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27

朝鮮戰爭中國第一狙擊手張桃芳戰績剖析

1951年10月後韓戰進入對峙時期,戰線在38度以北不遠穩定下來,雙方各自沿有利地形構築防線工事,等待政治解決。在這種靜態作戰的時期,狙擊手自然有許多發揮的空間,有關資料請參閱《狙擊簡史》。

聯軍方面基於傳統上對狙擊的偏見,對於當時狙擊手的角色並不宣傳。而中國志願軍方面卻是廣為宣傳所謂的「冷槍冷砲運動」,單單第24軍從1953年的5個月期間就消滅1萬多人(見雙石《百戰青鋒劈涇渭》第38章),還出了一個創下狙殺214人記錄的中國韓戰第一狙擊手張桃芳。這裡的數字戰績自然是經過誇大宣傳的,在此暫且不論第一個數字,單單就張桃芳的戰績進行剖析,在過程中自會瞭解第一個數字的問題。

##ReadMore##

張桃芳的戰績根據最新公開的正式官方資料為:

解放軍畫報2002年第八期:

「張桃芳從1953年1月29日開始當狙擊手到5月25日止,持續時間為3個月零26天。除去集訓、開會等活動外,實際射擊時間32天,耗彈442發,斃 敵214名。同年,志願軍總部為其榮記特等功並授予他「二級狙擊英雄」榮譽稱號,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務委員會授予他一級國旗勳章。」

根據官方記錄,張桃芳屬志願軍第24軍72師214團。從上面的數字來計算,他在32天內射擊442發斃敵214名,亦即一天平均射擊13.8發斃敵6.68名,命中率48.4%。

2003年中國中央電視台CCTV-1播出了一部紀錄片「狙擊英雄」,其中第2、3集裡有對他的親身訪談,提供了不少第一手的資料。在這個訪談中,他回憶了幾次狙擊經驗。從他的回憶裡可以得知:

  1. 他的射擊距離多在400米以下,100、200米的不少。較遠距離如800米的僅有寥寥數次,且成功次數不多。
  2. 他所在的位置是上甘嶺597.9高地(即美軍的三角高地)上寬度約30多米的班陣地,共有五處射擊位置。
  3. 他回憶的四次狙擊經驗,四天各打死(中)一名、三名、兩名、一名。每次目標的警覺性都不低,或不定向不定時地觀測,或有惑敵閃躲的動作,更佈置有假人。他都需耐心等待。
  4. 他遇見至少一名狙擊手(雖不清楚有無使用瞄準鏡)嘗試反制他。
  5. 他未曾提到所使用的槍種,也未提到自己的擊殺總數。槍種和數字都是其他人另外解說的。

從以上的資料,其實就已經有許多東西值得分析。

首先,他所使用的槍枝到底是哪一種,一直就說不分明。有些記錄稱他使用「大八粒」──美製M1葛蘭德半自動步槍──創下大部分的成績,但是公開的照 片以及大部分的官方資料都稱他使用的是無瞄準鏡的蘇製莫辛‧納干1944型騎槍(Mosin-Nagant M1944Carbine)。一般對這型騎槍的準確度評價不高,使用的又是V型金屬照門,用來作為狙擊用槍是有點勉強。以前的火槍手網站上一些大陸網友也 討論過,有人稱軍內教材說他使用的是美製M1步槍,但是為了宣傳加強戰士對蘇製步槍的信心,後來一直說是使用莫辛.納干騎槍,所以照片也用莫辛.納干。另 外,還有稱他使用的是日製三八式步槍的說法。

關於槍種問題,個人認為以其身為剛上戰場的新兵,其實不太可能有機會使用美制M1步槍,一開始或許是真的使用莫辛.納干騎槍在射擊。後來他被調去受射擊特訓,再回來後就是專職狙擊手,很可能就是使用較好的M1步槍了。

