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萬年的孤寂》、《百步穿楊》、《烽火朝鮮》的交會。

1999/06/15

米位正解

米位是 mil 的翻譯,一般所用的 mil 是 milli-radian 的簡稱,正確的 譯法應該是毫弧度。一個圓周的角度平常用 360 度,如果用弧度角來表示 是:

360 degrees = 2‧Pi radians = 6.283 radians = 6283 milli-radians

在平面座標系上,除了習用的 XY 座標之外,也可以用方向角度和距離作 為座標。以砲兵來說,任何以 XY 來表示的座標也都必須轉換成方向和距 離。但是要以 360 度的度分秒系統來表示的話,60 進位的計算太過複雜 麻煩,而一個圓周角用毫弧度表示正好近似於 6400,剛好也是一般使用方 向的倍數(東西南北有 4 個方向,加上東南、西北等變成 8 個方向,加 上北西北等成為 16 個方向,……餘類推),因此就正好用上毫弧度了。 以下用 MIL 代表砲兵用的單位,以跟毫弧度的 mil-rad 區別:

##ReadMore##

6400 MIL = 6283 mil-rad
1 MIL = 0.98171875 mil-rad

除了這個「巧合」外,毫弧度在測量上也有另一個「巧合」。相信大家都做 過三角函數──知道距離和仰角、試求樹高──的數學題目,當然也有知道 高度和仰角要計算距離、或者知道高度和距離要算角度的時候。這第二類題 目通常是用在狙擊鏡估算距離上(所謂的 mil-dot reticle),第三類就是 砲兵的應用。

一個毫弧度在 1,000 公尺的距離遠的地方相當於:

tan(0.001 rad) * 1000 m = 1.0000003333 m

而在 15,000 公尺處則是:

tan(0.001 rad) * 15000 m = 15.000005 m

小數的部份根本就可以不計;再仔細看一下,如果用毫弧度來表示很小的角 度時,根本不必代入 tan() 函數,也就是說:

1 mil-rad @ 1000 m = 1 m
1 mil-rad @ 15000 m = 15 m

假設砲兵正在轟擊 15,000 公尺外的目標,前進觀測員要求向右修正 150 公 尺,砲班很容易的就可以計算出:

修正角 = 修正差距 * 1000 / 目標距離

得到 10 mil-rad,修正 10 MIL 就可以了。那麼 MIL 跟 mil-rad 之間的差 距呢?把它再代進公式看看:

tan(10 MIL) * 15000 m = 147.26 m

差不到三公尺。如果考慮到觀測上的誤差、彈著群的或然誤差(probable errors PE)、以及砲擊距離,這一點誤差根本就不必考慮。

現在順便來談一談 mil-dot。在軍用狙擊鏡的十字線上通常有刻度,刻度的 單位正好是毫弧度的整數倍或分數倍,當狙擊手使用狙擊鏡觀測到一些已知 尺寸的物體時,從刻度上可以知道弧度角,馬上就能推測出大概的距離。比 方說,人體寬度大約在 0.5 公尺,如果在狙擊鏡中看去正好佔了一個毫弧度 的刻度,狙擊手馬上就知道距離大約是 500 公尺。

Share:

論為將之道

著名的普魯士參謀總長老毛奇(Helmut von Moltek, the Elder)曾說過一句話:「沒有一個作戰計畫能在跟敵人接戰後還存活。」

這是很耐人尋味的一句話,因為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事前計畫一開戰就沒用,而戰場狀況瞬息萬變,指揮官又不能時時掌握戰況,那大家不是在混戰一場嗎?

##ReadMore##

其實,老毛奇會說這句話是有他的理由的。老毛奇終其一生(1800-1891)至少有 60 年的時間待在普魯士參謀本部(General Staff)裡,在他於 1864 年以參謀總長的身份指揮普丹戰爭之前,他自己帶過最大的部隊還不到一個連的兵力。他在參謀本部裡做些什麼事呢?計畫、計畫、再計畫!

普魯士參謀本部是近代普魯士軍隊的核心,當由腓德烈大帝創建的普魯士陸軍在十九世紀初被拿破崙擊潰後,一批改革派推動軍隊制度化與國家化,而參謀本部則是他們嘔心瀝血的成果。

參謀本部的功用,在平時是作戰準備的計畫單位,在戰時則是協調各軍的指揮中樞;做為一個優秀人才的集中地,它更具有發掘及培養優秀軍官的功能 。這是全世界的首創,普魯士陸軍也在這個機溝的策畫與運作下,在 40 餘年間從拿破崙戰爭的灰燼中重建起來,在 1864 到 1870 年間的三次戰爭中(普丹、普奧、及普法戰爭)樹立起世界一流的地位。美國知名的軍事理論家杜皮上校(Col. T. N. Dupuy)稱其本質為「用組織化達成軍事上的卓越」(institutionalizing military excellence)。

老毛奇身在參謀本部中,自然深知事前計畫作業的重要性,他怎麼可能自打嘴巴呢?其實他之所以會說前述那句話,很可能就是他也深知完全仰賴紙上作業的弊病,所以要給他的同僚跟屬下一個警惕。這句話其實也跟他的指揮 風格完全一致:他雖然要求詳盡的事前計畫,但是一旦開戰,他就把權力下放到他屬下各軍的指揮官手中,只發佈一些指導原則(directives),而不下令,連軍團級的作戰他都不控制;他要求手下的指揮官充分發揮主動進取 的精神──這也是現代普魯士陸軍的建軍精神──來自己主導完成任務。

