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04的文章

美軍戰俘與中蘇朝空戰戰果驗證

蘇聯空軍的米格-15在1950年11月1日參戰,掩護志願軍渡江,雖然對聯軍飛機構成新的威脅,但實際戰果如何很值得商榷。特別是美國空軍緊急調 派配備F-86的第4戰鬥機聯隊趕赴朝鮮半島,在12月中參戰,形成抗衡力量。蘇聯空軍在1951年春夏調來比較精銳的第303師和第324師,它們訓練 比較完整,也有不少二戰有經驗的飛行員,讓F-86有了些比較稱頭的對手。這兩個師在1952年初調走,他們的戰果如何呢?1951年12月9日,蘇聯軍事部總參謀長什捷緬科呈給史達林的主任秘書波斯克列貝捨夫一份有關空軍戰果的報告,報告全文是:「致波斯克列貝捨夫同志:根據您的查詢向您通報,在整個戰鬥中,我在朝鮮的航空兵和高射炮兵在1950年11月1日至1951年12月6日期間,共擊落敵機569架。我殲擊機航空兵擊落510架,其中:B-29 40架
B-26 1架
B-45 2架
F-94 8架
F-84 132架
F-86 172架
F-80 101架
F-51 22架
流星式-4 32架
我高射炮兵擊落 59架我們損失63架米格-15和米格-15B飛機,以及30名飛行員。高射炮部隊亡
29人,傷53人。什捷緬科
1951年12月9日」《朝鮮戰爭:俄國檔案館的解密文件》中第465號文件(1135頁),「什捷緬科關於空軍戰果致波斯克列貝捨夫的報告(1951年12月9日)」##ReadMore##
如果稍微瞭解一下聯軍空軍作戰序列,馬上就可以知道這些數字有相當大的問題。當時美國空軍僅有一個聯隊的F-86在遠東,編製是75架飛機,實際上 因替換、補充而有超編,但未超過90架;在1951年10月底之前,其中一半還是駐在日本東京西北的約翰生基地,只有一半在朝鮮半島。蘇聯第64航空軍擊 落了F-86總兵力的兩倍,不要說現在我們不信,恐怕連當時的蘇聯高層都不信;格別烏和蘇聯軍事情報局總不會連一個聯隊有多少F-86都不清楚。或許當時 就責成什捷緬科去徹查,而什捷緬科想到的,可能就是從被俘的美軍飛行員口中來證實。他們成群結隊飛戰鬥任務,誰被打下來,大概是什麼原因被打下來,應該都 是知道的。經過對美國飛行員偵訊的結果是:「…從朝鮮人民軍情報部對1951年所俘虜的80名飛行員的審訊中得知,敵航空兵損失主要來自地面火力。敵大部分飛行員認為,他們在空中的危險主要是地面火力而不是對方飛機。在被審問的飛…

錯誤的引用──「錯誤的時間、地點、敵人、戰爭」

在中國某些有關朝鮮戰爭的文章中,每每有人引用所謂美國歐瑪.布萊德雷上將說的,朝鮮戰爭「是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 與錯誤的敵人打的一場錯誤的戰爭」,用這麼一句話來證驗美國人後悔打朝鮮戰爭。其實,這是一個不顧前因後果及發言情境,非常典型斷章取義、用以宣傳的手 法。就布萊德雷個人態度來看,1949年當三軍參謀長聯席會議做出朝鮮半島對美國毫無戰略價值時,他是主要反對者;他主張對韓國政策進行新的評估,並且 提供新成立的大韓民國適當的軍事援助。當美國國務卿狄恩‧阿奇遜在1950年1月宣佈將韓國排除在美國防衛圈之外時,布萊德雷也是極力反對這個政策的主要 將領。他會認為捲入朝鮮戰爭是錯誤的嗎?事實上,布萊德雷的那段話是在1951年5月15日在美國參議院軍事外交關係委員會前作證的聲明,當時他是三軍參謀總長聯席會議主席。他之所以在國會作證,起因是麥克阿瑟。##ReadMore##
麥克阿瑟因為與杜魯門總統發生統帥權的摩擦,並且主張將朝鮮戰事擴大至中國,在1951年4月11日被杜魯門解職,由李奇微接任。麥克阿瑟回到美 國,在4月19日對參眾兩院聯席會議作證演說,主張將戰事延伸到中國本土,引起政府內外的震撼。不過麥克阿瑟的主張並不是派軍進攻中國本土,他所希望的是 藉由海空力量施加壓力,迫使中國盡快妥協結束朝鮮戰爭。他在演說中說:「沒有一個頭腦正常的人會想把我們的地面部隊派出進入中國大陸,而這種想法我們也從未列入考慮。不過,如果我們的政治目標是想要如擊敗舊敵人(按:指朝鮮)一樣地擊敗這個新敵人(按:指中國)的話,現時的新局勢會要求我們對戰略策劃做急遽而重大的改變。就我看來,除了依循軍事上的需求,取消(我們)給予鴨綠江北敵人的安全保護區之外,我認為在軍事上仍須做到下面幾點───1. 加強我們對中國的經濟封鎖
2. 對中國海岸進行海上封鎖
3. 取消對中國海岸地區及東北進行空中偵察的限制
4. 取消對在台灣的中華民國部隊行動的限制,提供物資上的支援以讓其能對中國大陸進行有效的軍事行動

