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萬年的孤寂》、《百步穿楊》、《烽火朝鮮》的交會。

1999/12/31

蘇聯 Dragunov SVD 狙擊槍

SVD Sniper Rifle
口徑 7.62x54mm Rimmed Russian
作用方式 轉動式槍機頭,氣體短活塞行程半自動
重量 4.30 kg (9.48 lbs) 含 PSO-1 瞄準鏡
全長 1225 mm (48.23 inch)
槍管 622 mm (24.48 inch),4 條膛線右旋
給彈系統 10 發分離式彈匣
扳機系統 簡化式 AK 扳機
瞄準系統 PSO-1 4x24 瞄準鏡,另有緊急用開放式照門。
有效射程 700 m
槍身 兩段式,分成木製護木與槍托。
準確度 小於 2 MOA
特色 刺刀座。首創結合直式握把與挖空槍托的特殊造型。

俄國於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在狙擊的運用方面並沒有很好的表現,雖然他們制式 的 M1891 Mosin-Nagant 步槍準確性不錯,但是在整個作戰期間似乎缺乏有組織 地運用狙擊手的策略,以至於在德國狙擊手槍下的亡魂不知凡幾。在蘇聯建國後 ,紅軍似乎對狙擊也並不怎麼熱中,主要努力都是在朝機械化方面發展。這個情 形一直持續到 1939 年底的蘇芬「冬之戰」後才改變:進攻的紅軍遇上了芬蘭軍 中擔任狙擊手的職業獵人,死傷慘重,經過血的教訓後才開始重視狙擊。

##ReadMore##

在二次大戰期間,他們也仿效芬蘭的策略,徵募各地的職業獵人做為狙擊手的骨 幹,使用加上瞄準鏡的 Mosin-Nagant M1891/30 步槍做為狙擊槍之用,並且首 倡兩人或三人的狙擊組,跟德軍的狙擊手分庭抗禮,毫不遜色。不過這種高段的 狙擊手,只佔少數,大部份蘇軍中的狙擊手跟其他士兵一樣只受過很短的訓練, 充其量不過是射擊較佳的步兵罷了。

Mosin-Nagant M1891/30 狙擊槍一直沿用到 60 年代,也出現在韓戰和越戰的戰 場上。不過由於蘇聯的戰術思想一直把狙擊手當成直屬於連排的支援火力,並且 不是很注重長距離狙擊,因此他們在 1963 年開始改用半自動的 SVD( Snayperskaya Vinyovka Dragunov)。

SVD 的機件結構雖然外觀上跟 AK 系列相似,但並不完全相同,除了借用一些AK 的優點外,內部結構還是有所不同。主要的原因是 AK47/AKM 用的是專門設計給 突擊步槍使用的 7.62x39mm M1943 中威力子彈,而 SVD 則使用從帝俄時期沿用 至今的 7.62x54mm Russian 高威力子彈,有效射程可達 1000 公尺以上。為了 配合這種強力彈藥,不得不在內部機件結構上修改一番。

AK47/AKM 所使用的槍機頭不能使用,重新設計能夠耐住高壓的槍機頭, 並且要考慮到如何處理凸緣子彈(rimmed cartridge)的問題。最後還將 AK的 長行程活塞(long stroke piston)的氣體作用方式改成短行程活塞(short stroke),以降低活塞和活塞連桿運動引起的重心移動。SVD 的保險裝置和 AK 系列的設計一樣,扳機結構則由 AK 的扳機簡化而來,扳機扣引行程也因為結 構簡化而改進許多。

SVD Sniper Rifle

它的瓦斯缸管有一個氣體調節器,用來調整瓦斯的壓力,以便適應機件在不同環 境下的差異。在平常一般保養正常的槍枝上,這個調節器設在 1 的位置,如果 槍支在戰場上因故無法保養,造成積碳過多影響半自動操作的話(前蘇聯的子彈 通常比較「髒」,常留下具腐蝕性的殘渣與積碳),可以將調節器設在 2 的位 置,暫時加強活塞的推力。

SVD 最引人注目的特點就是它獨特的槍托設計,把一般木質槍托握把的後方及槍 托的大部份都鏤空,不但減輕重量,還能自然形成直式的握把,槍托抵住肩窩的 承力線也可以比較接近槍管軸心線,減少槍口上揚的程度。在護木上方有一個可 拆卸的腮貼,但是無法調整槍托長度來配合狙擊手體型。近年生產的 SVD 多半將 木質部份改為合成材料或玻璃纖維。

它跟其他比較現代的步槍特別不同的地方在於配有刺刀座及傳統式準星照門,這 是在一般專業的狙擊槍上看不到的,不過這也清楚地反應出蘇聯將其做為連、排 級支援武器的戰術思想。

SVD 的準確度人言人殊,俄國方面的資料宣稱在中距離不輸於 Mosin-Nagant, 但是有不少西方槍械專家在試射後並不同意。它的主要缺點有三:

  1. 使用輕型槍管
  2. 槍機容納部不易 bedding
  3. 槍管很難做到自由浮動(free-floating)

這些結構上的缺點會大大限制它的準確性。西方槍械專家們一般認為它在 600 公尺內的精確度大約在 1.5 - 2 MOA 之間,超過 600 公尺以上的長距離時準確 性並不太好。更何況它所使用的 PSO-1 瞄準鏡的視界只有 6 度,倍數只有 4 倍,雖然測距刻度到達 1000 公尺,但其實並不適合作為長距離狙擊之用。

PSO-1 Scope

PSO-1 的測距方法很簡單,只要將測距線的底部和上方的線包夾一個人員目標的 身高全長,所用的線上方的數字再乘上 100 公尺就是距離。中間下方的倒 V 字 形則是做為快速接戰時,不必調整瞄準鏡高低,直接從中心點往下的倒 V 字形 瞄準射擊,每個倒 V 間隔相當於 100 公尺。

PSO-1 Scope

除了鏡片之外,PSO-1 上還有一個由小電池供電的小光源可以提供瞄準線的照明 ,以便於在低光度時仍能進行狙擊。另外它還有一個紅外線偵測器,在黑暗中可以 輔助能見光之不足。除了 PSO-1 之外,SVD 也可裝用 NSPU-3 夜視瞄準鏡。

新型 SVDS 狙擊槍

SVDS Sniper Rifle
口徑 7.62x54mm Rimmed Russian
作用方式 轉動式槍機頭,氣體短活塞行程半自動
重量 4.68 kg (10.2 lbs) 含 PSO-1 瞄準鏡
全長 展開:1,135 mm (44.7 inches), 折疊後:875 mm (34.5 inches)
槍管 565 mm (22.3 inches),4 條膛線右旋,纏繞距 240mm (1:9.4)
給彈系統 10 發分離式彈匣
扳機系統 簡化式 AK 扳機
瞄準系統 PSO-1 4x24 瞄準鏡,另有緊急用開放式照門。
有效射程 700 m
槍身 玻璃纖維加強的塑膠護木、握把、槍托。
準確度 小於 2 MOA
特色 新型槍口制退器。

由於前蘇聯一直以機械化作戰為其戰術主流思想,因此他們的狙擊手必須也能夠 跟機械化步兵同進退。但 SVD 對於像 BMP 這種裝甲人員運兵車來說是有點過長 ,進出非常不便,於是他們也發展了一型槍托可折疊的 SVDS(Snayperskaya Vintovka Dragunova, Skladnaya)。這型槍的零件有 70% 和 SVD 通用,但整體 來說和 SVD 還是有些差別:

  1. 使用類似 AK74 的折疊式槍托
  2. 槍管較短但較重
  3. 新型槍口制退器
  4. 獨立直式握把
  5. 玻璃纖維加強的塑膠護木
  6. 沒有刺刀座

這型槍在近年來已經完成發展,即將進入量產配發部隊,對象將是裝甲步兵單位 和空降部隊。由於使用較重的槍管,準確度應該會比較好,但是折疊式的槍托卻 又不利於準確度,一加一減結果如何實在很難說。

SVDS Sniper Rifle
Share:

1999/12/01

【科幻書記】SFAZ(10) Lois McMaster Bujold: 太空歌劇的現代版

(C) 1998, By Mahasamatman, All Right Reserved.

「太空劇」(Space Opera )一向指的是科幻小說中的一類分支,通常背景是星際帝國或文化 ,情節混雜了動作和冒險的浪漫英雄故事。從前像有網友介紹過的「透鏡人」(Lensman)系列, 還有像保羅‧安德森(Poul Anderson)的弗蘭椎(Ensign Flandry)系列,甚至像 Star Wars、 Star Trek 都可歸入此類。由於這類作品比較容易入手,也沒有像寫作「硬科幻」那麼需要科學 背景和知識,早期有不少作家投身其中。但因為沒有穩固的基礎,很快地這類科幻小說就成為老 調重彈,像電視肥皂劇一樣,套著一定的公式發展:動作冒險似乎激烈,卻看不出目的何在;情 節看來高潮迭起,讀者卻如置身事外;再加上薄弱的人物描繪、似有若無的角色個性、生硬無味 的對話;雖然背景都設在在浩瀚無邊的星際,其視野卻無比地狹小。也因此「太空劇」一詞一直 都帶有貶損的意味。

不過,不論「太空劇」有多少缺陷,新一代作家仍然不免被它們影響。所幸的是雖然仍採用 不少「太空劇」的元素,他們通常都能超越傳統「太空劇」的窠臼。像伊安‧班克斯(Ian Banks )的Culture 系列,大衛‧布理恩(David Brin)的 Uplift 系列,甚至丹‧賽門斯(Dan Simons )的 Hyperion 系列,都可以被歸類在廣義的「太空劇」之下:星際帝國被多元的異星族類和文化 所取代;單身犯險的英雄不再;多重主角不同觀點的切入;動作情節不是重心,新世界的建構才是 焦點。在這種比較廣義的泛稱下,「太空劇」一詞往往失去原本輕蔑的含意,成為比較中立的名詞 。但是如果要談到能維持古典「太空劇」的形式,卻又能推陳出新的作家,則非路易絲‧麥克麥斯 特‧布喬特(Lois McMaster Bujold)莫屬了。

##ReadMore##

她從一九八六年起出版了十一本科幻小說,最早幾本都只有平裝本。她成功地創造出麥爾斯這 個複雜的英雄,在十二年間總共抱走了三個 Hugo 和一個 Nebula 最佳小說獎,外加兩個短篇獎, 成績斐然。甚至一九九七年的 Hugo 也是公認她和金‧史丹利‧羅賓森( Kim Stanley Robinson )的火星系列對決的局面。

她的作品乍看之下完全像是古典「太空劇」的陳年老套:星際帝國間的爭戰,貴族豪富的勾心 鬥角,情報人員的冒險犯難,僱傭兵團的無畏無懼,黑社會大亨的隨心所欲,再加上一些軍事行動 、懸疑推理,以及一點點的浪漫,在快節奏的情節中時時有意想不到的大逆轉。這樣的背景和劇情 並不特別,甚至可以說在汗牛充棟的傳統「太空劇」中俯拾皆是,到底是什麼因素讓她超越形式的 束縛而卓然獨立呢?

首先,她一直很用心地揣摩角色的感覺與反應,再用細膩的筆觸描述出來,讀者情緒隨著人物 角色的心境起伏,自然而然地投入情節場景之中。這種對於各個角色感性化的處理,和一般的「 太空劇」往往陷入情節機關的泥沼而忽略了人的存在相較起來,自然就讓讀者耳目一新。再加上 她以女性身份寫「太空劇」,對很多事物都有和其他男性作家迥然不同的看法,投注了她自身的 細膩感覺,也創造了她的獨特風格,也替「太空劇」這種傳統男性化的題材加入了新的成分。

不過,別以為她的文字就在無病呻吟。事實上她的文筆流暢明快,該點到為止的地方絕不拖泥帶水,該多著墨之處卻也不吝嗇。字裡行間自然流露的幽默感, 讓讀者時時有會心的微笑。她也善於利用懸疑緊張等等戲劇效果來適時製造張力,一鬆一緊之間,很少留下冷場。像這樣能夠把題材和文字平衡得很好的科幻作家其 實並不多見。

同樣地,她所創造出來的英雄人物在科幻小說中也不多見,最重要的角色當然是麥爾斯‧佛科西根(Miles Vorkosigan)。五短身材,從小就為殘疾所困的麥爾斯當然不可能是唐璜一流的人物,但是他生理上的殘疾反而將他提高到其他太空英雄無法比擬的地 位。他沒有力氣、沒有體能,唯一擁有的是聰明的頭腦和無以倫比的領袖魅力。除了生理上的磨難之外,布喬特更將他的人格一分為二:一邊 是孱弱的貴族子弟,封建制度下仗著祖蔭和皇恩庸庸碌碌的低級軍官。祖父是開國功臣,抵抗侵略的領袖,父親是輔佐年幼皇帝的攝政侯爵,兩次星際戰爭出色的戰 略家。無論從那個角度看,生來殘疾的他,是怎樣都無法望其父祖項背的。另一邊呢?正好相反:提督耐史密斯是丹德利傭兵的指揮官,帝國安全局的秘密情報員, 他的軍事天才在人類太空領域的邊緣藉著種種秘密軍事任務發揮得淋漓盡致。就是這種角色的內在衝突,才能讓麥爾斯從歷來眾多太空英雄中峨然矗立。

角色的內心衝突與對立並不只限於麥爾斯,其他像麥爾斯的母親佛科西根夫人,也有她自身的內心交戰:她生在自由開放的貝塔殖民地,從探測艦 長的身份,心不甘情不願地成為戰爭英雄,再毅然私奔嫁給敵方的指揮官,躋身封建貴族階級,然後成為殘障兒童的母親和年幼皇帝的保姆。她從一個截然不同的成 長背景要 打入甚至改變一個保守封建的男性帝國,是不是也反應了布喬特本身對科幻小說界的看法呢?我們可以看出,這種多變的角色和身份讓布喬特筆下人物有更多的空間 成長而不至於被輕易定型。

在背景方面,也是對立產生的張力。巴瑞亞爾帝國剛從黑暗時期走出,重新建立和其他人類社會的接觸。它中古時代的封建制度能否適應新技術和文化的接觸?它賴以維持秩序的騎士制度能否面對新興社會和經濟力量的挑戰?

布喬特在體裁和人物塑造方面的成功也暗示了她的弱點所在。整體來說,她並沒有什麼出奇的概念。她大部份都是借用他人的科幻概念,像是太空旅 行的蛆洞,基因複製的生物技術,乃至於武器船艦等等,都是套用前人的成素。例如說麥爾斯的丹德利傭兵,無疑地就有哥頓‧狄克生(Gordon Dickson)的 Dorsai!系列的影子。其他就更不用說了。唯一比較出奇的地方是對人工子宮的應用。身為女性,布喬特無疑地認為那才是真正未來科技可能的真正貢獻。
由於她早期的小說只有平裝本,現在要找起來並不容易。有鑑於此,這幾年來書商重新包裝出版合訂本,也算是造福大眾了。要嘗試「太空劇」的 話,不妨看看The Warrior's Apprentice 和 The Vor Game(合訂本名為 Vorkosigan's Game)。如果更有興趣的話,Mirror Dance 和 Memory 是不能錯過的。Falling Free 和 The Mountain of Mouring 當然也在必讀之列,問題是找不找得到而已。

Lois McMaster Bujold, Falling Free, Baen Book: New York, 1988
1988 Nebula 最佳小說。

這是 Bujold 的科幻小說裡,唯一不和佛科西根(Vorkosigan)家族相干的小說。雖然它其中的四手人(Quadie)在 Borders of Infinity裡曾經出現過,卻和本書扯不上什麼關係。它可以說是自成一格的小說。

Quadie 的誕生其實是很合乎邏輯的:人類本來就不適合在太空長期居住工作,骨骼鈣質的流失與肌肉內臟的鬆弛在在都說明了幾百萬年來基因受到重力影響的結果,更不用 說在無重力狀態下百無一用的雙腳了;既然如此,何不用基因工程造出適合太空環境的新人類?不但沒有生理上的困擾,連雙腳都可以用多一雙手 來代替。但實際上這個邏輯的、科學的結論卻是應用在商業利益上,這些 Quadie 不過是星際企業擁有的奴隸。奴隸就奴隸罷,反正他們永遠得停留在太空中,也無法生活在任何行星表面。不幸的是,新發明重力控制裝置的出現,一夜之間讓太空 工作人力的供應源源不絕,而繁殖與教養這些 Quadie 相對地變得十分昂貴 ,一個利益為先的企業會怎麼做?臨時到太空站來教授焊接技術的工程師葛雷格又該怎麼做?

