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21

七二一空戰始末

五十年前的今天,台海上空爆發了兩場空戰,這兩場空戰雖分在不同地點,卻是息息相關的,而且有三個特點值得一提:一是F-84在性能劣勢下擊落了性能較優的米格機,二是差點造就了國軍飛行員另一名王牌,三是國軍單方面的宣揚及解放軍持久的沈默。


1956年7月,國軍空軍總部情報署接獲敵後情報消息指出,解放軍空軍於江西南昌進駐大批作戰飛機。為證實情報資料、掌握實際狀況,作戰司令部計畫派遣戰術偵察機深入大陸境內對南昌機場進行偵照。

在大白天派出武裝薄弱的偵察機至敵方內陸機場上空偵照,不窒是危險度極高的虎口拔牙之舉。這類的偵照任務通常要事先挑選雷達網的漏洞來突穿,必要時低空飛 行以躲避雷達偵測;到了目標區迅速爬高至照相高度,照完相後要趕快脫離返航;但此時行蹤已經曝光,如果碰到敵機追擊攔截,偵察機僅能靠飛行員的飛行技巧來 閃躲。為了掩護偵照的意圖、保護偵察機的安全,國軍除了派出戰機接應外,也常使用聲東擊西、虛晃一槍、回馬槍等等手段來分散解放軍防空系統的注意力。

1956年時國軍的戰術偵察機主力正換裝為美國共和公司的RF-84F雷閃式(Thunderflash)偵察機,桃園基地第6大隊所屬第12中隊從1956年2月起前後接收了25架。

RF-84F是美國空軍選定作為1950年代中期使用的戰術偵察機,從 F-84F雷電式(Thundersteak)戰鬥機而來的改型。和美軍前一型的F-84G雷霆式(Thunderstrike)不同的是,F-84F使 用了後掠翼而非平直翼,大大提高了高速性能,讓其最高速度與F-86F不相上下。RF-84F除了保持高速性能(速度介於F-86E和F-86F之間) 外,更在主翼上表面加裝擾流板,讓滾轉率高達每秒300度,增加機動的靈活性;照相艙在機首,可裝設多達6部各種不同角度的照相機,執行前視、垂直、三視 鏡頭、側視等航空攝影任務;主翼上更裝有4挺12.7毫米機槍,讓其具備有基本自衛能力。


共和公司RF-84F雷閃式噴氣偵察機

RF-84F在1954年3月開始交付給美國空軍單位,雖然服現役時間不長,在1950年代末期就被RF-101巫毒式(Voodoo)偵察機給取代,但 前後共有美國空軍12支中隊、7支空中國民兵中隊,以及北約7個國家的空軍使用過,數量不可謂不多。如果要論此機的實戰經驗,當以國軍空軍為翹楚,50年 代末期海峽上空幾次空戰都是由RF-84F執行偵照任務而引發的;第6大隊第12中隊一直使用此機到1960年代初期,換裝成RF-104星式超音速偵察 機為止。

可能是因為RF-84F還在換裝中尚未完全成軍,或者是顧慮到較新機種不願冒險,對南昌機場的偵照任務就落在12中隊的RF-86F身上。

RF-86F是美國空軍在朝鮮戰爭中的應急措施,1951年時由於蘇聯空軍米格-15在米格走廊內對RF-80的威脅,美國遠東航空軍把6架較老舊(皆是 1948年生產)的F-86A改裝為戰術偵察機,代號分別為「糞桶」(Honeybucket)和「煙灰缸」(Ashtray),混在其他F-86編隊中 進入米格走廊偵照。雖然使用的照相裝備囿於F-86A上空間有限只能因陋就簡,但總體效果不錯。在戰爭後期,又進行「機靈小雞」(Slick Chick)計畫,在日本改裝3架F-86F成偵察型,使用了性能較好的K14照相機,共有三部,移除機槍艙內最下兩挺機槍及彈藥箱後,水平裝設經一組透 鏡朝下拍攝。這一改型在座艙兩側沒有突起,但是最下面的機槍槍口封死是其特徵。由於這僅是戰地克難改裝,而遠東航空軍還是需要偵察型的RF-86F,因此 另有一個「捆草機」(Haymaker)計畫,由北美飛機公司直接在工廠裡就把8架F-86F改成偵察型。這個改型使用兩具K22和一具K17相機,垂直 裝設向下拍攝,為了容納這些照相機,機槍艙裡的機槍及彈藥箱、機首的測距雷達、瞄準具等武器系統全部摘除,成為完全無武裝的偵察機,只在機首兩側用漆畫上 六個假槍口,用以混淆敵機。這個改型的特徵在於座艙兩側機槍艙有橢圓型突起,另外座艙罩也特別加長以抵銷橢圓突起引起的顫震。除了這8架RF-86F外, 北美飛機工司還生產了套件,送到日本改裝現役的F86-F。不過由於生產時間過晚,在朝鮮戰爭停戰前僅有一架「捆草機」RF-86F改裝完成。


