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1995的文章

【科幻書記】SFAZ(3) 同情式的了解──評【Speaker for the Dead】

Copyright (C) 1995 by Mahasamatman, All Rights Reserved. 【Speaker for the Dead】是 Orson Scott Card 繼【Ender's Game】後的續集。它特別的地方是它不但沒有續集作品侷促的感覺,相 反地, Card 在本書中揚棄了前一部書的風格,另起爐灶,創造出一部 不論在主題或風格上都幾乎是全新的作品。許多喜愛【Ender's Game】 的讀者都懷疑,這到底是不是 Orson Scott Card? 姑且不論這本書和 前一部書有多大的差異, Card 在這本書的表現恐怕要高出【Ender's Game】許多。很顯然地, 1986 的 Nebula 獎及 1987 的 Hugo 獎的評 審也都作如是想,要不然他們也不會連續兩年都頒給 Card(【Ender's Game】得到 1985 的 Nebula 及 1986 的 Hugo)。 【Speaker for the Dead】的背景,和前一部書一樣,設在異星文 化之間的接觸。不同的是,這個接觸取代了主角 Ender的冒險,成為故 事的主線。試著想像兩個完全不同的社會之間的初步接觸,兩邊有著自 己獨特的文化,禁忌,社會組織,甚至於基因和進化過程;彼此誤解似 乎是無可避免的。在【Ender's Game】中,人類和 Bugger 間的接觸以 誤會始,而以悲劇收場;當人類終於開始了解 Bugger 之時,已經太晚 了。這份罪惡感延伸到本書中,形成人類過度神經質地想保護新接觸的 Piggies 文化,結果仍然是誤解,又幾乎釀成了大禍。Card 在這兒似 乎暗示著當文化接觸時,某種程度的文化衝擊(或文化震憾)是無可避 免的。唯有經歷過這樣發現真相的震驚,彼此才能有同情式的了解。這 也意味著文化的絕對保存並不可能。文化間的互動更能刺激彼此的了解 。##ReadMore##
在副線的發展上, Card 也應用了相似的概念來處理人類自身的覺 醒。如果說人類因為缺乏了解而致引起 Bugger 的滅種,Ender 更是這 種無知和愚昧的最典型代表--他自始至終還以為自己正接受遊戲測驗 ,不知是自己一手毀滅了數十億的智慧生物。我們可以想像當他知道真 相後,那種震驚恐怕是難以承受的。另一方面,只有在經過…

【科幻書記】SFAZ(2) 別教小孩玩遊戲──【Ender's Game】評介

Copyright (C) 1995 by Mahasamatman, All Rights Reserved. 當軍方的人來領走 Ender時,他只有六歲。他沒有犯什麼錯,只 不過殺了一個人。原因呢?只是因為他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姊姊。 身為老三不是他的錯,但其他人不會諒解。在一個將人口控制視 為圖騰禁忌的社會裡,即使他的配額是政府特別批准的,他和他的家 人還是得承受莫名的壓力。但相較於人類整個族類的壓力,那又微不 足道了。 這是人類掙扎求生的時刻,地球已經在戰爭狀態中許久了。和外 星人的首度接觸帶來的是一場難以想像的災禍。Bugger在毫無理由下 ,Bugger攻擊人類的太空船,地球原始而無防備的太空船隊,根本抵 擋不住先進的Bugger艦隊。第一次入侵根本就是一場大屠殺。當第二 次入侵直接指向太陽系時,人類有了稍好的準備,但是仍然不是對手 。大部分的艦隊都被殲滅了。在面臨滅亡的關頭,Rackhem 指揮殘存 的艦隊,奇蹟式地扭轉戰局,將入侵的敵人一掃而空。##ReadMore##
距離上次Bugger的入侵不過短短八十年的光景,人類無時不防備 著Bugger再次的蠢動。雖然第三次入侵一直遲遲不來,等得越久,就 越意味著這第三次入侵的規模會更大,Bugger一定會做更萬全的準備 來報一箭之仇。人類的科技在這八十年間雖有進展,跟Bugger比起來 還是有一大截。唯一勝利的可能是再有一個像 Rackhem一樣的天才來 指揮部隊,或許可以用戰術和謀略來彌補科技上的落後。要發現一個 自然的天才實在不容易,還不如用基因過程培養一個出來。 Ender就是這個基因計劃的產品。他的哥哥Peter太過暴力了,他 的姐姐 Valentine又太過柔弱,他會是最佳的人選嗎?這一切都要看 他是否能通過軍事訓練的考驗,讓他的天份發揮到極致。 作戰學校的訓練是一連串的遊戲,從 Notepad上的心理電玩到無 重力室中的分組對抗。對這些六、七歲的小孩子來說,遊戲恐怕是唯 一能接受的課程。從第一天開始, Ender就顯露了他的天份。他聰明 、反應快、觀察入微,對謀略的運用更有不同常人的原創力。但他沒 有朋友。他的聰明和表現讓他成為忌恨的對象。教師們並沒幫上任何 忙,相反地,他們反而有意無意地加深這些矛盾,將他孤立起來。除 此之外,他們還不時地陷害他,要不是用一個緊接一個的對…