這幾點都是專業地設計來協助我們在朝鮮的部隊,以便在最少的延誤下結束敵對行動,並挽救無數的美國與聯盟國家人員的性命.....」雖然麥克阿瑟並不認為該直接進攻中國本土,而且他行動的目的也在於盡快結束朝鮮戰爭,但是其主張仍然與美國政府政策大相逕庭;由於麥克阿瑟在美國人 民心目中英雄的地位,他的突然去職讓人大感意外,在…

米格走廊淺釋

圖片
在有關朝鮮空戰的資料中,「米格走廊」這個詞屢見不鮮,但是似乎總是讓人覺得有點不太對勁,在當時的地理空間以及軍事運作上,都看不到有「走廊」的存在,那麼,為什麼要稱之為「走廊」呢? 首先,先說明一下「米格走廊」到底是什麼。「米格走廊」是 MiG Alley 的中譯,「米格」不用解釋,Alley不知道在什麼時代被譯成「走廊」。Alley 一般指的是小巷,特別是在臨大街的建築物旁側或後面的小巷,這裡會翻成「走廊」大概是比照「空中走廊」(air avenue of approach),其實沒有什麼根據,跟原字有所差異。而MiG Alley這個詞是朝鮮戰爭中美國噴射戰鬥機飛行員用的切口,開始出現的時間大約在1950年底至1951年初,此時蘇聯空軍的米格-15開始參戰,對聯軍飛機形成威脅,美國空軍緊急調來F-86應付,這個詞也開始流行。美國飛行員指的是什麼地 方呢?他們用這個詞指的是南至北緯39.5度左右、北至鴨綠江邊、東至東經126度,西至鴨綠江口的一塊區域。從地圖上看來,這樣一塊寬廣的地區,如何都 不能說是一條走廊,更不像是一條小巷,這顯然不會是根據形狀來命名。##ReadMore##
事實上,Mig Alley的背後有許多複雜的因素,仔細檢證起來,會發現沒有所謂的「走廊」的成分,以下就來一一探討。在1950年底中國參戰後,美國政府高層不但沒有放寬空軍作戰的交戰規則,反而加上重重限制,嚴格禁止飛越鴨綠江進入中國領空,以免擴大事端。這是 政治考量嚴重限制戰術作為的一個開端,可以說是後來越戰時文人政府對實際作戰做鉅細靡遺干涉(micro management)之愚蠢行為的濫觴。這些限制體現在1950年11月的就是對鴨綠江上橋樑的轟炸,美國飛機被限令只能在鴨綠江中線以南以垂直於橋體 走向的方式轟炸這些橋樑,而不能以斜過橋體走向來轟炸;雖然後者比較有效,但是可能會越過中線。美軍飛機就在這限令之下,冒著江北射來密密麻麻的中國和北 韓高射砲火(由於沒有被轟炸的顧忌,許多這些高射砲位甚至沒有偽裝)進行轟炸,自然效果不彰。到了1951年,這個禁令仍然存在。許多被F86擊傷的米格機向北逃逸,只要越過鴨綠江就是安全禁區,美軍飛機只能放棄追擊,因此放過了不少米格機。後來經過飛行員不停地抱怨,1952年後這個禁令稍稍放寬,在咬上敵機的情況下(hot pursuit)也可越過禁區。飛行…