在日本克難改裝的「機靈小雞」RF-86F


北美飛機公司工廠直接改裝的「捆草機」RF-86F。

一般所說的RF-86F,即是這些「捆草機」構型的RF-86F。不過,它在朝戰後未被美國空軍採用為主力戰術偵察機,但仍留在遠東執行秘密偵照任務。近 年解密文件顯示,美國空軍在50年代中期不時使用RF-86F對中國東北和蘇聯遠東區進行秘密偵照。部分RF-86F也隨著美國軍援計畫中的320架F- 86F一同轉交國軍空軍使用。第6大隊第12中隊的RF-86F來源就是這些「捆草機」計畫裡的飛機,從1954年12月起前後取得7架。 1950年代末期,美國也提供日本和韓國RF-86F的套件,讓其自行改裝現役F-86F為偵察機。


1954年4月3日由遠東航空軍第15戰術偵察中隊的RF-86F在海參威西北Spassk-Dal Niy東機場拍到的Tu-4轟炸機照片。

由於RF-86F無武裝,又得深入大陸境內至南昌偵照,任務危險度極高,所以國軍在計畫時採取了聲東擊西的戰術,在進行偵照的同時也派出戰鬥轟炸機群攻擊大陸沿海解放軍艦艇,分散解放軍防空系統的注意力,擾亂其判斷,以策應真正的偵察行動。整個計畫分成三組:

偵察組:選定由桃園基地第6大隊12中隊的戚榮春中校及田建南上尉駕駛RF-86F佩刀式戰術偵察機2架,穿越福建直指江西南昌機場進行空照。

掩護組:同在桃園基地的第5大隊副大隊長冷培澍中校率領彭傳梁、霍懋新、梁國俊共4架F-86F佩刀式戰鬥機,在適當時間升空,前往大陸外海接應掩護返航的偵察機,攔截阻擊可能尾追偵察機的解放軍機群。

佯動組:由台南基地的第1大隊及嘉義基地第4大隊各出動4架F-84G雷霆式戰鬥轟炸機,掛載5寸空射火箭彈及250磅炸彈,兵分兩路,分別攻擊三都澳及 羅源灣的解放軍海面艦艇,以吸引解放軍指揮系統注意力。第1大隊派出劉鳳紀少校率領何國鈞、吳寶智、葉李榮,第4大隊領隊則是牛迅少校,領著於礎、蔡雲 輝、歐陽漪棻出擊。



第4大隊所屬F-84G

戚榮春及田建南2架RF-86F從低空進入大陸上空,沒有遇到阻撓,突穿福建到達江西南昌上空,成功地執行對機場的空照。返航時卻遇到解放軍米格機群追 趕,緊急呼叫冷培澍機群支援,不知何故未能取得聯絡回應。幸好RF-86F速度與米格機不相伯仲,解放軍空軍戰管可能估算在RF-86F出海前無法趕上, 改令米格機群轉向。戚、田兩人順利突圍而出,繼續往桃園基地回航。

冷培澍等4架F-86F掩護組抵達馬祖北方海面上空時,卻未能和偵察組聯絡會合,也沒有遭遇任何敵我雙方的飛機。就在此時,無線電頻道上一片吵雜,負責攻 擊解放軍海面艦艇的佯動組在抵達目標區後未能發現適當目標,卻引來了米格機群的迎擊,各機間與地面戰管間通話不斷,緊張氣氛竄升。