但在另一方面,他並不是真的完全放手不管,他仍然密切的注意戰局的發展;當有危機出現時,他也能表現出一個優秀指揮官的特質──掌握情勢、當機立斷。在 1866 年普奧戰爭中的哥尼格拉茲(Koniggratz)之役,他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就很值得思量。

當時奧軍主力在波西米亞的哥尼格拉茲附近集結,他根據最新的計畫指揮三個軍團(第一軍團、第二軍團和易北軍團)準備分路包圍估計位在易北河東的奧國部隊。但在 7 月 2 日下午,位在中央的第一軍團跟奧軍的三個軍接觸,位置卻在易北河西。第一軍團司令官採取主動攻勢,並且聯絡左翼的第二軍團要求支援。

當這個消息在午夜時分傳回老毛奇的大本營時,老毛奇馬上就知道麻煩大了,他正確地研判奧國主力其實是在易北河西而非河東,如此一來,第一軍團就不再是跟幾個軍交戰而已,它很可能會被奧國部隊以眾凌寡地吃掉,這麼 一來,其他兩個軍團也有被各個擊破的危險。他馬上把普王威廉請起床,兩人連銜命令第二軍團全力支援。

果不其然,由於狀況不清,再加上第一軍團司令官的請求語焉不詳,原本第二軍團方面只準備派遣一個師來支援。當普王跟老毛奇的命令在凌晨四點到達第二軍團司令部後,第二軍團改變了計畫,全軍連夜轉向支援第一軍團。結果在第二天早上約 11 點鐘的關鍵時刻到達戰場,出現在奧軍的側翼,促成奧軍的大敗。

老毛奇在這裡的表現正好替「為將之道」做了最好的示範。一個指揮官必須能夠在事前計畫與因應情勢變化中取得一個平衡,並且要能當機立斷、掌握戰機。指揮能力的好壞應該就是在這裡。


Share:

一次大戰中的隆美爾

關於隆美爾,一般對他在北非指揮非洲軍團(Afrika Korps)的歷史比較瞭解, 對他早年的資料恐怕就比較模糊。現在就來稍微介紹一下。

隆美爾在一次大戰爆發時只有 22 歲,職位是第 124 步兵團第 7 連的少尉排長 。他初上戰場是在比利時的布來得(Bleid),雖然生病,他帶頭衝入由法國步 兵據守的小鎮,俘虜了 50 多人。他拖著病軀繼續作戰,最後是在法國 Varennes 受傷才住進醫院三個月。

##ReadMore##

回到部隊後,隆美爾升為第 9 連連長,於 1915 年 1 月 29 日,亞登第一次戰 役中,匍匐前進通過鐵絲網,奇襲正面的法軍部隊,佔領了重要的四個掩體。但 是因為援軍上不來,在擊退法軍的數次反擊後,只好撤退。他因這次行動獲頒一 級鐵十字勳章。

在這之後他接掌第 4 連在西線一直作戰到 1915 年 9 月,升為中尉並分發至精 銳的華騰堡山地營(Wuerttembergische Gebirgsbatallion)為第 2 連連長, 在阿爾卑斯山訓練部隊。

他於 1916 年 11 月 27 日在但澤與多年戀人露西‧模林結婚。

1916 年底他的部隊被派到羅馬尼亞前線。1917年 1 月他在暗夜中滲透羅馬尼亞 的陣線,在羅馬尼亞軍睡夢之中對 Gagesti 村展開奇襲,俘獲 400 多人。

然後,他的部隊又在 1917 年 10 月被調到義大利前線,佈置在陣線的最中央。 在同時,德軍正在義大利前線全面運用結合了精兵滲透、深入突穿、以及最前線指 揮官的充分自由意志的著名的胡提爾戰術。在這種最合他口味的環境下,他演出了 一次令人嘆為觀止的行動。

他原來的命令是確保巴伐利亞近衛師的側翼安全,但是他主動出擊,進行一次獨 斷的突擊。同樣地,他在黑夜中帶領兩個連滲透了義大利軍的陣線而沒被發現。 在破曉時他帶頭上刺刀衝鋒,擄獲一個砲兵連,同時他的營裡也對這個缺口派出 部隊試圖擴大。義大利指揮官派出一個營來反擊,但卻不知隆美爾正在他們陣線 之內。結果是這個營遭到隆美爾的前後夾擊,有超過 1000 人投降。

這時他的營長把總共 6 個連都劃歸他節制,在 Monte Matajur 前埋伏,結果義 大利的 Bersaglieri 第四旅中了他的埋伏,有 50 個軍官和 2000 名士兵被俘。 然後他連夜爬上 Monte Matajur,在黎明時突然出現在防守的撒冷諾(Salerno) 旅的陣地前。驚慌失措的義大利軍沒有抵抗就投降了。所有的俘虜人數加起來, 他在這個持續了三天的行動中總共俘虜了150 個軍官和 9,000 名士兵,但是他 的總兵力大概 600 人都不到。

由於這次的勝利,他被授與 Pour le Merite,德意志帝國最高等級的勳章(相當 於美國的國會榮譽勳章),並升為上尉。

在這次行動後,他被調回德國擔任幕僚職位,直到一次大戰結束。

Share:

搜尋此網誌

Follow by Email

被埋沒的英雄 ─ 四行倉庫戰鬥的實際指揮者楊瑞符

不曉得是什麼原因,讓很多人都有一個錯誤印象,以為八百壯士在四行倉庫的指揮序列是謝晉元─上官志標─楊瑞符,然後在描述上有意無意地將楊瑞符忽略掉。 其實,在四行倉庫的四天戰鬥中,身負實際指揮任務的是楊瑞符而不是謝晉元。上官志標更不是協助謝晉元指揮的少校團附,他當時...

Blog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