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01的文章

槍械發展史 ── 第四章 簧輪槍(Wheellock)

圖片
簧輪槍的發展檢視一下火繩槍的結構,它有槍管、槍身(和槍托)、扳機、以及擊發的機械結構,基本上已經可以算是日後槍枝的原型了。但由於火繩的限制, 在使用時有諸多不便,特別是在天候不佳,或者需要長期待命時,要維持火頭不熄實在不是容易的事。更何況,槍手身上到處都是裝有火藥的小包包,兩個晃晃蕩蕩 的火頭怎麼樣都讓人時時捏一把冷汗。所以,到了 15、16 世紀之交時,有人發明了用機械力量打火的裝置,很快地就被拿來裝在槍上做為擊發裝置之用。這種打火裝置的原理跟今日的打火機類似,有一個鐵製的轉輪,使用彈簧驅動旋轉,讓有粗糙紋路的輪面跟一片黃鐵礦石摩擦而產生火花。達文西的簧輪槍機裝置,左方是簧輪式槍機的剖面圖,右方是當年用彈簧驅動的打火機。上發條時打火機以反時鐘方向轉動,上完發條左邊臂桿卡住轉輪。左邊臂桿釋放時,轉輪以順時鐘方向轉動,輪面摩擦右邊臂桿上的黃鐵礦石產生火花。 簧輪槍到底是誰發明的?這就跟許多歷史上的發明一樣,各家說法莫衷一是,無法確定發明者及其年代。##ReadMore##
過去一般認為打火機的圖繪最早出現在公元 1505 年德國紐倫堡地區一名貴族 Martin Loffelholz 擁有的手卷之中,另外有人認為打火機裝置也有可能是出自文藝復興大師李奧納多‧達文西(Leonard da Vinci)之手,在他的手卷 Codex Atlanticus 中也有類似機械的圖繪。不過由於該頁的時間無法確定(繪成時間可能在 1500 - 1519 年之間),所以兩者雖然類似,卻無法能夠肯定地將之歸功於達文西,因為達文西的圖繪也可能是在看到別人的發明後記錄下來的。 除了達文西以外,有的紀錄將簧輪槍的發明年份設在公元1517年,源自紐倫堡的槍匠 Johann Kiefuss。 不過比這稍早一些,在德雷斯登地區也曾出現過一種稱為Monchbuchse(僧侶之槍)的手砲,擊發機構是一片邊緣呈齒狀可滑動的鐵片,用手拉動摩擦一塊固定的燧石以產生火花。這應該算是手炮(hand cannone)的改良而已,因為它連火繩槍機的彈簧都付之闕如,更沒有扳機的裝置。。 16世紀初的「僧侶之槍」(Monchbuchse,Monk's Gun) 近年來學者對最新發現的達文西手卷更進一步的研究,發現達文西在公元1490年左右或更早就已經對簧輪槍中使用的一些零件有所發明。簧輪槍 的零…

越戰忠魂(We Were Soliders Once... and Young)

Moore, Harold G. & Galloway, Joseph L., We Were Soliders Once...and Young, Random House: New York, 1992越戰忠魂,原著者:哈羅德‧G‧穆爾,喬瑟夫‧L‧蓋洛威;譯者:王執中,徐舟濤,星光出版社,1998。這本書跟一般越戰書籍不太一樣,它不是在探討越戰的背景或是政治折衝的內幕,也不是在談個人在這場荒謬戰爭中的心路歷程,它純粹講的是戰鬥,兩場在 美軍開始大量介入越戰初期,於1965年下旬在越南中部高地 Ia Drang 河谷發生的戰鬥。第一場是美國第一騎兵師第七騎兵團第一營400人在數千北越軍的攻擊下撐了三天的戰鬥,最後增援部隊到達,他們終能脫離戰場。第二場戰鬥 是來解圍的第二營在第一營脫離後返回基地途中,又撞上了北越方面的生力軍,在一場遭遇戰中幾乎被一掃而空的慘狀。##ReadMore##
寫書的是當時第一營的指揮官穆爾中校,以及親歷其境的戰地記者蓋洛威,所以除了有軍事戰術指揮決策過程的可靠性外,更有記者犀利觀察能力發揮極致。 這(兩)場戰鬥之所以出名,除了因為是空中直昇機突擊作戰初期樹立模範的戰鬥外,更因為是美軍在越南開始直接介入並且蒙受重大損失的開端。這個戰鬥屬於1965年10月下旬,美國第一騎兵師到達越南不久後第一次以直昇機空中突擊進行大規模的 Pleiku 戰役。北越軍在中央高地的這個地區有三個團的兵力,把附近的美軍基地包圍起來,引誘南越軍來增援解圍,然後在半途設伏殲滅增援的兵力,典型「圍點打援」的 戰術。但是這次不同,10月28日,美國第一騎兵師投入戰鬥,以直昇機空中突擊反過來威脅北越軍的後方,降落在離北越地區司令部附近不遠處,造成北越軍方 面一陣恐慌,讓部隊趕快撤離交戰地區,向高棉邊境的高地集結整補。美軍大略知道北越軍在這個地區,但是數量及確實分佈地區並不清楚。11月14日,第一營受命在靠近高棉邊境的一處林間空地突擊降落,進行威力搜索,這個降落區被稱為X-Ray。第一營的人數大約400人左右,由於 直昇機不夠(這次任務只分配到16架),所以必須要分5個梯次,逐次運到X-RAY。第一梯次的80多人在早上10:30分到達目標區。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們正好降落在北越軍集結地區的中央。北越軍第66團第7營在X-Ray西邊不遠的山嶺上,第8營在 X-Ra…

「嚮導步槍」(Scout Rifle)