Lois McMaster Bujold, Shards of Honor, Baen Publishing: New York, 1986

這本小說是布喬特出道並獲好評的第一部小說,感覺上有一點太空羅曼史的味道。布喬特在寫這本小說的時候,大概把自己十足地投射了進去。在歷來的科幻小說裡,上那裡去找一個聰明、睿智、勇敢、堅毅而又不太難看的女船長呢?

不過,別以為這本書就是那麼風花雪月,大大不然。在這本處女作裡,我們已經可以看出布喬特的潛力了。首先,她處理政治和軍事謀略的大場面比 諸其他成名作家毫不遜色:一場犧牲成千上萬性命的侵略戰爭只是皇帝用來剷除自己兒子、傳位孫子的權謀;。在角色安排方面,男女主角身處敵對兩方的困難處境 更加添 了這段淡淡的愛情的韻味。而不自主的英雄角色──不論是阿洛‧佛科西根的候補指揮官職位,或是女主角戈蒂拉的英雄事蹟,都是環境時勢迫加其身,打鴨子硬上 架的結果。戈蒂拉從身為探測隊船長,到成為戰爭英雄,再出奔下嫁阿洛,這種多重角色的演變與衝激更是她未來小說的基本成分。

Lois McMaster Bujold, Barrayar, Baen Book: New York, 1991
1992 Hugo 最佳小說獎。

延續前本小說的劇情,戈蒂拉放棄了她所有的其他身份,成為一個母親。從她自由開放的故鄉貝塔殖民地來到保守封閉的巴瑞亞帝國,從平等民主的布衣平民 一躍而為階級森嚴的攝政夫人,再捲入爾虞我詐的政治鬥爭漩渦之中,其間的心路歷程與衝擊自是難以想像。戈蒂拉在懷孕過程中雖然躲過暗殺,尚在胎中的麥爾 斯卻為毒氣所傷,不得不移植到人工子宮之中。這樣的磨難還不夠,叛變的貴族更把它劫持來要脅身為攝政的阿洛。

結果呢?叛變的貴族發現他並沒有達到目的,反而激起了一個母親的怒氣;而這個憤怒而絕望的母親會做出什麼樣的瘋狂舉動呢?……他最後才發現,劫持尚是胎兒的麥爾斯是最最不智之舉,不過一切都太晚了。

Lois McMaster Bujold, The Warrior's Apprentice, Baen Publishing: New York, 1986

十七歲的麥爾斯首度登場。從小就為骨骼易碎症困擾的他,排除萬難進了軍校,卻因為運動受傷而被迫輟學。在萬分沮喪之下,他來到母親的故鄉貝塔殖民地 探望祖母;途中他見義勇為地想幫助一個老船工和一個逃兵解決他們的困難,卻不自主地捲入另一個星系的內戰之中。他的軍事天分(高明騙術?)就此逐步開展, 從一艘破貨船開始,四個月內收編了一整支僱傭艦隊……。

初露頭角的麥爾斯有身份記號的問題。身為科西根家族的繼承人,抗戰英雄的孫子,攝政大公的兒子,皇帝的童年好友,卻有著一副脆弱的體質, 也因此從軍校輟學。他的一舉一動被變化中帝國裡新舊交替的衝突制約得緊緊的,似乎再也沒有乃祖乃父興邦定國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呢,他又是,丹德利傭兵的首 領,統領著數千人和幾十艘船,在邊緣星系進行著軍事行動。出色的軍事天才與領袖魅力,加上堅強的意志力,讓一切都變成可能。

我們可以看到,在Shards of Honor 裡並行不悖的身份記號,在這裡開始成為焦點。不同身份記號間的衝突,相互激盪,卻是這本小說全速推展的動力。

Lois McMaster Bujold, The Vor Game, Baen Book: New York, 1990
1991 Hugo 最佳小說獎

麥爾斯軍校畢業下部隊,三個月就讓一個將軍拔階退役,他自己也在正規部隊裡待不下去,只好接受帝國安全局的職位,加入保護自己安全的行列。這時太空 蛆洞交通樞紐之一的 Hegen Hub 情勢升溫,幾方勢力虎視眈眈,隨時可能發生軍事衝突;他從前的丹德利傭兵也軋上一腳。因此,他受命跟隨資深情報員見習情 報蒐集;陰錯陽差之下,卻跟微服私行的皇帝一起被逮。就在這大戰一觸即發的前夕,他發現自己成了過街老鼠:丹德利傭兵的前任統領奪回大權,一見面就要置他 於死地;被放逐的將軍要找他報一箭之仇;Jackson's Whole 的黑幫要勒索贖金;另一個政府對他發出謀殺罪的通緝令;扣留皇帝的另一支傭兵則要脅他去收編丹德利傭兵;他還要找出來到底戰爭會在那裡爆發……。

這是麥爾斯書裡情節最複雜也是最快步調的一本,讓讀者看得目不暇給,麥爾斯也發揮得淋漓盡致。更重要的是,他重新扮演三年前的提督角色,拾回失落的另一半自我。

Lois McMaster Bujold, Cetaganda, Baen Publishing: New York, 1996

麥爾斯和伊凡擔任弔唁特使來到希塔干達帝國參加太后的葬禮。剛一踏進充滿敵意的對頭國家,麥爾斯就捲入了希國高層錯綜複雜的政治鬥爭和陰謀。一開 始,麥爾斯和讀者一樣摸不著頭緒:希塔干達帝國高層的政治、社會、甚至遺傳繁殖的種種運作與習俗都和一般不一樣。讀者必須何麥爾斯一步步地抽絲剝繭,才能 逐漸知曉(不是瞭解)一些脈絡。在這裡,麥爾斯必須運用他的智慧,以貴族子弟的身份扮演外交官兼偵探的角色。這本小說上承 Borders of Infinity 裡 The Mountain of Mourning,下續 Memory 裡偵探的角色,尤其它的背景是在一個死對頭的國家裡替他們解決敏感的政治陰謀。過癮嗎?當然!

布喬特的讀者恐怕都很熟悉巴瑞亞帝國的大貌,但是對它的死敵希塔干達帝國都很隔閡,布喬特就在這裡一揭它的神秘面紗。還有就是這次是麥爾斯本人以他的本來面目(本尊?)而非耐史密斯提督的身份進行的冒險,布喬特已經在為麥爾斯的轉型鋪路了。

Lois McMaster Bujold, Ethan of Athos, Baen Book: New York, 1986

在一個沒有女人的星球上長大的伊杉醫生為了購買繁殖用的卵巢單體,來到男女雜處的太空站。這種文化和道德的污染已經夠讓他頭痛了,他卻還捲入了希塔 干達情報員、黑幫人物、和丹德利傭兵之間的明爭暗鬥,發現自己不得不和丹德利傭兵上尉攜手合作。這一切還好應付,最大的難題是:那個上尉名叫艾莉‧昆── 是個女人!

在這本小說的背景設定裡布喬特把人工子宮的用處推到極端。阿色斯之所以能夠維持他們純男性的社會而又能繼續繁衍下一代,完全仰賴人工子宮的存在。顯然地,讀者也很可以自行想像一個沒有男人的社會又可能是什麼樣子。不過,這本 小說有一點偏離了整個佛科西根系列的主題;雖然背景設定仍然是在佛科西根系列之中,劇情環節上也還說得通,但整本書其實很可以被安排在另一個完全不同的時空而沒有什麼太大影響。總而言之,這本書夾在佛科西根系列之中的確有一點點突兀。

Lois McMaster Bujold, Borders of Infinity, Baen Publishing: New York, 1989

這是三個短篇故事的集合:The Mountain of Mourning、Labyrinth、和Borders of Infinity。其中 The Mountain of Mourning 得到 1989 Nebula 和 1990 Hugo 短篇小說獎。

在 The Mountain of Mourning 裡,麥爾斯到他的領地調查一樁殺嬰案件。在他領地的封閉山區裡,由於傳統上對基因突變的害怕,仍然有殺害天生缺陷嬰孩的風俗。身為一個領主,他必須導正這 個習俗,但是他本身的殘疾在保守封閉的居民眼中就已經是一個爭議的焦點。如何維持領主的身份而不動用外力來讓這些頑固的人民就範,的確不是那麼容易。

Labyrinth 是他和 Jackson's Whole上的黑幫交鋒的開始。面對唯利是圖無法無天的黑幫頭子,麥爾斯發現人性的善良面是更為有效的武器。

Borders of Infinity 則是他個人組織魅力的表現。一開始他陷身希塔干達的戰俘營中,布喬特的生花妙筆把讀者帶入他孤立無援的處境中,似乎都以為他被希塔干達逮到了,真正情節的發展卻大大出乎意料之外。不讀到最後是不會瞭解他的行動的。

Lois McMaster Bujold, Brothers in Arms, Baen Publishing: New York, 1989

在戰俘營的任務後,丹德利艦隊被希塔干達帝國窮追不捨,逃到地球來整備,帝國安全局的經援卻一直遲遲不至。束手無策之下,麥爾斯只好開源節流,想盡 辦法維持艦隊的開銷。就在同時,他本身成為一股分離主義恐怖份子的目標。他不但發現帝國安全局在地球的站長是恐怖份子首領的兒子,還找到了自己的兄 弟……。

身份、立場在角色之間的衝突本來就是布喬特的主要材料,在這本書裡也不例外。情報站長如何面對自己的父親?麥爾斯如何面對自己的複製人兄弟?在希塔干達情報人員的介入下,麥爾斯又如何能同時掩飾自己的真正身份,又維持艦隊的完整不致崩潰解體?這些都夠讓讀者傷腦筋了。

Lois McMaster Bujold, Mirror Dance, Baen Publishing: New York, 1994

1995 Hugo 最佳小說獎。

麥爾斯的複製人兄弟馬克騙得丹德利艦隊對Jackson's Whole 的複製人設施進行突擊,卻身陷重圍。麥爾斯帶隊拯救時中彈身亡,急凍保存他身體的復甦器在一片混亂之中失落。丹德利人員四出尋覓一無所獲的同時,麥爾斯卻在一個陌生的醫療設施裡甦醒過來……。

這本小說裡角色個性的複雜程度已經被推到了極致,麥爾斯本人就有兩個人格:巴瑞亞貴族與傭兵提督,再加上馬克在恐怖份子教養下的三個分裂人 格和馬克本人;這麼多人格在一起互動,對任何作家都是一種挑戰。布喬特卻是舉重若輕,巧妙地把它們整合融入懸疑推理的情節之中。從前麥爾斯發展耐史密斯提 督的人格是為了掙脫他本人肉體與身份在巴瑞亞社會裡的束縛,已經值得同情了,馬克對麥爾斯的感覺卻會更微妙:一方面他會恨麥爾斯,就是因為麥爾斯的存在他 才 會被恐怖份子折磨訓練去模仿他;另一方面他自然而然會羨慕他,因為不論是巴瑞亞貴族或是傭兵提督的身份,都是他所無法取得的;再另一方面呢,他也無法避免 回應麥爾斯對他的熱誠的手足之情。這種愛恨羨妒交雜的感覺,推動了書中大部份的發展。唯一比較可惜的是,布喬特對麥爾斯從死到生這樣走一遭後的震撼或感觸 沒有多加著墨,稍稍偏離了她以往的標準。

Lois McMaster Bujold, Memory, Baen Book: New York, 1996

在 Mirror Dance 中死而復甦的麥爾斯仍然不時地被後遺症所困擾,為了避免上級對他健康的憂慮,以便持續扮演他深陷其中無法自拔的提督角色,他捏造了個假報告。想不到卻給攆 出了帝國安全局。這個打擊對他來講太大了。面子問題、雙親的關注、皇帝的期許等等都還在其次,最大的問題在於他失去扮演耐史密斯的機會。這個僱傭艦隊提督 的身份人格,要比他表面上貴族子弟的身份人格更為重要。活生生地從這個角色被抽離,根本就是一種謀殺。沒有耐史密斯提督支撐 的麥爾斯‧佛科西根能夠存活下來嗎?。就在同時,帝國安全局頭子,他前老闆腦中的記憶晶片卻也出了問題。當麥爾斯從沮喪之中暫時把自己的問題拋在腦後,重 新掙扎起來想幫助他時,卻發現自己也是嫌犯之一。面對龐大的帝國安全局和其懷有戒心的高層,像麥爾斯這樣一個低級退役軍官,又是組織裡的棄卒,當然是絕對 沒有希望………。

這本書應該算是麥爾斯的轉型階段:布喬特大概覺得傭兵太空劇的題材已經走到 盡頭了,更何況在 Mirror Dance 裡複雜懸疑的情節,盤根糾結的多重人格,在在都 顯示出她邁向更注重塑造人物性格及內在情感的階段。藉由讓麥爾斯和耐史密斯這兩 個身份的隔絕,她等於是宣告了耐史密斯的壽終正寢,替麥爾斯的傭兵生涯劃下句點 。但是,她筆鋒一轉,馬上又提供了一個救贖的機會;皇家監察官的職位,正好是麥 爾斯這種不按牌理出牌,不受體制束縛的人最好的工作。這個角色也恰好類似麥爾斯 在 Mountains of Mouring 中的角色,半偵探、半行動;更重要的是,耐史密斯的人 格身份很巧妙地被融入了監察官的角色之中。看來讀者真的要跟耐史密斯說拜拜了。

Lois McMaster Bujold, Komarr

在這本書中,布喬特回到在戈蒂拉女性角色的自覺發展上,不過女主角伊卡特琳不是像麥爾斯的母親戈蒂拉這樣自由奔放的堅強角色。相反的,她是傳統教養下長成的巴瑞亞女人,受著社會規範層層的束縛,以及夫婿的輕視。在這樣的環境下,突然成為寡婦的她如何從一個弱者的角色覺醒而找到自我,的確需要一段內心的掙扎。布喬特以女性寫女性的角色,刻畫特別深刻。

當然了,本書也免不了延續前一本書設下的舞臺。麥爾斯以皇家監察官的身份調查科瑪星太陽能站的意外事件,卻挖掘出地下反抗份子的陰謀。只不過,這次冒險行動的主角不是麥爾斯,卻是伊卡特琳。

這本書的缺點在於是另起爐灶,原來已經發展得不錯的角色並沒有再出現,除了對於伊卡特琳的角色與內心發展比較著力外,其他的角色,甚至包括麥爾斯在內,都相當地刻板而流於浮面化。不過堪可告慰的是麥爾斯的真愛似乎終於出現了!

