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1996的文章

【科幻書記】SFAZ(5) 永生之追尋──Larry Niven作品中的理性終點

Copyright (C) 1996 by Mahasamatman, All Rights Reserved. Larry Niven 的科幻作品一直是膾炙人口的。他承襲了古典科幻 大師諸如 Isaac Asimov,Robert A. Heinlein 等人的衣缽,以科學 為經, 幻想為尾,建構了一部又一部精彩的作品。 從 Known Space 系列,The Integral Trees 系列,一直到他和 Pournelle 合寫的幾 部小說,在在都發揮了他奠基於科學和邏輯的想像力。不論是 Known Space 系列中龐大得超乎想像的《 Ringworld 》 [8], 《 The Integral Trees 》 [16] 裡無重力的氣環中獨特的生態環境與進化 過程, 或是《 The Mote in God's Eye 》 [14] 裡謎樣的外星文化 週期,他創造的世界都有科學上的可能性與信服力。無怪乎他被推崇 為頂尖的「硬」科幻 (hard SF) 作家。 另一方面,他擅長於運用電 影一般寬視角的描繪手法也為他筆下的世界增添了磅礡的氣勢。 跟隨著對他混合科學和幻想的能力的讚揚來的,也是對他的作品 中角色性格浮淺和不擅長營造故事情節和氣氛的批評。或許這是因為 他全力投注在巨觀的世界建構中,對於微觀的個人及細節就比較忽略 了。由於這種巨觀的色彩,他的小說大部份都在探討科技發展對社會 的影響;他筆下的人物不過是用以凸顯社會變遷的工具。更進一步地 ,他承繼了古典科幻的傳統,將科學理性主義的樂觀毫無保留地表達 在作品中:他不但認為科技的進步不但是社會及文明進步的主要動力 ,更是萬靈丹;相較於其所擴展的新視野,和衍生來解決問題的新能 力,縱然偶而引起社會及文化上的一些困擾及問題,也不過是這歷史 必然過程裡必需的小小代價。更何況,也就是有了這些問題,才衍生 出更多的需求,進而激發了新的發展和進步。##ReadMore##
要更看清楚他的觀點,只要比較一下 Niven 在 Known Space 系 列中創造的 transfer booth 和 Alfred Bester 在《 The Stars my Destination 》 [6] 中的 jaunte, 就會了解 Niven 作品中的科學 理性主義有多根深蒂固了。在 Bester 的書中,ja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