冷培澍透過戰管告知,瞭解到偵察組已經脫離危機,正朝桃園基地返航,便掉轉機頭支援第1大隊和第4大隊的佯動組。當冷培澍帶領這4架F-86F飛至台山列 島附近時,發現上方高空有3架米格機拖著凝結尾飛行。4架F-86F就在敵明我暗的情況下爬升繞到這3架米格-17(當是米格-15比斯)後方,領隊的冷 培澍首先發動攻擊,一輪子彈擊傷米格長機,但被其俯衝逃脫;接著他和霍懋新、梁國俊3架F-86F一起圍攻第二架米格機,輪番射擊將其擊落;彭傳梁中校則 追趕第3架米格機至低空,將其擊落(按,彭傳梁在抗戰時曾擊落一架日機)。


這是國軍空軍在1956年2月接收的第81架F-86F,不過其型號是F-86F-1-NA,屬於較早期的F-86F,曾參加過朝鮮戰爭,原隸屬於美國第51聯隊第16中隊。

在這同時第4大隊牛迅等人的4架F-84G飛抵羅源灣,在海面上看不到任何解放軍艦艇,卻發現上方有8架米格機,其中4架已經俯衝而下,機首下方炮口陣陣 閃光!牛迅等人立刻分成兩個分隊散開轉彎,拋掉火箭及炸彈。歐陽漪棻中尉此時猛拉爬升,過載高達+8.5G,卻爭取到了高度,再俯衝爭取速度。正俯衝時, 一架米格機迎面衝至,他馬上開火但沒打中米格機,雙機迅速交錯,轉眼間就在視線中消失。這次開火雖然稍顯衝動,卻讓歐陽漪芬對曳光彈軌跡和前置量的修正偏 差有了個底,對後來4次射擊幫助很大。

他開始尋找友機,發現分隊長機蔡雲輝上尉的F-84G翼下炸彈掛架故障,無法拋掉炸彈,兩架米格機正從後尾追攻擊這架被翼下炸彈拖累而動作不靈活的飛機。 他立即推油門咬住兩架米格機後方,正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解放軍飛行員全副精神放在前方的俎上之肉,渾然不知自身已經被咬尾。歐陽中尉從後開火,米格僚 機中彈後拉桿逃去,卻似乎未發出警告,米格長機仍全神貫注追擊蔡雲輝的座機。此時,歐陽漪芬呼叫長機蔡雲輝,要求他做個左翻轉,引誘米格長機進入射界。果 不其然,米格長機隨著蔡雲輝F-84G的機動也做了個左轉,正好落入歐陽漪芬的瞄準光環中,被開槍擊中後冒煙逃逸。

蔡雲輝和歐陽漪芬隨即轉向回航,但不久在高登島附近上空又被兩架米格機追上。解放軍飛行員原本想攻擊在後的歐陽漪芬,但在他閃躲後,發現前面F-84G動 作不靈光,改追長機蔡雲輝。同樣地,歐陽漪芬他們又照著搬演一次前誘敵後夾擊的劇本,結果一架米格機被擊傷後逃逸,另一架則被擊中油箱,當場爆炸解體墜 海。兩架F-84G安然返回基地。


同僚情誼──蔡雲輝上尉與歐陽漪芬中尉合影。

這兩場空戰三次遭遇讓國軍空軍上下極為鼓舞,不但偵照任務成功,所有任務飛機都安然返航,更創下了多架戰果。從1954年國軍空軍換裝噴氣式飛機後至此 時,僅在1955年10月15日由孫嗣文駕駛F-86F擊落過1架米格-15(按,孫嗣文於1958年9月18日空戰再度擊落一架米格-15),另外 1956年4月14日第1大隊的劉景泉、葉李榮駕F-84G合力擊落1架米格-15。此日不但F-86F有兩架戰果,連在朝戰中早已退入二線,僅能當成戰 斗轟炸機使用的F-84G也創下擊落1架擊傷3架的戰果,怎不讓人興奮?其中最興奮的當是美國共和公司駐台技術代表,他對早已退出一線的F-84G竟然能 擊落米格機,感到十分意外和驚喜,當天馬上送了一箱啤酒到歐陽漪芬的隊上。


