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萬年的孤寂》、《百步穿楊》、《烽火朝鮮》的交會。

2008/01/29

朝鮮戰爭中的多管火箭砲

多管火箭砲,又稱多管火箭發射器,在二次大戰中蘇、德、美各有發展,其中以蘇聯喀秋莎(Katyusha)最有名,卡車上載成排發射鋼軌,發射時又有特別的淒厲聲音,被德軍取了個「斯大林的管風琴」的綽號。其中典型代表為BM-13,裝有8根鋼軌,一根鋼軌上下各載一發M-13火箭彈,共16發,鋼軌架可上下移動調整仰角,但不能左右移動,所以射向的調整要用移動卡車來完成。M-13火箭彈長1.8米,彈體直徑132毫米,全重42公斤,彈頭重22公斤,射程5400米,尾翼穩定。

火箭砲是特別適合當時蘇聯紅軍的武器,由於蘇軍通信設備落後及一般兵員素質較低,無法像美軍或德軍一樣能夠運用集中的砲兵火力,對隨機目標靈活攻擊。所以砲兵幾乎都是事先按計畫標定位置,進入陣地,攻擊既定目標。在這種戰術環境下,能夠在極短時間內對面目標進行突然的飽和攻擊、產生心理震撼效果的火箭砲就成為蘇軍指揮官的最愛。而它彈著散佈廣、不夠準確、裝填過慢的缺點也就不太明顯。

解放軍在1948年開始研究開發野戰火箭砲,1950年發展出50式6管火箭砲,發射也是自製的48式102毫米火箭彈,第一批參加朝鮮戰爭的39軍即配有50式火箭砲。在朝鮮戰爭中期,解放軍大量換裝蘇聯武器,也接收了喀秋沙火箭砲,編成火箭砲兵第21師和第22師,一個師五個團,一個團兩個營,一個營三個連,每連有4門蘇製M13火箭砲,也就是說一團有24門,一個師120門。第21師在1951年4月進入朝鮮,下有第201、202、203、207、208團。後來在1952年又配屬第22師的第205團、第209團,以及軍委炮司直屬的50式6管火箭炮兵第210團和高射炮兵第19營。不過後來解放軍一邊倒向蘇聯看齊,武器裝備都採蘇制,這些自製火箭砲被交給越共使用。

##ReadMore##

相對於蘇聯,美國對火箭砲興趣不是很大,雖然也發展了裝在夏曼坦克上的「口風琴」火箭砲,車拖的T66多管火箭砲,以及支援登陸用的火箭砲支援艦(LSMR),但是並沒有像蘇聯一樣在戰後還繼續發展,認為火箭炮不夠準確,散佈範圍大,又難以維持持續火力。對於炮兵運用堪稱世界第一的美軍來說,火箭炮不過是個玩具。

二次大戰美軍T66火箭砲



在朝鮮戰爭中,美國陸軍和陸戰隊在朝鮮各有一個4.5吋火箭炮連,陸軍火箭炮連有12門T66E2火箭炮,後來還多配了6門105毫米榴彈炮。陸戰隊火箭砲連只有6門T66E2火箭砲。T66E2火箭炮為24管裝,發射114mm M16火箭彈,射程4800米。

朝戰中陸戰隊火箭炮連發射



朝戰中美國海軍也使用火箭炮進行岸轟。仁川登陸時就有5艘火箭炮支援艇 LSMR,後來也用它們騷擾轟擊北朝鮮海岸目標。第五次戰役期間,兩艘LSMR被派去轟擊元山港,兩夜共發射7700發火箭彈,打得朝鮮人雞飛狗跳。

Landing Ships, Men, Rocket (launching)
LSMR 404 LSMR 409 LSMR 412 LSMR 525 LSMR 536 (USS White River)



