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05

翻雲跨海戰大和(十)

中國戰果剖析

在 中國的戰果方面,一樣也是誇大了。如官方說法中,常稱此役是空戰史上螺旋槳式轟炸機及殲擊機第一次擊落噴氣式戰鬥機的先例,這自是宣傳之詞。直到1992 年,《一代天驕──新中國空軍實戰錄》仍持同樣說法;直到2000年後,才含糊改稱「創造了以活塞式飛機擊落美軍最先進噴氣式飛機的範例」、「開創了活塞 式轟炸機擊落了F-86噴氣式戰鬥機的範例」。(注81)

事實上,二戰史家早已公認歷史上螺旋槳式飛機首次在空戰中擊落噴氣式戰鬥機的事 件發生於1944年8月28日晚19時15分比利時布魯塞爾附近上空,美國第8航空軍第78戰鬥機聯隊由梅爾斯少校和克羅伊中尉駕駛的2架螺旋槳式P- 47戰鬥機,合力擊落了德國空軍第51攔截機大隊勞耶爾中尉的Me262A-2a噴氣式戰鬥機(出廠序號900367),該機著火迫降損毀,勞耶爾幸運生 還。後來盟軍還有多次以螺旋槳戰鬥機擊落德軍Me-262噴氣式戰鬥機的紀錄,也有數架Me-262被美國B-17轟炸機的自衛火力擊落。

要 注意的是,二戰中盟軍這些螺旋槳式戰鬥機能夠擊落Me-262噴氣式戰鬥機的戰例,多是埋伏在德軍機場附近,利用Me-262起降操縱不便之際將其擊落, 又或者是趁德機不備,從後上方高速俯衝下來將其擊落,它們基本上在與高速的Me-262進行正面交戰時是無能為力的,最多僅能以小轉彎或側滑來自保。但 是,靈活的小轉彎或側滑自保有餘,攻擊不足,當反轉過來再追擊時,高速噴氣機往往早已飛出螺旋槳式戰鬥機上機槍炮的有效射程,伊凡斯的回憶便是最好的例 子。

而B-17重轟炸機能有擊落幾架Me-262戰鬥機的戰果,靠的則是強大的火力及嚴密的編隊。B-17前後上下共有4座雙連裝電動炮 塔,其中3座可360度迴旋,從1944年的B-17G起,全機合計有13挺12.7毫米機槍。而且,B-17執行任務時又多以12架飛機行密集編隊,其 防護火力不是轟炸大和島的圖-2這種連機槍射界都受限制的中型轟炸機能相比的。

所以,拉-11和圖-2轟炸機想擊落F-86只能完全靠運氣,無奈當天這個好運並未出現。

朝 鮮戰爭中「聯合國軍」的噴氣式飛機僅有1架被中朝方螺旋槳式飛機擊落。1950年7月19日美國空軍第8戰鬥轟炸聯隊的F-80C與朝鮮人民空軍的雅克 -9P式飛機遭遇,擊落3架雅克-9P,但是豪沃德·歐德爾上尉的F-80C(機號49-698 )被擊傷,在迫降時墜落,機毀人亡。

F-86則沒有被螺旋槳式飛機擊落的紀錄,反而是蘇中朝方面有數架米格-15噴氣式飛機被「聯合國軍」螺旋槳式飛機擊落。蘇軍方面,有2架以上的米格-15被B-29轟炸機的自衛火力擊落,志願軍方面則損失更多。

1951 年7月9日,空4師第12團團長趙大海率8架米格-15出擊,在清川江口附近與B-29轟炸機群遭遇,趙大海貿然進攻時被B-29機群集火擊中,跳傘落海 陣亡。他的飛機墜落於江口三角洲的泥灘上,殘骸被「聯合國軍」飛機發現,「聯合國軍」隨即派遣英國軍艦前來打撈,取得部分殘骸,提供了美軍分析米格-15 性能的初步數據。

1952年2月22日,空6師第18團副團長陳琦在三登、穀倉地區上空遭遇美國空軍第67戰術偵察聯隊第6166天氣中隊的RB-26C型偵察機(機號44-35364),陳琦將該機擊落,但自己也被該機反擊火力擊中,負傷後跳傘陣亡。

