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萬年的孤寂》、《百步穿楊》、《烽火朝鮮》的交會。

2008/07/30

歡樂「亂打」


這次到韓國,趁星期五下午的空檔,到首爾看「亂打」秀。

我去的是首爾市中心的劇場,從水原坐「無窮花」號快車(2,600圜)到首爾車 站,35分鐘。上來換地鐵一號線,坐到市政府站。從地鐵一號線一號出口出來,向北走幾步,從德壽宮門口旁邊小路一路走過去約10-15分鐘,就可看到一個 電影院,旁邊也放著一個紅色招牌「Nanta」。

到的時候時間剛剛好,4點45分,離5點鐘開場還有15分鐘,買了靠旁邊的票 50,000圜(中間票價60,000圜),稍微看看就進場。雖然是週五下午,觀眾陸陸續續進場,最後還是近乎全滿,據說週末要看的話需要預購。觀眾群中 許多日本台灣觀光客,我看到的就有三、四團。

##ReadMore##

「亂打」,雖然演出一開始加入韓國傳統四物打擊樂,實際上是脫胎於英國倫敦崛起的 Stomp,用生活中各種器物作為打擊樂的樂器。在韓國這個秀中,加入了故事背景,蘊含了笑料,再加上一點雜耍,內容緊湊活潑爆笑,是很成功的商業舞台打擊樂秀。

看 完秀,走大馬路往前一陣子被縱火燒掉的南大門走,發現已經有鐵板籬笆圍起來,籬笆上還有南大門的照片何文字,大概是說南大門修復工作諸如此類。從南大門邊 拐進南大門市場晃晃,出來後走到忠武路(接近明洞),有點像是台北西門町的感覺。誤打誤撞摸到一家韓國傳統粥品,吃了一大碗鮑魚粥,出來坐地鐵兩站到火車 站,一樣10點半「無窮花」號回水原。

Share:

2008/07/05

俄國人有關朝鮮空戰新書

Leonid Krylov and Yuriy Tepsurkaev, Soviet MiG-15 Aces of the Korean War, Osprey Publish: New York, NY, ISBN 978-1-84603-299-8, 2008, 96 pages.

這本書的主題談的是前蘇聯在朝鮮戰爭中的王牌,作者根據前蘇聯檔案,加上一些訪談,按時間先後敘述空戰歷程,算是近年來比較詳盡的蘇方資料。由於是王牌系列,人物照片較多,照相槍照片也有一些,但其他如飛機運作照片就少了一些。

比較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們在書前的引言,特別說明了為何空戰戰果不可靠,必須跟對方實際損失對比才行,還舉了不少例子;但是為了介紹這些為國征戰的老兵貢獻,他們不得不引用官方檔案數據,即使這些數據與敵方承認損失對不上。他們顯然是知道蘇聯空軍戰果數字灌水過多的問題。

##ReadMore##

這兩名俄國作者是比較認真研究朝鮮空戰的作者,也主張戰果必須跟對方損失比對才能確認。他們就是"Combat Episodes of the Korean War: Three out of One Thousand" 的作者。

http://www.korean-war.com/ussraircombat.html


下面翻譯該書的導言──



作者們相信任何有關空戰裡戰鬥機王牌的記述都應該考慮到官方戰果數字與另一方實際損失對比的結果。不論是什麼時代的空戰,各方宣稱的擊落數字總是會大大超過敵方實際的損失。

對朝鮮戰爭中的蘇聯飛行員而言,他們的上級花了許多精力來確認戰果。沒錯,要經過一長串的確認步驟之後,第64航空軍的飛行員在某次空戰的戰果才會獲得正式承認。完成任務返航後,他或許會向團長寫報告宣稱擊落一架敵機,在報告中會列出攻擊的時間、地點、方向、當時天氣狀況、攻擊的結果、及(如果看到敵機墜落的話)墜落地點。其他目擊該次交戰的飛行員也會做類似的報告。

團的攝影部門在確認飛行員戰果時也會扮演重要的角色,技術員沖洗攝有米格15攻擊對象的照相槍影片。根據這個影片,填寫相片判讀紙,對影片逐格都要填寫──目標距離、目標角度、前置量、瞄準評估(不足、滿意、良好、極佳),然後標明有良好和極佳瞄準的影片格數百分率,並和耗彈量比較。然後做出敵機是否被擊落的結論。

當一個團累積了足夠數目的宣稱戰果,就會派出搜索組到戰鬥地區搜尋殘骸,並且紀錄中國或朝鮮當地官員或地面部隊的聲明。搜索組取得的所有文件會被送到師部。在某些情形下,敵軍飛行員間或海空搜救隊間的無線電通話也可作為確認的證據。

最後,如果師長認為證據充分,他會發出文令,確認這名飛行員擊落敵機。

理論上,這種確認戰果的程序似乎相當可靠。讓我們看看實際上是怎麼運作,就從飛行員的任務報告談起。作者們相信這些報告提供了最精確且最無偏見的戰果證據,雖然在實際上並不都如此。對飛行員而言,要正確地評估包含一連串快速發生事件的戰鬥之結果,就算不是不可能,也是極端困難。很明顯地,飛行員對被攻擊的敵機注視太久是很不明智地,這導致在任務報告中,很少有飛行員說他們目擊敵機墜毀撞地。在這種狀況下,受傷的敵機往往會被當成被擊落。這裡有第64航空軍的米格15戰鬥機與澳大利亞皇家空軍第77中隊F8 殞石式飛機的三次交戰後的戰鬥報告,適足以說明這種情況。

1951年8月29日,在第303殲擊機師第18近衛殲擊機團的米格15與澳大利亞空軍殞石機的交戰中,三料王牌L K Shchukin中尉攻擊了D L Wilson 中隊長,他的砲彈把殞石機的左副翼撕裂,並且洞穿主翼及後機身,砲彈破片也擊破主油箱多處。殞石機翻轉過來栽向地面,看來似乎回天乏術了。但是Wilson成功地駕著殞石機安全降落金浦機場,雖然降落速度超過殞石機正常降落速度達45公里/小時。地勤人員把飛機修好,該機繼續執行了五個月的任務,直到1952年2月才被防空砲火擊落。

