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萬年的孤寂》、《百步穿楊》、《烽火朝鮮》的交會。

2003/07/24

西班牙無敵艦隊的迷思

傳統上1588年西班牙無敵艦隊的說法有許多都是迷思,而且是英國歷史學家們自己一廂情願。近年來打撈水底殘骸,再加上比對西班牙古文件的資料,得出許多和舊說不同的結論。

首先,第一個問題就是西班牙無敵艦隊的組成。「無敵艦隊」給人的印象是龐大無比的艦隊,英國艦隊則數量遠遠不如。事實上,西班牙艦隊有130艘船, 其中只有60艘左右算是軍艦,其他都是運輸船,最大的幾艘船都是運輸船而非戰艦(galleon),具有真正戰鬥能力的galleon只有約20艘。英國 艦隊一開始約有120艘,軍艦約30多艘,但galleon級的也是20艘,但是後來增援的越來越多,在後面階段增加到了約190艘。所以以數量而言,西 班牙艦隊其實居於劣勢。

再其次,傳統上認為西班牙艦隊的砲口徑較大而射程較短,英國的長程火炮比西班牙多出三倍; 而西班牙的中程重炮比英國多三倍。這個觀點以英國歷史家 Michael Arthur Lewis 為代表,但事實上現代學者對 Lewis 多有批評,認為他採取英國人的主觀意見,對西班牙方面的文件研究得不是很深入。

##ReadMore##

現代打撈西班牙沈船,加上仔細研究西班牙紀錄結果,發現西班牙艦隊艦砲口徑和尺寸大小跟英國艦隊使用的類似(雙方使用的口徑都很龐雜),他們船上裝 的大口徑重砲都是準備給陸軍登陸後使用的,都還是處於分解了裝在貨艙裡的狀態,不是用作艦砲。英國艦砲在較長距離時可能比較準一點,西班牙的砲準度較差, 但以其接近登船的戰術來說,準度不是那麼重要。不過,很重要的一點是:英國艦隊的火砲數量比較多,以最早接戰的120艘船來說,火砲總數比西班牙艦隊大概 就多了20%以上(這個數字是印象派,:-))。

除了火砲數量較少外,西班牙戰術是以搶登敵船為主,所以船上有許多士兵。他們的火砲則很少用來進行遠距離交戰,都是裝好彈,留一個人準備發射,其他 士兵都到甲板上準備;當接近到登船前的一刻,火砲一陣齊放,然後士兵們一擁而上。由於這個戰術,西班牙的艦砲都不是裝在有輪子的砲車上,反而使用平底砲 車,砲手們也不習慣於在戰鬥中重裝,因此重裝所需時間是英國艦砲的兩倍,許多大砲在發射後也沒有重新裝填。英國歷史家因此誤認為西班牙艦隊在前幾天作戰中 耗盡彈藥,其實這是不正確的。西班牙文件記錄顯示,這次戰役中有的船的用彈數量有低到每天每門砲平均 1.1 發,還剩下一大堆彈藥沒用,不但沒有彈藥不足的問題,更證明對了砲擊的不重視。

為什麼西班牙對砲擊不重視,而要用登船戰術呢?別忘了,這時期海上探險方興未艾,雖然航海技術有很大的進步,但是在海上戰術上還是處於新舊交替的階 段。在此役之前,幾乎所有的海戰都還是遵循著羅馬帝國時期以來的登船戰術,弓矢、大砲等等都只是輔助手段而已。此役的17年前(西元1571年)西意聯合 艦隊在東地中海和土耳其回教徒合戰的 Lepanto 之役,雙方所使用的都是划槳的 galley 和 galleasses,完全還是從羅馬帝國海軍傳下來那套登船作戰法;而在無敵艦隊中,甚至還有四艘帆槳並用的 galleasses,正證明了登船戰術的傳統。而1588年這場戰役正是新的英國戰術成功塑造未來海上戰術趨勢的一場戰役。

英國由於沒有大量陸軍,在船上的士兵不多,沒有辦法用海上陸戰法,所以盡量使用大砲火力。他們的船航行性能較佳,貼風航行的角度比西班牙船少了差不 多十幾度,所以可以一直保持在上風位置,讓西班牙船無法靠近搶登。英國艦隊在作戰前面幾天對西班牙船隻的航行能力還沒有完全掌握,所以保持較遠的距離,戰 果不彰。後來瞭解西班牙船隻性能後,在火船攻擊的第二天大戰時,就就把距離縮短,近到可以使用火繩槍的距離,西班牙方面記錄在戰鬥中連對方的喊聲都可以聽 到,但是還是保持距離。其實當時火砲威力不是那麼大,除了能殺傷人員外,很難把敵艦擊沈的。例如西班牙旗艦聖馬丁號在8月4日和英艦交戰一個鐘頭,只被打 斷了一根旗桿;而在8月7日火船攻擊後的第二天,她被英國艦隊主力圍攻了整整九個鐘頭,英艦還是沒辦法把她擊沈。

以戰術來看,英國艦隊雖然比較成功,但在戰略上應該算是失敗的。他們的任務是要防止西班牙艦隊到達海峽跟西班牙陸軍會合,但是在8月7日火船攻擊 前,西班牙艦隊仍然保持完整,英國艦隊根本無法突破西班牙的新月形陣式。而就算在8月8日大戰後,西班牙艦隊總共也只損失了6艘船,其中只有2艘是被英艦 擊沈的。西班牙整個計畫的失敗在於陸軍方面沒有準備好,未能及時到達英吉利海峽跟艦隊會合,而非艦隊的錯。8月9日西班牙艦隊進入北海時,仍然有一百二十 幾艘船,所以英國海軍就戰略上來說是任務失敗,不過是運氣好罷了。西班牙艦隊在戰鬥中有損傷,但實際損失不多,卻在繞過蘇格蘭回國的路上因天氣的關係損失 了一半。

西班牙艦隊的失敗並不等同於英國海上霸業的確立,英國的海上勢力才算是剛剛起步,在接下來一百五十多年,英國跟西班牙、荷蘭、法國進行了多年的競 爭,要到18世紀中期才算是居於領先地位,但也只是領先而已。在1793年時,英國海軍共有141艘74門砲以上的戰艦,法國有90艘,西班牙有76艘, 其次是荷蘭和丹麥。英國艦隊數量雖然較多,但是它們分佈在從東印度群島到西印度群島這麼廣大的區域,還不如法國艦隊的集中。這也是為什麼即使在拿破崙掌權 之前,英國就已經深深感受到法國入侵的威脅。要直到拿破崙戰爭結束,英國才算是真正掌握了海上霸業。

對這題目有興趣的話,不妨參考:

Martin, Colin & Parker, Geoffrey, The Spanish Armada: Revised Edition, Manchester Univ Pr; 2002, 320 pages. ISBN: 1901341143.

