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萬年的孤寂》、《百步穿楊》、《烽火朝鮮》的交會。

2000/11/12

槍械發展史 ── 第三章 火繩槍

火繩槍的發展

蛇桿的發明雖然讓發射火槍簡單多了,但是它還是有極大缺陷,由於蛇桿會自由旋轉無法固定,影響裝填;在發射時右手也無法扶持火槍,有損穩定度。所以各地槍匠仍在持續改良發射機構,在公元 1475 年寫成的德文手卷上,出現了第一個可稱為火繩槍槍機(lock)的描述。

左上圖是最原始的蛇桿設計,約 15 世紀中期。右上圖是稍微進步一些的蛇桿設計,所謂的 Merz Matchlock,前方還有一根小針可以用來清除引火口的殘渣,時約公元 1475 年。下圖是火繩槍機結構:1. 槍機護板。2. 蛇桿。3. 主彈簧。4. 連動臂。5. 連桿與連動臂連結的開口。6. 火繩夾。7. 扳機桿。

在這新的設計中,蛇桿被移到前方,火繩夾向後,長度減半,固定釘以下的部份被切除,加了一個鍊結,鍊結再連上一個槓桿,槓桿後端連上扳機。 在發射的時候只要將扳機上壓,槓桿後端會上移,前端下降,帶動鍊結將蛇桿往後拉下,接觸藥鍋;當鬆開扳機時,槓桿下方的一個彈簧片會將槓桿前端推回原來位 置,蛇桿也自動歸位。這整個機械結構都可以裝置在槍身右側,再用一個銅片(lock plate)來保護。

##ReadMore##

火繩槍的槍機連續動作,彈簧片用於將扳機槓桿推回待發位置。

這種發射機構的好處是兩隻手都可以用來扶持火槍;發射時手部移動的距離較短,有助瞄準;由於彈簧和槓桿的關係,蛇桿也不會亂動。大大解決發射的問題。

這種槍機結構發明不久後,另一種類似的槍機結構也出現,不同點在於彈簧片的使用。在後一種設計中,彈簧片被接到蛇桿上,而且也不是用來將蛇 桿推回原位,而是用來將蛇桿彈向藥鍋。在發射前火槍兵要將火繩裝上蛇桿,然後將蛇桿扳到待發(cocked)的位置,輕輕一壓扳機就會將彈簧釋放,彈力會 將蛇桿壓入藥鍋。這種槍機設計被稱為 snapping lock,好處是發射的動作更小,點燃的動作更快,有助準確度。壞處是火繩容易熄滅,而且由於沒有保險裝置,容易造成意外。由於如此,這種結構在公元 1550 年後就從歐洲大部份地區消失了,只有在日本還一直沿用。

19 世紀日本仍在使用火繩槍,這兩支火繩手槍的槍機是所謂的 snapping matchlock。

在 16 世紀中葉,火藥製程的改良讓火藥的威力增加,也讓火槍的使用更為安全。在這同時,各種不同的子彈也被使用過,除了圓球形外,圓柱形、圓桶形、金字塔形、長 方形等形形色色的形狀都有;材質方面,鉛、鐵、黃銅、青銅、錫、石頭、甚至銀子和金子,都有人用來做為子彈的材料。鐵質的彈丸主要用來做為穿甲之用,在公 元 1560 年的聖丹尼斯之役法國警察總監安地蒙特摩倫西就被一名蘇格蘭人用鐵質子彈擊殺。金銀質的彈丸則是中古時期的一種迷信,以為子彈的材質必須要和敵人的身份配 合,要殺貴族就必須用銀質彈丸,金質的當然就保留來對付國王了。

到了公元 1660 年,基本上鉛質彈丸已經取代了所有其它的材料。使用鉛彈的好處是:

  1. 鎔點低,鑄造容易。
  2. 成本低廉。
  3. 材質較軟,較易用通條塞入槍膛,也易保持槍膛氣密。

當時也開始出現各種不同槍托。

  • 直式槍托:在德國和瑞士地區流行,槍托架在肩膀上端。
  • 彎式槍托:在法國和低地國流行,槍托抵在胸前。
  • 寬式槍托:在西班牙半島流行,抵在肩窩,公元 1600 年前後已變成標準。

至於名稱方面,並不統一,有各種不同的叫法。最普遍的如下:

  • hackbut / hakbuchse / harquebus: 原意是「有鉤的槍」,很顯然是原始的手砲而來。
  • arcquebus: harquebus 的變形,後來指的是可以抵住胸部或肩窩來發射,不必靠叉架的輕型槍枝。
  • caliver: 可從肩上發射的輕型槍枝。
  • petronel:可以抵住胸部發射的輕型槍枝。

到了後來當火槍(musket,西班牙文 mosquete,義大利文 moschetto)發明並普遍化後,軍用的槍枝就被通稱為火槍了。

火槍(musket)與火槍兵(musketeer)

火槍是西班牙人的發明,時間大概在公元 1535 年左右。在公元 1550 年的荷蘭戰爭期間,歐洲各國在戰場上看到這種設計,回去大量仿造。musket 口徑不小,大約在 20mm,彈丸重約 50 克,槍重約 18-20 磅,發射時必須使用叉架來支撐。