9月5日,第303師第523殲擊機團有11架戰果的王牌G U Okhay上尉攻擊一對殞石機,他從350米的距離對長機短暫開火兩次,該機開始下降。他接著在320米的距離對僚機長長開火一次,W S Michelson准尉的飛機失去控制,開始從8000米高度俯衝而下。由於飛機受到的創傷,Michelson必須極為小心地從俯衝拉起,直到墜下5公里後,才在3000米改平。但是Okhay沒有看到最後,他看著殞石機墜至5000米後就掉頭返航,因為五分鐘前他早已收到返航降落的指令。Michelson最後飛回金浦並成功地降落。

1951年10月24日,第523殲擊機團有15架戰果的王牌Dmitriy Oskin少校在與F-86交戰中看到有一個殞石機小隊,他從650-700米的距離外攻擊它們。他的目標是P V Hamilton-Foster駕駛的飛機,米格15的砲彈洞穿殞石機左翼油箱和右垂直尾翼,損及機身及升降舵控制機件,左引擎也隨即熄火,迫使Hamilton-Foster向左傾側並俯衝而下,拖著一道濃煙。不過,雖然受創嚴重,這名澳大利亞飛行員還是回到金浦機場,右引擎在Hamilton-Foster降落之前熄火,但他還是安全地把殞石機降落在跑道上。由於保全了他的飛機,這名澳大利亞飛行員獲頒美國空軍優異飛行十字章。

這些例子說明了在空戰中飛行員要正確評估戰鬥結果所面臨的困難,沒錯,有時候甚至連沒有損傷的飛機也會被當成是擊落了。這個的原因是因為米格15在垂直機動上對聯軍戰鬥機的優勢,這讓蘇聯飛行員能夠用陡峭爬升來脫離戰鬥,而敵人飛機往往用俯衝來甩開米格機。

因此,飛行員時常認為一架突然進入高角度俯衝的飛機是被擊落了。就這點來說,美國空軍飛行員們要更容易評估他們在朝鮮上空的戰果──受到致命創傷的飛機通常是不會爬升的。不過,也不是所有的米格機飛行員在被攻擊後都以爬升來脫離戰鬥。例如,1950年11月8日,在世界上第一次噴氣機間的交戰,Kharitonov 中尉用俯衝逃離 Russell Brown 中尉所駕F-80C的攻擊。雖然Kharitonov中尉的米格機沒有任何損傷,第51戰鬥機聯隊的布朗宣稱擊落這架米格機──人們仍然認為他是航空歷史上第一名在空戰中擊落另一架噴氣機的噴氣機飛行員。

大部分情況下,第64航空軍飛行員們宣稱擊落B-29的數字大多和遠東航空軍戰略轟炸司令部的損失記錄接近,不過在與戰鬥機和戰鬥轟炸機空戰後的宣稱戰果數字上並不都能如此。大型轟炸機通常都水平直飛,如果某架大傢伙做出突然而激烈的機動動作,那麼可以合理地推測它差不多會墜毀──但是這類動作對戰鬥機來說卻是家常便飯。更進一步來說,大部分飛行員如果看到敵方戰鬥機水平直飛,會認為要不是飛行員負傷無力操縱飛機,就是飛機的操控系統已經嚴重損壞。

米格15上所裝照相槍的不可靠也讓蘇聯飛行員難以確認他們的宣稱戰果。它的拍攝速度是每秒八格,而且當飛行員鬆開扳機時,它也馬上停止拍攝。一般正常機砲開火一次持續約一秒鐘,如果目標的接戰距離是在400-600米間,當第一發砲彈到達目標時,照相槍也正好停止拍攝!如果開火時間更短或者目標距離更遠,照相槍就完全拍不到砲彈命中目標的情形。

照相槍的安裝沒有緩衝也影響到影像的質量,影像常常因為開砲的震動而模糊不清,結果是,能看出敵機被擊中、燃燒、或空中爆炸的清楚影像是少之又少。

因此,很難根據相片判讀紙上所列的證據來確認目標已被擊落,事實上,從大部分照相槍影片中所能得到的唯一可靠結論是某一類型的飛機在某個角度、距離下被攻擊。照相槍影片判讀的不可靠性可以參考1951年5月20日第324殲擊機師第196殲擊機團團長 E G Pepelyaev上校的戰鬥結果。在他的任務報告中,他宣稱在一次空戰中擊落一架F-86,但是照相判讀後所填寫的照相判讀紙上卻稱他擊落了四架!Pepelyaev的一架戰果獲得上級承認,這證明了飛行員的任務報告通常會比官方照相槍判讀紙更正確與客觀。

如下面例子證明,根據目擊報告而確認也是同樣地不可靠。有一次在安州附近清川江橋上的劇烈空戰,第64航空軍有三個團的飛行員參戰,各來自三個不同的機場。在空戰中三名飛行員各攻擊一架敵機,看到砲彈命中,而且敵機大角度俯衝而下。他們沒有時間追下去,因為他們還得攻擊並閃避敵人其他飛機。三架被攻擊的敵機只有一架墜毀,其他兩架雖然負傷,卻都安然脫離戰鬥返回基地。

這三個團裡的多名飛行員目擊到這架唯一被擊落的敵機墜毀在地。事後,在互不知情下,各攻擊一架敵機的這三名飛行員撰寫任務報告,各宣稱擊落一架敵機。他們的戰友同志在自己的報告中也各自證實了目擊敵機墜毀。各團判讀自己飛行員的照相槍影片,根據目標前置量、距離、及目標角度,認定命中敵機,也因此確認了戰果。結果,事實上只擊落了一架飛機,卻變成三架戰果。

過些日子,三支搜索隊各自出發到戰鬥地區搜尋殘骸。由於各團間並未協調搜尋工作,它們的搜索隊按照自個的時間出發、走自己的路線到戰區。這三支隊伍從三個不同的方向接近安州地區,也順理成章地找到離它們最近的警察單位──恰恰好又是三個不同的單位,甚或更找上最近的中國志願軍或朝鮮人民軍單位的司令部。不管它們問的是誰,都得到相同的正面答覆:在某日某時某地,地面目擊了一架敵機墜毀。這些聲明都是正式書面的文件,並且有簽名蓋章。目擊者更指出確切的墜毀位置,各搜索隊在毫無協調下,各自抵達墜毀地點,拍攝殘骸照片並取走有生產序號的牌子當成證據。

搜索隊也有可能把另一架更早前墜落的飛機殘骸當成他們要找的飛機。事實上,搜索隊有時候甚至無法到達墜毀地點,特別是在崎嶇的山區時。他們也可能認定根本找不到墜毀地點。在這個案例中,由於靠近水邊,敵人飛機有可能沈入清川江江底,因此幾乎完全不可能證明墜毀與否。

在朝鮮近旁的大片水域還引發另一種可能性──大角度俯衝的飛機越過海岸線撞入海中。到底這殘骸是在海底、河底,還是掙扎返航回家了?