成績方面,也有許多疑問。

從戰場環境來看,當時雙方早已進入靜態防禦一年半以上,戰線大體穩定。

上甘嶺戰役在1952年11月間結束,志願軍第24軍在1952年底接替第15軍防守上甘嶺一線,而對面的聯軍防守部隊是韓九師。雙方都是使 用既有防禦陣地,無論交通壕、掩體、地堡多已固定。志願軍第15軍在此地搞「冷槍冷炮運動」是在1952年間,以上甘嶺地區的537.7高地著稱(聯軍稱狙擊兵嶺)。 任何在1953年間接防此地的聯軍部隊不會不清楚冷槍狙擊對他們的威脅,也絕對不會不採取措施來防範與反制。這從上面對張訪談的(3)、(4)項中就已經 可以看出,聯軍絕不會輕易暴露出來挨打,也不會不反擊。反擊的方法有許多,除了派出聯軍狙擊手外,甚至在紀錄片中其他中國狙擊手也談到,一旦開槍狙擊,馬 上就會引來聯軍的砲火轟擊;絕對不是能夠肆無忌憚橫行無阻的環境。

其次,張桃芳在上甘嶺上的陣地位置,所涵蓋的聯軍陣線有限,亦即其能夠選擇的目標有限。更何況,撂倒了一名敵軍,其他的人很可能整天或甚至兩三天不 露頭。自然難以有連續性的目標。除非他是像其他國家的狙擊手一樣,能夠遊走於整個營或團的前線,才有可能得到更多的目標。不過若要遊走前線,仍然有行動上 的限制,白天不太可能移動,這從影片裡其他中國狙擊手的經驗也可以得到驗證,只能在光線不良的情況下才有可能。也就是說,一天裡大概就限制在一地,同樣也 有目標量不多的情況。很遺憾地在影片中並未對其是否遊走各陣地有所解說。

其次,從32天214人的數字裡,可以看到引發疑問的地方不是214人,而是在平均之後得到的日擊殺數(借用strike rate的概念),也就是說每個實際射擊日子能夠擊殺多少名。不論在一戰、二戰還是其他戰爭,當雙方戰線穩定下來,防線明確後,狙擊手的日擊殺數就不會太 高;雙方有工事、有掩體、有交通壕,不會等閒暴露出來,實際上日擊殺數可能還不到1──因為還不一定打得中。

為什麼二戰中諾曼第的園籬田野以及史達林格勒的斷壁殘垣是狙擊手的天堂?因為地形地物錯綜複雜,雙方小部隊混雜交戰,誰都無法確切掌握周圍的環境, 自然讓狙擊手有來去自如,潛入側翼狙擊的機會;而部隊要補給、要聯絡,不得不派人在沒有安全掩蔽工事的地帶活動,也就成為狙擊手的大好目標。但是在 1953年時的上甘嶺地帶並非如此,雙方戰線相當清楚,工事構築也很完善,而從張桃芳的自述中,也未看出他有離開陣地潛入無人地帶狙擊的情事。這樣看來, 其日擊殺數根本不可能達到接近七人之高。

要比較的話,不妨比較一下中國自己的另一知名狙擊手、號稱老山第一殺手的向小平。當時中越對峙,兩方防線是相當固定,他的狙擊也是從中國陣地中執行。如果沒有記錯的話,他似乎沒有幾次一天狙殺兩名以上的記錄,所以日擊殺數差不多是1。

根據《狙擊英雄》中對張的訪談,我們知道他狙擊4天打掉了7人,平均1.75人/天,這就跟向小平的紀錄接近,要合理的多了。至於從官方說法計算出 來6.68人/天的數字,實在也跟他的訪談結果湊不上。因為既然是平均數字,那每天自然有多有少。少的時候如他自己談到的每天一兩名,多的時候一天就該有 10多名了。這種好運道不論對任何狙擊手說應該都是印象深刻,不太可能忘記,他卻絲毫未曾提到,反而只提到這種小貓兩三名的狙擊經驗,這不是相當奇怪嗎?