左圖是一名火槍手,火繩一端已經夾在槍機上,另一端(也有火頭)仍夾在左手中指與無名指尖;他右邊腰間有備用火繩,垂在腿側的是引藥罐;此圖來自 Jacques de Gheyn 的火槍手冊,公元 1608 年。右圖是一個配有火繩手槍的鐵盾,屬於英王亨利八世所有。

火槍的準確性雖不高,殺傷力卻不小,在 150 公尺時仍可以洞穿 2 吋厚的木板或者輕甲。所以如果能夠將大量火槍兵集中運用,對於某些目標還是很有威脅性。不過這就需要對火槍兵施以正式的訓練編組,才能在戰鬥狀況下發揮功用。

火槍兵的裝備除了火槍、火繩、和叉架外,還有其他附屬裝備。他們通常攜帶一個彈藥帶,斜掛身上,帶上掛有 12-14 個火藥小罐(apostles),這些木製小罐有皮製的蓋子,裝有發射一次火槍的火藥量。彈帶上另掛有一個裝引藥(priming powder)的小罐,引藥的顆粒比普通火藥細,容易燃燒。帶上也掛有一個子彈袋,內裝約 30 顆鉛彈,不過在接戰時火槍兵往往都把鉛彈含在嘴裡,以節省時間。

上圖是兩名騎兵以火繩槍交火。下圖是他們所使用的火繩槍。此兩圖都來自於 Wallhausen 的 Art Militaire au Cheval(Art of Mounted Warfare),公元 1616 年。

另外他還會攜帶著一些布片,用來舂實火藥和彈丸,也用來擦槍。清理引火孔用的探針,以及用來從槍管挖出鉛彈的工具也是必要的裝備之一。除此之外,他還得穿上甲冑,包括了頭盔、頸甲、胸甲,外加一把劍。

在作戰時,火槍兵通常編成 10 到 12 人的一個班橫隊,各兵距離約 1 步;然後以約 10 個班縱深構成一個火槍兵方陣。最前排的一班發射後,就從兩旁退到後面裝填,第二班向前前行幾步發射,這樣輪流不息,到了最後一班發射完畢,第一班也裝填完 畢,可以繼續輪迴發射。

17 世紀初期作戰的陣式,仍以大方陣為主。公元 1621 年法蘭克福的銅版雕刻。

不過由於當時火藥會留下大量殘渣,在發射 6 到 8 發後,通常火槍就會堵塞,士兵得花上整整一天的時間清理槍枝;再加上火槍接戰距離短(準確度問題),一般接戰時也不會發射太多發彈丸,所以火槍兵的彈藥帶上才會只有 12-14 個小火藥罐。

當時作戰的陣式是以西班牙大方陣(tercio)為主,長矛兵與火槍兵各佔半數,主力是長矛兵構成的大型方陣,火槍兵的方陣置於大方陣的四個角落,或是在大方陣外圍成一圈,砲兵列在更前方成一線,騎兵則佈陣在側翼並攻擊敵人側翼。大方陣的人數通常在 1500 人到 3000 人之間,這種陣式最大的問題在於不利於運動,龐大的方陣很難調動應付戰場上的變局。

16 世紀流行的西班牙大方陣(tercio),中間為長矛手,四角為火槍兵,陣容龐大。

到了 17 世紀初,瑞典國王阿道夫‧古斯塔夫二世(1594-1632)帶領了軍事革命的浪潮,在武器裝備及軍隊組織上進行大規模的改良。公元 1624 年,他的軍隊開始採用較輕的火槍,重僅約 4.25-5 公斤,口徑較小,彈丸也相對的小,攜彈量隨之增加。不過叉架仍然被保留直到 1655 年才廢除。

古斯塔夫的軍事組織改革也將火槍兵在軍隊中的比例從 1/2 提高到 2/3,並且編成團和旅,每團三旅(一個旅相當於現代一個營的兵力),火槍兵單位和長矛兵單位左右並列,或者前後並列。火槍兵的縱深減少為六列,各兵間的 距離拉大,可以讓前方單位由間隙中退到後方,後方單位也可通過間隙前進接敵。火槍兵單位也跟騎兵單位交叉參雜,以提供騎兵單位較強的火力對抗衝鋒的敵軍騎 兵。另外,砲兵則集中在兩側及中央以發揮火力,各團則另配有 5 門輕砲做為直屬支援火力。

由於古斯塔夫的軍事革命,瑞典在 16 世紀末期成為北歐的霸主,歐洲各國也競相模仿瑞典進行改革。

左圖為瑞典國王古斯塔夫‧阿道夫斯二世(1594-1632)。右為他大量配發給部隊的紙包子彈,內含火藥與一顆彈丸,加快裝填速度。

其他發展

在此時,已經開始有來福線出現了。

最早有關來福線的記錄在公元 1498 年,維也納的 Caspar Kollner 在槍管中使用直條溝槽。由於沒有扭轉,這些所謂的來福線可能只是用來方便快速裝填之用,並非增加準度之用。另外有一種說法是出現在公元 1476 年的義大利記錄中,不過這也是無法精確地證實。

