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05

俄國人有關朝鮮空戰新書

Leonid Krylov and Yuriy Tepsurkaev, Soviet MiG-15 Aces of the Korean War, Osprey Publish: New York, NY, ISBN 978-1-84603-299-8, 2008, 96 pages.

這本書的主題談的是前蘇聯在朝鮮戰爭中的王牌,作者根據前蘇聯檔案,加上一些訪談,按時間先後敘述空戰歷程,算是近年來比較詳盡的蘇方資料。由於是王牌系列,人物照片較多,照相槍照片也有一些,但其他如飛機運作照片就少了一些。

比較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們在書前的引言,特別說明了為何空戰戰果不可靠,必須跟對方實際損失對比才行,還舉了不少例子;但是為了介紹這些為國征戰的老兵貢獻,他們不得不引用官方檔案數據,即使這些數據與敵方承認損失對不上。他們顯然是知道蘇聯空軍戰果數字灌水過多的問題。

##ReadMore##

這兩名俄國作者是比較認真研究朝鮮空戰的作者,也主張戰果必須跟對方損失比對才能確認。他們就是"Combat Episodes of the Korean War: Three out of One Thousand" 的作者。

http://www.korean-war.com/ussraircombat.html


下面翻譯該書的導言──



作者們相信任何有關空戰裡戰鬥機王牌的記述都應該考慮到官方戰果數字與另一方實際損失對比的結果。不論是什麼時代的空戰,各方宣稱的擊落數字總是會大大超過敵方實際的損失。

對朝鮮戰爭中的蘇聯飛行員而言,他們的上級花了許多精力來確認戰果。沒錯,要經過一長串的確認步驟之後,第64航空軍的飛行員在某次空戰的戰果才會獲得正式承認。完成任務返航後,他或許會向團長寫報告宣稱擊落一架敵機,在報告中會列出攻擊的時間、地點、方向、當時天氣狀況、攻擊的結果、及(如果看到敵機墜落的話)墜落地點。其他目擊該次交戰的飛行員也會做類似的報告。

團的攝影部門在確認飛行員戰果時也會扮演重要的角色,技術員沖洗攝有米格15攻擊對象的照相槍影片。根據這個影片,填寫相片判讀紙,對影片逐格都要填寫──目標距離、目標角度、前置量、瞄準評估(不足、滿意、良好、極佳),然後標明有良好和極佳瞄準的影片格數百分率,並和耗彈量比較。然後做出敵機是否被擊落的結論。

當一個團累積了足夠數目的宣稱戰果,就會派出搜索組到戰鬥地區搜尋殘骸,並且紀錄中國或朝鮮當地官員或地面部隊的聲明。搜索組取得的所有文件會被送到師部。在某些情形下,敵軍飛行員間或海空搜救隊間的無線電通話也可作為確認的證據。

最後,如果師長認為證據充分,他會發出文令,確認這名飛行員擊落敵機。

理論上,這種確認戰果的程序似乎相當可靠。讓我們看看實際上是怎麼運作,就從飛行員的任務報告談起。作者們相信這些報告提供了最精確且最無偏見的戰果證據,雖然在實際上並不都如此。對飛行員而言,要正確地評估包含一連串快速發生事件的戰鬥之結果,就算不是不可能,也是極端困難。很明顯地,飛行員對被攻擊的敵機注視太久是很不明智地,這導致在任務報告中,很少有飛行員說他們目擊敵機墜毀撞地。在這種狀況下,受傷的敵機往往會被當成被擊落。這裡有第64航空軍的米格15戰鬥機與澳大利亞皇家空軍第77中隊F8 殞石式飛機的三次交戰後的戰鬥報告,適足以說明這種情況。

1951年8月29日,在第303殲擊機師第18近衛殲擊機團的米格15與澳大利亞空軍殞石機的交戰中,三料王牌L K Shchukin中尉攻擊了D L Wilson 中隊長,他的砲彈把殞石機的左副翼撕裂,並且洞穿主翼及後機身,砲彈破片也擊破主油箱多處。殞石機翻轉過來栽向地面,看來似乎回天乏術了。但是Wilson成功地駕著殞石機安全降落金浦機場,雖然降落速度超過殞石機正常降落速度達45公里/小時。地勤人員把飛機修好,該機繼續執行了五個月的任務,直到1952年2月才被防空砲火擊落。

9月5日,第303師第523殲擊機團有11架戰果的王牌G U Okhay上尉攻擊一對殞石機,他從350米的距離對長機短暫開火兩次,該機開始下降。他接著在320米的距離對僚機長長開火一次,W S Michelson准尉的飛機失去控制,開始從8000米高度俯衝而下。由於飛機受到的創傷,Michelson必須極為小心地從俯衝拉起,直到墜下5公里後,才在3000米改平。但是Okhay沒有看到最後,他看著殞石機墜至5000米後就掉頭返航,因為五分鐘前他早已收到返航降落的指令。Michelson最後飛回金浦並成功地降落。