Lois McMaster Bujold, A Civil Campaign: A Comedy of Biology and Manners

伊卡特琳帶著兒子回到巴瑞亞,掉入愛情陷阱的麥爾斯隨後趕回,拿出當年統率太空傭兵艦隊的看家本領,準備以「單兵特遣部隊」進行一場精心策畫的愛情大作戰。不幸的是,他忘掉了前輩普魯士的老毛奇的至理名言:「跟敵人開始接戰後,所有計畫都會完蛋。」在一個他事先規劃安排得完美無缺的社交宴會中,來幫忙的和不該來幫忙的一起大大地幫了個倒忙,而可能出問題的和不可能出問題的地方統統都一塌糊塗,結果是驚愕的伊卡特琳怒氣沖沖地離開,他面臨了有生以來最大的一次危機。 

嚴格講起來,這本書其實已經脫離了科幻小說的範疇,雖然仍以佛科西根家族和巴瑞亞為背景,外觀看來也還有一點科幻太空歌劇的樣子,其實骨子裡是本羅曼史,但是是一本出類拔萃的羅曼史。布喬特花了很多心血在伊卡特琳身上,把一個婚姻不怎麼成功的寡婦面對新愛情時的徬徨心情,以及面對新生活力求脫離過去陰影獨立自主的決心,描寫得十分深刻。在這同時,讀者自然而然地也會對被愛情沖昏了頭的麥爾斯的一廂情願深表同情;當然了,表哥伊凡的攪局也功不可沒,他介紹了一大堆對伊卡特琳發動猛烈追求的競爭者,更讓人不禁替麥爾斯暗暗著急。除了處理這一對冤家的愛情問題外,布喬特也把其他的大小麻煩帶進來:競爭對手造謠生事影響到麥爾斯自己的名譽,複製人兄弟馬克在愛情和商業上的冒險與糾紛,加上皇帝與被征服星球平民女子的跨星際婚禮以及兩件嚴重衝擊巴瑞亞傳統的伯爵繼承案。把這些通通加在一起,讀者會發現書名取得還真恰到好處,真的是在處理家務事。

但是,布喬特的寫作技巧在本書中可說是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輕快而充滿活力的筆調把這些複雜的場面處理得恰到好處,枝葉蔓雜、盤根錯節的問題最後都巧妙地編織成了一齣比費加洛婚禮更熱鬧的喜劇。在熱鬧的外表之下,布喬特呼應她在前面幾本書中(尤其是《破碎的榮耀》和《巴瑞亞》)中對男性社會的反抗與顛覆,反諷地讓女性角色在本書中有更重要的地位:皇帝大婚籌備處的幾個三姑六婆可以大大影響大公會議的結果;馬克的商業才智一沒有女友的幫忙就搞得天下大亂;更不用說變性的杜納爵士來爭繼承權的案子了。沒有這群冷靜睿智的娘子軍,這些率性衝動的臭男人當然就什麼事都辦不成。布喬特在這本書中,也把前一本書《科瑪》中對於各角色著墨不多的缺點改了過來,各個角色的發展比較充分一些。當然,如果讀者已經熟悉她筆下各角色性格與過去,字裡行間對過去的隱隱呼應常常會帶來會心的微笑,有時甚至會狂笑不已;不過,即使是新讀者,應該也能享受她的幽默。讀者在讀完這本相當於《費加洛婚禮》加《傲慢與偏見》的精彩作品後,絕對會同意如果布喬特改行去寫羅曼史,一些羅曼史的名家像是維多莉亞・荷特之流的大概就混不下去了。
Share:

1999/11/21

美國陸軍 M24 狙擊系統

M24 Sniper Rifle
口徑 7.62x51mm NATO (.308 Win)
作用方式 毛瑟型栓式手動槍機
重量 5.49 kg (12.1 lbs)
全長 1092mm (43 inch)
槍管 610mm (24 inch) 重型槍管,5 條膛線右旋,纏繞距 285mm (1:11.22)
給彈系統 6 發內裝彈倉
扳機系統 M40/X 扳機
瞄準系統 Leupold Ultra M3A 10x42(Mil-Dots)瞄準鏡,可加裝緊急用一般照門
有效射程 800m (875 碼)
槍身 HS-Precision 凱夫勒/玻璃纖維/石墨等複合材料,槍托長度可調整
準確度 1 MOA(使用 M118 子彈)
特色 前護木下可裝雙腳架

美國陸軍在使用 M21 多年後,終於步上海軍陸戰隊的後塵,改用栓式手動槍機。他們發現 M21 狙擊槍的缺點除了半自動拋殼會暴露位置外,它的機件在特種作戰的環境下也不如手動槍 機可靠,而特種部隊使用狙擊槍的機會要比一般部隊多得多。所以在 80 年代中期,陸軍進行 新的評估,終於在 1988 年 7 月選定和陸戰隊使用的 M40A1 一樣的雷明頓 M700 型獵槍做為 新狙擊武器系統 M24 的核心。

##ReadMore##

雖然一般的說法兩者是一樣,其實還是有差別。陸戰隊的 M40A1 是由雷明頓公司提供槍機 和容納部,以及槍管的鋼材,再由陸戰隊自己的槍匠挖出槍膛並組合起來,它的槍機容納部原 本設計就是給 7.62x51mm NATO 子彈用的,長度剛好。陸軍的 M24 則是由雷明頓公司根據陸軍 規格生產,包括了能夠在未來改裝使用 .300 MAG 子彈的槍機容納部,以及一個鋁質的容納器 著床塊。但是這個較長的容納部讓不少狙擊手覺得不習慣。

M24 Sniper Rifle

它所使用的瞄準鏡也改成 10 倍的 M3A Mil-Dot 瞄準鏡。改為固定倍率的原因是瞄準鏡的 結構比較簡化,歸零不容易跑掉;而 Mil-Dot 的使用則讓狙擊手能夠更容易地估測距離,不 會受限於必須使用人員目標來估算距離。

要用 M3A Mil-Dot 瞄準鏡來估算距離的話,必須要先找到一個在目標附近,已知寬度或高 度的物體(或人員)作基準。然後用瞄準線上的圓點來觀察長或寬佔了多少點的距離。由於從 一個圓點中心到隔鄰圓點中心正好是 1 Mil(Milli-radian),也就是 1 毫弧度角,只要知道 物體佔了多少 Mil,加上已知實際寬度或高度,用簡單的三角函數就可以計算出距離。

一個毫弧度在 1,000 公尺的距離遠的地方相當於:

tan(0.001 rad) * 1000 m = 1.0000003333 m

把小數的部份捨去不計,由於角度很小,我們也不必代入 tan() 函數,很容易就可以得到下 列公式:

距離(公尺) = 1000 * 物體寬度(或高度)/ Mil 數

例如,如果目標敵兵(假設平均高度 1.7m)從瞄準鏡看去佔了 3.5 mil,計算可知距離是 485 公尺。另外還可以用做為彈道高低修正之用,只要知道距離,馬上就可以算出十字線應該 修正多少 mil 來修正子彈的彈道曲線。

Mil-Dot Reticle

美國陸軍對狙擊槍的看法,卻仍然承襲愛好大件頭的傳統,好好的一把狙擊槍,偏偏要叫做 狙擊武器系統(Sniper Weapon System)。因此 M24 狙擊武器系統除了 M24 狙擊槍之外,還包 括了雙腳架、瞄準鏡、緊急用一般照門、擦槍工具、軟質槍袋、瞄準鏡箱、夜視鏡、可分離式 防火帽、觀測鏡、以及把這些所有零零碎碎東西都裝起來的硬殼大提箱,總重超過 30 kg。

M24 Sniper Weapon System
Share:

美國海軍陸戰隊 M40A1 狙擊槍

M40A1 Sniper Rifle
口徑 7.62x51mm NATO (.308 Win)
作用方式 毛瑟型栓式手動槍機
重量 6.57 kg (14.45 lbs)
全長 1117 mm (43.97 inch)
槍管 610 mm (24 inch) 重型槍管,6 條膛線右旋,纏繞距 305mm (1:12)
給彈系統 5 發內裝彈倉
扳機系統 M40/X 兩段式軍用扳機,3 - 5 磅扣引壓力可調整
瞄準系統 10 倍 Unertl Mil-Dot 狙擊鏡(附彈道高低修正鈕,BDC)或 Leupold Ultra M3A 10x42(Mil-Dots)瞄準鏡
有效射程 800m (875 碼)
槍身 McMillan 玻璃纖維
準確度 1 MOA(使用 M118 子彈),0.5 MOA(使用 M118LR 子彈)
特色

美國海軍陸戰隊一向就十分注重射擊能力,因此對於狙擊技術和武器的發展要比陸軍走 在前端。在二次大戰初陸戰隊就深覺有發展狙擊能力的必要,因此在 1941 年對於現有步槍 進行評估,希望能找出一支狙擊槍。評估的結果以溫徹斯特在 1936 年推出的 M70 來福槍 中選,這型來福槍準確性比美軍制式的 M1903 春田式步槍來得高,也是使用 .30-06 子彈。 但是在 1942 年,由於對補給體系的考量,最後還是沒有正式採用,仍然使用精確化過的 M1903 步槍。後來在戰爭期間,美軍又發展出 M1903 的狙擊型 M1903A4,以及 M1C、M1D 等半自動狙擊槍,雖然不能讓人滿意,但是可以接受。而溫徹斯特 M70 型步槍雖然沒有 正式被官方採用,許多部隊卻也私下購買用作狙擊槍。就如越戰時期著名的陸戰隊狙擊手 Carlos Hathcock,他用的就還是溫徹斯特 M70 型(改裝成 7.62x51mm 口徑)加上 Unertl 的 8 倍瞄準鏡。

##ReadMore##

Winchester M70 Rifle

二次大戰後一直到韓戰結束,陸戰隊的狙擊手使用的狙擊槍還是以 M1903 為主。到了 越戰開始時,由於 M1903 早已停產,零件補充困難,陸戰隊決定重新評估選擇新的狙擊 槍。這次評估除了槍之外,也同時評估了瞄準鏡。在 5 種步槍(雷明頓 M600、雷明頓 M700 ADL/BDL、Harrington and Richardson Ultra、溫徹斯特 M70、雷明頓 M700-40X )以及 7 種瞄準鏡中,終於選定以雷明頓的 M700-40X 和 Redfield 3X-9X Accu-Range 瞄準鏡做為正式狙擊系統,定名為 M40 狙擊槍。

M40 Sniper Rifle

陸戰隊在 1966 年訂購了 700 支 M40,後來又陸陸續續訂購了 295 支,這些狙擊槍 除了部份分配到美國本土的狙擊手學校外,大部份都送到越南去。陸戰隊的狙擊手使用這些 槍在越南得到相當不錯的戰果,跟一般步兵要耗去 200,000 發子彈才能打死一名越共比較 起來,他們號稱每打死一個越共只需花 1.3 發子彈。

Redfield Accu_Range Scope

不過,這些由民用轉為軍用的裝備,畢竟還是無法完全適應戰場的困難考驗,也產生不少 問題,主要的有:

  1. Redfield 瞄準鏡不耐戰場磨碰。
  2. 槍管銹蝕嚴重。
  3. 可調式扳機不易保持設定。
  4. 槍身變形,特別是護木部份,造成槍管接觸槍身,影響準確度。
  5. Redfiled Accu-Range 瞄準鏡的測距刻度只到 600 碼。
Redfield Scope

於是,陸戰隊在 1973 年越戰結束後開始針對這些問題進行對 M40 的改良:首先採用了不 鏽鋼槍管,以提高耐蝕性;接著改用玻璃纖維槍身以及溫徹斯特 M70 的扳機護弓及彈倉底板; 更改良了瞄準鏡的底座;最後在 1977 年採用固定 10倍倍率的 Unertl 狙擊鏡(Sniper Scope) 。這就是今天的 M40A1。不過 Unertl 狙擊鏡也只是過渡時期的裝備,當後來 Leupold 生產的 Ultra M3A 瞄準鏡成為美國軍方正式採用的瞄準鏡後,陸戰隊採用換修的方式,將損壞的 Unertl 狙擊鏡換成 Leupold。由於逐步替換,因此現在陸戰隊仍有少數 Unertl 在使用中。

10X Unertl Sniper Scope

根據陸戰隊的公開資料,M40A1 的最大有效射程是 800 公尺,實際上許多狙擊手都認為 只要有好的彈藥,射到 1,000 公尺以上絕沒有問題。當然了,讓陸戰隊狙擊手最高興的莫過於 陸軍在 1988 年開始配備一樣從雷明頓 M700 型步槍改裝而來的 M24 狙擊槍,他們心裡一定 偷偷在說:「早就跟你們說了,....」

M40A1 在 1980 及 1990 年代中跟陸戰隊一起參加了幾乎所有美國有份的軍事行動,像是 巴拿馬、波灣戰爭、及各種維和行動。事實上,陸戰隊的狙擊手在這些低度衝突的地區,例如 貝魯特和索馬利亞,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而 M40A1 和 M24 的可靠性更在這些軍事行動中 得到了充份的試驗。

M40A1/10X Unertl
Share:

1999/11/18

美國陸軍 M21 狙擊槍

M21 Sniper Rifle
口徑 7.62x51mm NATO (.308 Win)
作用方式 氣體活塞作用,轉動式槍機,半自動
重量 5.10 kg (11.25 lbs)含彈匣
全長 1120mm (44.1 inch)
槍管 560mm (22 inch), 4 條膛線右旋,纏繞距 305mm (1:12)
給彈系統 20 發彈匣
扳機壓力 2.0 - 2.13 kg(4.4 - 4.7 lbs),兩段式
瞄準系統 Redfield/Leatherwood 3x-9x Adjustable Ranging Telescope(ART)
有效射程 822m (900 yards)
槍身 迷彩偽裝玻璃纖維
準確度 小於 2 MOA
特色

M21 的前身是 M14 步槍(國家競賽型)。M14 是美國陸軍在西元 1957 年制式化的半自動步槍, 但是在越戰初期就已經開始被 M16 取代,它在 1963 年遭到停產的命運,整條生產線在 1968 年 廉價賣給台灣聯勤(聯勤以前就接收過 M1 格蘭特步槍的生產線),生產的步槍在台灣稱為五七 式步槍。在停產之前,M14 跟從前的 M1903 春田式步槍及 M1 格蘭特步槍一樣,開始生產 國家競賽型(National Match)。所謂的國家競賽型是將大量生產的步槍中,挑取並測量出 各部零件比較吻合的,再加配特別精選的槍管而成。

##ReadMore##

M1903A4 Sniper Rifle

在越戰中,美國陸軍發現原有的 M1903A4、M1C、M1D 等從二次大戰和韓戰留下來的狙擊槍 已經太過老舊,因此有發展狙擊槍的必要。但是 M14 在發展之初並沒有設計可以加裝瞄準鏡 的底座,因此有些部隊私下將 M14 改裝,裝用民間狩獵用的瞄準鏡。

1966 年,美國陸軍兵器署(USA-WECOM)設計了一種絞鍊式底座,裝用 M1D 狙擊槍 的制式 M84 2.2 倍瞄準鏡。雖然使用的效果良好,但是 M84 的倍率太小,狙擊距離被限制在 500 公尺以內。還有就是所使用的 M14 雖然都已經精確化(accurized)過,但並沒有遵照很 嚴格的標準,因此長距離射擊的精確度還不能讓人滿意。還有就是原來用胡桃木製作的槍身 不耐越南叢林的潮濕氣候。

XM21 Sniper Rifle

在 1964 年,James Leatherwood 發明了 ART(Adjustable Ranging Telescope)的概念, 引起兵器署的重視,在 1965 年交由有限戰爭實驗室(Limited Warfare Laboratory,LBL) 發展一套新的瞄準系統。LBL 使用 Redfield 3x-9x Accu-Range 瞄準鏡加以改裝,將倍數調 整鈕接到一個修正彈道高度的滑槽,而且把標準的十字線加上水平及垂直的標記線(stadia) 第一代的 ART 瞄準線被稱為 ART-I,目前用在瞄準鏡上的則是改良後的第二代:ART-II。