另外,準星、照門、後膛裝彈、轉輪步槍、多管槍、手槍,等等都已經有雛形了。

火繩槍的發射程序

為了爭取宗教自由與獨立,所謂的低地省分(今荷蘭、比利時、盧森堡一帶)的人民起而反抗對抗 16 世紀時不可一世的西班牙帝國。由於西班牙有當時歐洲最強的步兵,反抗軍不得不以大量的訓練來武裝人民。於是荷蘭人在公元 1597/98 年間出版了世上最早的步兵訓練手冊,教導騎槍(caliveres)、火槍(Mvskettes)、以及長矛(pikes)的使用;這個手冊很快地被翻譯成多種語言,流傳到其他國家。在公元 1607 年的英文版中,共有 117 張圖片,其中 43 張有關騎槍,43 張有關火槍,另有 32 張有關長矛的使用。

在這手冊中的 43 個火槍使用的步驟是:

  1. 手持叉架前進!
    火繩槍靠在左肩,左手持槍,左手指間握住火繩,右手持叉架。
  2. 叉架靠槍前進!
    叉架交左手,空出右手來。
  3. 放下叉架,槍下肩!
    左手將叉架放下,右手將火繩槍從左肩取下。
  4. 右手持槍,左手下垂!
    右手持槍,槍身保持垂直,左手垂下,叉架尾端接觸地面。
  5. 槍交左手,提高叉架!
    槍換到左手,同時提起叉架,兩者呈一小角度,由左手握持。
  6. 火繩交到右手!
  7. 吹火繩!
    對火繩輕輕吹氣以造成火頭。
  8. 裝火繩!
    將火繩一頭裝在蛇桿夾子上。
  9. 試火繩!
    調整火繩長度,以確定火繩可以正好點入藥鍋(此時藥鍋蓋是關閉的)。
  10. 吹火繩,開藥鍋蓋!
  11. 舉槍瞄準!
    叉架稍向前倒,將火繩槍平衡在叉架上,左腳向前一步。
  12. 射擊!
    雙腳呈弓步,左彎右直,槍托抵住胸部,扣下扳機射擊。
  13. 放下火槍,靠住叉架!
    左手拇指與食指握住槍身與叉架。槍口向前,避免遲發意外。
  14. 取下火繩!
    右手將火繩從蛇桿上的夾子取下,避免裝填火藥時發生意外。
  15. 火繩交左手!
    用左手中指、無名指、及小指握住火繩兩端(火繩是兩頭都點燃,以便一頭熄滅時可用另一頭再引燃)。
  16. 清藥鍋!
    將藥鍋中剩餘的灰渣吹掉或用右手拇指抹淨,避免火星引燃引藥。
  17. 裝引藥!
    取出引藥罐(priming flash),將適量引藥(priming powder)倒入藥鍋中。
  18. 關上藥鍋蓋!
  19. 搖動藥鍋!
    用手指輕敲藥鍋,抖落藥鍋蓋外的引藥,並讓藥鍋中的引藥落入引火孔。
  20. 吹藥鍋!
    將藥鍋蓋外的引藥粉吹掉。
  21. 轉槍!
    火槍轉成和叉架並列,槍口向上。
  22. 放叉架!
    火槍滑下至身體左側,左手握槍,不握叉架,叉架用掛在手腕上的一小段繩子掛住。
  23. 打開火藥袋!
    右手取一個火藥袋,拇指同時打開蓋子。
  24. 裝填!
    將火藥從槍口倒入,放掉藥袋,右手從彈丸袋(或口中)取一個彈丸放入槍口,再取一小團布片或紙片塞入槍口。
  25. 取出通條!
    右手反手(虎口向下)從槍管下方取出通條,通常右手需抽兩到三次才能取出;此時通條前端(較大的一端)在上,右手虎口向下握住通條尾端在下。
  26. 反轉通條!
    將通條調轉 180 度(虎口向上),將通條前端抵住大腿或臀部,右手順勢下滑,握在距通條前端不遠處。此時通條尾端在上,右手虎口向上握住前端在下。
  27. 將彈藥舂實!
    右手(虎口向上)將通條前端塞入槍口,適度地將彈藥舂入槍膛。
  28. 抽出通條!
    一樣用右手反手(虎口向下)將通條從槍口抽出,通條尾端在上,右手虎口向下握住前端在下。
  29. 反轉通條!
    將通條調轉 180 度(虎口向上),將通條尾端抵住大腿或腰部,右手順勢下滑,握在距通條尾端不遠處。此時通條前端在上,右手虎口向上握住尾端在下。
  30. 放回通條!
    將通條放回槍管下的空間。
  31. 舉槍!
    左手將槍取起舉高直立,叉架仍掛在左手手腕。
  32. 取叉架!
    左手將槍交右手,仍保持垂直,左手握住叉架。
  33. 肩槍!
    右手將槍置於左肩,左手持叉架與火繩。
  34. 叉架靠槍前進!
  35. 槍下肩!
  36. 將槍放在叉架上!
  37. 將槍穩住在叉架上!
  38. 將槍平衡在叉架上!
    只靠左手平衡,右手空出。
  39. 火繩交到右手!
  40. 吹火繩!
  41. 裝火繩!
  42. 試火繩!
  43. 關上藥鍋蓋,預備!