1951年10月24日,第523殲擊機團有15架戰果的王牌Dmitriy Oskin少校在與F-86交戰中看到有一個殞石機小隊,他從650-700米的距離外攻擊它們。他的目標是P V Hamilton-Foster駕駛的飛機,米格15的砲彈洞穿殞石機左翼油箱和右垂直尾翼,損及機身及升降舵控制機件,左引擎也隨即熄火,迫使Hamilton-Foster向左傾側並俯衝而下,拖著一道濃煙。不過,雖然受創嚴重,這名澳大利亞飛行員還是回到金浦機場,右引擎在Hamilton-Foster降落之前熄火,但他還是安全地把殞石機降落在跑道上。由於保全了他的飛機,這名澳大利亞飛行員獲頒美國空軍優異飛行十字章。

這些例子說明了在空戰中飛行員要正確評估戰鬥結果所面臨的困難,沒錯,有時候甚至連沒有損傷的飛機也會被當成是擊落了。這個的原因是因為米格15在垂直機動上對聯軍戰鬥機的優勢,這讓蘇聯飛行員能夠用陡峭爬升來脫離戰鬥,而敵人飛機往往用俯衝來甩開米格機。

因此,飛行員時常認為一架突然進入高角度俯衝的飛機是被擊落了。就這點來說,美國空軍飛行員們要更容易評估他們在朝鮮上空的戰果──受到致命創傷的飛機通常是不會爬升的。不過,也不是所有的米格機飛行員在被攻擊後都以爬升來脫離戰鬥。例如,1950年11月8日,在世界上第一次噴氣機間的交戰,Kharitonov 中尉用俯衝逃離 Russell Brown 中尉所駕F-80C的攻擊。雖然Kharitonov中尉的米格機沒有任何損傷,第51戰鬥機聯隊的布朗宣稱擊落這架米格機──人們仍然認為他是航空歷史上第一名在空戰中擊落另一架噴氣機的噴氣機飛行員。

大部分情況下,第64航空軍飛行員們宣稱擊落B-29的數字大多和遠東航空軍戰略轟炸司令部的損失記錄接近,不過在與戰鬥機和戰鬥轟炸機空戰後的宣稱戰果數字上並不都能如此。大型轟炸機通常都水平直飛,如果某架大傢伙做出突然而激烈的機動動作,那麼可以合理地推測它差不多會墜毀──但是這類動作對戰鬥機來說卻是家常便飯。更進一步來說,大部分飛行員如果看到敵方戰鬥機水平直飛,會認為要不是飛行員負傷無力操縱飛機,就是飛機的操控系統已經嚴重損壞。

米格15上所裝照相槍的不可靠也讓蘇聯飛行員難以確認他們的宣稱戰果。它的拍攝速度是每秒八格,而且當飛行員鬆開扳機時,它也馬上停止拍攝。一般正常機砲開火一次持續約一秒鐘,如果目標的接戰距離是在400-600米間,當第一發砲彈到達目標時,照相槍也正好停止拍攝!如果開火時間更短或者目標距離更遠,照相槍就完全拍不到砲彈命中目標的情形。

照相槍的安裝沒有緩衝也影響到影像的質量,影像常常因為開砲的震動而模糊不清,結果是,能看出敵機被擊中、燃燒、或空中爆炸的清楚影像是少之又少。

因此,很難根據相片判讀紙上所列的證據來確認目標已被擊落,事實上,從大部分照相槍影片中所能得到的唯一可靠結論是某一類型的飛機在某個角度、距離下被攻擊。照相槍影片判讀的不可靠性可以參考1951年5月20日第324殲擊機師第196殲擊機團團長 E G Pepelyaev上校的戰鬥結果。在他的任務報告中,他宣稱在一次空戰中擊落一架F-86,但是照相判讀後所填寫的照相判讀紙上卻稱他擊落了四架!Pepelyaev的一架戰果獲得上級承認,這證明了飛行員的任務報告通常會比官方照相槍判讀紙更正確與客觀。

如下面例子證明,根據目擊報告而確認也是同樣地不可靠。有一次在安州附近清川江橋上的劇烈空戰,第64航空軍有三個團的飛行員參戰,各來自三個不同的機場。在空戰中三名飛行員各攻擊一架敵機,看到砲彈命中,而且敵機大角度俯衝而下。他們沒有時間追下去,因為他們還得攻擊並閃避敵人其他飛機。三架被攻擊的敵機只有一架墜毀,其他兩架雖然負傷,卻都安然脫離戰鬥返回基地。

