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萬年的孤寂》、《百步穿楊》、《烽火朝鮮》的交會。

2005/02/19

碧血長空

等了許久,總算看到自己的文章付印刊登,實在不容易。「不容易」不是過甚其詞,因為這篇文章是在大陸刊印,討論的題材又是有點敏感的韓戰(大陸叫朝鮮戰爭)空戰題目。

中國官方說法中,總是把志願軍空軍宣傳得神勇無比,不但只有一兩百個小時飛行經驗的飛行員能夠擊落美軍經驗豐富的王牌,而且這還不是特例,還可以普化,中國米格機與美國軍刀機的交換比略佔上風,整體交換比更好得多。這種違反一般常識的宣傳幾十年,還真有人相信。但在前蘇聯解體後,許多內幕開始被揭露,現在發現,當年韓戰裡蘇聯空軍其實不但參戰,更是共產國家一方空戰的主要力量,中國和北韓空軍不過是配角而已。

這篇文章,主要就是根據各方資料(北韓除外),加以比對,去除大大小小的謎思,嘗試還原當年空戰面貌。當然了,為了能夠順利刊登,編輯把我的文章也刪節了一些,不復原貌,特別是有些我自認是原創的論述,都沒有留下,這是一個遺憾。另一方面來說,這篇文章能夠在大陸刊登,也代表了中國官方對不同意見的容忍度增加,也是相當正面,值得喝采的態度。

過一陣子,我再把詳細原稿發在網路上吧。

Share:

2005/02/12

科學管理的代價

1966年美國空軍一架B52轟炸機和加油機在西班牙外海上空相撞,機上一顆氫彈掉入海中。由於美國氫彈技術已經成熟,生怕會落入其他國家手中,因此由當時國防部長麥克瑪拉納親自監督打撈任務。

麥克瑪拉納是個爭議性人物,他對美國國防事務引進現代管理概念,要求合理成本,計畫規劃等等有正面貢獻,另一方面他錙銖必較,對所有事情都從成本會計的觀點出發,也讓許多人對他感冒,認為他眼中只有數字沒有人性。

他為了強調打撈氫彈的重要性,於是由手下的管理專家計算了氫彈的機會成本,出來的數字是20億美金。氫彈本身當然沒有那麼貴,但是相對應地如果氫彈技術落入敵對國家手中,美國就虧大了。所以他用了這個數字來強調重要性,媒體上也轟轟烈烈地報導了一番。在經過數星期的搜尋後,美國海軍終於根據一名西班牙漁夫對降落傘的目擊報告,在深海底撈到了這枚氫彈。這證明了美國海軍深海搜救技術的先進,美國空軍取回氫彈也大大鬆了一口氣,國防部完成任務更證明科學管理的有效性,在大家皆大歡喜的情況下,事情圓滿落幕。

不料幾個月後,那名漁夫到了紐約,雇了個律師向聯邦法庭提起訴訟,要求美國國防部付他打撈獎金。國防部律師趕緊研究海事法,才發現國際海事上對提供沈船地點、促成成功打撈的人依慣例要付撈起物價值的1%到2%的打撈獎金。那個漁夫的律師對撈起物的估價呢?當然是全世界報紙都刊登過的、白紙黑字的20億美元。

於是,西班牙又多了個千萬富翁。
Share:

2005/02/09

「長島號事件」揭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真正轉捩點

by Light

最近美國一份封藏60多年的最高機密檔案不慎流出,揭露了二次大戰期間盟軍之所以能夠破解軸心國密碼,如德國的Enigma、日本的「紫」密碼,藉以扭轉戰局的真實內幕。根據檔案內容,事實上盟軍當年根本沒有能夠破解軸心國密碼,盟軍之所以能夠料敵機先,完全是另有原因。

以前已經有研究二戰的歷史學者懷疑,怎麼二戰的歷史發展那麼湊巧,開戰三年的德國和開戰半年的日本,在歐洲、非洲、及太平洋上,都幾乎是同時嚐到了關鍵性的敗績,而這個由盛轉衰的轉捩點,卻偏偏都發生在1942年夏季之後。

這份最高機密檔案揭開了這個令人百思不解的謎底。

第 二次世界大戰真正的轉捩點事實是發生在1942年4月21日下午六時三十八分,一架前所未見的奇型戰機突然出現在位於南太平洋的美國第17特遣艦隊上空, 以垂直的方式降落在護衛航空母艦「長島」號(USS Long Island, CGV-1/ACV-1/CEV-1)上。由於天氣狀況不佳,且時近黃昏,艦隊大部分都沒有目擊該機降落。「長島」號在當夜帶著兩艘驅逐艦脫離艦隊,航向 美國西海岸外海域,以至於沒有參加珊瑚海海戰。

這個事件的重要性是當時在「長島」號上的官兵沒有想到過的。就在兩個星期以後,美國第17 特遣艦隊剩下的兩艘航空母艦「雷克星頓」號及「約克鎮」號上經驗不足、飛行時數平均僅350小時的飛行員跟號稱世界上最精銳、平均飛行時數達700小時以 上的日本海航打了個平手,雖然損失了「雷克星頓」號,卻擊沈了「祥鳳」,大破「翔鶴」,更讓「瑞鶴」上的飛行隊損失慘重。不但阻止了日軍進擊摩勒斯比港的 計畫,更讓這兩艘日本最新的主力航艦無法參加後來的中途島之戰。