再說,那架敵機或許根本沒有被打中。例如,F-86的引擎往往會冒煙,特別是在油門全開的時候。當人們看到一架佩刀機拖著濃煙往西朝鮮灣大角度俯衝躲避米格機時,往往很容易地以為它即將墜毀。在這情況下,地面觀察報告就會不夠可靠。一架飛在8000-9000米高度的飛機即使把引擎關掉,仍然可以滑翔達60-80公里之遙。再說要是引擎受創不順,但仍有部分動力能飛回基地呢?

作者們希望讀者能夠瞭解到要確認擊落戰果所面臨的困難。幾乎在整整60年後,一個完全絕對可靠的確認程序仍然還不存在,而在1950年代初期朝鮮上空的作戰,這個不可靠的程序還常常讓蘇聯飛行員無法獲得他們應當獲得的戰果,即使他們真的擊落了敵機,戰果也往往因為確認證據的不足而被刷掉。

作者們亦相信當在評估空中接戰、戰鬥、戰爭時的結果,下列法則應該要被遵守奉行。只有敵對方的真正損失該被考量,而不是各方宣稱的戰果。不過,也值得指出,並不是所有實際損失的數字都是那麼清楚明顯。從不同來源引用的美國空軍在朝鮮的損失並不一致。例如,一個權威的來源指出1951年10月6日損失的兩架佩刀機之一是在與米格機空戰時被擊落,這架飛機的飛行員發現無法彈射,所以在海灘迫降。另一個來源稱這架F-86被防空砲火擊中,飛
行員跳傘,飛機墜入海中。在這個案例中,第一個來源是正確的──F-86A 49-1319 被Pepelyaev上校擊落,殘骸被回收,運到莫斯科。

另一個美國空軍損失記錄不一致的例子,一架在1952年9月12日晚上於水豐發電廠附近被Yuriy Dobrovichan擊落的B-29的官方記錄是被高砲擊中(Light 按,這並不意味著 B-29A 44-86343 一定是被米格機擊落,或是美國空軍記錄竄改,當時夜航出擊的B-29以單機縱隊,各機間隔5公里飛行,該機正在高射砲火區飛行,在空中突然爆炸解體,很自然會認定是被高砲擊中。這裡是在該機緊接後面另一架B-29上的砲手回憶,http://www.kmike.com/NoSweat/NSFrame.htm ,請見 SUIHO - THE RAID 一段。)。

由於這些不一致現象,當我們在討論某特定飛行員的空戰成就時,即使官方戰果數字與另一方承認的損失不一致,我們還是必須要參考這些官方數字。

這條法則不但對朝鮮戰爭有效,也對以前和未來的戰爭有效,也該應用到所有國家的飛行員身上。總之,他們大多都全力投入作戰,當時尚未建立一套有效確認他們空戰戰果的程序並不是他們的錯!作者們希望本書讀者能夠瞭解這個觀點。
Share:

2008/04/22

志願軍第一次轟炸大和島遇到的高射砲火

以前曾經撰文提過,志願軍老飛行員回憶第一次轟炸大和島時遭到聯軍高射砲猛烈射擊之事,應該是誇大渲染的情事,最近看到一篇距離當年時間更近的回憶文章,證明這高砲射擊的說法純屬子虛烏有。

這 回憶文章來自1956年由解放軍文藝出版社印行出版的《志願軍的一日》第三篇第9-11頁,由王光斗撰寫的《猛炸大和島》。王光斗是解放軍東北第一航校第 一期甲班畢業不久,當年大約20歲上下,所屬單位應是空8師22團2大隊2中隊。1951年11月6日這天跟隨大隊長韓明陽出擊轟炸大和島。

他寫道:

「大和島清楚地在前方出現了,敵人的高射砲慌忙向我們亂打起來。這時,帶隊長機發出了"密集戰鬥隊形"的命令。我們以更緊更密的隊形向攻擊目標撲去。敵人的高射砲彈在空中爆出耀眼的閃光,乳白色的煙團布滿在我們的周圍。可是誰也不管它,仍然編著整齊的隊形,直向目標衝去。我緊緊盯著長機的彈艙,等著第一顆炸彈露頭,以便按照他的信號把炸彈準確地投下去。」

這本《志願軍的一日》第三篇印行於1956年9月,文章的撰寫應在1955年中之前(見第一篇序談到徵稿的政治動員),所以王光斗寫這篇文章離轟炸時間還不到4年,應該是記憶猶新,竟然會寫出乳白色的煙團的這種敘述。不過這也不能怪他,這名年輕小伙子,恐怕在寫這篇文章之前,連高射砲火的煙團是什麼樣子都沒看過吧?