如果嫌找書麻煩的話,可以參考下列英國考古學雜誌文章:

http://www.britarch.ac.uk/ba/ba64/feat1.shtml

Share:

2003/07/23

【書介】無畏艦:不列顛、德國、及第一次大戰的來臨

無畏艦:不列顛、德國、及第一次大戰的來臨
Massie, Robert, Dreadnought: Britain, Germany, and the Coming of the Great War, Random House: New York, 1991, 1007 pages.

英國十九世紀末在位的維多利亞女王其實是德國人,她的先祖喬治一世原來是日耳曼地區漢諾威選候的長子,在1714年被立為英王。從喬治一世到威廉四 世的幾個英國國王,統統都娶了德國女子。維多利雅女王的母親,肯特公爵夫人,也是德國人。所以,雖然生在英國皇家,維多利亞女王在三歲前一直在德語的環境 下成長,從奶媽到女僕通通都是說德語,她自己後來挑的王夫也是德國人,她的大女兒更嫁給德皇菲德烈克三世,生下後來的德皇威廉二世。所以在皇家血緣上,英 德兩國有著深厚無比的關係。

對英國來說,法國從百年戰爭以來就一直是最主要的敵人,它不但時時威脅著英國本土的安全,更在海外殖民地利益的爭奪上處於一種激烈競爭的狀態,更別 說後來的拿破崙對英國的野心了。而普魯士是個典型的陸權國家,不但沒有海軍跟英國競爭,更處處和英國配合對抗法國;如滑鐵盧一役中,正是及時出現在戰場上 的普軍才讓法軍徹底失敗。拿破崙之後,雖然法國陷入一連串動亂中,但是英國仍然對這潛在敵人處處提防。另外,在亞洲大陸上開始擴張的俄羅斯帝國也是英國的 另一個潛在敵人。俄國意圖將勢力伸出黑海進入地中海,引發了1854年的克里米亞戰爭,以及許多大小衝突;俄國對阿富汗試圖染指,造成對英屬印度的威脅; 俄國影響力在中國的加速擴張,更直接影響到英國的貿易利益。這時,以普魯士為中心的新興德意志帝國不恣是貼在法國和俄國中間一把利刃,讓英國的壓力減輕不 少。因此在政治上和軍事上,英國和德國應該可以一直保持良好甚至是同盟的關係。

##ReadMore##

但是,歷史的發展卻不是如此。不論是血緣上、政治上、經濟上,本應是最親密的合作伙伴關係,但在歷史演程中,卻沒有形成這樣的關係。反而是昔日的老敵人之間化解了摩擦和不平,聯合起來跟德國對抗。這是為什麼呢?

羅伯特‧馬西的這本巨著就是嘗試來解答這樣一個問題。他從皇室的源流開始,細述這兩個國家君主間的關係,以及他們的性格、能力、想法;接著,他進入 政治和外交的領域,把整個時間回溯到1860年代,當俾斯麥掌握普魯士大政,一手創造出統一的德意志帝國;然後按照時間順序,鉅細靡遺地詳細敘說與分析探 討其後數十年中兩個政府中實際決策者──首相、外交部長、海軍部長──在這歷史演程中的角色和作為,以及其對最後這個趨向毀滅的戰爭的影響。他所鋪陳出來 的,並不是一個歷史必然的進程,而是一個錯綜複雜的國家關係,由於夢想、野心、自尊、懦弱、面子等等因素,集小錯成大錯的過程。

要講到這點,先要瞭解英國方面的考量。對英國來說,海軍是她的唯一防禦,歷經十六世紀的西班牙無敵艦隊,以及十九世紀初時的法西聯合艦隊的威脅後, 英國在十九世紀中確定了「雙強政策」,要保證海軍實力超過任何其他兩個強權海軍實力的總和,以防其他人合而謀我。這對俾斯麥治下的德意志帝國來說不是問 題,因為俾斯麥深諳權力運作之道,他只對維持德國在歐洲大陸的和平強勢有興趣,對於海外殖民地不屑一顧。當然他也曾短暫地推動德國殖民事業,在非洲取得數 個殖民地,在亞洲取得青島和太平洋上幾個島嶼,之後他又把目光放回歐洲大陸。事實上,此時英國對德國的海外擴張一點都不疑慮,反而處處協助德國。

但是,當德皇威廉二世即位,俾斯麥下台後,情況就開始改變。威廉二世念念不忘自己跟英國皇室的關係,也對英國海軍情有獨鍾(他曾獲授英國海軍榮譽上 將的頭銜,每當造訪英國海軍艦隊,他都要換穿特製的英國海軍上將制服),因此他也想發展自己的海軍。要發展海軍有兩條路,一是發展戰艦艦隊,巨艦大砲不但 是實力的象徵,更是國家人民矚目的光榮表象,面子好看;另一是發展巡洋艦隊,雖然沒有像戰艦一樣引人注目,但卻是發展海外通商、保護殖民地的必要項目,可 以說是裡子實惠。問題是,以當時德國民族主義的普遍熱中,威廉二世自己的喜好,加上俾斯麥後續任的幾名首相都不是強勢角色,讓本來在體制上就已經不夠民主 的政權更落入皇權掌握之中,這些因素造成鐵必制為首的巨艦派掌握了方向。鐵必制想造巨艦,大量的巨艦,唯一的假想敵就只有英國;如果不以英國為目標,根本 不必建造那麼多巨艦。

從鐵必制定下海軍建軍法案在德國國會通過後,英德的關係就開始轉變。對英國來說,她可以忍受德國主宰歐洲大陸的陸權,但是她無法忍受一個海陸都強的 德意志帝國。因為如果德國在歐洲獨強,加上海軍,就會直接威脅到英國本土的安危。從路易十四時代以來,英國在歐洲大陸上的玩法一直都是聯絡次要勢力對抗最 強的勢力,以免產生個超級強權──如拿破崙帝國──來危及英國本土。所以,她可以不管俾斯麥在歐陸玩的合縱連橫把戲,甚至還幫上一把,但她對於德國海軍的 擴張絕對不能置之不理。

說實在的,「雙強政策」其實是很花錢的,尤其是當德國每建一艘戰艦,英國就必須要建兩艘時。英國其實也不希望把錢花在這上面,也曾經尋求和德國和 解,減少建艦的數量和速度,但在當時兩國的民族主義風潮下,沒有什麼結果;面子問題超越了對現實的考量。而當時英德兩國在外交關係上也因為兩國民族性的不 同而有所摩擦與誤解,讓原來兩國外交高層推動的同盟可能性灰飛煙滅。在無解的情況下,英國轉而跟法國及俄國和解,首先解決了在殖民地問題上的許多摩擦。法 國在此時因為對德國力量的焦慮,願意對英國做出較大的讓步以改善雙方關係。結果就是雙方雖然沒有實際定下盟約,但卻有道義上互相支援的瞭解,這結果具體呈 現在1905年的摩洛哥危機中。