中途島之戰就更不用說了,人人已經耳熟能詳。劣勢的美軍艦隊伏擊沒有戒心 的日本艦隊,把從珍珠港以來所向無敵的四艘日本航空母艦送進了海底,而這些都被歸功於密碼破解人員的功勞。可是,密電只會通報目標的情資或行動的開始,可 不會通報詳盡的計畫,那麼美國艦隊如何能夠準確地掌握日本艦隊的位置,並且在關鍵的一刻發動了致命的攻擊?有的戰史學者把這個功勞歸諸於在珍珠港的美國海 軍戰鬥情報室主任喬瑟夫‧羅徹佛特少校(Commander Joseph Rochefort)奇蹟般的預測能力(按,他也預測了日本艦隊對摩勒斯比港的進擊!)事實上,這還是跟南太平洋上的那個事件有關,羅徹佛特少校不過是為 了掩蓋這個秘密所散佈的煙幕之一罷了。如果說真有破解密碼的能力,或者預測能力,那麼在1943年後,美國海軍兵力大規模成長,對日本艦隊有壓倒性的優 勢,為何卻一直無法早早摧毀日本艦隊,而要拖到1944年底?這是無法用破解密碼來解釋的。

這個事件不但影響了太平洋戰局,更影響到了遙遠的非洲戰場。

1942 年夏季,隆美爾指揮下的德國非洲軍大舉反攻,6月21日,托布魯克陷落,英國第8軍團節節敗退,退守埃及邊界,士氣頹萎。勢如破竹的非洲軍距離亞歷山大城 最近的時候只有113公里,征服埃及、拿下阿拉伯半島的油田似乎有如探囊取物。可是,就在幾個月之間,蒙哥馬利扭轉了情勢,英第8軍團擊退了非洲軍的猛烈 攻擊,轉為反攻,終於在1943年春季配合美軍的登陸,在突尼西亞全殲了非洲軍。英國一向不以陸戰見長,陸軍將領一直乏善可陳,現在有了個打敗了天才隆美 爾的蒙哥馬利,自然要大捧特捧。可是,真的是這樣嗎?蒙哥馬利後來不論是在義大利戰場還是西歐戰場,表現一直平庸無奇,行事溫溫吞吞,耗用大量物資而無寸 進,反而影響了其他較為積極進取的將領如巴頓等人的戰果。而他在1944年主導的「市場花園」作戰,有如小孩玩大車,終以失敗收場。像他這樣前後表現差異 這麼大,實在很難相信他竟然有能力可以打敗隆美爾。現在,這份最高機密檔案總算提供了一個答案,原來英軍在非洲戰場能夠轉敗為勝,還是跟「長島」號的這個 事件有關!

這個事件影響無遠弗屆,除了非洲戰事外,也對歐陸上的決戰發揮了關鍵性的作用。

德軍自從在1941年6月發動 「紅鬍作戰」以來,取得一個接一個的勝利,每次都俘虜數十萬蘇聯官兵。雖然對莫斯科的攻擊由於天候關係而失敗,但是年春季解凍後捲土重來,1942年5月 一個月之中在哈爾可夫摧毀了西南方面軍的夏季攻勢,俘虜了超過20萬蘇聯官兵,轉而向高加索方面大步前進,史達林格勒的陷落指日可待。史達林格勒對蘇聯精 神士氣的重要性遠超過其實際上的戰略或戰術價值,它一旦陷落,不僅僅是史達林臉上無光而已,更可能影響到史達林的獨裁統治威權,高加索一帶信奉回教的少數 民族可能會揭竿而起宣告獨立,與德軍裡應外合,取得對高加索油田的控制。這麼一來,不管在烏拉山的工廠能夠生產出多少坦克大砲,終將因為缺乏燃料而動彈不 得(按,蘇聯西伯利亞油田是在二戰之後才發現開發的),蘇聯的崩潰將無可避免。蘇聯一旦崩潰,控制著歐非大陸工業、人口、及天然資源的德國將成為名符其實 的第三帝國,不但英國陷落終無法避免,就連遠隔重洋的美國恐怕也僅能自保而已。

但是,勢如破竹的德國第6軍團卻在秋季攻擊史達林格勒時遭 到挫敗,不但無法攻佔全城,更被蘇聯紅軍包圍切斷,終於在1943年2月全軍覆沒,史達林格勒成為東線的轉捩點。戰史學家一般都認為這是蘇聯名將朱可夫的 得意之作,但他們都不曉得,這還是跟「長島號事件」有關!事實上,如果朱可夫真有這麼厲害,那為什麼與反攻史達林格勒的「天王星作戰」同時發動的「火星作 戰」卻一敗塗地?(按,蘇聯官方一向刻意不提「火星作戰」,好像它根本就不存在一樣,但戰史學家 David M. Glantz 深入挖掘前蘇聯及德國資料,終於揭露了真相,請參見http://www.amazon.com/exec/obidos/tg/detail/-/070060944X/
Zhukov's Greatest Defeat: The Red Army's Epic Disaster in Operation Mars, 1942,其中有非常詳盡的記述。)而他後來在1943年及44年對已經顯現疲態的德軍都再也無法創下像史達林格勒一樣的戰果?

很明顯的,對上面這些二戰關鍵轉捩點的解釋都只不過是煙幕而已,這些解釋與後來歷史事件中的矛盾顯而易見,但是60多年來,一直沒有更好的解釋,就連著作等身的歷史學者也只能接受這種雖不滿意但無法反駁的說法,其心情之無奈,可想而知。

現在,「長島號事件」最高機密檔案的流出,終於解答了這60多年來的諸多謎團,也證實了一直原本屬於科幻小說範疇的理論:時光旅行是可能的!