ART-I 的垂直中線上和水平中線平行的兩道高度標記線之間代表的是在目標上 30 英吋的 距離,而水平中線上和垂直中線平行的兩道左右標記線則各和垂直中線有 30 吋的距離。而瞄準 鏡也被設計成當使用最小的 3 倍倍率時,正好在 300 碼距離時兩個高度標記之間的距離是 30 吋,而且當倍數放大時,這個 30 吋的高度不變,但是倍率的大小正好就是與目標距離 的遠近成正比。例如,假設 30 英吋是一般人平均從腰帶到鋼盔頂的高度(當然要根據種族 修正),狙擊手只要調整倍率大小,將觀測到人像的這個部位擺在這兩條標記線之間,倍率 調整鈕的讀數就是目標的距離(例如,5.7 倍就是 570 碼)。更重要的是,這時狙擊手並 不需要用這個讀數去修正彈道的高低,因為倍率旋鈕已經和一個滑槽連接,主動修正瞄準線 和彈道高低之間的偏差;更有用的是,此時十字線的中心正好會對正目標胸部,狙擊手可以 很快地瞄準及射擊。至於左右標記線則是用來做為風偏修正或是對付移動目標的前置量之用, 只要高度標記線測距完成,左右標記線代表的就是離瞄準點左右各 30 英吋的距離。

ART reticle

ART-II 的原理跟 ART-I 一樣,不過它是以粗黑線取代高度標記,這三道粗黑線的寬度 代表的是目標上 1 公尺的距離,而水平中線上的兩個圓點則是風偏與前置量修正之用,它 們跟垂直中線間代表的距離也是 30 英吋。

ART 最大的優點是測距的動作和彈道高低的修正同時完成,大大降低狙擊手的準備時間, 可以快速地接戰臨時出現的目標。但是它的缺點是:

  1. 有效距離受限於瞄準鏡的倍率,由於倍率也是測距和修正彈道高低的主要工具,以所 使用的 Redfield 3X-9X 瞄準鏡來說,最大距離只到 900 碼,超出此距離時除了靠經驗估 計,沒有其他方法可以輔助。
  2. 由於要求目標在瞄準鏡上呈現的影像大小一定,無法在較近距離時使用較大的倍率以 求精確地狙擊目標某一部位。
  3. 瞄準鏡和彈道滑槽整體歸零不易。

從 1968 年開始,美國陸軍開始試用由 M14 國家競賽型改裝的 XM21 及 Redfield ART。 和前面精確化的 M14 不同的是,新的改裝過程經過美國陸軍射擊能力訓練單位(USAMTU) 精心設計,共有 15 個步驟,要求及檢驗也非常嚴格。在這個計畫下共改裝了 1435 支 XM21。 到了 1975 年,美國陸軍正式採用 M21 為制式狙擊槍直到 90 年代。

XM21 Sniper Rifle

M21 一般公認的實用有效射程在 700 公尺之內,主要也是受限於所使用的 M118 競賽用 子彈。它的主要缺點在於因為是半自動,自動拋殼可能會暴露狙擊手的位置;但是由於它的 準確性還不錯,同時射速比手動槍機狙擊槍快,比較適合做為觀測手的配槍。像著名的海軍 陸戰隊狙擊手 Carlos Hathcock 雖然用的是溫徹斯特 M70 來福槍,但通常也要求他的觀測手 攜帶一支精準化的 M14。

Share:

Heckler & Koch PSG-1 半自動狙擊槍

H&K PSG-1
口徑 7.62x51mm NATO (.308 Win)
槍機作用方式 滾輪鎖定、延遲反衝式半自動
重量 8.10 kg (17.81 lbs)
全長 1208 mm (47.56 inch)
槍管 650mm (25.59 inch) 重型槍管,4 條膛線右旋,多角型內壁
給彈系統 5 發或 20 發彈匣。
扳機壓力 1.5 kg(3.3 lbs),可調整。
瞄準系統 NATO-STANAG 2324 標準底座,沒有開放式照門。 原廠瞄準鏡是 Hendsoldt 6x42,瞄準線照明,從 100 公尺到 600 公尺六段距離設定。
最大有效射程 800m
槍身 暗黑色高耐性塑膠,槍托長度、貼腮高度都可修正,競賽型握把可調整掌沿位置。
準確度 1 MOA (以 300 公尺距離射擊 50 發計算)
其他特色 扳機可從握把分離,使用 HK-91 槍機及特殊低噪音槍機助推裝置,前護木下 有 Ashchutz T 型溝槽可裝用背帶環或三腳架。

德國 H&K 廠的狙擊槍基本上都是從 G3 突擊步槍衍生出來的,現役的有 G3SG/1、 HK33-SG1(使用 5.56mm NATO子彈)、以及最新的 MSG-90(Militar Scharfschutzen Gewehr)。其中的佼佼者就是 PSG-1(Prazisions Scharfschutzen Gewehr),號稱 是全世界最準確的半自動步槍,也是最貴的槍。

##ReadMore##

說它準確不是誇大,雖然它的基本結構和其他 H&K 步槍(G3、MP5)類似,都是用 滾輪鎖定、延遲後吹的槍機系統,但是它的誤差容許度要求非常嚴格,所有的零件都 是近乎完美的組合。出廠測試的時候,在 300 公尺距離每一支槍必需維持連續射擊 50 發子彈都在 8 cm 以內(相當於 1 MOA)。說它貴也不為過,定價約 10,000 美元 ,加上兩年備用零件和維修合約,沒幾個人買得起。

它的槍膛是 4 條膛線的多角型膛壁,彈頭和槍管壁的摩擦減到最少,加上 650 mm 長的槍管,會有較高的槍口初速,有利彈道平直度的延伸。有一個人體工學的手把, 扳機可以調整,扣發壓力只有 1.5 kg。槍托和貼腮片也可以調整,以配合射手的體型 。另外它不使用一般的雙腳架,而是用一個特別的三腳架以求精確。它的標準瞄準鏡 稍差,只有 6 倍功率,不過任何符合 NATO-STANAG 2324 規格的瞄準鏡也都能裝用。 另外它還有一個特別裝置讓槍機上膛閉鎖時不發出聲響,增加隱密性。

我覺得雖然它是一支精確的狙擊槍,在實用性方面卻值得懷疑。在軍用方 面,它有幾個嚴重缺點:

  1. 價格太貴。大量配發到前線幾乎是不可能。
  2. 重量太重。它不連瞄準鏡和三腳架就已經是 8.1kg,狙擊手在戰場上攜帶使用非常不 方便,怎麼還能匍匐潛行?
  3. 拋殼太遠。它拋殼距離約在 10 公尺。半自動狙擊槍的拋殼一向就是和手動槍機比較 上的弱點,它的拋殼還這麼遠,不但容易暴露射手位置,彈殼的撿拾也成問題(不留任何 蹤跡在戰場上對狙擊手非常重要)。

如果是警察或治安單位使用,也不經濟。雖然沒有重量和拋殼距離的考量,經濟因素 仍然存在。另外還有接戰距離的問題:一般警察單位的狙擊距離都在 300 公尺以下,使 用一把長距離的狙擊槍有點大才小用了;所以它的買主僅限於各國極少數頂尖的反恐怖份 子單位。我國的維安小組聽說也買了,一把花了 120 多萬台幣。值不值得?我想很可以 商榷。

Share:

Heckler & Koch MSG-90 半自動狙擊槍

HK MSG 90
口徑 7.62x51mm NATO (.308 Win)
作用方式 滾輪鎖定、延遲反衝式半自動
重量 6.40kg (14.10 lbs)不含瞄準鏡
全長 1165mm (45.87 inch)
槍管 600 mm (23.62 inch)冷鑄,四條膛線右旋,多角型內壁
給彈系統 5 發或 20 發彈匣
扳機壓力 標準型扳機,壓力約 1.5 kg(3.3 lbs)
瞄準系統 NATO-STANAG 2324 底座,原廠 12 倍瞄準鏡
有效射程 800 m
槍身 槍托長度及貼腮高度可調整
準確度 0.75 MOA
特色 扳機上有一可調整接觸面的扣套增加敏感度,前護木有 Ashchutz T 型溝槽可裝用背帶環或雙腳架

德國 H&K 廠原有的狙擊槍,基本上都是從 G3 突擊步槍衍生出來;在大量生產的 制式步槍(stock rifle)中,挑出比較精確的再加工,更換扳機和槍管,並且小心 地重新組合,讓零件間的接合度更高,槍枝也就更準確;像 HKG3SG/1(使用 7.62x51mm NATO 子彈)和 HK33-SG1(使用 5.56mm NATO子彈)都是這樣製造的。這樣生產出來 的狙擊槍有許多好處:

##ReadMore##

  1. 由於是大量生產下的附屬產品,成本比特製的狙擊槍要低得多。零配件的供應多而便宜。
  2. 操作、維護和制式步槍一樣,減少訓練時間。
  3. 因為通常仍然保留原有的準星和照門,可作為狙擊手的自衛武器;HK33-SG1 甚 至仍然保留全自動能力。所以一個兩人的狙擊組等於有兩支狙擊槍和兩支制式步槍。
  4. 當狙擊手混在一般部隊中時,敵方不易辨認鎖定狙擊手為目標。

有了優點自然也有缺點。首先,大量生產的零件精密度先天上就不如特製的狙擊槍 。組合出來的槍即使再怎麼細心,零件間的耦合度會稍差,進而影響到射擊的精確度。 其次是狙擊用有效射程受限於原來突擊步槍的設計,通常不超過 600 公尺。

Heckler & Koch 為了彌補以上的缺陷,並且回應對現代狙擊步槍的需求,推出了 MSG-90(Militar Scharfschutzen Gewehr),是支專門針對軍用市場開發的狙擊槍。

MSG-90 承襲 G3 系列的槍機系統設計,使用滾動鎖定、延遲後吹的運作方式;它 的槍管比標準的 G3 重,也長了 15cm,用冷鑄製造,四條右旋來福線,多角型內壁。 它的扳機壓力只有 1.5 kg,尾端外包一個可調的扳機套以增加手指接觸面。槍托和 腮貼都可調整以配合射手體型。瞄準鏡座採用 NATO-STANAG 2324 標準鏡座,適合 各型瞄準具。標準配備的是12 倍瞄準鏡,距離從 100 公尺到 800 公尺。

MSG-90 也借用了一些 PSG-1 的概念,像是在槍機容納部壁上加銲承力肋條以 加強容納部結構強度並且支撐槍管和容納部的接面。它的槍管和 PSG-1 一樣是壓入 容納部,另有一個諧振波穩定器,以求射擊時槍管反甩幅度一致。


Share:

1999/11/14

手動式機槍

導言

幾乎是從人類開始有規模的戰爭以來,人類一直都在找尋可以更快更有效率 地消滅敵人的方法。各種能快速射出大量箭矢的武器也因此一直層出不窮,從 古希臘敘拉古(Syracuse)在紀元前五世紀使用的連發弩 Polybolos 到傳 說中諸葛亮發明一次可以發射十矢的機械弩,都是嘗試以機械力代替人力, 以達到更高的效率。

火藥與槍砲的發明雖然是戰爭史上的一個里程碑,這些新武器並沒有馬上對 步兵戰鬥帶來很大的改變。原因之一是早期的槍砲威力不大,射程不遠,再 加上裝填程序麻煩而耗時,實際的殺傷力還不如傳統的弓矢。但是隨著技術 的改良,槍砲逐漸取代了傳統刀劍弓矢,追求效率的想法再現,於是開始有 各種連發槍的發明。基本上要增加火力有兩種方法,一是增加每次能同時發 射的彈頭量,另一是加快射速。前者比較容易做到,像砲兵用的葡萄彈( grapshot)就是,而後者由於整體技術還不成熟,以機械力取代人力操作 槍砲的想法要到近代才能付諸實現。例如在 1663 年,一位帕馬(Palmer) 先生向英國皇家學會發表了一篇論文,認為可以利用後座力或是槍管中的氣 體壓力來做自動裝填的,這個先進的想法要在 200 年後才被馬克沁實現。

##ReadMore##

在 19 世紀中期由於金屬彈殼的出現,以及雷管和彈殼的結合,槍械裝 填的程序大大簡化到有可能以機械代勞的程度。於是,許多發明家開始推 出能夠確實有效地裝填子彈並且發射的機械。這些第一代機槍還是得靠人力 來提供動力來源,並不能做到全自動,但是它們代表了在槍械技術上的一大 進步,並且替未來的自動機槍鋪了一條康莊大道。

下面就讓我們來細數這些第一代的機槍。

管風琴槍(Orgue des Bombardes, Organ Gun)

所謂的管風琴槍(Organ Gun)是以其成排的槍管類似教堂中的管風琴的 管子而得名,它們有時也被稱為排放槍(Volley Gun),通常是將許多槍 成排裝在小車上,可以很快地同時發射。當然它最主要的缺點就是裝填問題 沒有解決,在發射後必須靠人力一支支地重新裝填,而且也沒有瞄準可言。 因此它的使用通常被指定到狹隘的地點做為防衛擊退大批敵人衝鋒之用。

Organ Gun

最早的管風琴槍出現在西元 1339 年,Ghent 城的軍隊號稱有 200 門管風 琴槍。西元 1453 年皮卡迪尼(Piccardini)之役,威尼 斯的統治者 Bartolommeo Collenoi 配置了許多管風琴槍在他的部隊中。稍 後,達文西也設計了不少排放槍,其中甚至有使用後膛槍和金屬彈殼的設計。

西元 1625 年,英國人威廉‧得魯蒙德(William Drummond)發明了 雷霆槍車(Thunder Carriage),基本上是一種管風琴槍,並且宣稱只要 兩個人操作就可以對抗一百個士兵。

在美國南北戰爭時,一種管風琴槍的變形:Billinghurst Requa Battery Gun 被交戰雙方用來掩護橋樑的防衛,以對抗敵人的衝鋒。

Requa Gun

防衛槍(Defence)

西元 1718 年,英國人詹姆斯‧巴克(James Puckle)發明了一種轉輪式 的防衛槍(Defence),它的彈倉跟後代的左輪槍一樣有六個孔,可以裝上六 個金屬小管,管中裝的是當時軍隊使用的紙包彈藥,彈倉後方有一搖桿,可將 小管轉至槍管定位,逐一發射。子彈射光後,彈倉可以取下,裝上另一個彈倉 ,又可以繼續射擊。這個設計事實上是非常先進的想法,遠遠超出了當代的 技術。不過,這個設計也有奇怪的地方,像它就對不同對象使用不同子彈: 圓形子彈用來對付基督徒,方形子彈對付回教徒,這就不知是什麼道理了。

Puckle's Defence

米特留雷斯槍(Mitrailleuse)

西元 1851 年,比利時的 Fafschamps 上尉發明了一種改良的排放槍, 37 根槍管鑄在一個圓管中,子彈則裝在圓形槍機閉鎖塊上的 37 個小孔中 。槍手把裝好子彈的閉鎖塊放在槍身後端的缺口處,再推動一個槓桿,將 閉鎖塊向前推,完成閉鎖,此時子彈正好跟每個槍管對正。然後槍手轉動 位於後方的一個搖桿,擊發裝置就將這 37 顆子彈逐一擊發;一圈轉完正好 所有子彈都擊發。這時槍手拉動槓桿,閉鎖塊後滑,槍手將閉鎖塊取出, 將另一個裝好子彈的閉鎖塊放入,開始另一輪射擊。這個設計聽起來好像非 常複雜,其實十分簡單,受過訓練的槍手可以達到每分鐘 200 發的射速, 是第一個實用化的排放槍。