圖片
概念背景「嚮導步槍」(Scout Rifle)是美國著名槍械專家古柏上校(Col. J. C. Cooper)提出來的概念槍。古柏早年服役於美國海軍陸戰隊,參加過二次大戰及韓戰,退伍後一直致力於射擊運動的提倡,曾經主持過著名的民間射擊訓練學校 GunSite,是美國槍械界敬重的人物。累積多年用槍經驗,他發展出了一些他心目中理想步槍的規格,除了自己著手製作實驗外,更在各槍械出版品上撰文鼓吹。再經過與眾人的交流,終於定下了所謂「Scout Rifle」概念槍的規格。根據他自己的說法,Scout Rifle是一種通用步槍(general-purpose rifle),而通用步槍的特性是「一種容易攜帶的,能夠在射手精確射擊能力範圍內的任何距離內,對最大重量兩百公斤的目標施以決定性一擊的個人用火器」。下面所列的規格是 Scout Rifle 做為一種概念槍的理想規格。##ReadMore##
理想規格 重量配上所有瞄準鏡與槍背帶(不含彈藥)不超過3公斤(6.6磅);含彈藥總重不超過3.5公斤(7.6磅)全長100公分(39吋)槍管長度48公分(19吋)瞄準器瞄準鏡應該裝在槍機退殼口前,鏡身採低高度配備,長視距,放大倍率2至3倍。另有傳統照門準星以備緊急時使用。槍機輕量手動栓式槍機,不排斥量輕、體積小的半自動槍機。給彈5發彈倉給彈或彈匣給彈。槍管不銹鋼製成 槍背帶Ching或CW型。槍身合成纖維口徑.308 Win(7.62x51mm)或 7mm-08(7x51mm)。雙腳架屬於槍身的一部分,可折疊。(可省略)瞄準鏡長視距(eye relief)瞄準鏡,倍數在2至3倍間。鏡座位於彈倉部前上方不妨礙裝彈的位置。準確度至少2MOA(200碼距離,三發彈著群)斥堠步槍?國內在介紹Scout Rifle時,經常翻譯成「斥堠步槍」,而讓人產生錯覺以為這是軍用步槍,特別是給「偵察兵」或「斥堠」使用的特殊步槍;其實這是對英文名詞以及Scout Rifle原始概念的誤解。從前述古柏上校自己對Scout Rifle的解釋來看,很顯然地這支槍是拿來當一般用途使用,他還特別陳述了「通用步槍」(a general purpose rifle)這個要點,認為這支概念槍可以適應各種應用,並不是一支特殊用途的槍,他更強調這槍的威力要能夠擊殺重達兩百公斤的目標。試問一下如果是軍事用…

兵臨城下(Enemies at the Gates)

圖片
看到這部電影的英文標題,直覺地會聯想到什麼?自然是「漢尼拔在門外」(Hannibal at a gate)。第二次布匿克戰爭中,漢尼拔在義大利半島所向無敵,多次會戰羅馬軍團都以慘敗收場,損失慘重。漢尼拔的軍隊直逼羅馬科林門外(Collen Gate)。他替羅馬帶來的恐怖讓人印象深刻,甚至在數世紀後,羅馬的媽媽們仍然用 Hannibal at a gate 來嚇唬不乖的小孩。漢尼拔直逼城門固然是羅馬的夢魘,1942年夏季德國第六軍團進入史達林格勒又何嘗不是蘇聯的夢魘。提摩申科元帥五月上旬在卡爾可夫的攻勢失敗,被 德軍第一裝甲軍團、第十七軍團、以及第六軍團把部隊切成碎片。克里米亞半島上,馮曼斯坦的第十一軍團前後殲滅了不下四個蘇俄軍團,塞伐斯洛普要塞已被圍困 近一月,陷落在即。這時希特勒發起的高加索攻勢,以高加索油田為目標,戰略價值雖然可議,整體還算合理。但是在半途把戰線延伸,企圖奪取史達林格勒,這就 有些意氣之爭而不顧大局了。不過對蘇聯來說,史達林格勒也是面子問題,是絕對不能丟的,所以兩軍就在此對上。後來由於希特勒指揮決策上的錯誤,讓第六軍團 深陷重圍,最後被消滅,成為二次大戰東線的轉捩點。「兵臨城下」一開場的15分鐘,寫實的情景可以比擬「搶救雷恩大兵」的灘頭場景:一列往前線開的貨車,老百姓被攆下來,裝上了更多的年輕士兵,車門 關上從外加鎖,俄國士兵默默無言地坐著,像一群群載向屠宰場的牲畜。從車板縫隙中看出,是俄國無邊無盡的大草原,不知開向何方。目的地終於到了,士兵被驅 趕出了車廂,年輕的臉上一片徬徨,眼中盡是恐慌,空手的他們成群地被趕下渡口,坐上形形色色的渡船,在德軍大砲、斯圖卡轟炸機的轟擊下渡過伏爾加河,航向 烽煙瀰漫的史達林格勒;前後的船中彈粉碎,左右的同伴中彈身亡,在船上坐不住跳水逃生的人,仍然躲不過政戰官的子彈。##ReadMore##
到了彼岸,更多的迷亂、更多的推擠、更多的砲火,擠擠蹭蹭過了發放武器的行列,每兩人一把槍,沒有槍的只拿到一個五發子彈的彈莢。就這樣跌跌撞撞、 推推打打來到前線。所有的這些有槍沒槍的士兵就這樣列起陣來,對著步槍機槍裝甲車齊備的德軍陣線衝鋒。看著身旁的人紛紛倒下,旁人仍然搶著去抓落下的槍 支,好像一槍在手就可以多一分保障。衝鋒當然是衝不過去,但回頭呢?後面是政戰督戰隊,架在小拖車上的馬克沁機槍不是拿來打德軍,而是拿來掃射退卻的同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