原 來,降落在「長島」號上的是一架超時代的戰機,戰機的駕駛員是來自未來的人!他對歷史的知識改變了太平洋、非洲、以及歐陸東線的戰局。獲得第一手資料的當 然是美國海軍,也才能以少勝多,獲得壓倒性的勝利。而美國顧念與英國同盟關係,同時不願阿拉伯油田落入德國之手,所以將部分資料以截獲德軍情報的方式透露 給英國知曉,才造成了蒙哥馬利在艾爾阿拉敏的「大捷」。對於蘇聯,美國當然更不會開誠布公,僅僅透露了高加索方向的情報,這很清楚地解釋了朱可夫的「天王 星作戰」為何會大勝而同時的「火星作戰」為何會大敗。當然了,對未來歷史知識的應用只能有少數幾次,因為一旦利用了這些知識而行動,也意味著改變了歷史, 原來所知的「未來歷史」也就不再有用了。這很大一部份解釋了為什麼盟軍關鍵性的大勝利都是發生在1942年中至1943年年初,因為,1943年後的歷史 已經被改變了!

當然,從未來而來的戰機與飛行員的影響不只是在戰爭的發展方面,也在科技方面有莫大的影響。根據「長島號事件」最高機密檔 案,飛機後來被裝箱運到內華達州新郎湖的秘密基地研究,此地即是後來被誤傳為研究外星飛碟的「51區」,其實是研究未來技術而非外星人的地方。從檔案中看 來,美國雷達及電子科技在二戰之後的大幅進步與「長島號事件」還是息息相關的,應該是利用了該架飛機上的技術。

51區衛星照片



該 名飛行員的姓名及下落在檔案中並未透露,可想而知的是他一定受到嚴密的保護和控制。遺憾的是,檔案中也未透露「長島號」及兩艘驅逐艦上官兵的下落。根據美 國海軍資料,長島號是1940年1月下水,1941年6月編入海軍的新銳護航航空母艦,可是在1942年至43年中美國海軍最缺乏航空母艦的期間,它卻是 在美國西海岸外擔任飛行員訓練艦的任務!當時還有更老舊的航艦可以執行訓練任務,偏偏為什麼要派它?這不是浪費資源嗎?當年應該也有人會懷疑,不過在戰時 一切都是機密的情況下,恐怕也不會公開。事實上,「長島號事件」正好做了很好的解釋──它在美國西海岸外盤桓許久,除了測試這架未來戰機外,也正在對船員 們做處理。

這些船員是被消除了記憶呢?還是被裝了麻袋呢?沒有人知道。不過,為了保護這麼重大的秘密,想必美國政府領導階層會無所不用其 極,我們可以斷定,即使是最極端的辦法,他們可能也不會避忌的。例如,美國海軍公開資料記載,「長島」號是在1942年5月10日離開美國東岸港口,在 1942年6月5日抵達舊金山。根據「長島號事件」檔案,上面的日期其實是修改過的,「長島」號事實上在3月11日就已經離開東岸,通過巴拿馬運河後就直 駛南太平洋,加入第17特遣艦隊。在上述事件發生後,它在美國西海岸與夏威夷之間又晃蕩了一個多月,終於在補給用盡後,不得不進入舊金山補充燃料食物,卻 又是這麼湊巧,正好在美國艦隊在中途島擊沈4艘日本航空母艦後的第二天!其實,日本航艦部隊在出航後不久就被那架未來戰機綴上了,它每天從「長島」號上起 飛,在同溫層超高空跟蹤日本艦隻,每個小時把日本艦隊的位置直報到珍珠港艦隊司令部。美軍對日本航艦的位置其實瞭如指掌,每日從中途島派出巡邏機群搜索日 本艦隊不過是掩護這個機密用的障眼法罷了。回到資料記載不實的問題,如果美國海軍連這種公開的日期都敢修改,那這些船員的命運可能是我們不能也不敢去想像 的!

由於「長島號事件」的檔案內容過多,又牽扯到許多專業軍用術語,在此無法詳列。但是,俗話說得好:「一圖值千言」,下面這張照片就是整個事件最好的證據,任何人看了後都不能否認:二次大戰的真正轉捩點確確實實地發生在「長島」號之上!千真萬確,無可置疑!




附註:上面照片是在航艦上試飛時的一次意外,差點就喪失了這架珍貴的飛機。「長島號事件」密檔裡附有對這次意外的檢討報告,把事故原因歸納成下面幾點:

1. 飛行員對海用護航航空母艦的降落程序不熟悉。該員以前僅有少數幾次在反帝軍聯盟護航航空母艦起降的經驗,不幸的是,那些起降都是從船腹進出,不會有強風吹襲。

2. 飛行員過度依賴自動降落裝置。該員在降落過程中開啟了雷射及重力波束自動導引,隨即放開操縱桿處理個人雜務,他忘了「長島號」上並未裝置這些導引設備。

3. 建議加強該員手動飛行訓練,勿過度依賴自動設備。

4. R2D2在麻省理工學院下載資料時短路燒毀,現尚未告知該員,建議選擇適當時機溝通。

根據檔案,似乎就是在這次意外後,飛機才改到「51區」基地進行性能試驗。陸地上測試的優點是萬一失事,還有機會迫降,飛機不會片甲不存,但缺點在於難以保密。
Share:

2005/02/05

鋼筆

隨著電腦普及,現代書寫工具已經逐漸沒落。想想自己不論是平時工作上,或是閒暇進行書寫,幾乎都是在電腦上執行,少有握筆的機會,可偏偏對一些特別的筆情 有獨鍾。當然啦,筆這種東西價格差距很大,可以是圖書館、餐廳裡隨處可見,掉了壞了也沒人會眨個眼的普羅原子筆,也可以是喊價6,000元還不見得買得到 的Namiki Emperor Collection。對了,忘了註明,這裡的「元」一概是美元。所以能有一支後者當然是很好,不過我只能流口水罷了。



既然沒有錢,那只好玩小的。幾十元的東西也還負擔的起,再加上網路的方便,時不時還能挖到一些東西。當然了,這些「奇技淫巧」的東西不入方家之眼,就算是趣味吧!

前幾天在網上閒逛,也不知怎的來到這個網站,發現竟然有展示筆(Demonstrator)在賣,價格還真便宜,就給它買了一支。所謂「展示筆」,本來是 一些鋼筆廠為了陳列在櫥窗裡吸引顧客眼光,特別使用透明筆套和筆桿製作的鋼筆,內部結構一目了然,也算行銷噱頭。不過後來有許多顧客都想買這些比較特殊的 筆,造成另一種需求,所以也有些筆廠也製造系列的展示筆來出售。這支做得還不錯,更重要的是價格低廉,才.....九美元!



這枝筆是由西德的 Reform 公司生產的。公司規模不大,近年已經關閉,這大概是存貨的最後一批,被人批入在網上出售,才有可能這麼便宜。另外還買了一支滾珠的展示筆,配成一套,如果能弄個盒子裝起來,賣像一定不錯。
Share:

失敗者

他三十一歲時生意失敗,三十二歲競選議員落選。三十四歲經商再度失敗,三十五歲時心愛的未婚妻去世,三十六歲神經衰弱接受治療。

後來他嘗試重返政壇,三十八歲時再度競選失敗。接著他決定提高層次,角逐國會席位。四十三歲再度受挫,四十六歲再次嘗試,又遭挫敗,四十八歲又試了一次,依然沒有當選。五十五歲他轉戰參議員,一樣失敗。五十六歲發願競選副總統,一樣沒有成功。五十八歲二度挑戰參議員席次,還是失敗!

這個人的一生充滿了失敗,簡直是一敗塗地!而且已年近花甲,一生也差不多接近盡頭,還能有什麼作為?對不對?

不對,他一八六0年繼續參選總統,當選。

他的名字是亞伯拉罕‧林肯。
Share:

2005/02/02

戰俘審訊報告 KT3831號──谷中蛟

以下是Kevin G. Quinn先生提供的志願軍戰俘審訊報告之一,這是他從美國國家檔案處找到的諸多原始資料的一部分。他的父親是美國韓戰老兵,曾在上甘嶺之役中負傷,已在 1999年去世。他正在撰寫一本有關上甘嶺的書籍,已經投入五年的功夫,收集許多原始資料(主要是美方),兼及中韓資料,並訪談過上百位美韓老兵。該書預 計在明年可以出版。

因緣際會,個人與其在數週前偶然相識。承蒙相贈其所取得的白馬山及上甘嶺志願軍戰俘審訊報告數十份,現將其中最具代表性(及關鍵性)的一份譯出分享。

在貼出之前,有一現象要先說明。志願軍戰俘在朝鮮戰爭中有一普遍現象就是對聯軍方面的審問表現相當合作。雖然也有少數不合作的戰俘,但大體而言一般 都有問必答(當然由於個人的職務、階級、智能、知識等等有所差異,能夠提供聯軍方面的情報資料深淺程度也有所不同,聯軍方面對其審訊的詳細程度也有所差 異)。聯軍方面對此現象也深感詫異,在早期時甚至認為志願軍戰俘口供是預先安排的陷阱,不太採信。後來驗證多了,才比較願意相信。這個有問必答的現象其實 值得探討,但目前恐怕無法詳究,得留到日後再說。

此份審訊報告是志願軍第38軍第114師第340團7連文化教員谷中蛟的審訊報告,和其他同時期的戰俘審訊報告比較,並未有比其他戰俘口供特別的地 方。唯一的差別是他的級別較高,所以被審問得較詳細,而卻也湊巧是在重要戰鬥的前夕,因此產生相當的作用。其他稍後的戰俘也提供類似的情資,所以不必特別 將其標以特殊標籤。

此人在1952年10月初在南韓第9師防守的白馬山地帶向南韓軍投誠,隨而提供了志願軍第38軍即將攻擊白馬山的情報。雖然有了這個情報,據稱起初 韓軍對其口供並不相信,後來韓軍師長覺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才加強白馬山的準備。但10月5日過去沒有動靜時,還以為上了當,等到10月6日白馬山 之役打響,才證實了這個情報。韓第9師在這場白馬山的戰鬥中打得可圈可點,擋住了號稱「萬歲軍」的第38軍的攻勢,一改以往南韓軍被認為孱弱不堪一擊的形 象;證明了只要有適當的訓練,韓國官兵打起硬仗並不比有多年國共內戰經驗的解放軍遜色。