既然書名提到「無畏級」戰艦,自然也得討論一下它的影響力。「無畏」艦在1905年的出現雖然是技術上的一個革命,但其對海軍戰術的影響力卻遠遠不 及其對造艦競賽的影響力。由於它的出現,讓當時現役的戰艦艦隊在一夕之間變得陳舊落伍,各國不得不加快造艦速度,以取代舊式戰艦。德國在1905年到 1914年間安放了21艘戰艦以及7艘巡洋戰艦的龍骨,英國則是32艘戰艦及10艘巡洋戰艦。我們可以說,「無畏」級艦對軍備競賽只有催溫而無降溫的作 用。

在軍備競賽加速的同時,外交問題更加惡化。德國以軍事威脅為後盾,在外交上採取攻勢,在波士尼亞危機和兩次摩洛哥危機中都以強勢手腕來運作,這只促 使俄國和法國跟英國走得更近,而且讓他們對更多外交羞辱的容忍程度降得更低。究其原因,還是出在民族主義下的面子問題。狂妄的民族主義只看到本身的光榮, 忽略了對他人的羞辱,更不能忍受羞辱。雖有少數有識之士奔走呼籲和解合作,但其努力有如杯水車薪,終究無法挽回大局。雙方間的誤解與不信賴,正是趨向一場 翻天覆地大戰的動力。

啃了許久才讀完本書,以上下縱橫五十多年的格局來說,上千頁還算普通。本書其實處理的是政治外交關係,著墨在英德兩國政治和外交領導人物間的互動, 雖然有部分提到海軍軍備競爭和「無畏」級艦,但是並非實際的重點,所以書名可能有點誤導。另外,也由於對重要人物的著墨較多,雖然對瞭解其個人特質與想法 有所助益,但相對地來說,對於當時英德兩國社會輿論及一般思潮描繪較為不足,要瞭解當時領導人物之所以採取某些行動的背景因素相當困難,更別說探討如民族 主義情緒在這些事件中所發揮的影響力了,我想這是這本書內容上最大的缺憾。

弩級戰艦造艦競爭 1905-1914

英國

戰艦(弩級及超弩級)

Class & Name
Year
Date
Tons
Knots
Armament
Dreadnought Class
Dreadnought 1905-6 12-06 17,900 20.9 10x12in
Bellerophon Class
Bellerophon 1906-7 2-09 18,600 20.75 10x12in
Superb 1906-7 5-09 18,600 20.75 10x12in
Temeraire 1906-7 5-09 18,600 20.75 10x12in
St. Vincent Class
St.Vincent 1907-8 5-09 19,250 21 10x12in
Vanguard 1907-8 2-10 19,250 21 10x12in
Collingwood 1907-8 4-10 19,250 21 10x12in
Neptune Class
Neptune 1908-9 1-11 19,900 21 10x12in
Colossus Class
Colossus 1909-10 7-11 20,000 21 10x12in
Hercules 1909-10 8-11 20,000 21 10x12in
Orion Class
Orion 1909-10 1-12 22,500 21 10x13.5in
Conqueror 1909-10 11-12 22,500 21 10x13.5in
Monarch 1909-10 3-12 22,500 21 10x13.5in
Thunderer 1909-10 6-12 22,500 21 10x13.5in
King George V Class
King George V 1910-11 11-12 23,000 21 10x13.5in
Ajax 1910-11 3-13 23,000 21 10x13.5in
Centurion 1910-11 5-13 23,000 21 10x13.5in
Audacious 1910-11 10-13 23,000 21 10x13.5in
Iron Duke Class
Benbow 1911-12 11-14 25,000 21 10x13.5in, 12x6in
Emperor of Inda 1911-12 11-14 25,000 21 10x13.5in, 12x6in
Iron Duke 1911-12 3-14 25,000 21 10x13.5in, 12x6in
Marlborough 1911-12 6-14 25,000 21 10x13.5in, 12x6in
Queen Elizabeth Class
Queez Elizabeth 1912-13 1-15 27,500 25 8x15in, 16x6in
Warspite 1912-13 3-15 27,500 25 8x15in, 14x6in
Barham 1912-13 10-15 27,500 25 8x15in, 14x6in
Valiant 1912-13 2-16 27,500 25 8x15in, 14x6in
Malaya 1912-13 2-16 27,500 25 8x15in, 14x6in
Royal Sovereign Class
Royal Sovereign 1913-14 5-16 25,750 21 8x15in, 14x6in
Royal Oak 1913-14 5-16 25,750 21 8x15in, 14x6in
Revenge 1913-14 3-16 25,750 21 8x15in, 14x6in
Resolution 1913-14 12-16 25,750 21 8x15in, 14x6in
Ramillies 1913-14 9-17 25,750 21 8x15in, 14x6in

巡洋戰艦

Class & Name
Year
Date
Tons
Knots
Armament
Invincible Class
Invincible 1905-6 3-09 17,250 25.5 8x12in
Inflexible 1905-6 10-08 17,250 25.5 8x12in
Indomitable 1905-6 6-08 17,250 25.5 8x12in
Indefatigable Class
Indefatigable 1908-9 4-11 18,750 25.8 8x12in
New Zealand 1909-10 11-12 18,800 25.8 8x12in
Australia 1909-10 6-13 18,800 25.8 8x12in
Lion Class
Lion 1909-10 5-12 26,350 27 8x13.5in
Princess Royal 1909-10 11-12 26,350 27 8x13.5in
Queen Mary 1910-11 8-13 27,000 28 8x13.5in
Tiger Class
Tiger 1911-12 10-14 28,500 28 8x13.5in, 12x6in

德國

戰艦(弩級及超弩級)

Class & Name
Year
Date
Tons
Knots
Armament
Nassau Class
Nassau 1906-7 10-09 18,873 19 12x11in, 12x5.9in
Westfalen 1906-7 11-09 18,873 19 12x11in, 12x5.9in
Pheinland 1907-8 4-10 18,873 19 12x11in, 12x5.9in
Posen 1907-8 5-10 18,873 19 12x11in, 12x5.9in
Helgoland Class
Helgoland 1908-9 8-11 22,808 20.5 12x12in, 14x5.9in
Ostfriesland 1908-9 8-11 22,808 20.5 12x12in, 14x5.9in
Thuringen 1908-9 7-11 22,808 20.5 12x12in, 14x5.9in
Oldenburg 1909-10 5-12 22,808 20.5 12x12in, 14x5.9in
Kaiser Class
Kaiser 1909-10 8-12 24,724 21 10x12in, 14x5.9in
Friedrich der Grosse 1909-10 10-12 24,724 21 10x12in, 14x5.9in
Kaiserin 1910-11 5-13 24,724 21 10x12in, 14x5.9in
Prinzregent Luitpold 1910-11 8-13 24,724 21 10x12in, 14x5.9in
Konig Albert 1910-11 7-12 24,724 21 10x12in, 14x5.9in
Konig Class
Konig 1911-12 8-14 25,796 21 10x12in, 14x5.9in
Grosser Kurfurst 1911-12 8-14 25,796 21 10x12in, 14x5.9in
Markgrah 1911-12 10-14 25,796 21 10x12in, 14x5.9in
Kronprinz Wilhelm 1912-13 11-14 25,796 21 10x12in, 14x5.9in
Bayern Class
Baden 1913-14 10-16 28,600 22 8x15in, 16x5.9in
Bayern 1913-14 3-16 28,600 22 8x15in, 16x5.9in
Sachsen 1914-15 * 28,600 22 8x15in, 16x5.9in
Bayern 1913-14 * 28,600 22 8x15in, 16x5.9in