Share:

2008/02/04

朝戰美軍陣亡數字再分析

朝鮮戰爭中美軍陣亡數字到底是多少,一直是中國大陸網友爭論不休的話題。這個話題間接牽涉到對朝鮮戰爭的評價,甚至潛意識地與民族情感、愛國心等聯繫起來,結果往往不是就事論事,而是把一些道聽途說或者想當然爾的說法拿來傳述。這不但無助於瞭解歷史,更對瞭解現狀有礙。筆者曾在2004年以這個題目撰文發表於戰史沙龍,幾年來收集更多資料,又發現爭論依然不斷,覺得有必要更完整地討論這個題目。

一般的爭議,在於中國網壇上流傳的朝戰美軍死亡人數有兩個數字,一個是54,246人,一個是33,629人,許多人對這兩個數字感到混淆,而至產生了陰謀論,認為前者是真正的數字而後者是近年美軍或美國政府的蓄意修改。持此論者舉的證據主要是美國朝戰紀念碑(全名應是朝鮮戰爭退伍軍人紀念碑)上刻的數字,上寫著美國死亡54,246人,以及 一兩本著作引用的這個數字。

這裡不妨先來看看這54,256人的數字怎麼來的。要知道,朝戰對美國人來說是個「被遺忘的戰爭」,一直都沒有受到太多關注,要等到近十多年來,才開始有人呼吁要正視這段歷史,也才在1995年設立這個紀念碑。事實上,這不是個「碑」,而是在公園的一角有個獨立的露天展覽,展覽的主體是19名士兵的塑像,散佈在草地上,也沒有如越戰紀念碑一樣把所有死亡人員的姓名刻在牆上,只把死亡數字刻在水池邊緣的石碑上。



##ReadMore##

這個數字的由來,其實是美國政府官僚的錯誤。美國軍方對於戰爭中的死亡人員本有一套完整的處理程序,除了在最短的時間內會通知家屬外,更定期公布傷亡人數,近年的戰爭如伊拉克戰爭,甚至做到每天公布,有名有姓有地點,讓死亡人數無所遁形。會這麼做,主要是因為在信息自由的社會中,隱瞞這種數字不但沒有必要,而且會讓官員自己惹上麻煩。那麼,怎麼又是官僚的錯誤呢?

原來,在90年代建碑的時候,在沒有仔細研究下,把國家服役人員資料中心提供的54,246人當做是美軍在朝鮮戰爭中的死亡人數,刻上石碑,也把資料中心提供的37,000多人名單列在該紀念碑附屬的數據庫中供遊客查詢。兩年以後,由於這個數據庫上的名單出現許多問題,經民眾反應,才發現這54,246人是從1950年6月27日到1954年7月27日(朝戰結束後一年)四年中美軍在全世界死亡的人數,而 37,000多人的詳細名單中也有一些不是在朝鮮戰場上死亡的,當初會發生這個錯誤,主要是因為國家服役人員資料中心的資料被火災摧毀許多,在提供建碑資料時,未能詳查。近年經過與各軍種數據庫的比對整理,目前這個紀念碑的數據庫中共有約39,000人的姓名,而政府的美國戰爭紀念碑委員會(American Battle Monument Commission)在網頁中也對這個54,246人的數字有所解釋。

http://www.abmc.gov/search/koreanwar.php

其中提到的國家服役人員資料中心(National Personnel Records Center)的火災,發生於1973年7月12日,對於美國退伍軍人的資料記錄是個重大損失。從1912年11月1日至1960年1月1日除役的陸軍人員紀錄約毀損了80%,從1947年9月25日至1963年12月31日間除役的空軍人員紀錄在某些字母順序中毀損了75%。下面有簡介說明這場火災,以及更詳細的研究。

The 1973 Fire at the National Personnel Records Center (St. Louis, MO)
http://www.archives.gov/st-louis/military-personnel/fire-1973.html

"The National Personnel Records Center Fire: A Study in Disaster"
http://www.archives.gov/st-louis/military-personnel/nprc-fire.pdf

需要瞭解的是,紀念碑的數據庫不等同於資料中心的數據庫(或記錄),也不等同於散佈各級政府和軍方組織的數據庫。例如,美國陸軍在朝鮮戰爭的傷亡就有自己相當完整的數據庫,當年紀念碑的數據庫有問題,就是有人跟陸軍傷亡數據庫比較出來的。這裡是陸軍朝戰傷亡數據的鏈結:

Records on Korean War Dead and Wounded Army Casualties, created, 1950 - 1970, documenting the period 2/13/1950 - 12/31/1953
http://aad.archives.gov/aad/series-description.jsp?s=531&cat=GP21&bc=sl

由於朝戰退伍軍人紀念碑上數字不正確,許多朝戰老兵組織努力推動要更正這些錯誤,他們想要把這些非朝戰死亡的人員從數字跟名單中剔除,認為既然是紀念朝戰,就該是跟朝戰有關的才行。雖然有點小心眼,卻也不能算錯,把非朝戰戰場上死亡人員剔除應該是可以理解的。例如,中國方面可沒有把當年解放軍南方各省演訓意外死亡人數也算入朝戰烈士吧?同樣地,這些非朝戰死亡的美軍人員,自然不該納入統計。

美國國防部為了這個問題,特別要求統計信息分析科(SIAD,原為 Directorate for Information Operations and Reports 下一個部門)執行一個特別計畫,就現有其他資料交相比對,嘗試建立起最接近實際數字的資料。這個計畫研究的結果,在2000年公布,給出36,576人。但這不是最後數字,在這幾年來,美國國防部仍然持續根據最新的資料做小規模的修改。把非朝鮮戰場死亡人數剔除後,以目前統計信息分析科提供的最新數字是:

美軍在朝鮮戰場上:

戰鬥死亡 33,741人(含失蹤)
其他原因死亡 2,833人(含失蹤)
共死亡36,574人(含失蹤)。
另外在這段期間及戰後一年,共有17,672人在其他地區死亡。

負傷103,284人(人次,非人數)。

「朝戰死亡數字統計」(表一)

http://siadapp.dmdc.osd.mil/personnel/CASUALTY/korea.pdf



另外,在許多大陸網友的討論中,都犯了一個明顯的錯誤,就是把失蹤人數和在戰俘營裡死亡的人數也加入美軍陣亡人數中,例如,曾看過有人說「美軍死亡人數是 54246+8177+2701」(其中的8,177人是失蹤,2,701人是在戰俘營中死亡)。事實上這是重複計算。不論是54,246也好,還是 36,574也好,都已經包括了失蹤和被俘後假設已經死亡的數字,他們不只是「作戰中失蹤」(missing in action),而是「作戰中失蹤且假設已死亡」,其家屬領陣亡人員津貼都已經領了幾十年了。當然也有家屬不相信自己親人死亡,認為可能還在北韓或西伯利亞某地活著,不過這都跟統計無關。

可以參見上面表一,所謂的8,177人事實上是指「沒有遺體」的數字,全部都已經宣稱死亡/假設死亡(declared dead/presumed dead)了。而被俘後死亡無遺體的1901人也說的很清楚。