根據解放軍資料,朝鮮戰爭中50式102毫米火箭彈共7,714發,打損6門,其他損失1門。BM-13消耗了16,660發,打損4或5門。從這些數字可以看到志願軍的火箭砲在朝鮮戰爭使用的機會不多,因為5個團就有120門火箭砲,7個團168門,也就是說朝戰中平均每門BM-13才打了約120發,相當於8次齊射。

為什麼這麼少?道理很簡單,BM-13的設計針對俄羅斯大草原的作戰特性,平原便於卡車展開,發射架不能左右調整射向問題不大,卡車打了就跑,也非常方 便。朝鮮地形崎嶇,卡車倚賴的道路狹窄稀少,目標射程內可供展開佈陣空地相對有限,戰區美軍有絕對空優,這些因素相對地限制了火箭炮的運用。

相對於BM-13的大卡車機動,美軍的T66E2在朝鮮反而好用些,吉普車也拉得動,調整射向也容易。T66E2的機動能力在「漣漪作戰」(Operation Ripple)中更得到驗證。1952年8月25日,陸戰隊第161直升機運輸中隊第一次在實戰中載運整個第一陸戰火箭連做空中機動,在火箭齊射後,迅速將整個火箭連轉運到另一地點。

陸戰隊第一火箭砲連在朝鮮戰爭中得到相當多實戰經驗,隸屬陸戰隊第11砲兵團,擔任一般支援任務,每個月耗彈數在6,000至10,000發之間。
Share:

2008/01/27

朝鮮戰爭中國第一狙擊手張桃芳戰績剖析

1951年10月後韓戰進入對峙時期,戰線在38度以北不遠穩定下來,雙方各自沿有利地形構築防線工事,等待政治解決。在這種靜態作戰的時期,狙擊手自然有許多發揮的空間,有關資料請參閱《狙擊簡史》。

聯軍方面基於傳統上對狙擊的偏見,對於當時狙擊手的角色並不宣傳。而中國志願軍方面卻是廣為宣傳所謂的「冷槍冷砲運動」,單單第24軍從1953年的5個月期間就消滅1萬多人(見雙石《百戰青鋒劈涇渭》第38章),還出了一個創下狙殺214人記錄的中國韓戰第一狙擊手張桃芳。這裡的數字戰績自然是經過誇大宣傳的,在此暫且不論第一個數字,單單就張桃芳的戰績進行剖析,在過程中自會瞭解第一個數字的問題。

##ReadMore##

張桃芳的戰績根據最新公開的正式官方資料為:

解放軍畫報2002年第八期:

「張桃芳從1953年1月29日開始當狙擊手到5月25日止,持續時間為3個月零26天。除去集訓、開會等活動外,實際射擊時間32天,耗彈442發,斃 敵214名。同年,志願軍總部為其榮記特等功並授予他「二級狙擊英雄」榮譽稱號,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務委員會授予他一級國旗勳章。」

根據官方記錄,張桃芳屬志願軍第24軍72師214團。從上面的數字來計算,他在32天內射擊442發斃敵214名,亦即一天平均射擊13.8發斃敵6.68名,命中率48.4%。

2003年中國中央電視台CCTV-1播出了一部紀錄片「狙擊英雄」,其中第2、3集裡有對他的親身訪談,提供了不少第一手的資料。在這個訪談中,他回憶了幾次狙擊經驗。從他的回憶裡可以得知:

  1. 他的射擊距離多在400米以下,100、200米的不少。較遠距離如800米的僅有寥寥數次,且成功次數不多。
  2. 他所在的位置是上甘嶺597.9高地(即美軍的三角高地)上寬度約30多米的班陣地,共有五處射擊位置。
  3. 他回憶的四次狙擊經驗,四天各打死(中)一名、三名、兩名、一名。每次目標的警覺性都不低,或不定向不定時地觀測,或有惑敵閃躲的動作,更佈置有假人。他都需耐心等待。
  4. 他遇見至少一名狙擊手(雖不清楚有無使用瞄準鏡)嘗試反制他。
  5. 他未曾提到所使用的槍種,也未提到自己的擊殺總數。槍種和數字都是其他人另外解說的。