巡洋戰艦

Class & Name
Year
Date
Tons
Knots
Armament
Blucher 1906-7 10-09 15,842 24.8 12x8.2in, 8x5.9in
Von der Tann 1907-8 9-10 19,370 24.8 8x11in, 10x5.9in
Moltek 1908-9 9-11 22,979 25.5 10x11in, 12x5.9in
Goeben 1909-10 7-12 22,979 25.5 10x11in, 12x5.9in
Seydlitz 1910-11 5-13 24,988 27 10x11in, 12x5.9in
Lutzow 1911-12 8-15 26,741 26.4 8x12in, 14x5.9in
Derfflinger 1911-12 9-14 26,600 25.8 8x12in, 12x5.9in
Hindenburg 1913-14 10-17 26,947 27.5 8x12in, 14x5.9in
Share:

納爾遜時代的英國皇家海軍

英國海上勢力自16世紀末開始崛起,歷經17、18世紀兩百多年來與荷蘭、西班牙、法國的競爭,終於取得領先地位。但是要直到拿破崙戰爭之後,才徹 底取得霸權地位。這個時候英國海軍的代表人物自非以特拉法加岬之役一舉擊敗法西聯合艦隊的納爾遜莫屬,所以這個時代的英國海軍通常也被稱為納爾遜時代。

這個時代對世界海軍也有相當地重要性,因為歷經多年來的發展,許多英國海軍的傳統都是在這個時候確立的。而眾所周知,英國海軍對現代世界各國海軍的 發展有其不可忽視的影響力。因此,想要瞭解各國海軍的傳統,必須要先瞭解英國海軍的傳統;而想要瞭解英國海軍傳統,對於納爾遜時代的英國海軍的瞭解也將是 不可或缺的。

海軍實力

英國海軍在納爾遜時代第一次達到了高峰。當時的英國海軍大小船艦共900多艘,總噸位860,990噸,27,800門大砲,共有151,572人,是當時世界上最大的海軍,遠遠超出第二的法國海軍和第三的西班牙海軍的總和。

##ReadMore##

英國海軍對艦隻的分級如下,其他國家的分級大致上以英國馬首是瞻。

第一級(戰艦,ship-of-line)
三層砲甲板、800-900人、100+門加農砲、底層砲甲板長約69公尺,載重量約2,000噸,建造成本約10萬英鎊。

第二級(戰艦)
三層砲甲板、750人、底層砲甲板長約65公尺,90-98門加農砲。

第三級(戰艦)
兩層或三層砲甲板,490-720人,底層砲甲板長約50-55公尺,64-80門加農砲。這級戰艦是英國海軍主力,在所有戰艦中數量最多,英國在1805年時,總共175艘戰艦中,有147艘是第三級戰艦。

第四級(戰艦)
較為舊式的戰艦,兩層砲甲板,350人,50-56門砲,底層砲甲板長約50公尺,建造成本2萬6千英鎊。

第五級(巡防艦,frigate)
兩層砲甲板,200-300人,26-44門砲,底層砲甲板長約43-50公尺,重500-850噸。這是各國海軍中擔負最多責任、也是最有機會表現的艦隻。

第六級(偵防艦,sloop)
單層砲甲板,150人,10-24門砲,甲板長42公尺,建造成本約1萬英鎊。

以上都是三桅的艦隻,再下來的都是兩桅的或單桅的輔助艦艇,如雙桅砲艦(brig)、岸轟艇(bomb vessel)、火船(fireship)、巡邏艇(cutter)、砲船(gunboat)。

這裡說的砲數當然都是只計算加農砲(cannon)而已,一般船上還會有其他類型的砲,像是大口徑的短重砲(carronade),裝在前桅樓的副砲(chaser)等等,以44門砲的「憲法」號來說,其實共有60門砲。

在這些艦艇中,最受一般人矚目的是前三級戰艦,因為它們是構成艦隊作戰的主力。它們堅固的結構和厚實的橡木船身,是唯一能夠承受敵艦重砲轟擊的艦 隻。而當它們高達70多公尺的桅桿上張滿了白帆緩慢而優雅地出現在水平線上時,帶給觀看者的不僅僅是壯觀的景象,更蘊含了這些艦隻背後的雄厚國力和榮耀。 但在實際上,這些艦隻在戰爭期間絕少參與戰鬥,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外海編隊巡曳,很少有與敵接觸的機會。

真正縱橫大洋,擔負起通商保護、追捕海盜、偵察敵情等等繁重任務的都是第五級的巡防艦和第六級的偵防艦。它們船體結構不如戰艦般堅實,火力也遠遠不 如,在艦隊作戰時只能擔任前哨搜索的任務,一旦接戰它們將不得不退出戰場,因為它們輕薄的船身連戰艦上重砲的一次舷側排放都承受不了。但也因為其輕巧,在 速度上有極大的優勢,正好用於需要高速度和運動性的任務。這些船艦有時單獨、有時編成二至三艘的小支隊執行任務,不論是在非洲的河口、太平洋的環礁水區, 處處都可以看到它們的身影。

談到這裡,順便來談談當時的美國海軍。

美國海軍的起源當然是在獨立戰爭時期開始,只不過他們勢孤力單,根本打不過當時號稱世界最大的英國海軍。美國海軍當時前後有50艘小型艦隻,除了一 艘以外,其餘的都被英國海軍捕獲或擊沈。但是通商破壞方面比較有成果,共派出了1600艘私捕船,前後捕獲英國船隻1000艘左右。