單看從這些步驟就可以知道,發射火繩槍是非常繁複的程序。在發射一發子彈後,需要 21 個步驟才能重新裝填完畢;而且有許多步驟都要靠左手單手來握持並平衡總重量近 9 公斤的火槍、火繩、和叉架。不但如此,在手冊上還嚴格要求火槍不能落地,除了裝火藥那一動外,其他各動時槍托都不許接觸地面,連用通條將藥彈舂入槍膛時也一樣,更增加了難度。

左圖的火槍兵正在將殘渣從藥鍋中吹走,右手握著的是引藥罐,身上彈帶掛的是火藥罐,腰間右側的小布袋裝的是彈丸。左圖的火槍兵正在執行前面手冊上第 29 動的動作,準備將通條放回槍管下方的空洞;他腰間掛的彈丸袋下方的小罐正是引藥罐,和一般皮製火藥罐明顯不同。這兩圖都來自上面手冊公元 1608 年的英文版。

另外,發射時的後座力也不小,所以手冊中才要求火槍必須頂住胸部(胸甲);如果頂住肩窩或手臂的話,很容易就會被後座力弄得脫臼。在當時對於彈道學的瞭解並不夠,不過以這類火槍的特性以及接戰的距離,手冊中要求瞄準敵軍的胸部甚或腳下,彈丸才不會過高地從敵軍頭上飛過。

把這些因素整個來考量,身穿甲冑、肩荷重槍、單手表演平衡特技、加上繁複的裝填程序,所以火繩槍的發射速率非常緩慢;一般在訓練時每分鐘能達到兩發已經算不錯,在實戰時更很容易地低到每分一發。

火繩槍的衝擊與影響

除了重新裝填很慢外,火繩槍最大的安全問題就在於那兩個晃晃蕩蕩的火繩頭。由於火槍兵身上到處是火藥袋,這兩個繩頭總是讓人提心吊膽;英國著名的約 翰‧史密斯船長就曾經發生意外,引燃了身上的一個火藥袋,造成嚴重燒傷。所以在前面的裝填程序中都要小心地將火繩取下並持穩在左手指間。

火繩的缺點是:

  1. 不耐天候,風吹雨打容易熄滅。
  2. 不安全。
  3. 仍然需要最初引燃的動作(通常用火堆,或者行列中攜帶的特殊火種罐)。
  4. 風向不對時,煙味會暴露位置(黑澤明電影「七武士」中三船敏郎就是循此找到土匪的火槍兵位置)。
  5. 夜間時火頭很容易暴露位置。
  6. 需要時時調整長度(火繩燃燒速度每小時約 30 公分)。

雖然有這些缺點,由於火繩槍機件簡單、容易製造,在很多地區仍然一直沿用到公元 1700 年前後才被燧石槍取代。

基本上,火繩槍和前一章的手砲一樣,仍然是非常原始的武器,雖然發射時有心裡震攝的效果,整體殺傷力還是不如弓箭。但是同樣地經濟因素仍然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火繩槍的生產成本較低,訓練所需時間較弓箭手短,容易大量運用。

火槍兵與重騎兵(Cuirassier)互以火繩槍交火,公元 1616 年寫成的 Kriegskunst zu Pferdt(The Art of Mounted Warfare)中的插畫。

由於火繩槍手可以被大量地訓練與配置,他們對於中古時期階級森嚴的封建社會形成一種挑戰。隨便一個農夫經過幾周的訓練後就可上陣,而他們的火力雖不 及弓箭手,卻也還是對原來佔有戰場優勢的騎士構成相當威脅,因此各封建領主再也不能把他們當成毫無價值的「民軍」(levies)來看待。由於他們在戰場 上地位的提昇,相對地也降低了騎士的地位。

各國的騎士對騎士制度的沒落雖無奈卻無法可施,最多只能做到一些個人快意的報復行為。16 世紀初葉法國著名的英雄騎士 Chevalier de Bayard (1475-1524 AD) 對俘虜的火槍兵總是殺無赦,但是他自己最後還是喪命在火繩槍之下。15 世紀的義大利霸主米蘭公爵 Gian Paolo Vitelli (-1499 AD)總是把投降火槍兵的兩眼弄瞎並砍斷雙手。

日本與火繩槍

公元 1543 年葡萄牙人克里斯多福‧狄‧摩達(Christopher de Moda)將火繩槍引進日本。當時日本是在戰國時代,各地大名諸侯無不盡量增強武備,火繩槍很快地也被大量仿造。公元 1557 年時織田信長就訂購了 500 支,武田信玄也預言火槍會是戰爭中決定的因素之一。

火繩槍在日本的顛峰應該是公元 1575 年的長蓧之戰,織田信長的部隊中共有 12,000 支火繩槍,他將其中 3,000 名精選的火繩槍兵集中起來,分成三排列陣在木柵之後, 這三排輪流開槍,擊敗了武田家麾下戰無不勝的精銳騎兵;就此完成織田信長的霸業。

描繪公元 1575 年長蓧之戰的屏風畫。織田家的火槍隊正嚴陣以待。較大尺寸的圖片在此。

織田信長死後,豐臣秀吉和德川家康爭奪天下,在公元 1584 年的長久手之戰中,德川家的火繩槍兵先掀開序幕,一槍打死了豐臣方面的勇將森長可,造成豐臣部隊以潰敗收場,連豐臣一方的統帥池田恆興都戰死。此戰奠定了 德川家康與豐臣政權分庭抗禮的地位,使他能在豐臣秀吉死後出來奪取天下。