從以上的資料,其實就已經有許多東西值得分析。

首先,他所使用的槍枝到底是哪一種,一直就說不分明。有些記錄稱他使用「大八粒」──美製M1葛蘭德半自動步槍──創下大部分的成績,但是公開的照 片以及大部分的官方資料都稱他使用的是無瞄準鏡的蘇製莫辛‧納干1944型騎槍(Mosin-Nagant M1944Carbine)。一般對這型騎槍的準確度評價不高,使用的又是V型金屬照門,用來作為狙擊用槍是有點勉強。以前的火槍手網站上一些大陸網友也 討論過,有人稱軍內教材說他使用的是美製M1步槍,但是為了宣傳加強戰士對蘇製步槍的信心,後來一直說是使用莫辛.納干騎槍,所以照片也用莫辛.納干。另 外,還有稱他使用的是日製三八式步槍的說法。

關於槍種問題,個人認為以其身為剛上戰場的新兵,其實不太可能有機會使用美制M1步槍,一開始或許是真的使用莫辛.納干騎槍在射擊。後來他被調去受射擊特訓,再回來後就是專職狙擊手,很可能就是使用較好的M1步槍了。

成績方面,也有許多疑問。

從戰場環境來看,當時雙方早已進入靜態防禦一年半以上,戰線大體穩定。

上甘嶺戰役在1952年11月間結束,志願軍第24軍在1952年底接替第15軍防守上甘嶺一線,而對面的聯軍防守部隊是韓九師。雙方都是使 用既有防禦陣地,無論交通壕、掩體、地堡多已固定。志願軍第15軍在此地搞「冷槍冷炮運動」是在1952年間,以上甘嶺地區的537.7高地著稱(聯軍稱狙擊兵嶺)。 任何在1953年間接防此地的聯軍部隊不會不清楚冷槍狙擊對他們的威脅,也絕對不會不採取措施來防範與反制。這從上面對張訪談的(3)、(4)項中就已經 可以看出,聯軍絕不會輕易暴露出來挨打,也不會不反擊。反擊的方法有許多,除了派出聯軍狙擊手外,甚至在紀錄片中其他中國狙擊手也談到,一旦開槍狙擊,馬 上就會引來聯軍的砲火轟擊;絕對不是能夠肆無忌憚橫行無阻的環境。

其次,張桃芳在上甘嶺上的陣地位置,所涵蓋的聯軍陣線有限,亦即其能夠選擇的目標有限。更何況,撂倒了一名敵軍,其他的人很可能整天或甚至兩三天不 露頭。自然難以有連續性的目標。除非他是像其他國家的狙擊手一樣,能夠遊走於整個營或團的前線,才有可能得到更多的目標。不過若要遊走前線,仍然有行動上 的限制,白天不太可能移動,這從影片裡其他中國狙擊手的經驗也可以得到驗證,只能在光線不良的情況下才有可能。也就是說,一天裡大概就限制在一地,同樣也 有目標量不多的情況。很遺憾地在影片中並未對其是否遊走各陣地有所解說。

其次,從32天214人的數字裡,可以看到引發疑問的地方不是214人,而是在平均之後得到的日擊殺數(借用strike rate的概念),也就是說每個實際射擊日子能夠擊殺多少名。不論在一戰、二戰還是其他戰爭,當雙方戰線穩定下來,防線明確後,狙擊手的日擊殺數就不會太 高;雙方有工事、有掩體、有交通壕,不會等閒暴露出來,實際上日擊殺數可能還不到1──因為還不一定打得中。

為什麼二戰中諾曼第的園籬田野以及史達林格勒的斷壁殘垣是狙擊手的天堂?因為地形地物錯綜複雜,雙方小部隊混雜交戰,誰都無法確切掌握周圍的環境, 自然讓狙擊手有來去自如,潛入側翼狙擊的機會;而部隊要補給、要聯絡,不得不派人在沒有安全掩蔽工事的地帶活動,也就成為狙擊手的大好目標。但是在 1953年時的上甘嶺地帶並非如此,雙方戰線相當清楚,工事構築也很完善,而從張桃芳的自述中,也未看出他有離開陣地潛入無人地帶狙擊的情事。這樣看來, 其日擊殺數根本不可能達到接近七人之高。