獨立戰爭後,有一段時間美國海軍都沒有什麼經費造新船。到了1800年前後,美國商船在地中海域受到北非回教海盜的騷擾,國會撥款建造巡防艦隊以保護航 運。到了1812年英美再度爆發戰爭時,美國海軍共有17艘艦隻,包括6艘大型巡防艦(44門砲的「總統」號、「合眾國」號、「憲法」號;36門砲的「乞 沙匹克」號、「星座」號、「國會」號)、1艘巡防艦(32門砲的「艾薩克斯」號)、2艘巡邏艦(28門砲的「亞當斯」號、24門砲的「約翰‧亞當斯」 號)、3艘偵防艦(18門砲的「大黃蜂」號、「黃蜂」號和14門砲的「鸚鵡螺」號)、3艘雙桅砲艦,另外有一些輔助性的沿岸砲船,合共15,300噸, 442門大砲,5025人。

美國海軍在建造那六艘大型巡防艦時,就跟二戰前的德國建造袖珍戰艦一樣,設計出較大的艦體,幾乎要跟第三級戰艦尺寸差不多,在艦身結構上相當堅固, 但是卻沒有影響到航速。也由於結構堅固,所以它們配備的是24磅砲,而非一般標準的18磅砲。另外,美國海軍使用鉛皮做為藥筒材質,不必在每發射一砲後用 濕布擦洗砲膛內部(以免火藥或絲質藥袋燃燒後的殘渣沒有完全熄滅)。這加快了發射速度,美國海軍的24磅砲可以維持每分鐘3發的射速,英國海軍的18磅砲 可以維持每分鐘2發的射速,如果是英國的24和32磅砲的話,每分鐘只能發射1-1.5發砲彈。

1812年戰爭中英美兩國海軍較量的結果各有損傷,也各有勝負,不過這對才開始建立海軍的新國家來說,敢於挑戰當時世界第一大的英國海軍,還不時有勝利戰報,可讓其他國家看得又羨又妒。

人員組織

在納爾遜時代的英國海軍中,一艘軍艦的船長就像是個小皇帝一樣,在船上有無上的權力。他可以決定手下的生死賞罰,基本上沒有人會干涉他。即使是艦隊 司令或者是海軍部,往往也不會干涉他管理船上的方式;僅有的極少數船長被懲罰的例子真是鳳毛麟角。船長們通常都用嚴刑峻法來管理水手,任何輕微的小過錯可 能就會引來一頓鞭刑,鞭刑都是在全體船員面前公開執行,用的是所謂的九尾鞭(cat of 9 tails),一鞭打在背部就會讓人痛不欲生,四五鞭可能就讓人失去知覺──不過,沒有昏迷受刑那麼好的事,失去知覺的話就會暫時停刑,等到用冷水潑醒後 繼續執行。情節嚴重如企圖叛變等的話,這鞭刑要對全艦隊展示(whiped around the fleet),用一艘小艇划著犯人到艦隊中每隻船旁,水手全部集合到舷邊觀看,每艘船旁打25鞭。更嚴重如叛變或叛逃的則是絞刑伺候。

擔任船長是個很孤單的職位,他有無上的權力,同時也要負完全的責任。他每天都在自己的艙室內單獨用餐,再也不能在軍官室跟同伴喳呼;當他到後甲板上 時,所有的軍官會把靠上風的一邊讓給他,自己避到下風處來;即使他想跟下屬軍官交談,也都要保持著正式的態度,下屬對他也都儘量保持距離。相較之下,即使 是在海上指揮支隊或艦隊的將軍(admirals)們都沒有他這麼孤單,他們手下都還有副官(flag captain和flag lieutenant)和秘書,還可以私下不拘形跡地交談。在海上長期的孤單和壓力,難怪造成許多船長都用刑罰來發洩;一些比較好的船長則往往養成了一些 怪癖,例如養寵物,把貓狗鳥籠帶上船並不稀奇,養一些珍禽異獸如狒狒、乳牛(當然是為了有鮮奶喝)也還可接受;有個船長在船上養了隻大象,大象還會用鼻子 幫忙拉帆纜,那就太讓人匪夷所思了。

在船長的階級中,艦長(captain)是最重要的一個階級,可以說相當於現代的海軍上校。他們的薪水根據指揮的船隻大小而有差異,新升的艦長當然 都是指揮較小的艦隻,但至少都有第六級的偵防艦(sloop)以上。他們這一級內晉升則是看所指揮的艦隻的大小,有功或者關係好的艦長可以被提昇去指揮較 大的艦隻,不過一般說來還是看年資。同級艦隻一起行動而沒有指定准將(commodore),則自動按照艦長年資排指揮次序。當然啦,也不是所有艦長都能 分到船艦指揮,也有很多被認為較差的艦長或者運氣不好被排擠的艦長無船可用,眼巴巴地待在岸上領半薪。艦長昇少將(rear-admiral)則完全看年 資,所以只要活得夠久,資深的將領們死光了或退休了,即使被乾晾在岸上十幾年的艦長有朝一日也還是可以昇將軍。當然了,這些廢柴昇了將領後一樣沒有指揮權 (所謂的黃旗將軍,yellow admiral),不過將級的待遇很優厚,所以他們即使領半薪也可以過得很舒服。1816年時英國海軍裡上、中將不計,單單少將就有75名,可沒有那麼多 指揮位置給他們坐。

昇了將軍後就等於是進入另一個階級的特別俱樂部中,除了待遇優厚外,這些人形成了一個外人格格不入的小圈子,對海軍內部事務有極大的影響力,特別是 人事方面。晉了將級還有指揮權的則稱為紅旗、白旗、藍旗將領,一樣按照年資逐級遞昇中將(vice admiral)、上將(full admiral),以及後來的大將(admiral of fleet),像納爾遜締造這麼大的戰功,在死的時候也不過是中將。當了少將通常就能指揮海軍支隊(squadron)或軍港設施,要指揮艦隊 (fleet)則需要至少是中將。所謂的准將(commodore)並不是個永久職務,是臨時性對艦長的指派;當臨時有需要組成或派遣海軍支隊,但沒有適 當將級人選時,則從該支隊中指定一名資深艦長擔任整個支隊指揮之責,可以在桅桿上掛代表准將的長條旗。這個職位在任務完成後解除。

在艦長這一階級之下還有副長(commander)也可擔任船長,幾乎都是指揮第六級的偵防艦(sloop),由於級職不上不下很尷尬,到了十九世 紀中就全改成擔任大型艦隻的副船長。尉官(lieutenant)也有擔任船長的,不過指揮的一定都是雙桅砲艇(brig)、岸轟艇(bomb vessel)之類輔助船隻。

在艦長擔任船長的艦隻上,視艦隻大小會配有一到多名尉官(lieutenant),在一級戰艦(如納爾遜的勝利號)上,尉官數目可能多達六名,第六 級的偵防艦(sloop)上可能就只有一名尉官。這些尉官在艦上的排名也是按照升尉官的年資來算,所以在某一艘船上的大副(first lieutenant)調到另一艘船上可能就變成六副(6th lieutenant);也有可能從另一艘船調來的四副馬上把原來的大副擠成二副。