1952年8月9日,英國海軍「海洋」號(HMS Ocean)航空母艦上的4架海怒式螺旋槳式戰鬥機在鎮南浦與8架米格-15遭遇,擊傷2架米格-15,彼得·卡米柯爾中尉(Peter Carmichael)擊落1架米格-15,目擊其墜地爆炸。

1952 年9月10日,美國海軍陸戰隊第312攻擊中隊(VMA-312)2架F-4U在大同江口鎮南浦附近遭遇米格-15,長機傑西·佛爾馬上尉在躲過第一輪攻 擊後切入米格-15內側,以20毫米機炮擊中1架米格-15,看到身上衣服著火冒煙的米格機飛行員跳傘,米格機墜海。但佛爾馬自己隨即被另一群米格-15 擊中,左翼梢斷裂,掙扎一番後也棄機跳傘,8分鐘後即被海空救援隊救起。

1952年8月和10月這些米格機群可能都是志願軍空軍的機群。 從8月至10月,志願軍空3、12、17、18師趁美國空軍護航兵力不足的空檔,時時派出4架至8架小編隊,襲擾在大同江附近活動的海軍戰鬥轟炸機群。在 這期間宣稱戰果擊落30架,擊傷6架,自己損失2架,這2架的損失很可能就是上述的2架。如8月9日正是志願軍空18師第一次出戰,在大同江附近與「聯合 國軍」飛機遭遇。或許就是這些經驗不足的新飛行員未能利用米格-15的高速和垂直機動能力來攻擊,反而打開減速板跟英國海軍海怒式戰鬥機進行水平纏鬥,以 致於被其20毫米機炮擊落擊傷。

那麼,再回過頭來。1951年11月30日這天擊傷馬歇爾的拉-11飛行員是誰?是中方戰報中擊落擊傷多 架F-86的王天保嗎?根據雙方資料比對,應該不是王天保。馬歇爾是在與拉-11雙機小隊交戰時被擊傷,而且是在他先擊落拉-11小隊的長機後,才被拉 -11僚機迎頭擊傷。王天保的回憶,卻是單機與7架F-86周旋,利用小轉彎從後射擊,擊中最後1架F-86,還衝入它的噴氣尾流之中。(注82)何況, 擊傷馬歇爾的拉-11並未能安然返航享受勝利的果實。馬歇爾的僚機豪內克在馬歇爾中彈後,隨即咬住這架拉-11並將其擊落。美軍飛行員當天僅報稱擊落3架 拉-11,分別是領隊普雷斯頓、馬歇爾以及豪內克的戰果,與中方損失3架拉-11相吻合,所以可以確定擊傷馬歇爾的拉-11僚機應當是被豪內克擊落無疑, 這自然不會是孤軍奮戰而且安全返回的王天保。王天保的戰果可能是其他2架輕傷的F-86中的1架。

細查當天志願軍飛行員損失的名單,可以 發現損失的拉-11飛行員都是屬於飛在轟炸機後上方的第2大隊,包括團長徐兆文的僚機余長富、副中隊長周宗漢及其僚機何岳新!推敲起來,周宗漢及何岳新這 個雙機小隊應當就是與馬歇爾及豪內克交戰的拉-11小隊,而何岳新才是這名幾乎創下了解放軍空戰史上以活塞式殲擊機擊落噴氣式戰鬥機先例的飛行員(注 83)!不過,這還是「幾乎」而已,終究沒有成功。馬歇爾當天的運氣太好了,只是往前坐了那麼幾寸,竟然逃過一劫。

至於轟炸機群對大和島燈塔區的轟炸,應當算是失敗的。正如志願軍空軍戰果通報所述:「因投彈偏差未中目標,大部分落於燈塔區南200公尺之海灘上。」

注81:《抗美援朝戰爭史》,第三卷,第141頁;王海《我的戰鬥生涯》,第111頁。

注82:鄭赤鷹,《我打下了美國飛機》,第193-195頁。

注83:有關於並非王天保擊傷馬歇爾的分析,首見於張文先生文章。筆者有關擊傷馬歇爾者應為何岳新的推證,基於韓明陽,「1951年三次轟炸大和島參戰飛行員名單」及莊宿軍,「中國第一代王牌飛行員王延洲的傳奇人生」中的資料。

HEMiDEMi Technorati Del.icio.us MyShare個人書籤 Yahoo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