作戰陣亡無遺體 1533
因傷致死無遺體 22
失蹤死亡無遺體 4578
被俘死亡無遺體 1901
其他失蹤無遺體 8
其他死因無遺體 84
無遺體合計 8126

這些「無遺體」的數字其實早就包括在上述 36,574人這個死亡總數中了。而如果真正要說是「失蹤」,應該要算上面幾個數字中的失蹤死亡無遺體、被俘死亡無遺體、以及其他失蹤無遺體等三項,合計 6,487人,因為其他部分都已確知是死亡。但就算是此6,487人的數字,仍然是在 36,574人這個死亡總數中了。這無遺體的數字也是持續在修改,主要原因是美國國防部搜尋失蹤人員的專案仍然在持續進行中,近年朝鮮和中國都協助美國尋回美軍人員的遺體、遺物,再用現代基因科技確定身份,所以這無遺體的數字也在逐漸減少,只不過僅有個位數的變動。

前面提到2000年美國國防部公開宣布數字的修正,有的網友就引用當時的新聞報導,聲稱美國使用了這54,246的數字多年,到了近年才刪改成33,629人。其實,這是一個很常見的錯誤,公布數字的官員和寫新聞的記者不見得對歷史都很熟悉,他們在發言或下筆的時候往往是根據個人的印象,有時候免不了造成錯誤的印象。要瞭解這種說法的問題,只要回顧一下過去的公開數字就可以了。

朝鮮戰爭剛結束,美國時代雜誌有下面初估數字,約38,000人死亡、失蹤、被俘:

08/03/1953, Time Magazine, "At Last"

The war had cost the U.S. more than 140,000 casualties (some 25,000 dead, 102,000 wounded, 13,000 missing and captured), $22 billion.

過了半年,更詳細的數字是死亡、失蹤合計 33,635人。

01/11/1954, Time Magazine, "Presumed Dead"

Last week the U.S. added 3,656 names to its list of Korean war dead. All the men —3,400 from the Army and 256 from the Air Force—had been classified "missing in action" for at least a year, now are "presumed dead." Still counted as missing: some 3,713 servicemen. New total of U.S. dead: 29,922.

再過一段日子,終於拍板定案成為33,629人,1960年代出版的書籍就是使用這個數字:

Robert Leckie, Conflict: The History of the Korean War, Avon Book: New York, 1962, 384 pages.
第331页,战斗死亡33,629,伤103,284。

David Rees, Korea: The Limited War, St. Martins: New York, 1964.
附录C:战斗死亡33,629人。

同時期的新聞報導拿越戰跟朝戰比較,也是使用33,629人這個數字。

08/02/1963, Time Magazine, "A Place of 10 Million Words",

Winding past Pork Chop Hill, Heartbreak Ridge, Old Baldy and other blood-drenched ground, the Military Demarcation Line runs for 151 miles across the waist of Korea. It was drawn at a cost of 1,820,000 casualties, including 33,629 U.S. dead and 103,284 wounded.

05/14/1969, Time Magazine, "Nixon's Hard Choice in Vienam"

U.S. dead in Viet Nam now number 32,376, and the total is fast approaching the Korean War figure of 33,629.

那麼,從來都沒有人提過54,246人這個數字嗎?不是的,這個數字也出現過,不過出現的時候,若不是跟包含全軍非戰鬥死亡人數的數字掛勾,就是跟全軍總兵力在一起:

4/16/1965, Time Magazine, "This Hallowed Ground"

*Total war dead (excluding the Civil War): 598,585. The breakdown: Revolutionary War, 4,435; War of 1812, 2,260; Mexican War, 13,283; Spanish-American War, 2,446; World War I, 116,516; World War II, 405,399; Korean War, 54,246.

這些數字中,前面較早期的統計沒有其他傷亡一類,但是美墨、美西戰爭、一戰、二戰、韓戰,全都包括了全軍其他死亡(即非戰鬥死亡)人數,可以跟下面的文件對照一下:

http://www.fas.org/sgp/crs/natsec/RL32492.pdf

而韓國在1980年出版的《韓國戰爭史》第11卷第762-763頁引用美國國防部1954年11月5日第1088-54號報表,把兩個數字同時並列,列出戰死 33,629人,殉職20,617人,總死亡54,246人,同時也列出這段期間美國軍隊全球服役總人數。

美軍死傷者統計(表二)。



所以,很明顯地,不管是33,629人還是54,246人,這兩個數字在紀念碑落成前早就存在了許多年。對美國人來說,這兩個數字都是對的,因為前者是在朝鮮半島的戰死人數,而後者是和一戰、二戰算法一樣的全軍死亡人數。只不過,朝鮮戰爭是局部戰爭,而非全面戰爭,顯然用前者會比較合理。

如果從越戰傷亡數字來看,可以發現統計上已經把戰區內死亡人數(含戰死與非戰鬥死亡)與全球死亡人數分開。一般使用的死亡58,184人(戰死與非戰鬥死亡)都是在戰區內死亡的人數,而不含越戰期間(1964-1973)全球其他地區美軍死亡人數。

很顯然地,如果不加說明,這個54,246人的全球死亡數字很容易就會被誤用成美軍在朝鮮半島的死亡人數,這很可能就是1990年代建立紀念碑時所犯的錯誤。

事實上,如果從表一和表二的海軍總死亡人數4,501人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美軍掌握了朝鮮半島外海的制海權,中朝根本無力挑戰,所以海軍在朝鮮戰爭中僅會有少數戰鬥死亡,這4,501人絕對不會是在朝鮮半島海域的戰鬥死亡人數,顯然大部分是全球其他地區的非戰鬥死亡人數。同理可知,54,246人的總死亡人數中,許多都是非戰區非戰鬥死亡的數字。

有些網友舉網上傳聞尼克松、麥克阿瑟自傳中曾引用這個54,246數字,用此作為證據。這是典型的網路謠言,未經求證就以訛傳訛。就我所閱讀的,不論是麥克阿瑟自傳或者尼克松自傳,都沒有提過這個數字。

Nixon, Richard M., RN: The Memoirs of Richard Nixon. New York: Grossett & Dunlap, 1978.
MacArthur, Douglas, Reminiscences, McGraw-Hill Book: New York, 1964, 438 pages.