這排名的先後跟薪水獎金無關,但是跟晉升成副長或艦長的機會大大有關。由於尉官要昇副長或艦長比艦長昇少將還難,後者只要耐心等就行了,前者則要靠 關係、名氣、運氣(重要程度依次遞減)。所以沒有關係的就要打名氣,有了一點名頭了,自然會有上級長官來認養這些「可造之材」,也才會搞到關係。而能打名 氣的機會就只有靠艦長在撰寫作戰或工作報告時附帶一提,當然囉,這機會也得按年資排名下來,除了大副之外其他的尉官也都沒什麼機會被提到。至於關係、名氣 兩無的,只好純靠運氣。如果運氣不錯,船長在戰鬥中陣亡或負重傷,尉官臨時接掌指揮權後又能有傑出表現取得勝利,多半就能被委任晉升為副長或艦長。當然 囉,大部分時候大副接手的機會比較多;而艦長、大副、二副、一路到五副全掛了,讓六副接管的可能性不能說是沒有,只不過這種事如果真的發生的話,這六副運 氣也太好了,大概也不必在意艦長一職,直接去買彩票就可以富裕過一生!

談到這裡,那麼,納爾遜是三者中的哪一種呢?當然囉,他是靠───關係!別懷疑。他進海軍當軍官候補生(midshipman)時,介紹人是他的舅舅,當時是資深艦長,後來當到海軍主計長。要不是有這麼好的關係,納爾遜那能在18歲時就通過尉官考試,20歲就昇艦長?

尉官以上在英國海軍稱為軍官(officer),可以有指揮之權,也才被認為是紳士階級(gentleman)。在軍官之下,有一群專門技術人員, 階級在軍官和士官之間。他們之中最高的是航海長(master),負責船隻航行的操控、測量位置、繪出航線等等,多半是在商船上有豐富經驗的領航員來擔 任。他的地位僅次於尉官,但在待遇上是平起平坐。其下是船醫(surgeon),再下來是主計長(purser),負責購置船上的補給品,另外也是水手們 的福利社長,薪水不高,但是可以從福利社收入中貼補。最後是牧師(chaplain)。他們的地位待遇和軍官類似,也在軍官室和軍官們一起用餐,但是不負 指揮之責。

再下來就是一些士官長級的,如操舵長(quartermaster)、帆纜長(boatswain)、槍砲長(gunner)、木匠,他們地位和軍 官候補生(midshipmen)類似,不和軍官們一起用餐。操舵長除了掌舵外,還負責儲存庫的管理,以及食物飲料的發放。帆纜長除了維護調度帆纜外,他 手下的帆纜士官(boatswain's mates)也擔任管理水手的任務,手裡往往拿著一段繩頭(暱名「啟動器」 starter),對動作太慢的水手身上就是一鞭下去,「幫助」他們啟動一下。槍砲長其實不管發砲,而是負責大砲的維修,作戰時指揮發砲的還是尉官們。

軍官候補生(midshipman)的位階則比較模糊,他們多是未成年的少年,在軍艦上實際學習航海和作戰。這些少年通常都是中產階級家庭的庶子, 大約在13歲就上船擔任軍官的雜役,兩年航海生活後,15歲時可以透過介紹人成為候補生,滿20歲時就可以參加尉官考試。這些是規定,當然就有很多人想辦 法「規避」,例如虛報年齡,假造資歷(名字登記在船上但實際上沒有上船那麼久),前面說的納爾遜18歲考過尉官,20歲升艦長就是一例。當然也有運氣或關 係不好的,他們可能頭髮都灰了還是個候補生,怎麼樣也考不過。雖然有些弊端,但是這個制度大體上還是好的。這些候補生從實際工作中學習,跟士官長、士官、 以及水手們一起並肩工作,在桅桿上爬上爬下,在底艙中揮汗如雨,比較可以瞭解下層水手們的想法。當他們以後成為尉官、艦長、甚至將軍時,這段經驗會對他們 的領導統御大有幫助。

再下一級,也就是上面那些技術人員和士官長們的助手,如航海士官(master's mates)、帆纜士官(boatswain's mates)、槍砲士官(gunner's mates)等,算是士官階級。其中最多的是槍砲士官,協助槍砲長維護檢修大砲,他們下面又各分管砲組長(quartergunner),每個砲組長管四門砲。一艘戰艦上可能有多達四名砲術士官,20到25名砲組長。

再其下就是水手,又分老手(able seaman)、熟手(ordinary seaman)、和生手(landsman)。老手通常有多年經驗,對航海很熟,薪水比較高,也能夠上桅桿處理帆纜,熟手其次,而生手通常是剛抓來的,連 上下左右都搞不清楚,薪水和地位都最低。當時的英國海軍雖然號稱使用徵兵制(conscription),其實根本沒有制度。每艘船的船長在港口整備的時 候就會派出抓伕隊(press gang),四出抓伕(press),目標當然最好是水手,但是往往只要是四肢健全不痴不呆,即使完全沒看過海的也都一起抓來。方法呢,用騙用拐用灌酒都 可以,有時根本就是公然綁架。如果真的怎麼樣都抓不足人,就到監獄裡去找囚犯充數。這也難怪船長們要用嚴刑峻法來管理水手,而水手們一有機會就會叛逃。甚 至遲至半世紀後的1865年,當英國海軍太平洋支隊的旗艦「薩特雷治」號在舊金山入港時,都還有1/3的水手跳船叛逃。

除了水手外,船上還有一群低層社會來的兒童或少年,多半是貧困家庭出身,到海軍來混口飯吃。他們平時替士官長和士官們當雜役,戰鬥時則負責到火藥庫搬運裝藥包到各砲,所以又稱為「藥猴兒」(powder monkey)。年紀稍大,他們自然可以成為熟手或老手,甚至升上士官或士官長,也算一個出身。

艦上日常作息

艦上每天作息分成每四小時一班,用沙漏計時,從中午12點開始,甲板鐘敲8響,12點30分敲1響,1點鐘敲2響,1點30分敲3享,依此類推到4 點鐘敲8響時就換班,然後重新開始。大部分水手分成兩班,每輪值四小時,休息四小時,無分晝夜,但是為了有所變化,在下午4點到8點的班縮短成兩個小時的 兩個班,所以每天每人輪值時間有所變化。下面是輪班時間:

中班/午夜班(Middle, graveyard watch): 午夜至0400
早班(Morning): 0400至0800
上午班(Forenoon): 0800至1200
下午班(Afternoon): 1200至1600
第一狗班(First dog): 1600至1800
第二狗班(Second dog): 1800至2000
第一班(First): 2000至午夜

快到早上四點鐘的時候,操舵長把下一班輪值的軍官候補生、士官、和軍官喚醒。然後帆纜長站在艙口吹「全體注意」哨,然後把左舷班(或右舷班)叫醒到甲板上點名。點名後換班,更換瞭望哨,測量船速,把結果記在記事板上。下班的水手回到下層甲板去睡覺。