##ReadMore##

不過,歷史上的巧合也值得一探。10月5日,韓第二師第32團上尉參謀李吉求及一名士官叛逃投向志願軍第45師,提供了韓軍與美軍即將進攻上甘嶺地 區的情報(見「淺論上甘嶺」一文)。但是志願軍高層從志司至第45師師部卻都不以為意,誤判其僅為佯攻,仍然認為平康谷地才會是美軍主攻的地點,完全忽略 了聯軍進行局部作戰的可能性。從其他在上甘嶺被俘的志願軍戰俘審訊記錄看來,在上甘嶺地區的志願軍部隊完全沒有進行強化準備,連彈藥糧食也僅有原來積存的 數量,並未得到緊急補給,相當掉以輕心。

讀這份報告請以嚴肅心態待之。

================================

第500軍事情報勤務群
審訊報告KT第3831號
戰地報告 523 MISCI-0443,第10軍,1952年10月6日
第500軍事情報勤務群編輯重製,1952年10月28日

1. 詳細個人資料:

戰俘姓名:谷中蛟
別名:谷永鍊
戰俘編號:25
階級:副排長級軍官
職務:文化教員
單位:第38軍第114師第340團第3營第7連
俘獲地點:CT403397
俘獲日期:1952年10月3日
出生地:不詳
家鄉:中國湖南省

2. 評估:

戰俘是一名逃兵,身體健康,機警,在審訊時相當合作。他看來聰明,觀
察力佳,並且誠懇。提供的情資應為可靠。

建議心戰部門及指揮官對其進行更進一步的審訊。

3. 戰術情報:

a. 個人經歷:

1949年6月
徵召進入共軍第38軍

1949年10月
進入南方中央軍事政治訓練學校受政治訓練

1950年5月
自該校畢業,分派到第38軍第114師第340團任文化教員

1950年7月
隨第38軍抵達東北

1950年10月25日
從東北輯安進入朝鮮

1950年11月
隨第38軍參加第一次戰役

1950年12月
在38度線以北中央戰線參加第二次戰役

1951年1月
在中央戰線參加第三次戰役,第38軍是這次戰役中第一個越過38度線的軍

1951年2月至3月
在漢城附近參加第四次戰役

1951年4月1日
第38軍撤退至Yongbong-Ni(YD4175)休整,接收補充人員,訓練,建構海岸防禦線

1952年5月12日
第38軍離開Yongbong-Ni(YD4175)開赴前線

1952年5月22日
第38軍取代第42軍防守現行所在地區,第42軍撤至安州(YD2888)。在1952年5月12日前,第42軍派出考察隊視察安州及Yongbong-Ni(YD4175)周邊。第340團駐於預備區(CT4060),其他兩團在第340團前方。

1952年6月中至7月底
第340團第3營在CT4259地區構築防禦陣地,在CT4354地區構築砲兵陣地。

1952年7月1日至9月20日
第7連在CT380465附近構築砲兵陣地,該俘到Chiktong-ni(CT365662)參加文化訓練,在1952年9月15日返回。

1952年9月21日
第3營到達Hwaam-ni(CT408595)。第340團在此地區進行進攻演練,其他各營稍早5、6天到達。

1952年9月29日
第340團演習結束。

1952年9月30日
第340團在CT4464地區模擬進攻演習。

1952年10月1日
第340團接獲命令準備進攻。

1952年10月2日
該俘從營集結區脫離連上,第二天向聯軍單位投降。

b. 部隊組織及兵力

第38軍:第112、113、114師,及一不明番號砲兵師。
第114師:第340、341、342團,及一不明番號砲兵團。
第340團:第1、2、3營,第1、2砲兵連。
第1營;3個步兵連,一個兵器連。
第2營:3個步兵連,一個兵器連。
第3營:第7、8、9連,一個兵器連。

單位        人數  日期
第340團第3營第7連  182  1952年10月2日
第340團第3營    804  1952年9月20日
第340團      3500

共軍一個連含軍官編制人數為192人。

c. 裝備;

單位   數量  種類
第7連   54  7.62毫米卡賓,M1938(蘇聯)
     35  7.62毫米衝鋒槍,PPS-1943(蘇聯)
      6  輕機槍
      2  60毫米迫擊砲
      2  90毫米火箭筒(中國)
兵器連   6  重機槍(根據描述應是日製92式7.7毫米重機槍)
      2  57毫米無後做力砲
      2  82毫米迫擊砲

9月25日,第7連收到60根長形炸藥包,每名士兵除原有4枚手榴彈外另加發4枚。大部分武器補給了兩個基數的彈藥。

d. 位置:

第114師師部(政治處):1952年9月15日時第114師政治處及OCS位於Chiktong-ni(CT365662)山丘上。

第114師前進指揮所:10月2日時見到第114師前進指揮所及無線電站位於730高地山頂(CT382504)。

第340團團部:1952年9月底見到團部及政治處位於CT382504山頂的許多坑道內。

第1營及第2營:9月底聽說是布署於Hwaam-ni(CT408595)以西的山地。

第3營營部:1952年10月2日見到位於Nangwol-li(CT434603)。
第7連;CT408595
第8連:CT425618
第9連:CT421601

第341團:10月2日該俘在CT382428遇見兩名領著兩匹載食物馬匹的341團士兵,他們顯然來自西南方向。

第342團:
2營6連:10月2日見到在CT386422
3營7連:10月2日見到在CT389412
不明番號兵器連:10月2日見到在CT387417

第113師:9月10日聽政治指導員說在第114師以西。

第112師:9月10日聽政治指導員說任軍預備隊。

從9月15日至20日,該俘每晚見到8至10輛卡車從CT380465向南行駛。在CT4060附近地區時,第340團派卡車至CT448644處 的團補給倉庫領取補給品,該處存有少部分糧食。補給品由車輛送達,儲存於屋內或戶外。9月25日發下的彈藥來自位於CT385614的團部。