Montigny Mitrailleuse

Fafschamps 上尉雖然是發明人,但卻沒有得到什麼好處,相反地繼續生 產並改良 Mitrailleuse 的比利時工程師 Joseph Montigny 反而名利雙收。 Mitrailleuse 也冠上他的姓名成為 Montigny Mitrailleuse。

法國陸軍對這個武器非常有興趣,他們眼見普魯士的崛起,認為在不久的 將來一定會跟普魯士打上一仗。他們擔心普魯士著名的德雷賽針槍(Dreyse Zundnadelgewehr, Dreyse Needle Gun)的威力,雖然也發展了類似的 Chassepot 後膛步槍來對抗,但是產能不足,短期內無法全部換裝。因此他們把 Mitrailleuse 當作致勝的秘密武器,從西元 1867 年開始生產。法國的 Mitrailleuse 經過 De Reffyse 上校改良,將槍管減少到 25 根,使用 Metford 式的膛線,以及 法國陸軍的 Chassepot 子彈。

French Mitrailleuse

法國想盡辦法保守秘密,但在 1869 年英國的皇家聯合軍種學院期刊登載 了一篇福司貝理少校的論文:「論 Mitrailleuse 及其在未來戰爭中的地位」 ,討論的對象名稱上雖然是 Montigny Mitrailleuse,但性能諸元及圖示實際 上是法國的 De Reffye Mitrailleuse。這麼公開地發表,普魯士的參謀本部 絕對不可能不知道。

西元 1870 年普法戰爭爆發,由於動員不足及指參作業一塌糊塗,法軍在 色當慘敗,連法皇拿破崙三世都被俘虜。原本法軍寄望的 Mitrailleuse, 也由於運用不當,沒有發揮太大的作用。原來由於這種槍的外型像一門小砲, 又裝有輪子,所以法軍並不是把它們拿來當作步兵支援武器,反而大部份被 當成砲兵使用。由於它的射程只有 400 公尺不到,很快地就被德國射程 4,000 公尺的克魯伯砲打得稀巴爛。

在少數支援步兵的例子中,它的效果十分良好。普魯士第 38 步兵旅在 Mars-la-Tour 戰役中遇到了強大的 Mitrailleuse 火力,死傷超過 56% 達 到 2,600 多人。在 Gravelotte,據估計普軍的死傷中只有 5% 是砲火引起 的,其它的 95% 都是 Mitrailleuse 和步槍火力的結果。不幸的是,這些少 數的戰果終究無法改變大局,法國最後還是投降。不過,mitrailleuse 這個 字還是自此變成「機槍」的法文名字。

除了法國和比利時之外,Mitrailleuse 在市場上並不是很成功,大部份國 家都被格特林機槍吸引走了。不過,它也曾經被引進中國過,下面是一張清軍 的照片,從擺在地上的槍機閉鎖塊看來,應該是 Montigny Mitrailleuse。

Mitrailleuse in China

咖啡磨槍(Coffe Mill Gun, Ager Machine Gun)

美國南北戰爭爆發後,戰況膠著,林肯總統非常著急,希望能夠找到解決 之道,因此他對任何新武器都很有興趣,希望能幫助改變局面。許多發明家 都透過關係,請他參觀新武器的展示,Ager Machine Gun 就是其中之一。展 示的結果讓他十分滿意,當場就以每門 1300 美元的高價買了 10 支,配給部 隊試用。由於槍身上方的彈藥斗方很像咖啡磨的方形漏斗,因此他稱之為咖啡 磨槍;總統都這麼叫了,其他人當然也只好跟著叫,於是 Ager Machine Gun 就由此以「咖啡磨槍」在歷史上留下大名。後來 McClellan 將軍也用每門 735 美元的價錢買了 50 門。

Coffee Mill Gun

Ager Machine Gun 跟其它的排放槍不同的地方在於它只有一根槍管,而且 也不像排放槍或管風琴槍在發射後需要一段時間來裝填。只要彈藥不停地從上 方漏斗放入,理論上它就可以持續射擊。它的彈藥使用當時制式的紙包彈藥, 在使用前先裝在一個小鐵管中,底部裝上雷管帽,放在上方的漏斗裡。由於重 力的關係,裝有子彈的小鐵管會一顆顆落下到槍機裡,槍手轉動搖桿,子彈 會在鐵管對正槍管時發射出去,然後空鐵管會從底部掉出。此時彈藥手的責任 就是將鐵管撿起,重新裝填子彈,放到上方的漏斗裡,持續供應彈藥。它的理 論射速可以達到每分鐘 100 到 150 發。

在展示時表現良好是一回事,真正發到部隊中使用是另一回事。一配發部隊, 馬上發現它的缺陷:一是槍管容易過熱,在發射一、兩百發後,槍管就已經燙得 不能碰,子彈會因熱提早擊發(cook-off)。二是在射擊時,鐵管跟槍管不容易 對準,總是有點誤差,影響到射擊的精度,也容易損傷機件。三是結構太過脆弱 ,經不起戰場上碰撞和天候等的考驗,一般部隊也不知道如何維護。

雖然有這麼多問題,但還是在 1862 年春天在波多馬克河畔,以及彼得斯堡 戰役中,發出了近代機槍的第一次戰鬥的怒吼。但也由於非常不可靠,後來它們 大都被派去跟管風琴槍一起把守橋頭和渡河點。南北戰爭結束後,美國陸軍拍賣 剩餘物資,兩門「咖啡磨槍」才賣了 11 美元。

萊普理機槍(Ripley Machine Gun)

萊普里機槍的外型跟格特林機槍很類似,但是它發明於西元 1861 年,比 格特林機槍早一些,所以格特林機槍有可能借用它的一些設計。

雖然它的外觀和格特林機槍類似,連槍管組的位置都很像,但是它的操作原理 大大不同。首先,它的槍管組是固定式的,並不旋轉。其次,它的發射機構跟 Mitrailleuse 相似,槍機閉鎖塊上有鐵管,裝上制式的紙包彈藥及雷管帽, 再將槍機放入槍管後方閉鎖,轉動搖桿一圈就可以發射所有的子彈。然後把槍機 閉鎖塊取出,換上另一個裝好子彈的閉鎖塊,馬上又可發射。它雖然有潛力,但是 市場行銷做得不太好,不太為人所知。

Ripley Machine Gun

格特林機槍(Gatling Gun)

在早期的手動機槍中,理查‧J‧格特林醫生(Dr. Richard J. Gatling)發明的格特林 機槍應該是最著名的了。他出生在美國南方,在南北戰爭開始時已經在屬於北軍的 印第安那州定居多年。西元 1861 年,他為了縮短戰爭,減少年青人的傷亡,開始 著手研究更有效的新武器以一舉打敗南方。西元 1862 年 11 月,他獲得了他第一 份機槍的專利。

這個 1862 年式的格特林機槍只能算是原型槍,還有許多地方需要改進。它和 「咖啡磨」槍一樣使用小鐵管裝用制式 .58 吋口徑的紙包彈藥,也是使用重力運作 的漏斗型給彈系統。六根槍管繞著一個軸心旋轉,每根槍管後方有一個撞桿,也 隨著槍管一起轉動。實際射速大約每分鐘兩百發。

Gatling M1865

在完成了他的機槍後,格特林嘗試向美國陸軍和法國推銷他的新發明。但是美國 陸軍彈藥署非常頑固,不想引進新武器,格特林自己也被懷疑對北方的忠誠度有問題, 因此沒有成功。法國方面雖然有興趣,但是他們早已決定要用 Mitrailleuse 機槍, 格特林機槍對他們來說只是好奇。最後格特林好不容易才向一些領兵將領推銷了幾門, 並且在 1864 年某些小遭遇戰中被使用上。效果如何,我們現在不得而知了。

Gatling Action

在南北戰爭期間,格特林繼續改良他的武器,也推出了 10 管型。他終於在戰爭結束 後第二年,西元 1865 年獲得美國陸軍測試改良後的 1865 年式的機會。它的機械結構 更形簡化,它的作用程序如下:當槍管轉到 12 點鐘位置(從槍前方面對槍口看去)時 ,槍機被拉到最後,給彈系統將一顆子彈放在槍機頭前方。當搖桿轉動時,槍管組開始 向逆時鐘方向轉動。在 10 點鐘位置,槍機開始前移閉鎖並將子彈上膛。在 7 點鐘位 置,槍機完全閉鎖,並且撞針突然釋放,擊發子彈。在 5 點鐘位置,槍機開始向後運 動並且退殼。在 2 點鐘方向,槍機退到後方,拋殼鉤將空的彈殼拋出。到了 12 點鐘 位置,又是另一個回合。由於 1865 年的測試非常成功,在 1866 年另一系列的改良 與測試後,美國陸軍訂購了一吋口徑和半吋口徑的格特林機槍各 50 門。藉著由美國陸 軍訂單帶來的邊際效應,格特林機槍成功地打入世界市場,許多國家都感興趣,像俄國 、土耳其都大量訂購,英國和法國也在 1870 年代初期開始採用格特林機槍。

Gatling Action

在這期間,格特林仍然持續進行改良,推出 1871 年式和 1874 年式,主要是提高 給彈系統的可靠度、減輕重量、提高射速。1874 年式的短管型更被宣傳為「駱駝型」 (Camel Gun),號稱可以裝在駱駝背上射擊,當然這只是行銷手法,實際上並沒有人 真的裝在駱駝背上。他在 1877 年更推出「牛頭犬」型(Bull Gun),大大減輕了重 量。此後還有 1883 年型,以及 1893 年型,也都是朝增加可靠度與輕量化的方向發展。

Gatling Camel Gun

格特林機槍可以說是西方殖民帝國主義的象徵,從 1870 年代到 1890 年代,它 幾乎跟歐洲殖民擴張的浪潮同步出現在世界上的許多角落。像是 1877 年的俄土戰爭、 1879 年的祖魯戰爭、1882 年的蘇丹之役,以及其他許許多多的殖民地戰爭,少數的白 人憑藉著格特林機槍的火力,輕易地就能摧毀大量土著的反抗武力。即使後來馬克沁機 槍開始流行,格特林機槍還是一直被使用到 20 世紀初期,在美西戰爭和日俄戰爭中都 還有它的蹤影。甚至現代的「火神式」機槍,也都要算是它的後代了。

Gatling Gun and Chinese Solider

典型格特林機槍諸元

口徑 11.4mm (.45 inch)
作用方式 手搖,氣冷式轉動槍管
重量 172 kg (379 lbs)
全長 1448mm (57 inch)
槍管 6 或 10 根槍管
給彈系統 漏斗式彈倉
射速 每分 200 發
瞄準系統 914m (1000 yards)

哈乞克斯機槍(Hotchkiss Machine Gun)

美國發明家班傑明‧哈乞克斯在 1871 年發明了一種外觀跟格特林機槍 很接近的機槍,口徑是 37 mm,其實應該稱為機關砲了。由於打不開美國的軍方 市場,他搬到法國去發展,也得到不少各國海軍的訂單。後來他設計氣體作用式 的自動機槍,獲得法國陸軍採用,日本也抄襲他的設計,成為所謂的南部式機槍。 一般提到哈乞克斯機槍,指的是他的氣動式機槍,他的手動式機槍比較不為人所 知。

它的外觀雖然跟格特林機槍類似,格特林也公開指控哈乞克斯剽竊他的專利, 其實它的內部機件跟格特林機槍並不相同。它只有槍管旋轉,槍機部份並不旋轉, 當槍管轉到槍機閉鎖部時,擊發裝置就會將子彈擊發;當槍管轉到其他位置,在那 些位置的機械裝置會進行退殼上膛的動作。由於它口徑大,整體重量也較重,多半 是賣給各國海軍做為軍艦防禦魚雷快艇之用。

Hotchkiss Machine Gun

加德奈機槍(Gardner Machine Gun)

加德奈機槍是另一個美國人威廉‧加德奈在西元 1874 年的發明,它有兩個或 五個水平擺置的槍管,給彈系統是垂直式的軌道,靠重力給彈,和格特林用的布魯 斯系統相似;槍機閉鎖裝置則靠側面的搖桿和滑槽來動作。一門典型的 .45 吋口 徑五管加德奈機槍連腳架重 167 公斤,理論射速可達每分鐘 1,200 發。由於它 也有雙管型或甚至單管型,重量比較輕,不少國家的海軍也購買它配備到艦上。 因此它是格特林機槍的主要競爭者之一。

Gardner Machine Gun

羅威爾機槍(Lowell Battery Gun)

美國人 DeWitt Clinton Farrington 在西元 1875 年發明了羅威爾機槍(Lowell Battery Gun),有四根槍管,外型跟格特林的 1874 年式「駱駝型」機槍有點像。 但是,它的四根槍管在射擊時並不旋轉,只用一根槍管射擊。當槍管過燙時,槍手 轉動槍管組,讓下一根槍管對正槍機,就可繼續射擊。它的給彈系統跟格特林的 布魯斯系統,以及加德奈系統都類似。它最重要的特色是半固定式的撞針,在槍機 將子彈上膛時就擊發,是後來使用固定式撞針的機槍和衝鋒槍的鼻祖。不過,它競 爭不過格特林和其他機槍,時到今日,只有少數留下。

Lowell Battery Gun

諾登佛特機槍(Nordenfeldt Gun)

格特林機槍最主要的競爭者來自瑞典,Helge Palmcrantz 發明了諾登佛特機槍, 並且在西元 1876 年獲英國海軍採用。它有許多兩大特色:一是它的閉鎖系統,採用的 是往復式的槍機和轉動式槍機頭來閉鎖。二是它首先提供了鐵芯的穿甲彈,一吋口徑 的諾登佛特機槍可以在 300 碼外貫穿一吋厚的鐵板。這些在當時來說都是非常先進的 技術。

Nordenfeldt Gun

由於有這些先進技術,再加上市場行銷作得不錯,雖然它的漏斗型給彈系統並不可靠 ,射速也不是很快,有不少國家的陸軍和海軍都採用。美西戰爭時西班牙艦隊的軍艦上 幾乎都配有諾登佛特機槍。

Nordenfeldt Gun
Share:

1999/11/08

書介:深海迷藏─美國潛艇秘密行動軼史

書介:深海迷藏:美國潛艇秘密行動軼史(Blind Man's Bluff: The Untold Story of American Submarine Espionage
By Sherry Sontag and Christopher Drew, PublicAffairs: New York, 1998, 352 pages

這是最近看的一本書,從書名看來,可以很清楚的知道這是一本有關潛艇情報戰 的秘史,主要涵蓋的範圍是冷戰期間,美國潛艇以蘇聯為主要對象進行的情報蒐 集工作。

這本書中許多資料仍是列為機密,但是作者找到了許多曾經參加過這些行動的人 員,由於冷戰結束,深覺保存歷史的重要性遠比保護這些陳年機密要重要的多, 因此他們由口述中蒐集到許多寶貴的第一手資料,再加上對已解密檔案的研究, 於是寫成了這一本非常翔實而又富饒趣味的書。

許多書中敘述的事件在今天讀來仍然令人嘖嘖稱奇。例如,它談到美國核子攻擊 潛艇「拉本」(Lapon)號,成功地跟蹤一艘蘇聯「洋基」(Yankee)級核子飛 彈潛艇而不被發覺達 47天之久。還有,美國派遣潛艇滲透入鄂霍次克海及巴倫 支海,在蘇聯海軍用海底電纜上裝設竊聽裝置,成功地運作數年之久。當然了, 由於這些尾隨和秘密潛入的行動,常常也有一些意外事件。像是美蘇兩國潛艇發 生碰撞的意外,每年也都會有一兩次,只是大部份都被掩蓋下來。