4點過後不久,木匠和帆纜長開始修理工作,廚師點燃爐火煮燕麥粥當早餐,把烤焦的麵包放在水裡煮當咖啡。

5點鐘時,當般的水手開始洗甲板,並且用一種浮石來把甲板磨得潔白光亮,然後用拖把水桶把甲板弄乾,同時也把艙面上所有金屬(通常是銅)表面擦得發亮,有任何多餘的纜繩都要整理好盤成螺圈狀。

7點鐘時,這些工作差不多完成,大副來到甲板上監督。在7點30分時,帆纜士官吹哨,「收吊床」。所有在低層甲板的水手把吊床收起,都到甲板上來把吊床綁在帆纜上。

8點鐘時,船長來到甲板上,視察過後,下令開始早餐,水手用餐時間約半個小時,之後換班。上午班的水手把需要清理的袋子和箱子從底層甲板搬上來清 理,準備午餐食物,協助航海長重排儲存艙裡物品的位置以改善船的航行重心,修理大砲等等。沒有值班的水手可以睡覺、聊天或整理個人儀容。

11點鐘(鐘敲六響)時,船長檢查輪班的軍官候補生的記事後,逐一聽取槍砲長、主計長、帆纜長、木匠、軍官和大副的報告。之後如果要執行懲罰,就把全船水手召集起來,帆纜長會準備好一個木架,把犯錯的水手脫掉上衣綁在上面執行鞭刑。

快到中午的時候,航海長、航海士官、還有軍官候補生會來到甲板上,使用六分儀觀察太陽高度,計算出船的緯度(這個時代海上經度還無法準確測量,必須用推算法)。準正午時,值勤軍官向船長報告時間,然後甲板鐘敲8響,帆纜長吹哨,「晚餐開始」。

晚餐(其實是午餐)通常一成不變,不是水煮的醃牛肉就是醃豬肉,配上冷豆湯,長蟲的硬麵包(biscuit)和乳酪。原則上軍官們吃的也一樣,不過 他們在上船前通常會自己掏腰包合資另外購買食物,要豐盛得多了。用完餐後,每名水手可以獲得一份烈酒的配額,半品脫的蘭姆酒混上半品脫的水做成的飲料(稱 為gorg),這是很多水手賴以支撐過每天單調而艱困的海上生活的精神寄託。許多人寧願被處鞭刑也不願被扣發烈酒。如果是從英國本土出港還不到一個月內, 每人每天還會配發一加侖的啤酒(一個月後啤酒就壞了),其他地方的艦隊不太容易弄到啤酒。

1點30分(鐘敲三響),下午班的水手回到崗位上。不過船長或大副通常會在這個時候召集全體水手進行各種訓練演習,包括消防、登船攻擊防禦法、操帆、砲術等等。

下午4點鐘時,換成狗班(dogwatches),各兩個小時。這其間會再吃一次飯,然後配發另一份烈酒。日落前,船上陸戰隊的鼓手會打出「全體備 戰」的鼓號,全體水手就戰鬥位置。軍官們各自檢查自己負責的區域,有不合格的水手或者酒喝太多的水手(私底下烈酒配額當然可以交換,也可以拿來賭的)就會 被記下名字或甚至上腳鐐,等到第二天上午處置。一切就緒後,解除戰備,水手們就從帆纜上把吊床解下來拿到艙底掛開來。

晚上8點鐘時,再次換班。下班的水手趁著午夜接班前趕快搶時間睡個幾小時的覺。全船陷入寂靜無聲當中。午夜12點,第一班換上來。然後到清晨四點鐘,又是一個輪替。如此日復一日,可以說是海上生活都是這麼單調。

Share:

2003/02/17

書介:The Sea Warriors

Richard Woodman, The Sea Warriors: Fighting Captains and Frigate Warfare in the Age of Nelson, ISBN: 0786710799, Carroll & Graf, October 2002, 384 pages

最近重看了A&E拍的Hornblower系列影集,覺得這六集拍得實在很不錯,把C. S. Forester的原著精神都拍出來了;當然,這六集不過是前兩本書,後面還有八本,有得拍了。片裡幾個演員都不錯,尤其是演Sir Edward Pellew(唸做胚魯)船長的英國舞台劇名演員Robert Lindsay,雖然戲份不算多,但卻十分搶鏡頭。

看完影片,下一步當然就是找書了。回想一下看過的拿破崙戰爭的書裡面,好像處理大艦隊作戰像是聖文森岬之役、尼羅河之役、特拉法加岬之役的不少,而 且集中在有關納爾遜的部分,但是其他的作戰就付之闕如。整個戰爭從1793年延續到1815年,總不會只有這幾場海戰吧?而且如果Sir Edward Pellew是這麼傑出,那他又是在哪裡呢?

在圖書館裡東翻西翻,終於翻出了這本書。這本書補足了一般拿破崙戰爭海戰史的空白之處,它的重點不在於艦隊作戰,而是在較小的船艦間的交戰。英國皇 家海軍當時對法國進行海上封鎖,大部分時間裡,戰艦組成的艦隊都是在外海進行日復一日單調的巡曳,交戰的機會很少;真正在整個戰爭期間執行對法國(和歐洲 大陸)沿岸航運的攻擊,以及保護英國本身航運的任務主要都是由巡防艦(frigate)以下的船隻來擔任。

##ReadMore##

這本書以時間順序為主軸,呈現整個戰爭期間大大小小的海上行動,雖然有點冗長,Woodman的文筆卻補救了這個缺點。Woodman本身是小說家,他寫的Nathaniel Drinkwater系列小說算是相當受歡迎的海上戰爭小說,現在來寫歷史,也還游刃有餘。讀了這本書,也才發覺原來Hornblower系列裡面的情節都還是有所本的,例如第一集「The Even Chance」(在Mr. Midshipman Hornblower書裡)中搶奪法艦Papillion號時,Hornblower帶頭走鋼索似地走桅桿的情節,還真的曾經在實際戰鬥中發生過。

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是在這時一個大陸國家對付海島國家的做法已經差不多成形了。對法國來說,要對付英國只有兩種辦法,一是入侵登陸,一是通商破壞;這 兩者拿破崙都試過了,就跟二次大戰時的希特勒一樣。入侵登陸不用說,法西聯合艦隊在特拉法加岬之役戰敗是心理上的大打擊沒錯,但是英國封鎖沿岸航運讓造船 的木材和物資無法運到沿海峽的港口(特別是布列斯特港)才是實際上的緊箍咒。而法國和其盟友雖然在艦隊作戰上一直吃鱉,但在通商破壞上卻成績不錯,除了派 出巡防艦支隊四處攻擊外,更有民間私人建造裝備的私捕船(privateer/corsairs,由政府發給執照的專業海盜)到處橫行,整個戰爭期間英國 大小商船損失了八千多艘,雖然還沒到致命的程度,但傷口也是很痛的。