公元 1584 年的長久手之戰,德川家的火槍手立下首功。較大尺寸的圖片在此。

但是在此之後,日本的火槍發展就此停滯, 後來歐洲發明的輪機槍和燧發槍等雖然被帶進日本,卻沒有被接受,最主要的原因是政治和社會因素。在政治方面,隨著德川幕府的成形,開始對各大名進行嚴格的 軍備管制,火槍當然是列在榜首;而且德川幕府對外國人的看法也是十分保守封閉,從公元 1590 年到 1610 年間逐步限制外國人在日本的居地與行動。到了公元 1610 年代中葉,鎖國政策正式成形,除了少數跟中國的貿易外,禁絕外國船舶來往。在社會方面,火槍打破階級差異的衝擊在日本社會要比在歐洲更大,當農夫出身的火 槍手可以輕易地擊殺受過多年武術專訓的武士時,維繫日本社會的階級制度岌岌可危,這當然也是講求秩序與上下尊卑的幕府所不能忍受的。於是,幕府方面也進行 一連串的措施,將槍枝的製造與販賣列入嚴格管制,基本上只有幕府本身可以擁有槍枝。如此經過 250 年沒有戰爭的歲月後,到了「黑船來航」事件,日本被迫改變鎖國政策之時,基本上仍然停留在火繩槍的時代,而且只有幕府才能擁有火器。

日本教授射擊技術的「槍經」手卷,寫於公元 1612 年。

Share:

2000/10/15

槍械發展史 ── 第二章 槍砲的發明

概論

火藥雖是中國的發明,但是被真正拿來大量應用的卻是在西方的槍砲上。中國雖然早有噴火筒的發明,而槍砲也是噴火筒的合理延伸,但是並不能就此推論槍砲也是中國發明出來的。更可能的是,槍砲不是一人一地的發明,而是由於火藥知識的傳播,在許多地方幾乎同時發展出來的。

早期火藥在中國軍事上的應用以前一章所述的噴火筒及炸彈為主,而在西方則以火砲首先出現。這個現象告訴我們,由中國傳播到西方的是火藥知識,而非直接的軍事發明;蒙古西征將火藥帶到西方的可能性也就更低了。

雖然槍砲的發明並沒有確定的記錄,但可確認的是在 13 世紀末葉,東方和西方都已經有雛形的槍砲出現。

火砲

火砲在西方的出現據考證應該是在公元 1250 至 1275 年間在北非及西班牙的摩爾人王國中,這也是阿拉伯人將火藥引進西方的旁證。最早的砲都是臼形,顯然是從調製混合藥物的石臼而來。這些石臼砲的尺寸不大,裝 藥量也不多,發射石彈的殺傷力有限,但是心理震撼的效果一定不小。

在中國,火砲大約也在同一時期發展出來。北京附近曾挖出公元 1288 年鑄造的銅炮,大小確是屬於火砲之級,只不過不知道是裝填固體彈丸做為攻城之用,還是填裝了碎石鐵片殺傷人員。明初(14世紀初)鑄造的銅炮出土的更多。

##ReadMore##

上端兩圖為公元 14 世紀前葉的中國火砲:「行砲車」及「九矢鑽心神毒火雷砲」。下圖照片中的大口徑轟城砲(bombard)造於公元 1377 年,照片攝於山西省會太原,日期約在公元 1945─46 年間。

西方對火砲最早而無爭議的書面記載出現在 Walter de Millimete 替英國愛德華王子(日後的英王愛德華三世)在公元 1326 年寫的書 De Offciis Regnum(論國王的職責)中,有一張用火砲發射金屬箭頭(bolt)的彩圖。雖然沒有任何文字說明,卻無疑地可以看出是門火砲。在 de Millimete 的另一本沒有記載日期的書中,也有類似的圖片。這兩門火砲作甕狀,平放在木製平台上,沒有任何能夠抵銷後座力的裝置。砲手用一根燒紅的鐵條或木條引燃引火孔中的引藥。

上圖是西方文獻中出現的第一門火砲,Walter de Millimete 手卷中的插畫。下圖為Walter de Millimete 另一手卷中的插畫。

同一年(公元 1326 年),義大利的弗羅倫斯城訂購了銅製大砲和一些鐵彈丸和鐵箭矢,交易文件還保留到今日。愛德華三世在公元 1327 年跟蘇格蘭人作戰時曾經攜有一些「crackys of war」,大約是重在 15 至 30 磅之間的輕型砲。公元 1345 年二月一日,愛德華三世的大侍官記載了一筆修理 13 門大砲 的費用。同年在英法百年戰爭中著名的 Crecy 之役,愛德華三世可能用上了兩到三門大砲,造成法軍方面十字弓手的驚慌。其後不久,他使用大約 20 門大砲來圍攻加萊城堡。