##ReadMore##

深海研究計畫

除了這些秘聞之外,其實比較引起我興趣的是其中談到有關 60 年代深海潛航的 部份,其主要人物是當時主持美國海軍深海研究計畫的首席科學家約翰‧P‧克 拉芬(John P. Craven)。他是平民身份,原本是負責「北極星」(Polaris) 級彈道飛彈潛艇的首席科學家,在「北極星」計畫大大成功後,在 60 年代初期 受命組織一個智囊庫,提供未來潛艇發展的各種構想。他的最大夢想是征服海軍 一般潛艇操作深度(約 500 公尺)之下的深海。

1963 年,美國核子潛艇「長尾鮫」(Thresher)號在試航時發生意外沈沒,震 驚了公眾;海軍利用這次意外事故,反而爭取到更多的潛艇經費來「加強潛艇安 全」,其中一項就是要研究並設計一艘深海救難潛艇(Deep Submergence Rescue Vehicle,DSRV)。當然這個 DSRV 計畫並不實際,理由是有許多條件必須符合 ,首先失事的潛艇所在海底深度不能超過其本身的安全潛航深度,要不然它沈沒 時就會被水壓給壓碎,救也不用救了。再其次,DSRV 必須能在極短的時間內趕 至現場:這個機會也很小,因為潛艇在外通常只在固定時間和基地通訊,等到預 定的通訊時間過了,基地才會知道出事,但也不會知道它到底在那裡。克拉芬雖 然知道它不實際,卻把它當成提供自己其他研究計畫經費來源的金庫,仍然煞有 介事地進行研究。

其中之一就是他的由潛艇母艦操作深海探測器的概念。他的著眼點是一般由海面 船隻操作的深海探測器有很大的問題,海面船隻不易保持定位,而且受天候影響 很大,海象不佳時根本無法作業。但是如果是由潛航在一兩百公尺深處的潛艇來 作業的話,根本不會受到天候影響,也比較容易操控。他的這個想法受到海軍情 報單位的重視,他們的想法是:如果能從潛艇中操作深海探測器的話,他們有可 能在不被探知的情形下,打撈起蘇聯試射洲際彈道飛彈落在太平洋底的碎片,可 以得到許多珍貴的情報。

於是,他就開始著手進行,從潛艇部隊撥來一艘舊核子潛艇「比目魚」(Halibut )號加以改裝,除了探測裝備外,還有一台 Univac 1124 電腦。他並且設計了可 以遙控的魚雷形深海探測器(每具成本五百萬美元),能由潛航中從魚雷管進出 ,探測兩萬英尺深的海底。當然了,由於這是新的研究領域,有許多問題要解決 ,就像所用的攝影機由於信號衰退的關係,無法把影像經由長達 17,000 英尺的 電纜送回母艦,在這情形下,只能依賴聲納和照相機(每六到七天要把探測器拉 上來回收底片)。所以,整個進度很慢,也耗用許多經費(這些都是秘密挪用其 他計畫的經費,所以美國軍方買個馬桶蓋會花到 600 美元不是沒有原因的!)

搜尋氫彈

在這期間,克拉芬分身有術,還擔任海軍其他計畫的顧問,最大的一項任務是搜 尋一顆沈在大西洋底的氫彈。1966 年一月,一架 B-52 轟炸機在西班牙外海上 空與一架加油機相撞,四顆氫彈沈入海底,其中三顆馬上被尋獲,但是第四顆怎 麼找都找不到,主管核子武器的副國防部長傑克‧霍華親自打電話要求克拉芬主 持搜尋行動的規畫。其實當時海軍相關的大部份人員都認為不可能找得到,落入 蘇聯手中的機會更小,但是詹森總統不願意冒任何可能的危險,堅持一定要找到 。對這個任務有信心的,大概只有克拉芬自己一個人。

首先,他派出搜尋隊到失事的海域,自己則留在岸上協調搜尋的工作,嘗試推敲 出氫彈可能的落點,指引搜尋隊集中搜尋。其實,這真的是所謂的大海撈針,他 們唯一慶幸的是失事地點附近是大陸棚的一部份,水深約 3,000 英尺,還在小 型的有人深海探測潛艇的作業範圍內。

他接著聘用了一批數學家,用數學模式建構失事地點的海底地圖。這還沒什麼, 再下來他用了一個許多人都認為是發神經的作法:他請一批潛艇和打撈專家根據 失事事件的描述和已知的資料,用他們的主觀判斷對可能的落點下賭注,就跟拉 斯維加斯的賭場一樣,然後他的數學家再把這些賭注的機率與地圖過濾計算,得 到一些可能的位置。這聽起來像是天方夜譚,實際上他所使用的是機率學上著名 的 Bayes' Formula,用來檢證各個「假設」(氫彈落點)的機率。

他們計算出來的最可能落點跟其他三顆氫彈撈獲的位置及大部分機身殘骸所在位 置離得蠻遠的,讓許多人懷疑這樣的方法。但是他這個計算跟一個西班牙漁夫的 目擊報告吻合,在沒有其他更好方案的情形下,海軍當局同意一試,派出兩艘小 型深海潛艇細細搜尋計算的位置。

但是數個星期過去,還是沒有結果,詹森總統非常生氣,要求給他一個答案。海 軍方面把克拉芬的魔術圖表呈了上去,結果當然是火上加油,他馬上爆發,堅持 要成立另一個搜尋團隊。在他的壓力之下,許多康乃爾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的學 者專家被找來評估既有的搜尋努力;在經過一整天的討論後,他們報告總統認為 克拉芬的方法是任何人所能想到的最好方法。而就在他們呈上報告的同一天,那 顆氫彈在水深 2,550 英尺處一個陡坡被找到了,正好是科拉芬最後計算所在的 位置。

搜尋蘇聯潛艇

在尋獲氫彈三個星期後,「比目魚」號總算一切就緒可以進行測試,攝影機還是 不能用,也遭遇一大堆設備和潛艇機件上的問題,但是最後還是完成測試,找到 了海軍投置在海底的一個假彈頭。測試完畢後,海軍情報單位就急著要「比目魚 」號出任務去搜尋蘇聯飛彈的破片。它出海兩次,仍然遭遇多種問題,也沒有發 現任何的飛彈殘骸。

就在此時(1968 年初),一艘蘇聯「高爾夫 II」(Golf II)級彈道飛彈柴電 潛艇在太平洋失事沈沒,海軍情報單位認為機會來了。如果他們能夠找到這艘潛 艇的話,上面的密碼機、飛彈的設計等等,都是有極高情報價值的物品。於是, 「比目魚」號被悄悄地派去搜尋,而克拉芬再度擔任行動的主持人。

他首先從埋在太平洋底的水下聲納網(SOSUS)的記錄著手。海軍情報單位從監 聽蘇聯潛艇的無線電通訊中,已經知道這艘潛艇是在從夏威夷外海的巡邏區回到 欽察加半島的母港間失蹤的,更可能的位置是在夏威夷與國際換日線之間;但是 SOSUS 的記錄中並沒有任何明顯的爆炸聲或是沈沒潛艇被水壓壓碎的聲音。克拉 芬則有不同想法,他認為這艘潛艇有可能在接近水面處發生事故,爆炸聲由於溫 差層的關係,水底聲納聽不到;而它沈沒時可能已經有大量海水湧入艇內,艇內 艇外壓力平衡的關係,壓碎少數氣密艙室時的聲音很小,不容易分辨。

為了驗證這樣的假設,他弄來一艘二次大戰後除役的老潛艇,把所有的艙門打開 ,讓它沈入太平洋底,果然在 SOSUS 上半點聲音都沒有。有鑑於此,他重新檢 查 SOSUS 的記錄,找到了一些很小類似爆米花的聲音。根據不同聲納的位置, 他計算出可能的位置在西經 180 度,北緯 40 度,夏威夷西北方約 1700 英里 ,水深三英里的太平洋底。

於是,「比目魚」號被派去他計算的地點展開搜尋,探測器的攝影機仍然不能用 ,他們只好每六天就把探測器拉上來沖洗底片,這當然是費時又費工的動作。不 過在辛苦數個星期後,總算有了結果,他們在 16,580 英尺深的海底找到了這艘 潛艇,並且拍攝了兩萬兩千多張照片。

現在既然找到潛艇,下一步就很簡單,克拉芬和海軍情報單位認為只要改裝現有 的探測器,加裝機械臂,把蘇聯潛艇的艙壁割開,能夠伸進去抓取密碼機和飛彈 彈頭就可以了,這是最快也最經濟的方法。但是當海軍上層向當時的國家安全顧 問季辛吉報告後,CIA 卻也想插一腳。CIA 這些人好大喜功,想要大動干戈,準 備建一艘海上的打撈船,把整個潛艇撈起來。海軍方面極力反對,一是由於「高 爾夫」級潛艇是 50 年代末期的柴電潛艇,本身情報價值不大,根本不必要耗用 上億經費去撈它。二是它在沈入海底時的衝擊力(終端速度可能高達每小時 200 海里),很可能早就把艇身結構弄壞,只是看起來外表完整而已,一撈也許就散 掉了。其三是這樣的建船計劃會耗費很多時間,就算幾年後撈起來了,上面的彈 頭和密碼機蘇聯可能早就淘汰不用了。所以無論從哪一點,都沒有這個必要。不 過尼克森最後還是批准 CIA 的計畫,秘密撥款建造打撈船。有人懷疑這整個計 畫其實是政商勾結的結果,因為負責造這艘船的是霍華‧休斯轄下的公司,而休 斯正是尼克森競選時的大金主。這個計畫最後花了 5 億美元,在 1973 年時撈 起了潛艇不到十分之一的部位,完全沒有任何情報價值,是個徹底的失敗。

搜尋「天蠍星」號

然後,在 1968 年 5 月,美國核子潛艇「天蠍星」(Scorpion)號失事沈沒在 大西洋底,半點蹤跡都沒有,海軍發動大規模的搜索行動,也是毫無下文。克拉 芬再度被要求幫忙,不過由於這次牽涉的人太多,他沒有主導權,結果造成很大 的延誤。

首先是由於大西洋的 SOSUS 系統比較先進,已經能夠過濾背景的雜音,只會記 錄船艦的聲音,結果導致爆炸聲等很可能都會被過濾掉,沒有留下任何記錄。克 拉芬好不容易才從一個私人公司和美國空軍的水下聽音記錄中找到一些可能的資 料,在經過分析後,總算測定了一系列聲響:在第一聲爆炸後 91 秒傳來一陣艙 壁被壓碎的聲音。這幾乎可以確定「天蠍星」號上的人已經沒有生還可能了。

不過美國海軍仍然希望能夠找到殘骸,以鑑定失事原因,對公眾有個交代。於是 他們派出一艘探測船「米撒」(Mizar)號,從第一聲爆炸的測定地點(代號: 奧斯卡點)開始向西慢慢搜索,他們的理論是認為「天蠍星」號當時正在返回諾 福克的途中,應該是向西航行,沈沒時應該在爆炸地點以西。在此時,克拉芬仍 然在分析聲紋資料,希望能藉由整個聲音的系列,更精確地標定出潛艇最後的位 置,原因是該處水深兩英里,從第一聲爆炸到它接觸海底,它有可能在 10 英里 半徑內的任何地點,也就是說,如果要仔細搜尋的話必須搜索近 400 平方英里 的海底;以平均能見度不到 10 公尺的海底來說,這要花上多少時間?

隨著對每一個聲響的計算,克拉芬發現「天蠍星」號最後的航向並不是向西,而 是向東。他覺得非常奇怪,跑去問許多潛艇艦長,在哪種情形下潛艇會航向相反 的方向?結果他得到的答案都一樣:艇上有魚雷馬達錯誤啟動(Hot Run)。每 顆魚雷上都有內建羅盤和陀螺儀構成的安全裝置,當魚雷射出後,會確保它不會 轉回頭攻擊自身的潛艇。所以如果魚雷馬達在艇內錯誤啟動的話,標準的操作程 序就是將潛艇急轉一百八十度,然後魚雷本身的安全裝置就會發生作用,關掉馬 達的動力。

「天蠍星」號上有 14 枚 Mk37 魚雷,7 枚 Mk14 魚雷,還有兩枚裝有核子彈頭 的 Mk45 魚雷。其中 Mk37 魚雷常有錯誤啟動的現象。碰到這個情形,任何艦長 都會馬上下令「右滿舵!」急轉一百八十度,這是他們訓練的本能反應。事實上 ,「天蠍星」號在 1967 年 12 月就發生過錯誤啟動的事件,當時艦長也是下令 右滿舵急轉 180 度,把魚雷關掉。

所以,克拉芬認為他不但可以找到沈沒的潛艇,而且已經知道失事的原因。他推 測事故發生時魚雷可能在進行維護測試,因故造成錯誤啟動,而艇長知道後馬上 下令右滿舵急轉,不幸的是時機過遲,結果魚雷爆炸,整個潛艇向東沈入海底。

但是當他把他的理論拿去跟搜索行動的委員會討論時,人人對他白眼相加。這些 人並不知道他在搜尋氫彈和蘇聯潛艇時扮演的角色,認為他的理論不過是另一個 科學家的瘋狂想法。海軍的水下聲納實驗室本來就對他越俎代庖的角色不滿,認 為他聽到的聲音只是深處的回聲;彈藥署和高層人士更認為錯誤啟動的魚雷不可 能爆炸,再加上「米撒」號撈到了三項可能的遺物:一截水管、一個繫纜繩結、 以及一支雨傘,他們更認為向西搜索沒有錯,所以根本不聽他的(後來發現水管 和繩結都無法證明是美國潛艇上的,而那支「雨傘」更只是深海中的一種生物。 )於是,「米撒」號花了幾個月時間繼續向西細搜,而它立誓找不到「天蠍星」 號不刮鬍子的船長也絡腮滿面。

不過克拉芬並不輕易放棄,他安排讓水面艦艇在「奧斯卡點」投下一些炸藥包, 模擬「天蠍星」號的聲音,然後仔細聆聽。結果不但沒有回聲,當他把模擬的資 料拿來跟「天蠍星」號比較的時候,更發現「天蠍星」號不但是向東航行,而且 是高速航行。於是他重新回到魚雷事故的理論。

他接著找來「天蠍星」號的前任艇長,在一個潛艇模擬器中進行實況模擬。他設 計了許多組狀況,讓前任艇長沒有預備的情形下指揮模擬器反應,電腦再蒐集模 擬器的資料,用來跟「天蠍星」號失事的聲紋比較。他們試了 10 種狀況,結果 都不符合。在第 11 次時,他們只告訴艇長以 18 節的時速向西,讓他自己選擇 深度,然後開始魚雷維護工作。他們等了十多分鐘,讓他冷靜下來,然後給他一 個警報:「前魚雷室中有魚雷錯誤啟動!」

艇長連想都不想,馬上下令:「右滿舵!」

當模擬器轉向 180 度近乎完成時,他們又給他一個警報:「前魚雷室發生爆炸! 」,並且模擬器開始模擬大量海水灌入前魚雷室。這個艇長直覺地下了一大堆指 令,都是多年訓練下來深印在腦海中的:浮力櫃緊急灌氣、各艙門密閉、加速航 行(增加水平舵的昇力)。但是他下的這些指令都沒有用,潛艇繼續向下沈去, 最後在 2000 英尺深時,克拉芬宣佈艇壁壓碎(implosion),時間是魚雷爆炸 後第 90 秒,與「天蠍星」號的失事聲紋記錄只差一秒鐘。