再來,許多沒有軍事經驗的網友質疑這非戰區非戰鬥死亡數字過高,認為不可能有這麼多(17,672+2,833=20,505人)。其實這是因為中國大陸歷來軍事保密,對平時非戰鬥傷亡統計數字不公開,讓一般人不瞭解非戰鬥死亡人數的規模。下面是美國歷次戰爭死亡統計,可以發現在二次大戰前的戰爭中,美軍非戰鬥死亡的人數還要遠高於戰鬥死亡人數,就算是二次大戰,全球美軍非戰鬥死亡人數還達戰鬥死亡人數的40%之多。朝鮮戰爭期間全球非戰鬥死亡人數相當於戰鬥死亡人數的一半左右,也還合理,因為這段期間實際在朝鮮戰區的人數在比例上並不多,如美國陸軍在朝鮮兵力就一直維持在25萬人以下。

美國歷來戰爭傷亡統計表(表三)

http://siadapp.dmdc.osd.mil/personnel/CASUALTY/WCPRINCIPAL.pdf

此處有美國陸軍在朝鮮兵力(表四),即使到1953年6月25日仍不到25萬人,只有最後1953年7月27日時才達到27.6萬人,這些增加的人員大部分還是從日本緊急調來應付中朝在停戰前的最後攻勢。

http://www.history.army.mil/documents/237ADM.htm

接下來,不妨進一步檢視美軍歷年來的非戰鬥死亡人數。從表五我們可以發現,非戰鬥死亡率從1980年每年每10萬人死116.5人逐年下降到1999年每年每10萬人死54.9人,這說明軍方高層還是會感受到對軍人平時死亡率的壓力,採取措施以求降低意外事故;另外,從數字中也可看出近20年來的醫療進步,病故率降低了一半以上。

1980年至1999年美軍人員死亡統計表(表五)

http://siadapp.dmdc.osd.mil/personnel/CASUALTY/WWT.PDF

可以想像把時間更往前推30年,安全防護經驗沒有後來那麼豐富,醫療服務沒有現代這麼好,同時又有一場戰爭在進行,訓練的嚴格度以及其他活動的頻繁程度都會讓意外傷亡率大大提高。如果這個降低的趨勢是持續的,把這20年資料套用外插法計算,那麼在1950年時每年每10萬人的非戰鬥死亡率應該是208.7人,1946年每年每10萬人非戰鬥死亡率應為221.4人。朝戰期間全球美軍總服役人數572萬人次,假設每人次平均服役1.7年,那麼非戰鬥死亡人數就該有 208.7x57.2x1.7=20,294人,跟表二里的非戰鬥死亡人數差異不大(17,672+2,833=20,505人)。

從另外一個統計,也可以類推出這個非戰鬥死亡率並不離譜。根據1953年6月1日印行的《二次大戰陸軍戰鬥傷亡與非戰鬥死亡最後報告》的數字,美國陸軍1946年在本土非戰鬥死亡2807人。由於1946年是持續復員裁軍,人越來越少,就拿年中數字來當平均值,1946年5月31日美國陸軍在本土有約111.7萬人。這樣計算起來,1946年在本土非戰鬥死亡每10萬人為251.3人,跟上面的外差法計算相差不大。



再看戰區中的非戰鬥死亡數字。根據美國陸軍軍醫署的統計,陸軍在朝鮮的兵力前後共計7,690,499人月,亦即640,875人年。

http://history.amedd.army.mil/booksdocs/korea/reister/ch1.htm

從表一可以見到朝鮮戰區非戰鬥死亡的陸軍人數為 2,125。在朝鮮戰區每10萬人的年死亡率為:

2,125 / 640,875 * 100,000 = 331.6

戰區意外死亡的人數會多一些,這是難免的。James Brady 寫的 The Coldest War 第24章最後幾節就談到他在朝鮮陣地戰時期的經驗,各種意外形形色色,難以想像:如掩體上面沙袋吸了過多解凍雪水垮下來活埋、土石流山崩整個掩體從山邊掉下去、在後方預備隊地區夜間演習踩到地雷、同僚手槍走火、緊急戰備從車上摔下被碾死,...。他這章結尾的一段話令人印象深刻:「就這樣,戰爭繼續下去,沒什麼值得一提的戰鬥,每日戰地新聞都是陳腐的老套,而陸戰隊員繼續在死亡。上山死人、嚴寒死人、連春暖解凍也死人。」

在結束之前,稍稍討論一下美軍這時期的傷亡統計方法。美軍的傷亡大致分為下面幾類:

戰鬥死亡(battle deaths 或 death due to hostile action)
  陣亡(killed in action,KIA)
  傷死(died of wound,DOW)
  失蹤死(missing in action, presumed dead,MIA)
  被俘死(captured, declared dead)
戰鬥負傷(wounded)
非戰鬥死亡(non-battle death)
疾病

其中陣亡和傷死的分別在於是否死於醫護場所,如果在後送就醫途中死亡,仍然計入陣亡,如果在醫院死亡則計入傷死。一般中文裡說的「陣亡」其實相當於「戰鬥死亡」,由於中文翻譯上與美軍使用名詞不見得一致,所以有時會產生一種誤解,以為傷死不計入死亡名單,這當然是錯誤印象所致。就如下面美軍在伊拉克戰爭的死亡名單及人數,到2008年2月2日止共3,945人,而其中有許多都是在美國和德國醫院中的傷死(DOW):

http://icasualties.org/oif/default.aspx

後送戰區外醫院傷死名單
http://icasualties.org/oif/Dow.aspx

綜合上面討論,有關朝鮮戰爭中美軍死亡數字的問題應該很清楚了。在此稍做總結:

戰鬥死亡 33,741人(含失蹤)
其他原因死亡 2,833人(含失蹤)
朝鮮戰區共死亡36,574人(含失蹤)

另外在這段期間及戰後一年,在全世界其他地區非戰鬥死亡有17,672人,合計總共54,246人。
Share:

2008/01/29

朝鮮戰爭中的多管火箭砲

多管火箭砲,又稱多管火箭發射器,在二次大戰中蘇、德、美各有發展,其中以蘇聯喀秋莎(Katyusha)最有名,卡車上載成排發射鋼軌,發射時又有特別的淒厲聲音,被德軍取了個「斯大林的管風琴」的綽號。其中典型代表為BM-13,裝有8根鋼軌,一根鋼軌上下各載一發M-13火箭彈,共16發,鋼軌架可上下移動調整仰角,但不能左右移動,所以射向的調整要用移動卡車來完成。M-13火箭彈長1.8米,彈體直徑132毫米,全重42公斤,彈頭重22公斤,射程5400米,尾翼穩定。

火箭砲是特別適合當時蘇聯紅軍的武器,由於蘇軍通信設備落後及一般兵員素質較低,無法像美軍或德軍一樣能夠運用集中的砲兵火力,對隨機目標靈活攻擊。所以砲兵幾乎都是事先按計畫標定位置,進入陣地,攻擊既定目標。在這種戰術環境下,能夠在極短時間內對面目標進行突然的飽和攻擊、產生心理震撼效果的火箭砲就成為蘇軍指揮官的最愛。而它彈著散佈廣、不夠準確、裝填過慢的缺點也就不太明顯。

解放軍在1948年開始研究開發野戰火箭砲,1950年發展出50式6管火箭砲,發射也是自製的48式102毫米火箭彈,第一批參加朝鮮戰爭的39軍即配有50式火箭砲。在朝鮮戰爭中期,解放軍大量換裝蘇聯武器,也接收了喀秋沙火箭砲,編成火箭砲兵第21師和第22師,一個師五個團,一個團兩個營,一個營三個連,每連有4門蘇製M13火箭砲,也就是說一團有24門,一個師120門。第21師在1951年4月進入朝鮮,下有第201、202、203、207、208團。後來在1952年又配屬第22師的第205團、第209團,以及軍委炮司直屬的50式6管火箭炮兵第210團和高射炮兵第19營。不過後來解放軍一邊倒向蘇聯看齊,武器裝備都採蘇制,這些自製火箭砲被交給越共使用。

##ReadMore##

相對於蘇聯,美國對火箭砲興趣不是很大,雖然也發展了裝在夏曼坦克上的「口風琴」火箭砲,車拖的T66多管火箭砲,以及支援登陸用的火箭砲支援艦(LSMR),但是並沒有像蘇聯一樣在戰後還繼續發展,認為火箭炮不夠準確,散佈範圍大,又難以維持持續火力。對於炮兵運用堪稱世界第一的美軍來說,火箭炮不過是個玩具。

二次大戰美軍T66火箭砲



在朝鮮戰爭中,美國陸軍和陸戰隊在朝鮮各有一個4.5吋火箭炮連,陸軍火箭炮連有12門T66E2火箭炮,後來還多配了6門105毫米榴彈炮。陸戰隊火箭砲連只有6門T66E2火箭砲。T66E2火箭炮為24管裝,發射114mm M16火箭彈,射程4800米。

朝戰中陸戰隊火箭炮連發射



朝戰中美國海軍也使用火箭炮進行岸轟。仁川登陸時就有5艘火箭炮支援艇 LSMR,後來也用它們騷擾轟擊北朝鮮海岸目標。第五次戰役期間,兩艘LSMR被派去轟擊元山港,兩夜共發射7700發火箭彈,打得朝鮮人雞飛狗跳。

Landing Ships, Men, Rocket (launching)
LSMR 404 LSMR 409 LSMR 412 LSMR 525 LSMR 536 (USS White River)



根據解放軍資料,朝鮮戰爭中50式102毫米火箭彈共7,714發,打損6門,其他損失1門。BM-13消耗了16,660發,打損4或5門。從這些數字可以看到志願軍的火箭砲在朝鮮戰爭使用的機會不多,因為5個團就有120門火箭砲,7個團168門,也就是說朝戰中平均每門BM-13才打了約120發,相當於8次齊射。

為什麼這麼少?道理很簡單,BM-13的設計針對俄羅斯大草原的作戰特性,平原便於卡車展開,發射架不能左右調整射向問題不大,卡車打了就跑,也非常方 便。朝鮮地形崎嶇,卡車倚賴的道路狹窄稀少,目標射程內可供展開佈陣空地相對有限,戰區美軍有絕對空優,這些因素相對地限制了火箭炮的運用。

相對於BM-13的大卡車機動,美軍的T66E2在朝鮮反而好用些,吉普車也拉得動,調整射向也容易。T66E2的機動能力在「漣漪作戰」(Operation Ripple)中更得到驗證。1952年8月25日,陸戰隊第161直升機運輸中隊第一次在實戰中載運整個第一陸戰火箭連做空中機動,在火箭齊射後,迅速將整個火箭連轉運到另一地點。

陸戰隊第一火箭砲連在朝鮮戰爭中得到相當多實戰經驗,隸屬陸戰隊第11砲兵團,擔任一般支援任務,每個月耗彈數在6,000至10,000發之間。
Share:

2008/01/27

朝鮮戰爭中國第一狙擊手張桃芳戰績剖析

1951年10月後韓戰進入對峙時期,戰線在38度以北不遠穩定下來,雙方各自沿有利地形構築防線工事,等待政治解決。在這種靜態作戰的時期,狙擊手自然有許多發揮的空間,有關資料請參閱《狙擊簡史》。

聯軍方面基於傳統上對狙擊的偏見,對於當時狙擊手的角色並不宣傳。而中國志願軍方面卻是廣為宣傳所謂的「冷槍冷砲運動」,單單第24軍從1953年的5個月期間就消滅1萬多人(見雙石《百戰青鋒劈涇渭》第38章),還出了一個創下狙殺214人記錄的中國韓戰第一狙擊手張桃芳。這裡的數字戰績自然是經過誇大宣傳的,在此暫且不論第一個數字,單單就張桃芳的戰績進行剖析,在過程中自會瞭解第一個數字的問題。

##ReadMore##

張桃芳的戰績根據最新公開的正式官方資料為:

解放軍畫報2002年第八期:

「張桃芳從1953年1月29日開始當狙擊手到5月25日止,持續時間為3個月零26天。除去集訓、開會等活動外,實際射擊時間32天,耗彈442發,斃 敵214名。同年,志願軍總部為其榮記特等功並授予他「二級狙擊英雄」榮譽稱號,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務委員會授予他一級國旗勳章。」