公元 14 世紀中葉的攻城大砲,尾端的螺紋用來固定在砲座上

到公元 14 世紀中葉,火砲已經被廣泛使用,但是各地各時的名稱都不同,造成不少困擾。英國稱之為 gunna、gonne、gounne、或gunne。一些學者認為 gun 這個字可能來自條頓族的字根 gun,如 Gunhilde 和 Gundeline,意思是「戰爭」。法文早期用 pot-de-fer (鐵甕)來稱呼火砲,義大利文用 vasa,指的是甕或大瓶子。在歐洲其他地方稱為 tormentum pyrium (發火投石機),ballista mirabilis(驚人的投石機),igniferens tubus(噴火管),以及 bombarde (從希臘文 bombos 而來,意為大聲哼叫)。

公元 14 世紀中葉及公元 15 世紀初期的攻城火砲。右方整座攻城塔可以推到接近敵人城牆處,塔樓可以用弓箭或槍壓制敵人守兵,下方火砲用來轟毀城牆

公元 14 世紀末,火砲的發展十分快速,已經依據大小不同的砲做分類:

  1. 小砲:gunnae parvae,重約 15-20 磅
  2. 中砲:gunnae de pondere medio,重約 20-50 磅
  3. 大砲:gunnae magnae,50 - 100 磅。
  4. 巨砲:gunnae maximae,100-300 磅。

早期火砲使用的彈丸形形色色,從金屬箭頭,銅炮彈、鉛砲彈、鐵砲彈、到石頭砲彈都有。石頭砲彈通常給大型砲使用,它的重量輕,不易引起砲管膛炸,而且容易製造,成本很低。公元 1346 年,義大利佛羅倫斯城記載有用火砲發射,大如蘋果的鐵彈丸。公元 1377 年英國倫敦塔的清單記載有四具用來鑄造彈丸的鑄模,另有總重 612 公斤的鉛彈,同時還有 22 門火砲和 460 支火砲用的巨型箭矢。公元 1377 年,Odruik 圍城戰時,勃艮地公爵使用了可以發射 90 公斤重石彈的火砲。公元 1396 年時倫敦塔的記錄則列出了 1356 枚圓形石彈丸。

公元 15 世紀的英國手卷插畫,圖中的火砲已經有很大進步,注意地上的白色石彈。

當時火砲的威力並不是太強,大概只能造成一些結構上的損害。一名中古詩人寫道:

Gonners to schew their art
Into the town in many a parte
Schot many a fulle great stone.
Thanked be God and Mary mild,
They hurt neyther man, woman nor child;

To the houses, though, they did harm.
上圖為公元 15 世紀時的版畫,使用火砲攻城。下圖是公元 1430 年左右的油畫,下方有三門大小不同的砲,藍色營帳上方則有四門裝有輪子的大砲

到了公元 1400 年時,火砲已經相當普遍。小口徑的砲通常用黃銅或青銅鑄造,甕型的砲也可以鑄造,但是長管型的砲無法鑄造,必須由鐵條拼成。通常把生鐵條圍著一根圓柱,再 加熱錘擊而成;由於品質無法控制,通常外面會再加上幾道鐵箍。整個過程就像製造桶子(barrel)一樣,所以砲管就此被稱為 barrel。

公元 14 世紀末葉的銅鑄火砲,長約 30 公分,口徑 36 mm,重 9.07 公斤,現存瑞典國家歷史博物館。

當時擔任砲手是很危險的工作,由於鑄造技術不良,什麼時候砲管會膛炸都不知道。而且當時火藥在使用前通常還得再混合一次,藥量比例錯誤或是混合不夠均勻都有可能膛炸。公元 1437 年洛克斯堡圍城戰中,蘇格蘭王詹姆斯二世就在親自督導圍攻城時被一門膛炸的火砲炸死。

雖然如此,火砲的口徑和尺寸還是逐漸增加。盧森堡的甘特市(Ghent)仍然保存著一門生鐵製成、名為 Duille Grete 的攻城砲,重達 15,257 公斤(33,606 磅),口徑 83.8 公分(33 吋),發射的是 272 公斤(600 磅)重的石彈丸。土耳其回教帝國的蘇丹莫哈米特二世在公元 1453 年攻下君士坦丁堡、滅掉東羅馬帝國時用的圍城大砲口徑達 76 公分,裝填及發射一發半噸重的石彈要花上兩個小時。倫敦塔現存一門跟這些攻城砲類似的一門火砲,它是在公元 1464 年由土耳其造砲巨匠穆尼耳‧阿里鑄成,長 5.2 公尺(17 英尺),重量超過 17 噸,發射時裝用重達 136 公斤(300 磅)的火藥,可以將 295 公斤(650磅)重的彈丸投射到 1.6 公里(1英里)之遙;這門砲和其他同型的大砲據守韃靼尼爾海峽達 350 年之久,故又稱「韃靼尼爾大砲」。另一門由蘇格蘭王詹姆斯二世訂製的著名火砲是 Mons Meg,長 4 公尺(13 英尺 4 英吋),口徑 50.8 公分(20 吋),可以發射 200 公斤重的石彈,現正保存於英國愛丁堡。