第7連在Shung(CT433540)及Yonghang-ni(CT380464)地區構築的砲兵陣地位於山頂,其構築方式與配置位置都類似。

1951年11、12月間第340團在YD3075附近山地構築海岸防禦陣地達50天之久,大部分是交通壕與散兵坑。

e. 通信

每個步兵連有一具野戰電話通往營部。在最前線的連配發有兩具野戰無線電機,一具位於連部,另一具配給最前方的排。在10月1日的攻擊演習中使用下列無線電密碼:

第340團第3營第7連:  黃河7號
陣亡:        光榮
負傷:        偉大
某作戰區域:     某號工廠

第7連使用紅、白、藍、黃色煙火作為與偵搜隊聯絡信號,信號每天或每次行動都不同。連內聯絡使用哨子,連與連之間使用小號。

f. 意圖

1952年8月下旬,第3營所有軍官在Suhang(CT433540)集合開會,營長宣佈第340團即將接獲攻擊395高地(CT381398) 的任務。這次會議中對395高地僅作簡單介紹,營長要求各軍官讓部隊對此任務要先做好準備。9月20日,第340團全團集結在CT4060地區。

10月1日,除政治指導員外,第3營全營集結在團部(CT385614),聽取了下列有關作戰的指示:

第340團將在10月5日攻佔395高地(CT381398),395高地是第38軍負責地段內唯一能夠掌控共軍位置的地點。如果共軍能夠掌握 395高地,將會成為防線上一處要地,並且可以用來作為主要的砲兵觀測據點。共軍砲兵從此點可以控制鐵原地區。如果此高地留在聯軍手中,離此不遠的共軍人 員及補給供應會有危險,因為聯軍砲兵可以從這個極良好的觀測點對共軍後方投以精確的大量砲火。

第340團要佔領並防守395高地7天,然後其他部隊會來接替。任何士兵都不准攜帶任何文件到前線去。

總共4個連將被投入這次攻擊,不論犧牲多少,預期在4小時內完成佔領高地任務。佔領高地後,部分單位將留下防守抵禦聯軍反擊,主要單位將會撤退。留 在高地的單位將執行阻滯作戰,直到共軍砲兵能夠開火保護高地。在聯軍能夠對回山上構築防禦之前,另外四個連將會發動另一次攻擊。如果聯軍在這次之後又再次 反擊,這四個連將會撤退,第342團的另四個連會用來支援或者重新奪取該高地。

第340團第3、6、7、8連將擔任攻擊部隊,其餘各連擔任預備隊。各兵器連將配屬於各步兵連。

目的同時要摧毀韓第9師並造成5,000名敵軍傷亡。

10月1日,營文化幹事告訴該俘第340團將在10月3日1600時向南出發,第7營將在10月3日1600時從CT408595處開拔。

10月2日,7連連長告訴該俘第340團將待在Yonghang-ni(CT381464)等候命令。該連長說第7連在10月5日的任務是從CT390400地區攻擊395高地,攻上山頂與其他連會師。

10月2日,7連連長告訴該俘,他將帶領其他排長在該夜偵察395高地上聯軍布置。

g. 其他單位消息:

第45軍:9月1日,營長說第45軍位於第38軍東面位置。(審訊者按:相信指第15軍)

第42軍:1952年5月22日,第42軍與第38軍換防,撤退到安州(YD2888),第38軍留在後方的糧食與彈藥補給品全部轉交給第42軍。

h. 人員:

姓名:田光孺
職務:第3營營長
階級:營級軍官
年齡:35

姓名:張亞光
職務:第3營政治指導員
階級:營級軍官
年齡:30

姓名:劉建明
職務:第7連連長
階級:連級軍官
年齡:25

姓名:閻樹桐
職務:第7連政治指導員
階級:連級軍官
年齡:30

i. 士氣與宣傳

第340團人員士氣估計是相當好。各單位從1951年5月起休養至今,精神頗為愉快,不過有點惰怠。食物供應充足。接獲家信頻率不定。士兵們直到10月1日才被告知此次攻擊任務的消息,因此沒有多少時間胡思亂想。

共軍部隊中最近的兩個口號是:「強化防線」、「讓更多部隊機械化」。他們告訴士兵們只有打仗才能帶來和平,而且由於聯軍狡猾多變,在板門店的和談不會有任何結果。

4. 一般情資

a. 損失與補充:

單位  傷亡
第7連   4名負傷(轟炸)  CT382462  1952年8月15日
    5名負傷(砲擊)  CT382462  1952年8月15日

1951年4月28日,第7連接收從第41軍轉給第114師的42名老兵。
1951年5月15日,第7連接收從中國東北來的18名新兵,以及20名從廣西來的新兵。
1952年5月1日,第7連接收從貴州來的35名新兵。

b. 食物:

前線部隊的食物中70%是米和麵粉,30%是高粱。後方部隊食物中70%是高粱,30%是米麵。副食有大豆、馬鈴薯、花生、鹽。各單位每5至6天收 到一次罐頭肉補給,每名士兵平均每天可以分到一盎司。每名士兵每天分配27盎司的米、麵、及高粱。吃不飽的士兵可以配到更多,吃不完的人不能把食物賣給同 僚,必須要繳回給連上廚房。