此外,這214的數字怎麼來的?據稱,是第24軍軍長皮定鈞要他達到這個數字好跟他的團的番號湊一堆,這個宣傳的成分也未免太過了。另外,據稱他所 在的班陣地在這段期間前後也創下了狙殺700多名敵軍(近一個營)的紀錄。所以整個看起來,這個數字可信程度相當低。但是由於是官方宣傳數字,已經一再重 複提了50多年,恐怕張桃芳自己也不好意思指出真相,在訪談中乾脆避開不論。

另外,這214的數字還有另一個問題。這數字實際上包括了擊斃、擊傷,而不是單純擊斃,但是在一般宣傳文字中並未細辨,都一概籠統寫成擊斃。CCTV播出的《狙擊英雄》影片中有一張一般都沒注意到的獎狀,獎狀裡寫的是31 天用437發步槍子彈共斃傷XXX十一名。這裡很有可能是「斃傷敵二百十一名」。因為根據解放軍畫報2002年第八期的一篇文章:



「為還擊敵方對談判進程的無理阻撓,促成停戰早日實現,5月13日我軍發動強大的夏季攻勢,戰鬥也愈加激烈。到5月20日,張桃芳殲敵數已上升到211 名,軍長皮定均聽說後非常高興,特意召見並再三叮囑他要打出名堂來,說他們團是214團,讓他再消滅3個敵人達到214個,有個紀念意義。回去後,他很快 便完成了消滅3個敵人的任務。5月26日正當他想大顯身手超額殺敵時,軍部通知他撤離前哨歸國,作為志願軍青年代表團成員列席青年團全國第二次代表大會。 當再次歸隊時,朝鮮停戰協議就簽字生效了。

張桃芳從1953年1月29日開始當狙擊手到5月25日止,持續時間為3個月零26天。除去集訓、開會等活動外,實際射擊時間32天,耗彈442發,斃敵 214名。同年,志願軍總部為其榮記特等功並授予他「二級狙擊英雄」榮譽稱號,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務委員會授予他一級國旗勳章。」

這張獎狀有可能就是皮定均在211名時頒發的,後來又多了1天5發3人。只是獎狀這裡說的是斃傷,顯然有人大筆一揮就成了「斃敵」,連《狙擊英雄》裡這段旁白都說是「斃敵」214名。

這張獎狀算是原始資料,31/32天在這裡是鐵板釘丁了,也就是說,每天平均打中6.8/6.68名敵軍,還是一樣有目標過多的問題無法轉圜。

總結一下:

  1. 張桃芳自述的戰術活動範圍有限,目標出現頻率自然有限。
  2. 張桃芳自述中看出對峙的聯軍部隊不輕易暴露,警覺性也很高。
  3. 聯軍也會採取反制措施(除張桃芳自己提到的狙擊手反制外,另外有文章也提到他初次狙擊差點被冷炮打傷),所以張桃芳自己行動也受限制。
  4. 張的自述中4天狙擊打掉7人,其平均擊殺數與所謂32天214人的平均擊殺數相差太大。

根據以上的資料推論,他的狙擊記錄可能要打個二五折或三折才比較合理,32天能夠狙殺50-70人已經到頂了。即使是這個經過打折扣的數字,在當時 戰場環境來說都已經是個了不起的成績,足以列入世界頂尖狙擊手之列。但若是硬要推銷那個214人的數字,不考慮戰場狀況、戰術背景,不去跟另一方資料比 對,一味盲目聽從帶有極大宣傳成分的戰果記述,恐怕只會讓識者嗤之以鼻。


HEMiDEMi Technorati Del.icio.us MyShare個人書籤 Yahoo

1 意見:

peacedog 提到...

200多人的数字完全是夸张,在那种条件下为了宣传而编造数字,宣传英雄的行为是很容易想象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