另外一個比較讓人注意的是,除了美國之外,其他國家海軍跟英國皇家海軍的戰鬥幾乎都是以吃鱉收場。英國艦隻的設計其實不如法國和西班牙,而法國和西 班牙艦隻的作戰也都很英勇,但是一交手起來,不論是艦隊行動還是單艦作戰,法國和西班牙方面幾乎都是以失敗收場,而且死傷慘重:英艦通常傷亡不過二、三十 人,其敵手通常都有上百人的傷亡。主要的原因可能是在於戰術和砲火威力。法國的戰術以遠遠攻擊敵艦桅桿和纜繩為主,大砲角度往高處瞄,破壞敵人航行和運動 能力;英國戰術則以逼近攻擊船體為主,大砲平平的猛轟,殺傷力自然較大。另外英國艦隻多配有額外Carronade(不是商船用的便宜 cannonade),近距離時發射的重彈丸或葡萄彈殺傷威力驚人。

【以下非本書內容,是個人綜合其他資料的補充】

這段期間,唯一還可以跟英國海軍一拼的是新建立的美國海軍。雖然在數量規模和艦隻大小上還遠遠不如,但美國海軍的巡防艦在1812年戰爭期間幾次擊 敗英國同類艦隻可以說是震驚了英國,因為他們早已認為英國海上勝利是理所當然的事。不過美國巡防艦的設計先進,他們在造憲法號等六艘巡防艦的時候,根本就 像是二戰前德國造袖珍戰艦一樣把當時巡防艦的規格加大了一號,船體較大、結構較重,可以使用更大的火砲。英國當時的巡防艦都還在36門18磅砲的規格,憲 法號就已經是44門24磅砲了。英國為了應付這個威脅,師法早年對付法國巡防艦的辦法,把原本兩層砲甲板、74門砲的三級戰艦去掉一層甲板,改裝為巡防 艦,以原本戰艦的結構提供較堅固的艦體。這種改裝巡防艦被稱為 Razee。

另外,美國水手多是志願,待遇較好,薪水相當於是陸上熟練木匠的薪水;英國水手大半是抓伕(pressed)來的,薪水只有其1/3,這都有相當的影響。

英國皇家海軍1805年時一般水手月薪約1.65英鎊(當時木匠一個月約4英鎊,運河閘門看守員約2英鎊)。但是這些錢還不能全拿,還得被船上主計 長(purser)扣掉一份買衣服和雜項用品的錢。軍官的待遇好很多,船長月薪28英磅,軍官(lieutenant)月薪7英鎊;非軍官人員中,航海長 (master)薪水最高,每月9.1英鎊,其他木匠(運用長)、砲術長(gunner)、主計長(purser)月薪都是4英鎊。不過,這些錢要等到 pay off 時才能一次領出;英國海軍部用這個手段來拖欠薪水,1787年時它帳上拖欠的就有一百五十萬英鎊以上的薪水。更糟糕的是,有時候它根本不付!在遠東水域有 艘巡防艦整整22年才pay off,但是海軍部竟然拒付,船上的人員沒有拿到一毛錢!

在 pay off 後,非軍官人員就各自放牛吃草,自己回家想辦法,如果殘廢或死亡,有一筆金額不大的撫卹金。船長和軍官可以領半薪,直到下次指定職務,當然也可就此領半薪退休。

至於劫掠分贓,程序是這樣。當皇家海軍捕獲敵船時,會將其送回英國港口,由戰利品法庭決定其是否屬於戰利品。如果是戰利品的話,在法律上它們是皇室 送給捕獲有功者的禮物,如果不是戰利品(如外交狀況改變、誤捕)會另行處理。戰利品會由港口專門處理戰利品的經紀人來銷售,船上的財貨會在市場上變現,然 後看看英國海軍或是其他私人願不願意把船買去,海軍買軍艦出的價錢會好一些。這些戰利品變現的總額再拿來分。

戰利品變現後的總額分成8份,如果有功船隻屬於某支艦隊,指揮艦隊的司令官分1/8(即使他們不在現場),有功船隻船長們分2/8;如果有功船隻不 屬於任何艦隊,則船長們獨佔3/8。其他軍官、海軍陸戰隊隊長(上尉)、航海長、艦隊醫生分1/8,其他陸戰隊軍官、主計長、砲術長、運用長等專業人員分 1/8,軍官候補生(midshipmen)和其他低階士官分1/8,剩下的1/4由水手和士兵平分。

戰利品的分配各級間差距很大,尤其水手們人數眾多平分下來能分到的其實很少。1762年英國海軍攻佔哈瓦那,指揮的司令分到12萬多英鎊,一般水手 每個人還不到4英鎊。不過18世紀時有一次英艦隊在參與船隻不多情形下逮到西班牙運寶艦隊,連水手每個人都可以分到600多英鎊。

有一點是,所謂有功船隻,指的是捕獲敵船時任何在目視距離內的皇家海軍船隻都有份,這個辦法是為了公平性,因為實際捕獲敵船的可能沒有任何功勞,而是其他在場船隻的關係。

戰利品獎賞制度對英國海軍有相當的影響,它基本上提供了一個對有能力的船長和軍官相當有吸引力的獎勵制度。採取大膽進取的策略不但讓軍官們有更多在 行動中表現自己獲得擢升機會,更帶來財務上的實質好處,他們自然會奮力作戰。但另一方面,戰利品制度對艦隊指揮官來說也是相當頭痛,任何行動都會要考慮到 戰利品的獲取與確保,很多時候英國艦長根本不聽上級指揮,自己脫隊去追受傷的敵船,不顧還有其他有戰力的敵船對己方其他船隻的威脅。戰利品的誘惑力實在太 大,而且這些艦長都知道,吃人的嘴軟,艦隊司令分到他們那份1/8的戰利品時,再怎麼憤怒大概也都拋到腦後了。

下一步要看什麼?嗯,Seamanship in the Age of Sail: An Account of the Shiphandling of the Sailing Man-Of-War 1600-1860, Based on Contemporary Sources 好像不錯。

Share:

搜尋此網誌

Follow by Email

被埋沒的英雄 ─ 四行倉庫戰鬥的實際指揮者楊瑞符

不曉得是什麼原因,讓很多人都有一個錯誤印象,以為八百壯士在四行倉庫的指揮序列是謝晉元─上官志標─楊瑞符,然後在描述上有意無意地將楊瑞符忽略掉。 其實,在四行倉庫的四天戰鬥中,身負實際指揮任務的是楊瑞符而不是謝晉元。上官志標更不是協助謝晉元指揮的少校團附,他當時...

Blog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