1958年12月16日兩名中美空戰英雄歡敘。左為美國空軍朝鮮戰爭第二號王牌、朝戰中擊落15架、二戰擊落1.5架的詹姆斯.賈貝拉中校(James Jabara),右為孫嗣文少校。

不過,事情還沒落幕。當天判讀照相槍影片時,大隊人員可以看出歐陽漪芬攻擊的第二架米格機翼根和座艙被他擊中,不過由於只是冒煙逃去,所以僅認定擊傷。數 日後,國軍當局根據香港親共報紙透露的消息,改判定為擊落,歐陽漪芬的戰績從擊落1架、擊傷3架變成擊落2架、擊傷2架,以性能劣勢的F-84G而能擊落 2架米格機,自然一舉成為英雄楷模。他隨後蒙蔣中正召見,獲頒國軍最高榮譽青天白日勳章。

歐陽漪棻於1929年8月3日在廣州出生,父親是廣東新會人,母親是德國人,所以他的相貌有混血兒的俊俏。他的雙親很早就離異,父親住在香港,母親再婚後 定居在美國。他從小投入軍旅,空軍幼校第6期畢業,空軍官校第32期飛行戰鬥科畢業,1953年派赴美國接受噴氣機換裝訓練,1954年在亞利桑那州威廉 斯空軍基地 (Williams AFB)結業,回到原單位嘉義基地第4大隊第22中隊飛F-84G。721空戰時他資歷尚淺,僅僅中尉而已,當天駕駛的132號機還不是第22中隊的飛 機,而是從第23中隊臨時借用。


歐陽漪芬中尉,胸前掛的正是青天白日勳章。

他能擊落兩架米格機(應是米格15比斯型而非米格17),雖然有長機的戰術配合,以及解放軍飛行員粗心大意,仍然相當不易。F-84G不論在速度、爬高等 性能上都落後米格15比斯型一大截。即使是美國遠東航空軍的F-84G,在整個朝鮮戰爭期間也僅僅擊落過9架米格15,自己損失卻幾乎多出一倍。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當天國軍空軍幾乎又出了一名王牌。F-86F領隊的冷培澍中校也是抗戰時的空戰英雄,出身中美混合團第五大隊,駕駛P-40戰鬥機與日機 鏖戰,作戰經驗相當豐富,有擊落4又1/2架、可能擊落2架、擊傷2架,擊毀地面3架日機的記錄,也曾在1944年8月29日出擊岳陽時被日機擊傷頭部, 迫降在常德。

在抗戰時出生入死的他到了台灣,在第5大隊,成為第一批換裝為F-86F噴氣式戰鬥機的飛行員之一。第5大隊當時英才濟濟,戰力不亞於美國空軍的一流單 位。1954-55年間美國朝戰空中雙料王牌弗雷得力克.佈雷塞(Frederick C. Blesse,有擊落10架米格15戰果)率領美國空軍奈裡斯戰鬥機學校其它三名教官到遠東巡迴考察,以模擬對抗評估美國空軍各中隊戰力。他們四人在F- 86上的時數當時幾乎無人能比,其中最資淺的杜容(Druen)中尉單在F-86上就飛了 1,600小時。當他們來到遠東時,在國軍空軍總司令王叔銘上將力邀之下,也考察了國軍空軍當時剛成軍的佩刀機中隊,進行模擬空戰對抗。冷培澍就曾在對抗 中與佈雷塞打得難分難解,從高空直追到低空緊咬不放。佈雷塞在他1987年出版的回憶錄裡談到這次巡迴評估的結果:

「我們訪問了在日本、韓國、及菲律賓的12個中隊,包括應台灣空軍司令王『老虎』將軍要求而造訪的一個台灣F86中隊。整體來說,除了在日本巖國的中隊、台灣的中國中隊、以及在韓國的一個中隊外,其它單位對空中戰鬥的準備都相對性地不夠充足。」

做為經過實戰的雙料空中王牌,以及累積許久的訓練經驗,佈雷塞自然知道一個單位要達到什麼樣的水平才夠格。冷培澍轄下的單位戰鬥水平能與美國空軍一流單位並駕齊驅,此事還被寫入32年後的回憶錄裡,可見當年國軍空軍佩刀機單位的戰力不單單是宣傳吹噓而已。