要比較的話,不妨比較一下中國自己的另一知名狙擊手、號稱老山第一殺手的向小平。當時中越對峙,兩方防線是相當固定,他的狙擊也是從中國陣地中執行。如果沒有記錯的話,他似乎沒有幾次一天狙殺兩名以上的記錄,所以日擊殺數差不多是1。

根據《狙擊英雄》中對張的訪談,我們知道他狙擊4天打掉了7人,平均1.75人/天,這就跟向小平的紀錄接近,要合理的多了。至於從官方說法計算出 來6.68人/天的數字,實在也跟他的訪談結果湊不上。因為既然是平均數字,那每天自然有多有少。少的時候如他自己談到的每天一兩名,多的時候一天就該有 10多名了。這種好運道不論對任何狙擊手說應該都是印象深刻,不太可能忘記,他卻絲毫未曾提到,反而只提到這種小貓兩三名的狙擊經驗,這不是相當奇怪嗎?

此外,這214的數字怎麼來的?據稱,是第24軍軍長皮定鈞要他達到這個數字好跟他的團的番號湊一堆,這個宣傳的成分也未免太過了。另外,據稱他所 在的班陣地在這段期間前後也創下了狙殺700多名敵軍(近一個營)的紀錄。所以整個看起來,這個數字可信程度相當低。但是由於是官方宣傳數字,已經一再重 複提了50多年,恐怕張桃芳自己也不好意思指出真相,在訪談中乾脆避開不論。

另外,這214的數字還有另一個問題。這數字實際上包括了擊斃、擊傷,而不是單純擊斃,但是在一般宣傳文字中並未細辨,都一概籠統寫成擊斃。CCTV播出的《狙擊英雄》影片中有一張一般都沒注意到的獎狀,獎狀裡寫的是31 天用437發步槍子彈共斃傷XXX十一名。這裡很有可能是「斃傷敵二百十一名」。因為根據解放軍畫報2002年第八期的一篇文章:



「為還擊敵方對談判進程的無理阻撓,促成停戰早日實現,5月13日我軍發動強大的夏季攻勢,戰鬥也愈加激烈。到5月20日,張桃芳殲敵數已上升到211 名,軍長皮定均聽說後非常高興,特意召見並再三叮囑他要打出名堂來,說他們團是214團,讓他再消滅3個敵人達到214個,有個紀念意義。回去後,他很快 便完成了消滅3個敵人的任務。5月26日正當他想大顯身手超額殺敵時,軍部通知他撤離前哨歸國,作為志願軍青年代表團成員列席青年團全國第二次代表大會。 當再次歸隊時,朝鮮停戰協議就簽字生效了。

張桃芳從1953年1月29日開始當狙擊手到5月25日止,持續時間為3個月零26天。除去集訓、開會等活動外,實際射擊時間32天,耗彈442發,斃敵 214名。同年,志願軍總部為其榮記特等功並授予他「二級狙擊英雄」榮譽稱號,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務委員會授予他一級國旗勳章。」

這張獎狀有可能就是皮定均在211名時頒發的,後來又多了1天5發3人。只是獎狀這裡說的是斃傷,顯然有人大筆一揮就成了「斃敵」,連《狙擊英雄》裡這段旁白都說是「斃敵」214名。

這張獎狀算是原始資料,31/32天在這裡是鐵板釘丁了,也就是說,每天平均打中6.8/6.68名敵軍,還是一樣有目標過多的問題無法轉圜。

總結一下:

  1. 張桃芳自述的戰術活動範圍有限,目標出現頻率自然有限。
  2. 張桃芳自述中看出對峙的聯軍部隊不輕易暴露,警覺性也很高。
  3. 聯軍也會採取反制措施(除張桃芳自己提到的狙擊手反制外,另外有文章也提到他初次狙擊差點被冷炮打傷),所以張桃芳自己行動也受限制。
  4. 張的自述中4天狙擊打掉7人,其平均擊殺數與所謂32天214人的平均擊殺數相差太大。

根據以上的資料推論,他的狙擊記錄可能要打個二五折或三折才比較合理,32天能夠狙殺50-70人已經到頂了。即使是這個經過打折扣的數字,在當時 戰場環境來說都已經是個了不起的成績,足以列入世界頂尖狙擊手之列。但若是硬要推銷那個214人的數字,不考慮戰場狀況、戰術背景,不去跟另一方資料比 對,一味盲目聽從帶有極大宣傳成分的戰果記述,恐怕只會讓識者嗤之以鼻。


Share:

2008/01/21

朝鮮戰爭螺旋槳飛機擊落噴射機紀錄

中國解放軍空軍的宣傳中,總是要提到1951年11月30日空襲大和島之役,志願軍的杜2雙引擎螺旋槳輕轟炸機和拉11螺旋槳戰鬥機對抗美軍的F-86戰鬥機,共擊落三架F-86,擊傷四架。有的宣傳甚至說這是空戰史上用活塞式轟炸機擊落噴氣式戰鬥機及活塞式殲擊機擊落噴氣式戰鬥機的先例。

這個說法當然只是純然的宣傳,任何稍有常識的人,都不會去相信這樣的奇蹟。偶然的擊落、擊傷是有可能,但螺旋槳飛機對上噴射機,絕對不可能有這麼好的戰果。這個宣傳,主要是為了平衡自己的損失。該役解放軍空軍自己損失了四架杜2轟炸機(可能有另外兩架在返航途中墜毀在陸地上),三架拉11戰鬥機,以及一架米格15。若不是攔截的美軍F-86戰鬥機油料不足,得趕緊返航,解放軍空軍的損失可能更加嚴重。而美軍當天F-86全數安然返回基地,除了馬歇爾的座機被何岳新La-11的23毫米機炮擊中三發,雷巴頓的座機右翼被米格15機炮擊中1發,另有兩架F-86輕傷外,沒有其他損傷。

事實上,不但美軍F-86未被擊落,宣稱是歷史先例的說法其實也是無知之說。噴射戰鬥機和轟炸機出現在二次大戰末期,在實戰中德軍的 Me262和Ar234都有被螺旋槳式戰鬥機和轟炸機擊落的紀錄。

在韓戰中,首次以螺旋槳飛機擊落噴射機的戰例發生在1950年7月19日,北韓人民空軍的雅克-9P螺旋槳式戰鬥機與美國空軍F-80C噴射戰鬥機遭遇,雅克-9P被當場擊落3架,但是一架由第8戰鬥轟炸機聯隊第36中隊 Howard E. ODell上尉駕駛的F-80C(機尾編號 49-698)也被擊傷,最後墜毀於大田機場以西1英里處,飛行員失蹤。

Date of Loss:500719
Tail Number:49-698
Aircraft Type:F-80C
Wing or Group:8th Ftr-Bmbr Gp
Squadron:36th Ftr-Bmbr Sq
Circumstances of Loss:Damaged by YaK-9 fighters, crashed 1 mi W of Taejon airfield (South Korea)

Crewmembers Associated With This Loss
Name
(Last, First Middle)
Rank Service Status Comments
ODELL, Howard E. CAPT USAF MIA


志願軍方面除了上述的擊傷馬歇爾的戰績外,其他螺旋槳飛機都沒有戰果。

聯軍方面用螺旋槳飛機擊落米格15噴射戰鬥機的紀錄就多得多了。目前根據雙方資料確認朝戰中聯軍螺旋槳飛機擊落共方噴射機的有:

1951年7月9日,空4師第12團團長趙大海率8機出擊,在清川江口附近與B-29轟炸機群遭遇,趙大海貿然進攻時被B29機群集火擊中,跳傘落海身亡。他的飛機墜落於江口三角洲的泥灘上,殘骸被聯軍飛機發現,聯軍派遣英國軍艦前來打撈,取得部分殘骸,提供了美軍分析米格-15性能的初步數據。

1952年2月22日,志願軍空6師第18團副團長陳琦在三登、穀倉地區上空遭遇美國RB- 26C型偵察機(由B-26改裝)1架,陳琦將B-26擊落,自己也被反擊火力命中,負傷後跳傘陣亡。

Date of Loss: 520222
Tail Number: 44-35364
Aircraft Type: RB-26C
Wing or Group: 67th Tac Recon Wg
Squadron: 6166th WRSq
Circumstances of Loss: Weather recce mission, last contact at 1225L over Pyongyang

Crewmembers Associated With This Loss
Name (Last, First Middle) Rank Service Status Comments
BAIN, George NMI 1LT USAF MIA
COLLINS, Edwin W. A1C USAF MIA
SPENCE, Carl M. TSGT USAF MIA 30th Weather Sq
WOLFGRAM, Russell J. 1LT USAF MIA

此外,聯軍方面以螺旋槳戰鬥機擊落米格15噴射機的戰果有兩架,都是海軍航空隊的戰果。

1952年8月9日,英國皇家海軍海洋號(HMS Ocean)航空母艦上第802中隊的4架海怒式(Sea Fury)螺旋槳式戰鬥機在鎮南浦與8架米格15遭遇,擊傷兩架米格15,彼得‧卡米柯爾中尉(Peter Carmichael)更擊落一架米格15,目擊其墜地爆毀。

1952年9月10日美國海軍陸戰隊第312攻擊中隊(VMA-312)兩架F-4U在大同江口鎮南浦附近遭遇米格-15,長機( F4U-4B,機尾編號 BuNo 62927 )傑西‧佛爾馬上尉在躲過第 一輪攻擊後切入米格-15內側,以20毫米機砲擊中一架米格-15,身上衣服著火冒煙的米格機飛行員跳傘,米格機墜海。但佛爾馬自己隨即被另一群米格 -15擊中,左翼梢斷裂,掙扎一番後也跳傘,八分鐘內即被海空救援隊救起。

雖然還沒有共方損失記錄檔案來佐證,但根據現有資料,1952年8月和10月這些米格機群可能都是志願軍空軍的機群。從8月至10月,志願軍空三、十二、十七、十八師趁美國空軍防護兵力不足的空檔,時時派出 4架至8架小編隊,擾襲大同江附近海軍戰鬥轟炸機群。在這期間宣稱戰果擊落30架(絕大部分都是灌水),擊傷6架,自己損失2架,這2架的損失很可能就是上述的2架。

如8月9 日正是志願軍空十八師第一次出戰,在大同江附近與聯軍飛機遭遇。或許就是這些經驗不足的新飛行員未能利用米格-15的高速和垂直機動能力來攻擊,反而開減 速板跟英海軍海怒式戰鬥機進行水平纏鬥,以致於被其20毫米機砲擊落擊傷。

另有3-4架蘇聯米格15可能為B-29擊落(雖然美軍戰果稱B29槍手前後擊落共27架米格15)。
Share:

朝鮮戰爭螺旋槳飛機對決紀錄

韓戰雖然是第一次以噴射機為主進行空戰,但是雙方仍然使用不少二次大戰留下來的螺旋槳飛機,也就免不了會碰上,大打出手。基本上當然還是訓練、經驗較佳的美軍佔了上風。

USAF piston engine vs piston engine

NAME RANK UNIT DATE ENEMY US WAR CREDITS
HUDSON WILLIAM G 1st Lieutenant 68 SQ 06/27/50 YAK-11 F-82 Korea 1
LITTLE JAMES W Major 339 SQ 06/27/50 LA-7 F-82 Korea 1
MORAN CHARLES B 1st Lieutenant 68 SQ 06/27/50 LA-7 F-82 Korea 1
BURNS RICHARD J 1st Lieutenant 35 SQ 06/29/50 IL-10 F-51 Korea 1
SANDLIN HARRY T 1st Lieutenant 8 SQ 06/29/50 LA-7 F-51 Korea 1
FOX ORRIN R 2nd Lieutenant 8 SQ 06/29/50 IL-10 F-51 Korea 2
FLAKE ALMA R Captain 67 SQ 11/01/50 YAK-3 F-51 Korea 1
THRESHER ROBERT D Captain 67 SQ 11/01/50 YAK-3 F-51 Korea 1
FLAKE ALMA R Captain 67 SQ 11/02/50 YAK-9 F-51 Korea 1
GLESSNER JAMES L JR 1st Lieutenant 12 SQ 11/02/50 YAK-9 F-51 Korea 1
REYNOLDS HENRY S 1st Lieutenant 67 SQ 11/06/50 YAK-9 F-51 Korea 0.5
PRICE HOWARD I Captain 67 SQ 11/06/50 YAK-9 F-51 Korea 1.5
MULLINS ARNOLD Major 67 SQ 02/05/51 YAK-9 F-51 Korea 1
HARRISON JAMES B 1st Lieutenant 67 SQ 06/20/51 YAK-9 F-51 Korea 1
HEYMAN RICHARD M Captain 8 SQ 06/24/51 PO-2 B-26 Korea 1
DAVIS ROBERT L Airman 1st Class 343 SQ 09/09/52 Propellor Aircraft B-29 Korea 0.5
SMITH ROBERT W Airman 1st Class 343 SQ 09/09/52 Propellor Aircraft B-29 Korea 0.5

USN/Marine Piston vs Piston

Date Name Branch Flying Sqaudron Claim
04/21/51 Daigh USN F4U-4 1 x Yak-9
04/21/51 DeLong USN F4U-4 1 x Yak-9
07/12/51 Fenton USMC F4U-5N VMF(N)-513 1 x Po-2
06/07/52 Andre USMC F4U-5N VMF(N)-513 1 x Yak-9
09/10/52 Folmar USMC F4U-4 VMF-312 1 x MiG-15
06/30/53 Bordelon USN F4U-5NL VC-3 1 x Yak-18
06/30/53 Bordelon USN F4U-5NL VC-3 1 x Yak-18
07/01/53 Bordelon USN F4U-5NL VC-3 1 x La-9
07/01/53 Bordelon USN F4U-5NL VC-3 1 x La-9
07/16/53 Bordelon USN F4U-5NL VC-3 1 x Yak-18

Communists

500712 KPAFAC Yak-9 1 x B-29 1 x B-26 damaged 1 x L-4
5109 Kurganov/351 IAP V-VS La-11 1 x B-26 night kill
5110 Kurganov V-VS La-11 1 x B-26 night kill

另外,海噴火式(Seafire)螺旋槳戰鬥機曾被B29誤擊擊落過一架。

1950年7月28日,從英國皇家海軍勝利號航艦起飛的四架海噴火前去攔截一群不明飛機,發現是一群B29。當他們從B29旁通過時,一架B29的槍手突然開火,在300碼距離,第一梭火就打中了三號機的油箱,飛行員跳傘,被美國驅逐艦救起。
Share:

搜尋此網誌

Follow by Email

唐太宗的鬍子

開讀《酉陽雜俎》,首卷首章就很有趣。 李淵在歷史上好像都被他兒子的光芒蓋過,沒什麼名氣。一 讀才知其實也很厲害,曾經用十二騎破賊軍數萬。源義經在 一之谷用四十人背後偷襲正在與源範賴等數萬源家軍打得不 可開交的平家軍這種戰例都敢號稱戰神,像李淵這裡還有同 代的張須陀...

Blog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