在這個時候,克拉芬相信自己的理論完全正確,但是海軍上層仍然聽不進去,主 要的原因恐怕是他們不願相信是海軍自己的錯誤斷送了近百人的生命,更害怕魚 雷安全問題可能會像潘朵拉的盒子一樣,引出不知什麼政治上的麻煩來。所以, 「米撒」號的搜索仍然繼續,克拉芬也無法改變它的搜索地點。

在確定自己的信念後,克拉芬又把 Bayes' Formula 搬出來,開始繪製失事海底 的或然率地圖。同樣地,他邀請一批潛艇艇長和打撈專家,對「天蠍星」號下沈 的速率、魚雷錯誤啟動的可能性、以及下沈的路徑用蘇格蘭威士忌下賭注,結果 他們算出最可能的地點在「奧斯卡點」以東約 6 到 8 英里。

但是克拉芬還是無法指揮「米撒」號的搜索行動,它一直徒勞無功地在西邊搜索 了四個多月,到了 10 月,大西洋開始進入惡劣氣候季節,海軍準備放棄搜尋。 但是「米撒」號留了滿臉鬍子的船長布坎南(Buchanan)不肯放棄,他請克拉芬 幫忙去要求延期兩個星期,準備作最後一搏。

10 月 29 日,「米撒」號開始在克拉芬推算的地點搜索的一個星期後,克拉芬 收到一個無線電訊息:「布坎南刮了鬍子。」

「天蠍星」號的殘骸在 11,000 英尺深處,距離克拉芬計算地點約 220 碼的地 方被發現。它的艇身大部份都被壓碎,只有前魚雷室完整,但是艙蓋散落,這意 味著在前魚雷室發生過某種爆炸,海水大量灌入魚雷室,壓力平衡的關係所以沒 有被壓碎。

潛艇找到了,所有跡象也指向內部爆炸,但是海軍調查委員會提出的報告基本上 還是採信彈藥署堅稱的錯誤啟動的魚雷沒有爆炸的可能,把魚雷爆炸和電池氫爆 都列入可能的原因之一,而沒有確切的結論。

這個謎底要一直到 1993 年才揭曉。一位當年在魚雷品管承包商工作的工程師跟 已經退休的克拉芬接觸,提供他有關一批 Mk37 魚雷用的電池在測試時起火燃燒 的資料,而「天蠍星」號上有一枚魚雷的電池正是屬於此一批號。他當年負責撰 寫報告,建議將這批電池回收。「天蠍星」號很可能就是排定在回到諾福克後就 回收這個電池,不幸還是發生事故。而為什麼克拉芬和調查委員會都沒有看到這 份報告,現在在彈藥署檔案中也找不到呢?那就很明顯是人謀不臧了。

現在推論出來的情況可能是:有枚魚雷由於震動或是碰撞影響,碰壞了控制電池 溶液、品質不良的金屬薄片,讓溶液慢慢流入電池,產生的電能不足以驅動馬達 ,但是會造成過熱現象,等於是有火在魚雷內悶燒。這個現象,除非是燒燙了雷 體金屬表面,或是有雷體內的橡膠燒鎔產生焦味,否則非常難以發現。「天蠍星 」號的前魚雷室人員很可能發現了這個現象,向艇長緊急報告「Hot torpedo in the forward torpedo room!」艇長直覺反應就認為是「hot running torpedeo 」而下了平常緊急處理的命令,但終究在急轉後逃不過命運之手,雷體內的熱度 造成彈頭的高爆炸藥「低度引爆」(low-order detonation),雖然足以炸開艙 蓋,卻還不足以引爆其他魚雷。於是海水大量湧入,艇長的緊急處置無效,「天 蠍星」號終究長眠海底。

其他軼聞

不過,這本書也不是那麼嚴肅,它也有一些頗富趣味情節。例如,當美國開始派 遣潛艇穿過北極圈的冰層到達北極時(「鸚鵡魚」Nautilus 號是第一艘),他 們所用來探測冰塊的聲納正好跟海豹求偶呼聲同一頻率,當聲納一啟動,附近的 海豹就開始回應,此起彼落,十分熱鬧;常常連成群海象也加入合唱,有時會長 達數小時之久!

還有,蘇聯海軍在 1960 年代初期在核子彈道飛彈潛艇的發展上遇到困難,一直 無法從海面下發射飛彈,赫魯雪夫為此大大不悅。在 1962 年,蘇聯海軍高層向 赫魯雪夫報告,終於可以成功地從海面下發射飛彈,並且邀請他蒞臨參觀。當赫 魯雪夫看到一艘新型核子潛艇 K-3 號在他面前潛入水中並且成功地發射飛彈, 不禁龍心大悅,下令褒獎 K-3 號的官兵。其實他不知道海軍根本還沒有解決這 個問題,但是為了取悅於他,設計了一套李代桃僵的方法。當 K-3 潛入水中後 ,它其實沒有發射飛彈,而是由事前佈置好,緊貼著 K-3 的一艘「高爾夫」級 柴電潛艇發射的!

Share:

1999/09/25

槍口集氣器原理探討

導言

槍口集氣器(muzzle cap、又稱 muzzle cone 或 gas trap)是(半)自動槍械 作用原理的一種,和一般的氣體活塞作用式(M14、AK47)、氣體直推式(M16) 一樣,都是利用裝藥燃燒廢氣的能量來完成開鎖退殼的動作。它和其他氣體作用式不 同的地方在於其它的都是在槍膛內開個氣孔,使用在彈頭出口前的高壓氣體來運作; 而它則是位於槍口之外,使用的是彈頭出口後已經擴散減壓的氣體來運作。

先驅者──白朗寧

當馬克沁在 1883 年發明自動機槍後,他著實花了一些心思在保護自己的發明上。他的 專利申請經過深思熟慮,基本上涵蓋了幾乎所有後座作用式可能的裝置,也造成了一時的 壟斷。他唯一失策的地方在於忽略了氣體作用式和反衝式;雖然他在 1884 年的另一個專 利中包括了利用槍口的氣體來操作槍機,但並沒有深入地研究,因此留下了一些可供發 展的空間。

氣體作用式的先驅是約翰‧白朗寧,他在 1880 年代開始試製機槍,有鑑於馬克沁(Maxim) 幾乎已經將所有可能的後座作用方式都申請了專利,他於是另闢途徑,嘗試用槍膛內氣體的 能量來做為自動運作的能量來源。在最早期的試驗中,他曾經成功地用槍口集氣器(muzzle cap)蒐集子彈出口後在槍口擴散的氣體來運作一支溫徹斯特來福槍;但是因為效果不佳, 他很快就改在接近槍口的槍管壁上鑽個氣孔來蒐集氣體,成為他 1889 年發明的科爾特機槍 和日後白朗寧自動步槍(BAR)的運作原理,也成為日後氣體作用式的主流。白朗寧大概是 覺得槍口集氣的效果不佳,因此並沒有去申請專利。

##ReadMore##

精確度的考量

雖然白朗寧並沒有將其實用化,後來卻有很多人對這種槍口集氣器很感興趣,將其修改 後嘗試應用在半自動槍械上;他們的主要考量是為了增加半自動槍械的精確度。當時已經 知道半自動步槍的精確度不如比手動的栓式步槍,當代的理論認為如果氣體在彈頭還在槍 管中時就開始推動機件進行動作的話,會影響到精確度。這種說法也不是完全沒有依據: 美國陸軍在 1950 年代實驗的結果顯示,標準氣體活塞式的 M1 Garand 在離槍口 2 英吋 處鑽孔取氣,彈頭出口時活塞已經移動了 0.03 英吋,而氣孔離槍口 8 英吋的 M14 則有 0.05 英吋的活塞運動。使用槍口集氣器的設計在理論上應該可以確保在彈頭完全出口之 後機件才動作,所以不會影響到精確度。

那麼,現代的看法如何呢?現代雖然仍然承認一般半自動槍械的準確度不如手動槍械, 但是只要槍枝的平衡性好,這種微量運動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Bang 的設計

在眾多的槍口集氣器設計中,以丹麥人 Soren H. Bang 在 1904 年的專利最為著名。由 於他積極地向各國軍方推銷他設計的槍枝,參加了各種測試,結果也讓人滿意;雖然最後因為 種種因素沒有被任何國家採用,但卻讓他在槍械發展史上留下大名。許多資料一提起槍口集氣 器就說是 Bang 原理,也算一不朽了。

Bang's Muzzle Cap

Bang 的步槍原理上由一個杯狀的裝置在槍口收集彈頭出口後的剩餘氣體,再經由一個複 雜的槓桿系統傳遞到槍機,以做為開閉鎖之用。這個杯狀的集氣器是活動式的,位於槍口前 端。彈頭出口後,裝藥燃燒的廢氣會擴散在集氣器與槍口之間的空間,有足夠的力量將它向 前推出,帶動一根連桿向前。這個連桿拉動一個槓桿的後端桿臂向前移動,槓桿沿支點旋轉 ,前端桿臂就向後運動,再帶動槍機連桿開鎖退殼。這個結構看起來有一點複雜,實際運作 上卻還令人滿意。但是當初在設計時由於考慮到這個結構額外增加的重量問題,特意減輕 槍管的重量來維持全槍的重量在適當的範圍內,不料卻變成它的最大致命傷。在美國陸軍的 測試中,很快就發現槍管實在太薄了,連發快放時一下子就熱得燙手;雖然它在其他測試方面 都有不錯的成績,最後還是沒有被採用為制式步槍。

美國 M1 格蘭特步槍早期的槍口集氣器

格蘭特從一次大戰末期開始就投入自動槍械設計的行列。最早他設計的幾款槍枝都是 使用底火作用式(primer projection)的設計,但在 1928 年美國陸軍更換 .30-06 子 彈裝藥的配方後,這種設計不再可行;於是他改採用槍口集氣器(gas trap)的設計。

Garand Gas Trap

格蘭特使用的槍口集氣器原理跟 Bang 的設計不太一樣。它的槍口蒐集器不動,蒐集到 的氣體導入槍管下方的瓦斯缸管中,推動活塞及連桿向後直接運作槍機。很有意思的是這個 設計的專利擁有者是英國的維克斯─馬克沁公司。他設計的 M1 格蘭特步槍通過了美國陸軍 的測試,在 1936 年被正式採用為美國陸軍的制式步槍。這種最早期採用槍口集氣器設計的 M1 格蘭特步槍只生產了約 4 萬 8 千支左右,通常被稱為 "Gas Trap" Garand。它的槍口 集氣器是六角管型,突出的一片平板正好插入瓦斯缸管前端的一個導槽,跟槍管口之間有約 1/16 英吋的空隙,被準星環緊緊包住,氣體就是由此進入瓦斯缸管。從外觀上來看,它跟 後來氣體活塞式 M1 Garand 的槍口幾乎一模一樣,不近看無法分辨。

M1 格蘭特步槍的早期歷史並不光彩,機械上的問題一直困擾著這些使用槍口集氣器的 槍,給部隊的印象也不好。最後格蘭特終於在 1939 年改變設計,將大有問題的槍口集氣器 改為在槍管內的氣孔來蒐集氣體,就是一般的氣體活塞式設計了。值得一提的是這個設計變 更改動的地方非常少,只把槍管加長兩吋,在原來集氣器所佔的位置鑽孔,瓦斯缸管的結構 再稍稍修改一下,其他像是活塞、連桿等通通都沒有變,連槍的長度也幾乎一樣(原來槍管 長 22 吋,再加上集氣器只比後來的 24 吋槍管短一點點)。

在更換成氣體活塞作用方式後的 M1 格蘭特步槍成為非常可靠的制式步槍,一直被美軍用 到 1950 年代末期。

德國 Gewehr 41 半自動步槍

二次大戰時,德軍在東線遭遇了蘇軍的 Tokarev SVT 38/40 等半自動步槍,深覺有發展 半自動步槍的需要,因此研發了 Gewehr 41,也是採用槍口集氣器的設計。它的槍口集氣器 比較接近格蘭特的設計,因此不該稱為 Bang 原理。

Gewehr 41

它的槍口集氣器是個圓錐,固定在槍口前端,並不會移動。在子彈出口後,它蒐集到的氣 體壓力會推動一個套在槍管外緣的環狀活塞向後,再推動位於槍管上方的一個扁平的連桿向 後運作槍機。

Gewehr 41 並不是很成功,在生產了約十幾萬支後就被號稱二次大戰中最優秀的半自動步 槍之一的 Gewehr 43 所取代。Gewehr 43 用的是典型的氣體活塞運作方式。槍口集氣器從此 就在槍械發展史上被劃下了休止符。

Share:

1999/09/12

近代槍機結構及作用方式入門

導言

從最早的導火孔到現代各式各樣的槍機結構及作用方式,槍械設計家一直在追求 的目標就是要能夠確實有效地多次擊發,並且能夠迅速地裝填。基本上,共有四種 作用方式:機械式、後噴式、後座式、以及氣體作用式,當然也有由這四種方式中 的一兩種混合而得的。以下就來介紹各種結構及作用方式。

##ReadMore##

手動上膛槍械──單發機械式

所謂的機械式通常指的是裝一發打一發的操作方式,不論是單發裝填 或是有彈倉彈匣,退殼上膛的動作完全由射手手動完成。但是在所有半自 動和全自動槍械上,通常也使用部份機械式的原理。

折疊式(Standing Breech Hinged Frame)

這個方式在散彈槍上最常看到,槍機容納部分兩部份,用鉸練連在一起, 在裝彈時,固定住槍管的那一部份可以向前折下,射手取出空彈殼,裝上新子彈, 把槍折回原位即可。

上升式閉鎖(Rising Block)

這種閉鎖方式較少被使用,射手壓下槓桿,槍機沿著容納部壁上的兩個凹槽上昇, 退殼鉤把彈殼抓出。通常使用擊鎚擊發。

落下式閉鎖(Falling Block)

這是由美國人亨利‧庇巴地(Henry Peabody)發明的原理。槍機後上方有個絞鍊 ,槍機下方有個槓桿支撐,一直延伸到扳機護弓下方。當射手扳下護弓槓桿時,槍機 失去下方支撐,因重力自然下降,露出膛室供射手退殼裝彈。拉回槓桿,槍機上昇, 完成閉鎖。使用這種原理的槍枝中,最著名的就是英國的馬丁尼─亨利單發步槍。 這種閉鎖方式在現代一些競技用槍上還是可以看到。

Henry Peabody Falling Block

下降式(Dropping Block)

這種閉鎖方式跟 Rising Block 正好相反,槍機沿著容納部壁上的凹槽下降, 原本是用在火砲上的閉鎖原理。溫徹斯特最早的 .22 單發步槍、以及美國南北戰爭時 著名的夏普斯(Sharps)單發步槍就是使用這種原理。在夏普斯步槍的槍機前端還 有一個鋒利的邊緣,上升時正好可以將當時紙製的彈殼劃破,射手不必在裝填前先 將彈殼咬破。

捲動式閉鎖(Rolling Block)

這是由雷明頓發明的閉鎖原理。它的機件十分簡單,基本上是一個擊鎚跟槍機。 槍機下方有絞鍊固定,平時由一個金屬彈簧片頂住關閉膛室,不過還不算是完全閉鎖。 當擊鎚扣發打到撞針時,擊鎚前下方的部份正好頂住槍機後方,完成閉鎖。要退殼時, 先將擊鎚後扳,形成待發,再將槍機上方的突出往後扳動,槍機就向後翻開,露出 膛室。

Rolling Breech Block

轉動式閉鎖(Rotating Breech Block)