奈裡斯戰鬥機學校四名教官在桃園基地合影

佈雷塞這次的考察還留下一件軼事。佈雷塞本人除了是朝戰中的雙料王牌之外,更一直致力於把實戰經驗和前線的訓練方式拿來訓練新飛行員,進一步提升訓練水 平,他替美國空軍撰寫了全軍統一的第一本空戰戰術訓練手冊「放膽建殊榮」(No Guts, No Glory)。在他之前美國空軍戰鬥機訓練都是各訓練中隊或戰鬥中隊自行決定訓練方式與內容,他這本手冊成了美國空軍戰鬥機訓練的標準教材。他這次遠東考 察,行囊裡就放了這本剛剛編好正付印中的新手冊,當時當然還是列為機密等級。他以前的學生陳懷(即後來駕U-2偵察機被擊落的陳懷生)在閒談中得知有這麼 一本手冊,開口向他借閱,他只答應借出一個晚上。不料,陳懷卻熬夜把整本手冊完整地抄錄下來,第二天清早如期歸還。其實,佈雷塞對國軍飛行員在美國受訓時 的用功程度自是心知肚明,這次會借出機密手冊,應該是友善的「一時疏忽」。

7月21日這天冷培澍先擊傷一架,又與兩架友機合力擊落一架米格機,按照國軍空軍成例,他只取得1/3架的戰果,總戰績為4又5/6架,雖然很接近5架, 但還是不能稱為王牌。可惜的是,他一直無法跨越這個1/6架的鴻溝,雖然在1958年9月24日溫州灣空戰時他有「可能擊傷」一架米格17的戰果,畢竟不 是擊落。這說明了台灣海峽空戰「患寡而非患不均」的特點,缺少接戰機會,縱使技術高超,碰不上敵機也只能徒呼枉然。從這件事也可以看出,國軍空軍對戰果的 判定有一定的嚴謹性,縱有研判上誤差的可能,但並不因為冷培澍是副大隊長(相當解放軍空軍副師長),又只少了那幾分之一架的戰果,就輕易奉上人情一份。

相對於國軍空軍的大肆宣揚,解放軍空軍對此日戰鬥卻一直保持沈默,幾十年來對外隻字不提,直到曾任解放軍空軍副司令員的林虎將軍在2002年出版的回憶錄 裡,才簡略提及此事,側面印證了國軍的戰果。在他的《保衛祖國領空的戰鬥-- 新中國二十年國土防空作戰回顧》(解放軍出版社2002年第一版)一書中的第62頁中提到:「1956年7月10日至21日,空軍殲擊航空兵第15師45 團遠出福建沿海馬祖、北霜列島和三都灣一帶,連續打了三仗,取得擊落國民黨空軍F-86飛機1架、擊傷F-84飛機4架的戰績。……在取得這些戰果的同 時,我殲擊航空兵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空15師45團在1956年7月21日的戰鬥中,被敵機擊落2架米格-15比斯飛機,大隊長宋義春、飛行員劉葉存壯 烈犧牲。」

此處資料過於簡略,當然無法據以認定是歐陽漪芬或是第5大隊F-86F的戰果,而且林虎將軍提到兩員陣亡,並不代表就一定只有兩架米格機被擊落。空戰發生 在大陸沿岸上空,被擊落的解放軍飛行員跳傘逃生的可能性極大。回溯朝戰經驗,中蘇米格機飛行員被擊落時跳傘逃生的存活率達到50%以上。歷次國共空戰,國 軍飛機的火力和朝戰時美國空軍的火力一樣,都是6挺12.7毫米機槍,戰鬥又都在大陸上空,解放軍空軍承認的損失卻幾乎都是機毀人亡,與經驗法則出入甚 大,讓人不得不懷疑還有多少人存機毀的損失是像七二一空戰一樣,數十年來絕口避談。當然,這就有待日後檔案開放才能證實了。

Light 07/21/2006 一稿。

為紀念七二一50週年,短時間內獺祭成章,並未深入考證,資料出入在所難免,歡迎指正。

部分資料來自網友雪風及Rex的網志及台灣各軍事討論板,特別感謝。

HEMiDEMi Technorati Del.icio.us MyShare個人書籤 Yahoo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