這三個團裡的多名飛行員目擊到這架唯一被擊落的敵機墜毀在地。事後,在互不知情下,各攻擊一架敵機的這三名飛行員撰寫任務報告,各宣稱擊落一架敵機。他們的戰友同志在自己的報告中也各自證實了目擊敵機墜毀。各團判讀自己飛行員的照相槍影片,根據目標前置量、距離、及目標角度,認定命中敵機,也因此確認了戰果。結果,事實上只擊落了一架飛機,卻變成三架戰果。

過些日子,三支搜索隊各自出發到戰鬥地區搜尋殘骸。由於各團間並未協調搜尋工作,它們的搜索隊按照自個的時間出發、走自己的路線到戰區。這三支隊伍從三個不同的方向接近安州地區,也順理成章地找到離它們最近的警察單位──恰恰好又是三個不同的單位,甚或更找上最近的中國志願軍或朝鮮人民軍單位的司令部。不管它們問的是誰,都得到相同的正面答覆:在某日某時某地,地面目擊了一架敵機墜毀。這些聲明都是正式書面的文件,並且有簽名蓋章。目擊者更指出確切的墜毀位置,各搜索隊在毫無協調下,各自抵達墜毀地點,拍攝殘骸照片並取走有生產序號的牌子當成證據。

搜索隊也有可能把另一架更早前墜落的飛機殘骸當成他們要找的飛機。事實上,搜索隊有時候甚至無法到達墜毀地點,特別是在崎嶇的山區時。他們也可能認定根本找不到墜毀地點。在這個案例中,由於靠近水邊,敵人飛機有可能沈入清川江江底,因此幾乎完全不可能證明墜毀與否。

在朝鮮近旁的大片水域還引發另一種可能性──大角度俯衝的飛機越過海岸線撞入海中。到底這殘骸是在海底、河底,還是掙扎返航回家了?

再說,那架敵機或許根本沒有被打中。例如,F-86的引擎往往會冒煙,特別是在油門全開的時候。當人們看到一架佩刀機拖著濃煙往西朝鮮灣大角度俯衝躲避米格機時,往往很容易地以為它即將墜毀。在這情況下,地面觀察報告就會不夠可靠。一架飛在8000-9000米高度的飛機即使把引擎關掉,仍然可以滑翔達60-80公里之遙。再說要是引擎受創不順,但仍有部分動力能飛回基地呢?

作者們希望讀者能夠瞭解到要確認擊落戰果所面臨的困難。幾乎在整整60年後,一個完全絕對可靠的確認程序仍然還不存在,而在1950年代初期朝鮮上空的作戰,這個不可靠的程序還常常讓蘇聯飛行員無法獲得他們應當獲得的戰果,即使他們真的擊落了敵機,戰果也往往因為確認證據的不足而被刷掉。

作者們亦相信當在評估空中接戰、戰鬥、戰爭時的結果,下列法則應該要被遵守奉行。只有敵對方的真正損失該被考量,而不是各方宣稱的戰果。不過,也值得指出,並不是所有實際損失的數字都是那麼清楚明顯。從不同來源引用的美國空軍在朝鮮的損失並不一致。例如,一個權威的來源指出1951年10月6日損失的兩架佩刀機之一是在與米格機空戰時被擊落,這架飛機的飛行員發現無法彈射,所以在海灘迫降。另一個來源稱這架F-86被防空砲火擊中,飛
行員跳傘,飛機墜入海中。在這個案例中,第一個來源是正確的──F-86A 49-1319 被Pepelyaev上校擊落,殘骸被回收,運到莫斯科。

另一個美國空軍損失記錄不一致的例子,一架在1952年9月12日晚上於水豐發電廠附近被Yuriy Dobrovichan擊落的B-29的官方記錄是被高砲擊中(Light 按,這並不意味著 B-29A 44-86343 一定是被米格機擊落,或是美國空軍記錄竄改,當時夜航出擊的B-29以單機縱隊,各機間隔5公里飛行,該機正在高射砲火區飛行,在空中突然爆炸解體,很自然會認定是被高砲擊中。這裡是在該機緊接後面另一架B-29上的砲手回憶,http://www.kmike.com/NoSweat/NSFrame.htm ,請見 SUIHO - THE RAID 一段。)。

由於這些不一致現象,當我們在討論某特定飛行員的空戰成就時,即使官方戰果數字與另一方承認的損失不一致,我們還是必須要參考這些官方數字。

這條法則不但對朝鮮戰爭有效,也對以前和未來的戰爭有效,也該應用到所有國家的飛行員身上。總之,他們大多都全力投入作戰,當時尚未建立一套有效確認他們空戰戰果的程序並不是他們的錯!作者們希望本書讀者能夠瞭解這個觀點。

HEMiDEMi Technorati Del.icio.us MyShare個人書籤 Yahoo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