【科幻書記】SFAZ(1) 【搭便車者的銀河指南】

Copyright (C) 1995 by Mahasamatman, All Rights Reserved. 想要在銀河裡不花分文地旅行嗎? 想要聽得懂銀河裡數百萬種不同的語言嗎?想 要查詢地球在銀河中的評價嗎? 想要了解為何上帝消失嗎?想聽聽銀河裡倒數第 三的詩作嗎?想知道一個人在太空中可以屏息多久嗎?你需要這本指南。 幾乎你 可以想到的所有問題都可以在這本指南裡找到答案--當然是除了那個關於「生 命,宇宙,及所有萬物」的終極問題之外。 Douglas Adams 天生註定要思考這個終極問題。也就是說,就像在他之前的五萬四 千三百二十一個失敗者一樣,他天生註定要發瘋。但他一直沒事,好像還活得滿不 錯的。經過嚴密科學分析的結果,發現有兩個因素改變了他的宿命:一,這本書熱 賣成功,讓他賺進了成把鈔票--有錢人是很少發瘋的。二,在這股熱潮衝擊了許 許多多的讀者後,「正常」這個字的定義不得不被改寫來符合所有這些人的心理狀 態。##ReadMore##
幽默是Adams 作品的最大要素。很少在科幻作品裡看到像這樣把幽默當成主題來發 揮的。讀者不必理會情節是否合理,不必擔心佈局中有多少漏洞,只要知道會一直 在幽默的無情攻擊之下就行了。Adams 的幽默構架於無理的、反常的、荒謬的情境 和反應。他的成功在於提供了一個不同於一般人的角度來觀察這個大千世界。在他 的書裡,所有那些「合理的」、「邏輯的」、「正常的」觀點全然失效。剩下的是 心靈無所拘束地跳躍,以及自然地接受不可能的存在。換句話說,讀者必須有著一 個開放的心靈來感受荒謬之展現,而能享受他所提供的喜趣與娛樂。 除了幽默之外,他藉著荒謬的佈局,創造出了大量反諷的素材。譬如,一開場就是 個好例子:既然市政府可以毫無預警地來拆Arthur Dent的房子,星際政府自然可 以毫無預警地來拆除地球--誰叫地球人這麼不關心社區事務?為什麼不去人馬座 α看看公告呢?只不過是四點三光年之遙而已。 這種荒謬的存在正好替科幻作品的極端做了一個範例:它證明從一些瘋狂的假設出 發,科幻作品可以把一切荒謬、不可能的情節都合理化。當然了,在這種極化荒謬 以創造喜趣的手法下,縱使Adams 的本意是在反諷這個世界的冷漠和世俗的僵硬規 矩,角色本身的性格還是無法深化。我們這位穿著浴袍在宇宙中到處亂跑的英雄, Arthur Dent,也…

「百萬年的孤寂」開場白

台灣的科幻小說,不管是本土的,亦或是翻譯的,一向都少人聞問。雖然有一些先進 如張系國先生、黃海先生開疆闢土,基本上仍是一片荒蕪。讀的人少,耕耘的人更少。 相較於歐美的科幻小說可以在書店和圖書館裡自成一區,我們固然是瞠乎其後;而實際 上我們恐怕連日本都不如。我時常在懷疑,或許科幻小說並不只是文學的一個偏支,而是一個國家科技進步程度 的指標。科幻小說蓬勃的程度,不只顯示了人民對科學接受的程度,更顯示了這個社會 的開放度與想像力。科幻談的是虛幻的、未來的、不可知的,維其是一個開放的社會, 才可能接受這些荒謬、虛幻的假設;也維其人民有豐富的想像力及創意,才可能創造這 些烏有之境。開放的態度與豐富的想像力及創意不也就是科學進步的基本條件嗎?【百萬年的孤寂】代表的是反思後的一個努力。我希望藉由對歐美重要科幻作品的介 紹,多多少少帶動一點風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