這個閉鎖原理的槍機直徑約是膛室的兩倍,上面有個凹槽正好是膛室的開口尺寸 。槍機可以左右轉動,當凹槽轉至膛室開口時,可以退殼裝彈;當凹槽轉開後就形 成閉鎖。

Rotating Breech Block

翻動式閉鎖(Hinged Breech Block)

這是將前膛槍改裝成後膛槍時使用的最多的閉鎖方式。基本上槍機用一個絞鍊 固定在一邊(前方或側方),要裝彈時就用手翻開來,裝完彈翻回去,就靠著本 身重量維持在閉鎖位置。最著名的有英國採用的 Snider 系統與美國春田兵工廠的 Trapdoor 系統。

Trapdoor lock

手動上膛槍械──連發機械式

栓式(Bolt Action)

栓式槍機大概是世界上用的最多的閉鎖機構了,即使是半自動或全自動步槍,通 常他們也是用栓式槍機的原理來完成閉鎖的。它的原理就像一般門栓一樣,用一個 把柄轉動然後滑動來開鎖、閉鎖。一次大戰前後可以說是栓式槍機的黃金時期,直 到今日,大部份的民用步槍──尤其是獵槍──仍然使用栓式槍機。

栓式槍機的發明人是德國人保羅‧德雷賽(Paul Dreyse),他在 1835 年發明了 著名的針槍(Needle Gun),是普魯士在普奧及普法兩場戰爭致勝的武器。但是現 代通用的栓式槍機是德國毛瑟兄弟的發明。他們在 1860 年代開始研發步槍,也擷取了當代其他槍械設計家的概念(其中以 Mannlicher 的最為重要),在 1898 年推出的 Gewehr 98 步槍的槍機結構被公認為是栓式槍機的登峰造極之作。它的機件是這麼簡單有效 ,雖然後來有許多人嘗試要改進它,都無法有太大的突破。今日獵槍上的栓式槍機 跟百年前毛瑟的發明基本上沒有什麼不同。

Bolt Action

栓式槍機根據它們閉鎖的位置,又可分為三類:

前端閉鎖式(Front Locking)
這是毛瑟式槍機的特色,它的槍機前方有兩個突耳,轉動後會嵌入槍機容納部 壁上在膛室後方的凹槽。由於閉鎖的位置正好在膛室後方,槍機本身的誤差比較不 會影響到射擊的精確度。
後端閉鎖式(Rear Locking)
這是英國李‧恩菲爾德步槍的閉鎖方式。突耳位在槍機後方,為了閉鎖必 須在槍機容納部中段挖出凹槽,槍機容納部相對地就得做得厚重一點;由於閉鎖在 後方,槍機尺寸上的誤差多少對射擊精確度有點影響。不過,由於拉柄跟突耳的位 置很接近,這種閉鎖方式的開、閉鎖行程要比突耳在前方的毛瑟式槍機順暢得多。 由於這個特性,再加上李‧恩菲爾德的十發裝彈倉,英國陸軍在第一次大戰初期號 稱一個士兵每分鐘可以射擊 15 發之多。
直拉式(Straight Pull)
Mannlicher 是這類槍機的發明者。它有兩種不同的閉鎖方式,一種是當槍機 向前時會落下卡住槍機的後端形成閉鎖,用手將槍機向後直拉時,閉鎖機構會上升 讓槍機退後。另一種則讓槍機頭在前進時旋轉卡入容納部的凹槽,後退時反向旋轉 解除閉鎖。

槓桿式(Lever Action)

槓桿式的槍機在於使用槓桿原理退殼並上膛。最著名的是早期溫徹斯特的連發 步槍。

Lever Action

壓動式(Pump Action)/ 滑動式(Slide Action)

壓動式的槍機是應用在槍管下方的一個前後滑動的機構,用手向後滑動時退殼 ,向前滑動則將下一發子彈上膛。在今天多見於連發散彈槍上。

Lever Action

自動上膛槍械──噴動式

前噴式(Blow Forward)

這種系統極為罕見,主要原因是機械上沒有效率且不穩定。它的基本操作是將 整個槍管連膛室向前推動,彈殼留在原位,然後一個退殼針將彈殼彈出。接著槍 管由於復進簧的作用向後,同時將下一發子彈上膛。使用這種原理的槍非常罕見, 瑞士的 SIG 曾經應用在 AK53 上,但是這把槍一直停留在原型槍階段;SIG 後來 採用類似 H&K 的滾輪延遲後噴式的槍機。

SIG AK-53

直接後噴式(Direct Blowback)

直接後噴式並沒有一個真正閉鎖的機構,它主要利用槍機本身的慣性和復進簧 的彈性,在子彈擊發的瞬間保持膛室閉鎖。當彈殼施加在槍機上的力量克服慣性 開始向後運動時,槍膛內的氣體壓力也正好下降到可以安全開鎖的程度。

另外在許多直接後噴式的武器上還應用了提前擊發的裝置。它的原理是在槍機 向前運動將子彈上膛的過程中,在接近運動的尾端但未完全閉鎖時就將子彈擊發。 此時,彈殼的後座運動不但要克服復進簧的彈性和槍機的重量,還得克服槍機向前 運動的慣性。如此一來,復進簧的彈性要求可以減低一點,槍機重量也可以減輕。

直接後噴式的優點在於機械結構簡單,生產成本低,但是缺點是只能應用在低裝 藥量、低膛壓的彈藥上。直接後噴式在小口徑手槍及衝鋒槍上最為常見,用在步槍上 的較少。著名的華瑟 PPK 手槍及二次大戰時著名的美國湯姆生、德國 MP40 以及英 國 Sten 等衝鋒槍都是使用這個原理。

MP 40

延遲後噴式(Delayed Blowback)

由於直接後噴式只能用於低膛壓的彈藥,無法應用於強力的彈藥,如果要在步 槍上使用後噴式原理的話就必須要加上一些延遲性的機構來讓槍膛內的氣體壓力 有足夠的時間降壓。

氣體延遲後噴式(Gas Delayed Blowback)
這種延遲的原理在於讓部份氣體漏出到槍機部,對槍機產生向前推動維持閉鎖 的壓力。當槍膛中氣體壓力下降後,這個壓力也隨之下降,不再對槍機施壓。代表 作是德國 H&K P7 系列半自動手槍。
機械延遲後噴式(Mechanical Delayed Blowback)
這類延遲的原理通常是使用一些連桿,利用連桿不利於力量傳遞的機械特性 來延遲開鎖的動作。
折疊連桿延遲後噴式(Toggle Delayed Blowback)
這是連桿系統的變形。和一般連桿不同的是,它並不是嘗試將兩個已經張開的連 桿在向後運動時折疊起來;相反的,它是要把兩個折起的連桿張開來。
滾輪延遲後噴式(Roller Delayed Blowback)
這個原理使用一個兩段式的槍機。在後段的槍機上有兩個滾輪,當槍機向前運動 時會鎖定在槍機容納部壁上的凹槽。當子彈擊發時,後座力必須先將這兩個滾輪從凹槽 中退出來,才能推動整個槍機向後。這是機械延遲後噴系統中最常被使用的,在使用這 個原理的槍械中,最著名的是德國 H&K 廠的 G3 系列步槍及 MP5 系列衝鋒槍。
MP 5
槓桿延遲後噴式(Lever Delayed Blowback)
這個原理類似滾珠延遲式,同樣是使用兩段式的槍機。後段槍機上有一槓桿, 在槍機向前運動時伸出和槍機容納部壁上的凹槽結合。子彈擊發後,後座動能必須 先傳遞到後段槍機收回槓桿,整個槍機才能向後運動。
Blish
這是最早期的 M1928A1 型湯姆生衝鋒槍的操作原理。它使用一個 H 型的機件, 在槍機向前運動到達盡頭後下降形成閉鎖。子彈擊發後,槍機向後的運動必須克服 這個 H 型機件跟一個 70 度角的表面間的摩擦力,由此產生必要的延遲。這個原理 的缺點在於摩擦力並不固定,因此不能確保操作的可靠度。因此在二次大戰時的 M1A1 型湯姆生衝鋒槍就摒棄了這個系統,改用純粹的直接後噴式。
Blish system

底火作用式(Primer Actuation/Primer Projection)

這是比較特殊的作用方式:底火在子彈發射時會向後移動,這個動作被用來解除 膛室的閉鎖。不幸的是,它需要使用特殊子彈,而且這種作用方式不是那麼可靠。

自動上膛槍械──後座作用式(Recoil Action)

後座作用式指的是槍管在子彈擊發後因後座力而後退,應用這個所傳遞的能量來 完成開鎖、退殼、閉鎖、及上膛的動作。這個作用方式在半自動手槍及早期的機關 槍上(馬克沁機槍)比較常見,在步槍上只有美國約翰生 M1941 半自動步槍是比較 為人所知的例子。

短後座式(Short Recoil)

這是半自動手槍中最典型的作用方式。槍管在後退一小段距離,將能量傳遞到槍機 後就停止向後運動。馬克沁機關槍和白朗寧機關槍也是使用這個原理。

長後座式(Long recoil)

這個原理整個槍管因後座力向後運動很長的距離,直到完成退殼的動作,再向前運動 完成上膛、閉鎖。

自動上膛槍械──氣體作用式(Gas Action)

氣體作用式在半自動及全自動步槍、以及現代的輕機槍上比較常見。它們用到的 活動零件比比後座作用式的要少,尤其是槍管在氣體作用式上跟槍機容納部是固定在 一起,在理論上來說準確度應該比較好。

短行程活塞(Short Stroke Piston)

短行程活塞跟復進桿或槍機是分開的,由槍管中的小孔導入的氣體對活塞施以猛 烈但短暫的推力,活塞向後運動時推動復進桿和槍機。但是活塞在移動一小段距離後 會停下,並不隨復進桿繼續移動。短行程活塞的優點是重量較長行程輕,因此常用在 步槍上。代表性的步槍有 AR-18 半自動步槍。

長行程活塞(Long Stroke Piston)

長行程活塞的特徵是活塞延伸固定在槍機上,因此在受力移動時,活塞跟隨槍機 全程移動。它的重量雖然比較重,在機械上比較牢固,因此多用在輕機槍及中型機槍 等全自動武器上。著名的有 BAR 自動步槍、M1 格蘭特步槍、AK47、以及布倫輕機槍,現代的有魯格廠(Ruger)的 Mini-14 。

Mini-14 Action

氣體直推式(Direct Gas Action)

氣體直推式利用從槍管中導入的氣體,直接吹動槍機。它的優點是重量最輕, 機械上也最簡單。但是在瓦斯導管中可能會有積碳存在,必須小心清理。各國中最 早使用氣體直推原理的制式步槍是法國在 1949 年採用的 MAS49 半自動步槍, 但是最著名的應該要算是美國的 M-16(AR-15)了。

槍口集氣式(Muzzle Cap,又稱 Bang 原理)

這個原理由丹麥人 Soren H. Bang 在 1904 年取得專利,應用在半自動步槍的 設計上。它的原理基本上由一個杯狀的裝置在槍口收集彈頭出口後的剩餘氣體,再 用來運作槍機。由於有種種結構上和可靠度的問題,一直沒有被正式大量採用。使用 類似原理的只有早期的 M1 格蘭特步槍和德國的 Gewehr 41 步槍,數量也不多。 更詳細的討論見另篇:槍口集氣器原理探討

Bang

自動上膛槍械──閉鎖方式

折疊連桿式(Toggle Lock)

這個閉鎖的方式以 Luger 手槍為代表,馬克沁機槍也是使用同樣的閉鎖原理。基本 上是有兩根張開伸直的連桿頂住槍機形成閉鎖。後座力必須將連桿折合起來才能開鎖。

Luger P-08 Action

卡榫閉鎖(Lug Lock)

這種閉鎖方式通常用在半自動手槍上,由於它們槍機通常固定在滑套上,因此 閉鎖的目的在於將槍管跟槍機(還有滑套)在擊發時形成閉鎖。另一方面,由於 半自動手槍多半採用短後座作用式(short recoil),這個閉鎖機構又必須能夠 在適當的時間讓槍管跟槍機(滑套)分離,在機械結構上必須很巧妙。目前主要 分成三種:

白朗寧式
CZ Barrel Browning HP Barrel Colt Barrel白 朗寧在 20 世紀初設計他著名的柯爾特 M1911 半自動手槍時發明的巧妙裝置。 槍管在待發位置時以上方的兩道突耳嵌入滑套上的兩個溝槽內,跟槍機形成閉鎖。 當子彈擊發後,槍管跟滑套因後座力向後移動,在移動一小段距離後,膛室下方的 凸輪式連桿將膛室拉下,上方的突耳自然離開溝槽,槍管稍後會停下,不再向後移動。 此時滑套還是維持原來的運動方向,手槍的自動機件就利用這個能量拋殼,然後復進簧 發揮作用,滑套開始向前,將下一發子彈上膛,槍管也向前推,自動向上又形成閉鎖。 除了 M1911 外,白朗寧的 Hi-Power、CZ-75等很多手槍都採用類似的方式,只是大部 份都把凸輪式的連桿改成一道斜溝。
Colt M1911A1 Colt M1911A1
改良白朗寧式
Glock Barrel SIG Barrel 白朗寧式的閉鎖設計雖然是最廣為使用的方法,但是它也有缺點。要在槍管上 切割出兩道突耳不但費時費工,在滑套上的兩個溝槽也減弱了滑套的強度。因 此,瑞士的 SIG 公司在設計 P220 系列手槍的時候就把突耳跟溝槽通通都取消 ,膛室外面變成一個長方塊,直接就卡在滑套上方形退殼口的前緣。這種巧妙的設計 簡化了生產程序也強化了結構的強度。除了 SIG-Saur 的 P220 系列手槍之外,Glock 和 Ruger 的手槍也都是使用這個方式。
活動卡榫
Baretta Barrel 活動卡榫的閉鎖方式以毛瑟的 C/96 Broomhandle(所謂的盒子砲)及華瑟(Walther) 的 P-38 為代表。這種閉鎖方式是用一個位在槍管下方的活動式卡榫來和槍機(毛瑟式) 或滑套(華瑟式)結合。當子彈擊發時,這個卡榫會讓槍管和槍機(滑套)同步向後; 在運動一小段距離後,由於重力或脫離針的作用,卡榫自動降下,跟槍機(滑套)分離。 這時槍管已經停止運動,但是槍機(滑套)繼續向後,最後完成退膛、上膛的整個動作。 除了這兩型手槍之外,義大利的貝瑞塔 92 系列手槍也是使用同樣的方式。

C96 Action P-38 Action

轉動式槍機(Rotating Bolt)

這是目前最常用的閉鎖方式,槍機(bolt)位在槍機座(carrier)之中可以前後滑動 ,槍機向前時由於閉鎖滑槽的關係,槍機會以前進軸線為中心轉動,槍機頭上的突耳正好 就會滑入膛室後方的突耳空隙中,形成閉鎖。在子彈擊發後,後座或氣體的能量經由活塞 或直噴方式,強迫槍機座後退,此時槍機仍然在閉鎖狀態。當槍機座後退一段距離後,閉 鎖滑槽迫使槍機旋轉開鎖;開鎖後槍機也隨之一起後退,完成拋殼、上膛的動作。

Share:

搜尋此網誌

Follow by Email

被埋沒的英雄 ─ 四行倉庫戰鬥的實際指揮者楊瑞符

不曉得是什麼原因,讓很多人都有一個錯誤印象,以為八百壯士在四行倉庫的指揮序列是謝晉元─上官志標─楊瑞符,然後在描述上有意無意地將楊瑞符忽略掉。 其實,在四行倉庫的四天戰鬥中,身負實際指揮任務的是楊瑞符而不是謝晉元。上官志標更不是協助謝晉元指揮的少校團附,他當時...

Blog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