淺論上甘嶺

圖片
導言基本上上甘嶺是個小型山地爭奪戰,規模跟同時期同地域(同屬美國第9軍)的白馬山之役差不多,主要的交戰者是中國和韓國部隊,各是一勝一負。平心而 論,上甘嶺當然還是志願軍的勝利,其間美軍雖然佔領了三角高地數周,交給韓國軍隊後最後還是失守。以最後控制權來看,還是中國戰勝;就如白馬山最後還是韓 軍保住陣地而獲勝一樣。 為什麼提白馬山?因為,白馬山和上甘嶺這兩次戰鬥不論在地域上、時間上、規模上、以及參與兵力上都差不多或有所重疊關連;但在許多中國戰史資料中, 這兩次戰役都被分開處理,讓人誤以為是兩次毫不相干的戰鬥。其實,最好的方式是把白馬山和上甘嶺串起來看,瞭解了當時的戰鬥地域、兵力分佈、以及時間先後 順序之後,會對它們背後的宏觀脈絡較為瞭解,也才能給予正確的定位。 大局1952年下半年時的作戰態勢是雙方都進入膠著的靜態。聯軍方面在1951年中進抵38度線以北時,就已經決定要尋求政治上的解決,進行停火談判。 自此後沿著前線都不再展開大規模攻勢,最多僅進行小規模的山地爭奪戰,攻取地形要點以鞏固防線。1951年11月27日雙方談判代表同意停火線的原則後, 更認為隨時可能停火,不願為了多一點土地而增加許多無謂傷亡;第八集團軍司令范佛裡特幾次相當進取的作戰計畫都因為停火談判的進展或者對傷亡的顧慮而終取 消。另一方面,聯軍兵力不足,也無法採行大規模攻勢。當時聯軍遠東指揮部的克拉克將軍就說了: 「我特別不同意某些所謂軍事專家說的,在我指揮期間勝利如同探囊取物。在這段期間我所能支配的只有有限的部隊,而且不能擴大衝突。我們一直沒有足夠 的人員,而敵方充分的人力資源不但能擋住我方攻擊行動,更能確保自己小勝。如果要這場戰爭有一個結局,將需要更多受過訓練的師團,和更多的海空軍支援,更 會造成嚴重的傷亡,並且會需要解除我方自己所設下不攻擊鴨綠江北邊敵人根據地的限制。」##ReadMore##
聯軍的這個態勢從1951年秋季以來就非常明顯,雙方都心知肚明,聯軍根本不可能展開大型攻勢,更不用說是全線進攻了。就算1952年中停火談判破 裂,聯軍也沒有採取攻勢的打算,只採用「主動防禦」的措施,攻佔一些區域性的地形要點,改善自己的防線位置;中朝方面也是採取同樣的策略。這種區域性的攻 防戰鬥都是小規模、營團級的戰鬥,分佈廣泛,卻又零零落落,更沒有後續進攻準備,所以不足以稱為攻勢。戰鬥地域與部署白馬山和上甘嶺正是…

人海戰術之謎

人海戰術一直是個名詞上的誤用與誤譯。嚴格上來說,毛澤東聲稱的將把聯軍淹沒在人海之中應是此語的濫觴,但這應屬於戰略層次,以中國充沛的人力資源對抗西 方的軍備資源,所以應該稱做「人海戰略」才是,以英文來說,「Chinese hordes」、「sea of human beings」可能比較能適切地代表這個概念。但在戰術層次,「人海戰術」通常用來翻譯西方所稱「human waves」,那就往往造成誤解。

所謂 human waves ,據個人涉獵聯軍官兵回憶及戰史的理解,指的應是志願軍「一點突破」的戰術,特別是尖刀連、尖刀營等所使用的戰術隊形。也就是說,在狹窄正面以多波狀密集 投入兵力的戰術配置,而非以寬廣正面以密集隊形展開的全面進攻。在聯軍官兵對戰鬥過程的描述中,往往可以看到的是與一波十數人或數十人的接戰,打掉一波, 後面一波又不顧犧牲繼續上來,隔不遠後面又是一波,再後面有更多的人波跟隨著;同樣地,也可以看到,在陣線上某點承受這種波狀的強力攻擊時,其他地方卻沒 有多少壓力,往往只是受到騷擾或牽制攻擊而已。

對於面對這種攻擊的聯軍官兵來說,印象當然很深刻。他們所防守的陣線範圍有限,自然不會知道其他單位被攻的情形。對他們來說,整個景象看來就像是全中國的軍隊都排起來對他們個人所在的散兵坑衝過來一樣。用 human waves 來描述這種震撼的經驗,並不算是太誇張。
只不過,human waves 這個詞彙被西方媒體開始使用後,卻往往沒有精確界定,讓人以為這是寬廣正面排山倒海式的戰術;等到翻譯成中文,又與「人海戰術」掛勾,更進一步加深了錯誤 印象。這麼一來,自然雙方各說各話,中國方面稱沒有人海戰術,聯軍方面稱 human waves 確切存在無疑,雙方都對也都不對,究其實質,是名詞界定上的出入。

共軍的「一點突破」對付火力較弱的國軍自能有很大功效,一波又一波對定點的進攻,以輕兵器為主的國軍往往很快地就耗盡彈藥,肉搏血拼也擋不住相繼而來的突 擊波。美軍自動火力強大,但真正發揮威力的是各種大小口徑炮火,良好的前觀和通訊,可以機動調度集中火力;就算陣線被突破,往往也可以構成阻絕火線,讓志 願軍後繼攻擊波無法上來擴大戰果。由於所謂的「人海戰術」並非寬廣正面的攻擊戰術,聯軍的火炮門數不必多,只要彈藥供應充足,通信暢通,也能針對志願軍 「一點突破」的戰術集中火力發揮效果。這才是火海對人海的真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