講個百年之前的故事。

話說19世紀美國培里黑船來航,導致日本明治維新,對日本社會來說是個全面的衝擊。腦筋遲鈍守舊的,被新時代的浪潮淹沒消滅;腦筋動得快的,隨著維新西化的浪潮,轉眼成為社會新貴。森村市太郎家族本是在日本東京的小商人,靠著在西南戰爭時替日本明治政府軍製作馬具而起家。1876年經福澤諭吉介紹,送異母弟森村豐到美國學習商業法,然後在1878年在紐約第六街設立森村兄弟公司(Morimura Bros. & Company,後搬至百老匯街 541號),專營日本商品對美國出口買賣。

森村兄弟公司,百老匯街541號,曼哈頓,紐約
1882年森村豐認為對美國出口陶瓷有利可圖,就由森村市太郎在日本聯合一些廠家生產外銷。1893年工廠開始整合,逐步搬遷到名古屋,事業也開始成長。1904年決定要開發西式高級餐具,成立日本陶瓷合名會社(後改名日本陶瓷會社),並在愛知縣則武町(今天的名古屋市中村區則武新町)開設工廠,研究製造高級白色瓷器,花了整整10年的工夫才研製成功。在這期間,隨著技術的開發及市場的契機,分出去開設了芝浦製作所(今天的東芝 Toshiba),還有東洋陶瓷會社(今天的衛浴大廠 TOTO)。1914年研製高級西式餐碟套組成功後,開始對美國市場傾銷。一方面是物美價廉,一方面也是因為面不改色地模仿抄襲歐洲瓷器花樣,在美國打下一片天下,也開始進軍歐洲市場。所以在二次大戰之前,日本陶瓷會社的餐具也算是世界知名品牌。而森村家族也由此擴展到更多不同行業,甚至還開辦了森村銀行,在二次大戰前被稱為「森村財閥」。1937年中日戰爭開始後,日本商業逐漸遭到美國制裁,日本陶瓷會社在美國銷售劇降,減產到最後變成停產,在名古屋的工廠也逐漸改成生產各類工業磨輪,以供應軍工生產之用,

二次大戰結束,日本陶瓷會社決定重拾高級陶瓷餐具行業,在1948年恢復生產。這同時並且進入美軍的福利站系統(Post Exchange,,PX),透過這個通路向美國官兵、他們的家人、以及親戚好友銷售僅需批發價又免付關稅的高級手繪壺瓶盤碟餐具,大受歡迎。不止PX,他們也打進了英軍類似於PX的NAAFI通路。

說到這裡,笑話的語境就很清楚了。這個演講的聽眾不外是英美的戰鬥機飛行員們,而當他們聽到 K. G. Holland 在那裡胡口亂扯什麼 the well known Chinese fighter pilot Yo-Yo Noritake 時,絕對都知道他在說笑,因為他們裡面幾乎每個人都曾經替家人或親戚朋友買過日本陶瓷會社高級餐具的主力品牌 ── the well known Noritake China(「則武瓷器」)!

日本陶瓷會社在1981年改名為株式会社ノリタケカンパニーリミテド(Noritake Co., Limited)。到今日,美軍PX上都還可以訂購得到 Noritake 餐具。

https://www.shopmyexchange.com/nori...

Noritake 高級餐具,中右下角三個盤子加一個杯子和杯碟和就要美金100元。

參考資料:

  1. Futrell, Robert F., The United States Air Force in Korea 1950-1953, Duell, Sloan and Pearce, 1961, 774 pages.
  2. Johnson, Robert S. Thunderbolt!. Spartanburg, South Carolina: The Honoribus Press, 1958, 224 pages.
  3. McMinnies, William Gordon, Practical Flying: Complete Course of Flying Instruction, George H. Doran Company, 1918, 246 pages.
  4. O'Leary, Michael, VIII Fighter Command at War (Aircraft of the Aces 031), Osprey Publishing; Special edition, ISBN 978-1855329072, 2000, 144 pages.
  5. Shaw, Robert L., Fighter Combat: Tactics and Maneuver, Naval Institute Press: Annapolis, Maryland, ISBN 0-87021-059-9, 1985, 428 pages.
  6. Venable, Charles L., & etc., China and Glass in America, 1880-1980, Harry N. Abrams, ISBN 978-0810966925, 2000, 500 pages.
Share:

亞洲上空的第一場空戰

丕律紹以手槍攻擊日軍「毛」式二型雙葉機,「鴿」式灰白無塗裝,日本飛機已經開始塗有國徽日之丸了
亞洲的第一場空戰發生在中國上空,不幸的是,中國不是參與者,而僅僅是個旁觀者兼受害者。

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日本根據英日同盟條約,對英國提議出兵掃除德國在太平洋的勢力,意在於取得德國在太平洋區的利益。8月23日,日本對德國宣戰。此時日本早已調集陸軍第十八師團(久留米師團)共3萬2千人及海軍第二艦隊大小68艘艦艇,準備進攻德國在華租借地青島。英國則全力應付德國東亞艦隊,僅派出少數陸軍兵力及海軍艦隻參戰。此時袁世凱的國民政府尚保持中立,觀望風色,但是英日德奧(青島也是奧匈帝國艦隊駐地)完全不顧中國的中立,在中國的領土上進行了數個月的攻防戰。九月二日,日軍從山東半島龍口登陸,佔領膠濟鐵路沿線,逐步向青島推進,直到11月7日完全攻佔青島。

這第一場空戰就發生在青島的上空。本來,中國是有機會參與這場空戰的。

Share:

搜尋此網誌

Follow by Email

碧穹始戰三千日──八一四空軍作戰探析

1937年8月14日,是第二次中日戰爭中雙方空中力量第一次交戰,這是此後八年兩千九百多個日子中無數次空中交鋒的第一天。交戰的雙方是中國空軍和日本海軍航空隊。中國空軍多次主動出機轟炸日軍地面及水上目標,更在上海市區、杭州筧橋、安徽廣德的上空與日本海軍航空隊發生多次空戰。本文對這首戰...

Blog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