10月1日,該俘見到第7連地區(CT407595)收到一些大餅。連補給官告訴該俘說那些是為了即將進行的攻擊所準備的7天份戰鬥糧。

c. 服裝:

1952年10月1日,連長告訴該俘冬季服裝已經運到,但是要在作戰完成後才會發放。

1952年9月24日,第7連派出30個人到營裡幫忙搬運新的冬季制服。第340團第3營所有的冬季制服都儲存在Nangwol-li (CT424604)一帶。營長說作戰任務完成後才會把這些新冬季制服發下去。第3營裡的士兵自己都還有去年冬天發下的棉裡大衣。第7連裡只有40個人有 毛毯,毛毯的發放不定時也不定量。服裝發放順序是士兵優先,軍官在後。

1952年10月2日,該俘看到第342團士兵已經收到新的冬季制服。

d. 密碼代號:

單位     代號    英語
第38軍    四三部   43d Unit
第114師    六一四部  614th Unit
第340團    一支隊   1st Branch Unit

e. 坦克、砲兵、火箭砲:

1952年10月20日(疑時間打錯)該俘見到砲兵單位指揮所座落於CT427537山丘腳下。8月10日,連長告訴該俘,副師長兼任師砲兵主任也在該指揮所。

1952年8月10日,該俘見到在CT427537、CT433540、CT439538三座山頂各有四門火砲,合計12門。根據描述,這些火砲應為M1938蘇製122毫米榴彈砲。

1952年9月17日,連長告訴該俘第7連在Yonghang-ni(CT380464)構築的砲兵陣地是給一個支援第38軍的砲兵師用的。該連士兵告訴該俘,該砲兵師位於Yonghang-ni西南山上。

f. 核生化戰:

1951年12月,除了文化教員外,所有第7連軍官都被發給防毒面具,型號據描述應是蘇製ShM-1頭盔式防毒面具。士兵們同時獲發防毒漱口水。所有士兵被告知沒有命令不准使用漱口水。

g. 美國、韓國、及其他聯軍戰俘:

10月1日,連政治指導員告訴士兵們有關395高地上聯軍陣地的情報資料來自於8月初向共軍投降的一名韓國排長。

h. 訓練:

從1952年8月15日至9月15日,第114師各連派出連文化教員及一名士兵至Chiktong-ni(CT365662)接受高等文化課程。此課程目的在於讓全師文化教員熟悉普通話以便教授給一般士兵。普通話拼音系統及教學方法是課程的主要內容。

從9月20日至30日,第340團集結在CT4060地區進行攻擊戰術訓練,內容包括排、連、營、團級攻擊戰術,並實際演練。各部隊長擔任教員,也 進行了營級和團級進攻演習,並使用實彈。演習的目的是要給那些沒有作戰經驗的士兵一點作戰概念,並且讓所有士兵對即將執行的任務有所熟悉。

從1951年5月至1952年4月,第340團在接收新的補充兵後進行了持續的訓練計畫。軍事訓練包括了單兵訓練,單位戰術訓練直到團級。政治訓練包括了宣傳及文化課程,填滿了軍事訓練外的其他時間。在這段期間內,「三反」、「日本的暴行」是兩個主要的政治主題。

該俘在1952年8月下旬見到第114師政治處開設有軍官訓練班,營級以下、排級以上的軍官在此接受政治及軍事教育課程,主要是政治課程。

i. 聯軍空襲:

在8月下旬,營長曾通知第7連連長避開一次在CT433540處的聯軍空襲。第7連在空襲前離開該處,空襲結束回來後發現有94個彈坑。

j. 敵軍重要戰術:

在386高地的模擬攻擊演練(10月1日)

(1)第340團全員參與
(2)第340團各營擔任攻擊部隊
(3)目標為386高地(CT437635)
(4)第7連在10月1日1530時離開CT408595,向目標前進。
(5)第三營在CT427623地區集結等候指令。命令是第一營將從東南進攻,二營從東方進攻,第3營從西南進攻。
(6)目標區有鐵刺網與鐵絲網群障礙保護。
(7)在全營集結後,第三營在CT427623休息到1800時,然後在暮色掩護下掩護下前行500碼到達386高地山腳。他們在1900時到達CT432630地點,各連在事先指定區域散開。各連前方有一排擔任爆破任務。
(8)1900時,兩道紅色信號彈發射,長形炸藥包紛紛引爆,各連排除障礙,在鐵絲網群中清出一條通路。當這任務完成後,各爆破排排長吹哨通知,各連全連開始突擊。
(9)在這次攻擊演練中,第7連的無線電呼號是「黃河七號」,其他各連也使用「黃河」加上番號為呼號代碼。
(10)攻擊部隊通過四道鐵刺網障礙,第7連首先攻抵山頂,然後發射兩發白色信號彈,通知其他單位停止對山頂射擊。

其他有關攻擊395高地的情資:

1952年10月1日,團政治指導員稱:

第38軍將被當成一支實驗性質的部隊以便在戰鬥中吸取教訓,此次在10月5日攻擊395高地的行動將做為未來其他行動的指標。第38軍過去對攻擊像 395高地這種聯軍的營級陣地沒有什麼經驗,因此,要告訴士兵們在這次任務中盡量學習。這次行動得到的經驗將在未來行動中應用來對付聯軍各團及各師。許多 在朝鮮的其他部隊也正全力支持此次行動,任務的成功將 會鼓舞在朝鮮的所有部隊。