上圖為現存於英國愛丁堡的 Mons Meg。下圖為存於倫敦塔的「韃靼尼爾大砲」,砲身可分成兩截運輸,以螺紋鎖上。

在這時候,已經不再以砲身重量來分級,而是由砲彈重量和倍徑來區分。

以砲彈重量來分的話,所謂的 12 磅砲就是能夠發射重 12 磅砲彈的火砲。而倍徑則是從公元 16 世紀開始,以砲身的長度與口徑間的比例來對火砲分類。

通常分為下面幾類:

  1. 長型砲(culverin),倍徑約 30 倍。
  2. 加農砲(cannon),用以轟擊堡壘城牆,倍徑通常在 20 到 25 倍之間。
  3. 圍城砲(pedrero),倍徑在 8 到 10 倍間,通常使用石製彈丸,用於圍城或海戰。
  4. 臼砲(mortar),倍徑比 pedrero 更小,主要用於圍城之用。

這些早期的火砲由於重量不輕,發射緩慢,通常是在圍城時做為轟毀城牆之用,極少用於野戰。大部份的砲也都是裝在固定的木架上,雖有可以調整砲角高低的楔子,卻沒有像日後的車輪可以運動。裝用車輪的火砲要到 15 世紀中葉後才逐漸出現。

在公元 1474─77 年間的勃艮地戰爭中擄獲的野戰砲,生鐵製造的砲管長 158 公分,口徑 7.5 公分。現存法國 La Neuveville 博物館。

火槍

在中國,槍的出現要比西方稍早。由於噴火筒的使用,很早就已經演進到使用演進到發射火箭的發射筒,再進一步發展到發射鉛彈不過舉手之勞。到了公元 13 世紀末葉,已經有發射鉛彈的雛形槍的出現。不過中國早期的槍仍然沿襲著從長矛及噴火筒合用的傳統,強調多功能,不但可做遠戰,還可近攻。

「飛天毒龍神火槍」,中間細管可發鉛彈,兩側綁縛有噴火筒,前端分叉可做近戰武器。擊賊砭銃,柄長三尺,管長二尺,發彈可達三百步,筒身近戰可以衝擊。「衝陣火葫蘆」,柄長六尺,中間銃心可發鉛彈,葫蘆型盛器可裝藥,近戰當噴火筒用。

西方對於火槍的使用稍晚於火砲。由於火砲的體積與重量都不利運動,因此開始有人想到做成較短、口徑較小的砲管,並裝上一根木柄由人手持,比較能夠靈活運用。因此,所謂的「手砲」(hand cannon)就此出現。

最早有關火槍的記錄出現在公元 1324 年義大利佛羅倫斯城的紀年中,只是由於名詞上的混淆,並不能真正確定到底是小型的「手砲」或是比較大的火砲。公元 1331 年,義大利西維達勒城的紀年中也提到小型火器,一樣地也是無法確定到底是砲還是槍。

有關「手砲」確切無誤的記錄在斯耶納(Sienna)附近的聖李奧納多修道院一幅公元 1339 年左右的壁畫中,畫中的士兵正在發射長度約 1 公尺的長管型火器。

左圖為義大利畫家 Paolo del Maestro Neri 在公元 1339 年作的壁畫,現存斯耶納圖書館。右圖為 15 世紀的英國手卷上發射手砲的圖繪。

手砲的長度不一,有長管型的,也有精悍短小型的。公元 1364 年,Perugia 城訂購了 500 支手砲,每支槍管的長度不過巴掌大。公元 1371 年,倫敦塔管理員約翰‧哈爾頓在帳簿上記載他將三根手砲管(handgonnes)交運給某地主教。一支在德國坦能堡出土,日期造於公元 1399 年的手砲長 31 公分,口徑約 18 mm,重約 1.25 公斤。另一在瑞典發現的 14 世紀手砲長僅 20 公分。 這些手砲有許多在下方都有鉤用以鉤住胸牆以減低後座力,後來就逐漸演變成德文的 Hackenbuchse、法文的 arquebuse、及英文的 Hackbut 和 Harquebus。

上圖為公元 14 世紀中葉的鐵製瑞士手砲,槍管長約 18 公分,口徑約 30mm,重 2.25 公斤,槍管後下方突出的金屬插梢用於鉤住胸牆,有助瞄準及減低後座力。中圖為坦能堡出土的手砲之截面圖。下圖為 15 世紀初波西米亞的鐵鑄手砲,槍管長 42 公分,槍口口徑 18mm。

一份公元 1411 年的德國手卷記載如何裝填手砲。首先要將槍管中裝 3/5 滿的火藥,用通條壓實,再放上一塊薄木片,然後才放彈丸。這種裝填法幾乎要把短短的手砲槍管填滿了,根本談不上彈道可言。手砲的發射方法則是將手砲用左手 拿住,木桿夾在左腋下,右手拿一根燒紅的鐵條或木炭點入引火孔。這種方法無法瞄準,而且火槍兵必須靠近一個火堆,才能保持鐵條或木炭的紅火。

公元 1430 年佛羅倫斯軍隊圍攻魯卡城(Lucca),魯卡的軍隊出城應戰,在佛羅倫斯一方的史家記載魯卡士兵持著長約一公尺綁上鐵管的木棍,從鐵管中發射出力足以穿透盔甲的鐵彈丸,把佛羅倫斯部隊打得大敗。

