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06的文章

七二一空戰始末

圖片
五十年前的今天,台海上空爆發了兩場空戰,這兩場空戰雖分在不同地點,卻是息息相關的,而且有三個特點值得一提:一是F-84在性能劣勢下擊落了性能較優的米格機,二是差點造就了國軍飛行員另一名王牌,三是國軍單方面的宣揚及解放軍持久的沈默。

1956年7月,國軍空軍總部情報署接獲敵後情報消息指出,解放軍空軍於江西南昌進駐大批作戰飛機。為證實情報資料、掌握實際狀況,作戰司令部計畫派遣戰術偵察機深入大陸境內對南昌機場進行偵照。

在大白天派出武裝薄弱的偵察機至敵方內陸機場上空偵照,不窒是危險度極高的虎口拔牙之舉。這類的偵照任務通常要事先挑選雷達網的漏洞來突穿,必要時低空飛 行以躲避雷達偵測;到了目標區迅速爬高至照相高度,照完相後要趕快脫離返航;但此時行蹤已經曝光,如果碰到敵機追擊攔截,偵察機僅能靠飛行員的飛行技巧來 閃躲。為了掩護偵照的意圖、保護偵察機的安全,國軍除了派出戰機接應外,也常使用聲東擊西、虛晃一槍、回馬槍等等手段來分散解放軍防空系統的注意力。

1956年時國軍的戰術偵察機主力正換裝為美國共和公司的RF-84F雷閃式(Thunderflash)偵察機,桃園基地第6大隊所屬第12中隊從1956年2月起前後接收了25架。

RF-84F是美國空軍選定作為1950年代中期使用的戰術偵察機,從 F-84F雷電式(Thundersteak)戰鬥機而來的改型。和美軍前一型的F-84G雷霆式(Thunderstrike)不同的是,F-84F使 用了後掠翼而非平直翼,大大提高了高速性能,讓其最高速度與F-86F不相上下。RF-84F除了保持高速性能(速度介於F-86E和F-86F之間) 外,更在主翼上表面加裝擾流板,讓滾轉率高達每秒300度,增加機動的靈活性;照相艙在機首,可裝設多達6部各種不同角度的照相機,執行前視、垂直、三視 鏡頭、側視等航空攝影任務;主翼上更裝有4挺12.7毫米機槍,讓其具備有基本自衛能力。


共和公司RF-84F雷閃式噴氣偵察機

RF-84F在1954年3月開始交付給美國空軍單位,雖然服現役時間不長,在1950年代末期就被RF-101巫毒式(Voodoo)偵察機給取代,但 前後共有美國空軍12支中隊、7支空中國民兵中隊,以及北約7個國家的空軍使用過,數量不可謂不多。如果要論此機的實戰經驗,當以國軍空軍為翹楚,50年 代末期海峽上空幾次空戰都是由RF-84F執行偵照任務而引發的;…

從九一八第一次空戰看《1958年台海大空戰結果考據》

圖片
台海空戰一直是大陸和台灣兩邊網友爭論不休的話題,近來看到一篇署名為方方的《1958年台海大空戰結果考據》網文,方方是大陸網站「方方航空小築」的站主,對軍事航空有相當研究,但是做起歷史考證來,卻有很多問題。這裡是我讀了該篇文章後,有感而發所寫下的一段評論。方方的原文用google很容易就可以找得到,下面是鍊結之一:

http://www.fyjs.cn/viewarticle.php?id=95900

為了比較起見,請注意讀一下該文中有關九一八金門空戰的意見。

====

方方這篇文章其實有很多論證上的缺陷,如:

1. 對國軍資料掌握不足,偏聽偏信共軍資料。凡共軍公開資料裡沒有的,就認為沒這回事。

2. 認定在某日空戰參與者都來自同一單位。

3. 認定共軍飛行員被擊落即死亡,沒死就不是被擊落,完全沒考慮到大部分空戰都在大陸上空,被擊落的共軍飛行員完全有可能跳傘逃生。

4. 對國軍空軍戰果的確認,僅根據共軍公開資料,忽略掉可能有未公開的部分;對共軍空軍戰果的確認,卻根據共軍空軍自己的判讀。

在這裡就以最近看到的九一八金門空戰為例談一下。

方方的第一點分析,以大陸方面公開資料完全沒提到當日第一次空戰,所以採取懷疑態度。但懷疑的是什麼?從他的分析,很明顯地是懷疑空戰的存在與否。這是缺 陷(1)的一例。再說,既然共軍方面沒有資料,如何又能率爾認定此時在這個地區出動的僅會是18師52團,而非其他單位?這是缺陷(2)。

事實上,第一次空戰中有戰果的董光興、毛節盛都有照相槍影片,第一次空戰應該是存在的。要實際確認他們的戰果如何,當然有待考證。但是從照片裡可以看到,的確與米格機交戰並從後攻擊過。

第二點分析,第二次空戰雙方機數吻合,沒有問題。

第三點分析,由於對台灣資料掌握不夠,僅分析大陸公開資料,無可厚非。但是這裡有明顯的邏輯缺陷(3),方方在此處的論證等於是說:由於趙清潔被擊落死亡後報立功,而沒有其他人被報立功,所以沒有其他人被擊落。但是被擊落後跳傘逃生而未被報立功的呢?

這在歷次空戰資料中,也有類似現象。而凡是烈士都立功,王自重、周春富、杜鳳瑞,可不只是趙清潔而已。完敗時無功可立,烈士也不公開了。

另外,對於國軍飛行員的戰果,率爾認定三架都是報的韓玉硯飛機。事實上,該次空戰中,比較可能的是在前的孫嗣文、陸養仲兩人重複報了擊落趙清潔的座機,而 在後的林文禮、劉心業先後各報擊落韓玉硯座機。由於韓玉硯前後兩次被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