對第340團的最基本要求是攻佔395高地並固守7天,然後換防。

許多從其他單位來的人員將會來觀察此次作戰行動,也會有重砲的支援;不過,沒有提到會有飛機或坦克的支援。

k. 共軍文化教員的職務:

共軍連隊中的文化教員的任務和美國陸軍中訓練教育官(TI&E, Training, Information, & Education Officer)職務類似。共軍的文化教員通常是 個受過教育、並且受過進階政治教育的個人。他的主要職責是:

(1)教授連裡不識字的士兵閱讀簡單中文。
(2)幫助不識字的士兵讀寫報告及信件。
(3)誦讀新聞、雜誌、及書籍給不識字的士兵聽。
(4)向士兵解讀官方指示及命令。
(5)協助連政治指導員在政治課上宣揚教條。

文化教員們在8月15日集中在Chiktong-ni(CT365662)接受如何教授普通話的課程訓練。

他們在9月15日回到所屬單位。在15日後的特別任務是教授如何讀寫普通話,目標是讓所有士兵最少能夠認得2000個中文字。

致情報科副科長

Lutz

Share:

2005/02/01

韓戰戰俘

今天把一份前陣子翻譯的戰俘審訊報告放上了網頁,這份美軍對俘虜的中國志願軍戰俘的審訊報告不過是數萬份類似的報告中的一份,審訊的對象也不過是被俘的二 萬一千名志願軍官兵中的一名,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可能比較惹人注目的地方是,這名戰俘谷中蛟是在1952年10月初,雙方戰線都已經穩定下來差不多一年 了之後,才主動跑過南韓一邊投降的。隨著他過來的,是有關於中國方面第38軍準備進攻白馬山的情報。由於這個情報,韓國第9師對即將來臨的戰鬥有了較好的 準備,在數天後展開的激戰中,與號稱「萬歲軍」的中國第38軍浴血爭戰,最後把第38軍擊退,保住了白馬山的陣地。

這場戰鬥,說大不大說小不小,雙方犧牲不少人員,流了不少血,卻不是能夠影響韓戰全局的戰鬥。當時雙方沿著38度線附近的戰線對峙的態勢已經有一年之久, 彼此都沒有意願要打破戰鬥上的僵局,只是等著談判桌上爭論不休的幾個議題解決達成協議;在這段期間的戰鬥都只是局部、戰術性的。雖然戰鬥一樣血腥,但沒有 太大意義。就算谷中蛟沒有提供情報,而中方攻擊成功佔領了白馬山,一樣無關大局。所以,谷中蛟逃跑向南韓軍投降所造成的影響,不過是成就了南韓第9師「白 馬師」的名聲,而讓所謂的「萬歲軍」傷了一點自尊而已。

話說回來,仔細讀這份報告的內容,卻不覺引起好奇心:是什麼樣的因素會促使一個人在戰鬥的前夕逃向另一方投誠?是貪生怕死嗎?如果是單純的貪生怕死,他怎 麼又能肯定自己跑過去後會被後送?萬一他被留置在前線附近,正好遇上攻過來的己方部隊的話又怎麼辦?那不是死透了?其實答案或許沒有這麼簡單,因素要更複 雜得多。

其實在讀這份報告裡谷中蛟所屬的團對冬裝的處置時,不覺有「答」地入扣的感覺。要知道,士兵對即將來臨的戰鬥沒有不敏感緊張的,特別這次是第38軍自 1951年春的第四次戰役後的第一次作戰,更會緊張。38軍在前四次戰役其實沒有什麼特出表現,第一次戰役中因軍長猶疑,錯失戰機。第二次戰役中對美第2 師形成合圍,但卻無法克竟全功,讓他們跑掉了,只靠閃閃躲躲及龐大的宣傳機器,製造了「萬歲軍」、「松骨峰」的神話。第三次戰役中也沒有什麼好的表現,僅 是隨份供職而已。但從第三次到第四次戰役之間,美軍開始反攻北上,共軍開始敗退,38軍卻擔任了後衛阻擊的任務,但在美軍的強大火力攻勢下,傷亡慘重而沒 有多少戰果。到第四次戰役結束時,三個師可以說都被一掃而空,以致於38軍無力再戰,調到後方整補休息,錯過了整個第五次戰役。這一整補休息就是一年多。

從谷中蛟的審訊報告也知道,他所在的七連補充了110員官兵,如果加上受傷送醫、治癒後歸隊的原來兵員,以及倖存無傷的兵員後,總數才不過160、170人的編制,那麼可以推論,在前四次戰役中,該連可能有高達80%的傷亡率。

有這麼慘痛的經驗擺在眼前,眼看著要再度投入血腥挨轟的戰鬥,耳聽著上面要把冬裝留待這次戰鬥完畢才要發放,這難道不是意味著打完仗後就沒那麼多人需要冬裝?這或許才是關鍵!
Share:

搜尋此網誌

Follow by Email

碧穹始戰三千日──八一四空軍作戰探析

1937年8月14日,是第二次中日戰爭中雙方空中力量第一次交戰,這是此後八年兩千九百多個日子中無數次空中交鋒的第一天。交戰的雙方是中國空軍和日本海軍航空隊。中國空軍多次主動出機轟炸日軍地面及水上目標,更在上海市區、杭州筧橋、安徽廣德的上空與日本海軍航空隊發生多次空戰。本文對這首戰...

Blog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