左圖是典型的 15 世紀圍城戰,長弓、手砲、再加上大型火砲。右圖是 15 世紀初的手卷圖繪,架在叉架上的手砲以一根末端燒紅的金屬桿點燃。

隨著手砲的普遍使用,也有進一步的改良。引火孔逐漸移到右邊,加了一個小碟狀的有蓋藥鍋盛引藥,槍管加長,槍托縮短,除了步兵之外,也開始有騎兵使用手砲。

進一步,有人將一片金屬彎成 S 形,前端有個夾子可夾住引火棍,金屬中間用釘子固定在槍身的木頭上,但仍可自由旋轉。由於形狀的關係,這個 S 形的金屬又被稱為「蛇桿」(serpentine),槍手只要將蛇桿的後端上移,前端的引火棍就會點入引藥鍋中,點燃引藥。由於這個發明,大大減少槍手的 負擔。 到了火繩發明後,火繩槍的出現就已經是指日可待了。

左圖是從波羅的海撈起的 14 世紀末葉手砲,槍身雕刻精細,上方的頭像具宗教意味,可能是耶穌,下方插銷也是用於鉤住胸牆,現存瑞典國家歷史博物館。右圖出自公元 1411 年的手卷,手砲上已經裝有蛇桿,下方的人正在鑄造彈丸。

如果要跟當時的投射武器比較的話,手砲的射程、準確度、和發射速率都遠遠不及十字弓和英國的長弓。十字弓的射程可達 120 公尺,英國長弓更可超過 200 公尺;相較之下,手砲的射程不會超過 50 公尺。就準確度來說,手砲毫無瞄準可言;裝填發射的速率更遠慢於長弓,甚至連十字弓都不如。而且,手砲只能在非常良好的天候下才能使用,稍稍颳風下雨就不行了。

不過手砲有經濟上的優點。首先它的生產十分便宜快速,一名槍匠半天就可生產一支手砲,鑄造的彈丸每分鐘就可以生產 10 幾發;相較之下,一支十字弓的製造要花上四個星期,每支箭也得花上半天。而且,火槍手的訓練只要幾個星期,而十字弓手和長弓手的訓練至少要數年之久。對諸 侯主來說,他們可以很便宜並快速地訓練與裝備出一支以手砲為骨幹的軍隊,雖然不是多麼精銳,但是還能夠以量取勝。

在胡賽特戰爭(Hussite Wars,公元 1420 - 1434 年)中,波西米亞的詹‧季斯卡(Jan Zisca)成功地結合了手砲與篷車戰術。他把篷車當成活動城堡來使用,在作戰時將篷車圍成一圈,兩輛篷車之間的空隙布以大砲及手持長矛或乾草叉的士兵, 篷車上是十字弓手和手砲兵,騎兵則在篷車圍起來的空地待命,一旦敵人被擊退,他們就衝出追殺。在整個戰爭期間,他以農夫組成的軍隊多次擊敗神聖羅馬帝國的 精銳騎士部隊,不但保住領土,並且開始向外擴張。戰爭結束後,波西米亞手砲兵成為中歐地區著名的傭兵。

左圖是使用火繩來發射手砲(petronel)的騎兵,手砲架在馬鞍上的叉架上,尾端有鉤,鉤在騎士胸前的繩索上,發射時尾端抵著胸甲,由胸甲吸收後座力。右圖出於公元 1437 年的手卷,波西米亞英雄詹‧季斯卡在胡賽特戰爭中多次以配備手砲的篷車陣大破日爾曼及匈牙利的精銳騎士團。

後來從手砲進一步發展出現了所謂的「排槍」或「管風琴槍」(ribauld,ribaudequin,barricadoes, orgues,Orgelgeschutze)。這些「排槍」都是把一排長型槍管放在車上,砲手可用一根火炬滑過引火孔,快速發射整排槍支。從形式來看, 可以說是後代機關槍的濫觴。由於裝填緩慢且運動困難,通常是用來防守城門這種狹窄的地方。

公元 1339 年,布魯格斯城配置了一具排槍,公元 1340 年,據記載土奈城使用同類型的武器來防守城門。公元 1345 年 10 月 1 日,英王愛德華三世的大侍官記下一筆購買「100 門國王將在諾曼地作戰時使用的排狀槍」的支出。到了公元 1387 年,義大利佛羅納的領主 Antonio della Scala 定造了三座巨型攻城塔樓,每座高度超過 6 公尺,分成四層,每層配有 12 根槍管的排槍三具,所以每座塔樓共有 144 根槍管。

這種「排槍」一直到 19 世紀中葉的美國南北戰爭中都還在使用,直到手動機槍的出現後才真正沒落消失。

公元 15 世紀時的排槍。
Share:

搜尋此網誌

Follow by Email

被埋沒的英雄 ─ 四行倉庫戰鬥的實際指揮者楊瑞符

不曉得是什麼原因,讓很多人都有一個錯誤印象,以為八百壯士在四行倉庫的指揮序列是謝晉元─上官志標─楊瑞符,然後在描述上有意無意地將楊瑞符忽略掉。 其實,在四行倉庫的四天戰鬥中,身負實際指揮任務的是楊瑞符而不是謝晉元。上官志標更不是協助謝晉元指揮的少校團附,他當時...

Blog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