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1的文章

也論一江山戰俘

新聞:一江山戰俘返台 破「全體成仁」神話

http://focust-news.blogspot.com/2011/02/blog-post_8047.html


解放軍登陸一江山的戰鬥,從前都不太提自己傷亡,但從一些回憶可以推測傷亡不小,還有因為缺乏空地協同訓練,解放軍空軍的飛機轟炸自己人的情形。近年有個 解放軍傷亡數字的說法是陣亡393人,負傷1024人;但最近幾年左岸建了個一江山登陸戰紀念館,裡面記錄的「烈士」人數是454人,雖然實際負傷人數不 詳,但照此推斷傷亡數在1500人以上是無疑的。

如果照3600人登陸部隊的數字來算,傷亡率超過42%。國軍王生明部在無空優、無海 優,兵力佔劣勢的情況下,登陸前被解放軍砲兵砲擊六小時餘,耗彈一萬二千多發(解放軍資料),又被數十架次飛機轟炸,實際兵力不管是1086人還是720 人,能造成上述傷亡,不能說不是英勇善戰。

另外從上面傷亡數字來看,要說解放軍在三小時內就完全佔領一江山兩個島而結束戰鬥,似乎有點不可能。

而且,共方宣稱國軍方面陣亡567人,被俘519人。如果死亡那麼多人,被俘的519人裡面應當也是大部分帶傷,國軍守島部隊可說是拼戰至最後。現在媒體記者都改變立場,跟左岸同調,在此用的「神話」一詞,殊屬不當。

這裡有篇文章,是根據王生明之子王應文先生的研究而作,比較具有代表性。

1955年國共一江山戰役的新發現(上)
1955年國共一江山戰役的新發現(下)

翻雲跨海戰大和 vs 韓戰─大和島之役

圖片
自己文章刊出,打個小廣告。簡體版用「翻雲跨海戰大和」為標題,大概繁體版的編輯怕這標題讓人誤為大和號最後一戰,才改成這平平淡淡的題目,殘念。不過此期簡體版因出版社本身證照因素(跟文字內容無關),還整本卡在那裡沒能發行,不曉得要再等多久,也算是好事多磨。

http://www.warmg.com/mg1_detail.asp?id=198

東地中海畔的暴風雨──以色列的導彈快艇革命

圖片
東地中海畔的暴風雨──以色列的導彈快艇革命 Storms over the Eastern Mediterranean – The Revolution of Israeli Missile Boats 落日伏擊 1967年10月21日傍晚5時,東地中海平靜無波,水平線上夕陽還未落下,以色列海軍驅逐艦「埃拉特」號正在西奈半島一側的提那灣裡慢速巡曳著。艙面上沒有值班的官兵懶洋洋地靠著欄杆眺望落日餘暉,在就夜間戰備位置前偷閒欣賞一下這絢爛的夕色。艦長伊札克‧休尚中校在艦撟上,看著這片已經是瞭如指掌的水域。往南,是以色列剛剛在六日戰爭中以閃電之勢佔領的西奈半島;往西,是埃及的塞得港,那裡活動一如往常,兩艘埃及魚雷艇在港灣內龜縮著,從雷達幕上看起來沒有什麼異狀。他回想起4個月前的另兩艘魚雷艇,嘴角牽起一道幾乎察覺不到的微笑。

6月12日那天,兩艘俄制埃及魚雷艇偷溜出塞得港來,對他的驅逐艦發動魚雷攻擊,卻不知自己落入了以色列海軍的圈套。在水波不興的地中海面上,形孤影單的「埃拉特」號不過是個誘餌,另外還有兩艘以色列魚雷艇躲在提那灣內,伺機而動。埃及雷達只看到海岸的背景回波,對於埋伏的敵艇渾然不覺,全神貫注在「埃拉特」號上,接近到有效射程內,各發射了兩發魚雷後掉頭返航。這時以色列的埋伏發動,兩艘以色列魚雷艇從南側衝了出來,把埃及艇隊的退路切斷。「埃拉特」號則在閃躲過魚雷後,從北逼近,夾擊撤退中的埃及艇隊。以色列魚雷艇集中火力,把其中一艘埃及魚雷艇打得燃燒起來,失控向東繼續航行,最後慢慢沈沒。他的驅逐艦則用114毫米艦炮把另一艘埃及魚雷艇轟了個片甲不存。


以色列海軍驅逐艦「埃拉特」號 (INS Eilat)
現在,六日戰爭後的緊張情勢正在慢慢緩和,今天只有他孤伶伶一艘驅逐艦在提那灣裡,船上僅有199人,是編製員額的八成。「埃拉特」號已經沒多少次巡邏的機會,就快要從以色列海軍除役了。每想起這點,他的心裡就百味雜陳。雖然知道以色列海軍的未來不在他這艘二次大戰留下來的老舊英制驅逐艦上,而過去幾年,他也三與了塑造以色列未來海軍的秘密工作。但是,要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指揮下的軍艦退役拆解,變成一堆廢鐵,的確不怎麼好受。

就在此時,艦橋一側的瞭望哨報告:「右舷發現綠色信號火箭!」

他舉起望遠鏡,望向右舷的水平線,看到從塞得港方向有一團火光拖著一條煙尾,懶洋洋地升起後朝他飛來。他心裡格瞪一聲,臉色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