根據官方記錄,張桃芳屬志願軍第24軍72師214團。從上面的數字來計算,他在32天內射擊442發斃敵214名,亦即一天平均射擊13.8發斃敵6.68名,命中率48.4%。

2003年中國中央電視台CCTV-1播出了一部紀錄片「狙擊英雄」,其中第2、3集裡有對他的親身訪談,提供了不少第一手的資料。在這個訪談中,他回憶了幾次狙擊經驗。從他的回憶裡可以得知:

  1. 他的射擊距離多在400米以下,100、200米的不少。較遠距離如800米的僅有寥寥數次,且成功次數不多。
  2. 他所在的位置是上甘嶺597.9高地(即美軍的三角高地)上寬度約30多米的班陣地,共有五處射擊位置。
  3. 他回憶的四次狙擊經驗,四天各打死(中)一名、三名、兩名、一名。每次目標的警覺性都不低,或不定向不定時地觀測,或有惑敵閃躲的動作,更佈置有假人。他都需耐心等待。
  4. 他遇見至少一名狙擊手(雖不清楚有無使用瞄準鏡)嘗試反制他。
  5. 他未曾提到所使用的槍種,也未提到自己的擊殺總數。槍種和數字都是其他人另外解說的。

從以上的資料,其實就已經有許多東西值得分析。

首先,他所使用的槍枝到底是哪一種,一直就說不分明。有些記錄稱他使用「大八粒」──美製M1葛蘭德半自動步槍──創下大部分的成績,但是公開的照 片以及大部分的官方資料都稱他使用的是無瞄準鏡的蘇製莫辛‧納干1944型騎槍(Mosin-Nagant M1944Carbine)。一般對這型騎槍的準確度評價不高,使用的又是V型金屬照門,用來作為狙擊用槍是有點勉強。以前的火槍手網站上一些大陸網友也 討論過,有人稱軍內教材說他使用的是美製M1步槍,但是為了宣傳加強戰士對蘇製步槍的信心,後來一直說是使用莫辛.納干騎槍,所以照片也用莫辛.納干。另 外,還有稱他使用的是日製三八式步槍的說法。

關於槍種問題,個人認為以其身為剛上戰場的新兵,其實不太可能有機會使用美制M1步槍,一開始或許是真的使用莫辛.納干騎槍在射擊。後來他被調去受射擊特訓,再回來後就是專職狙擊手,很可能就是使用較好的M1步槍了。

成績方面,也有許多疑問。

從戰場環境來看,當時雙方早已進入靜態防禦一年半以上,戰線大體穩定。

上甘嶺戰役在1952年11月間結束,志願軍第24軍在1952年底接替第15軍防守上甘嶺一線,而對面的聯軍防守部隊是韓九師。雙方都是使 用既有防禦陣地,無論交通壕、掩體、地堡多已固定。志願軍第15軍在此地搞「冷槍冷炮運動」是在1952年間,以上甘嶺地區的537.7高地著稱(聯軍稱狙擊兵嶺)。 任何在1953年間接防此地的聯軍部隊不會不清楚冷槍狙擊對他們的威脅,也絕對不會不採取措施來防範與反制。這從上面對張訪談的(3)、(4)項中就已經 可以看出,聯軍絕不會輕易暴露出來挨打,也不會不反擊。反擊的方法有許多,除了派出聯軍狙擊手外,甚至在紀錄片中其他中國狙擊手也談到,一旦開槍狙擊,馬 上就會引來聯軍的砲火轟擊;絕對不是能夠肆無忌憚橫行無阻的環境。

其次,張桃芳在上甘嶺上的陣地位置,所涵蓋的聯軍陣線有限,亦即其能夠選擇的目標有限。更何況,撂倒了一名敵軍,其他的人很可能整天或甚至兩三天不 露頭。自然難以有連續性的目標。除非他是像其他國家的狙擊手一樣,能夠遊走於整個營或團的前線,才有可能得到更多的目標。不過若要遊走前線,仍然有行動上 的限制,白天不太可能移動,這從影片裡其他中國狙擊手的經驗也可以得到驗證,只能在光線不良的情況下才有可能。也就是說,一天裡大概就限制在一地,同樣也 有目標量不多的情況。很遺憾地在影片中並未對其是否遊走各陣地有所解說。

其次,從32天214人的數字裡,可以看到引發疑問的地方不是214人,而是在平均之後得到的日擊殺數(借用strike rate的概念),也就是說每個實際射擊日子能夠擊殺多少名。不論在一戰、二戰還是其他戰爭,當雙方戰線穩定下來,防線明確後,狙擊手的日擊殺數就不會太 高;雙方有工事、有掩體、有交通壕,不會等閒暴露出來,實際上日擊殺數可能還不到1──因為還不一定打得中。

為什麼二戰中諾曼第的園籬田野以及史達林格勒的斷壁殘垣是狙擊手的天堂?因為地形地物錯綜複雜,雙方小部隊混雜交戰,誰都無法確切掌握周圍的環境, 自然讓狙擊手有來去自如,潛入側翼狙擊的機會;而部隊要補給、要聯絡,不得不派人在沒有安全掩蔽工事的地帶活動,也就成為狙擊手的大好目標。但是在 1953年時的上甘嶺地帶並非如此,雙方戰線相當清楚,工事構築也很完善,而從張桃芳的自述中,也未看出他有離開陣地潛入無人地帶狙擊的情事。這樣看來, 其日擊殺數根本不可能達到接近七人之高。

要比較的話,不妨比較一下中國自己的另一知名狙擊手、號稱老山第一殺手的向小平。當時中越對峙,兩方防線是相當固定,他的狙擊也是從中國陣地中執行。如果沒有記錯的話,他似乎沒有幾次一天狙殺兩名以上的記錄,所以日擊殺數差不多是1。

根據《狙擊英雄》中對張的訪談,我們知道他狙擊4天打掉了7人,平均1.75人/天,這就跟向小平的紀錄接近,要合理的多了。至於從官方說法計算出 來6.68人/天的數字,實在也跟他的訪談結果湊不上。因為既然是平均數字,那每天自然有多有少。少的時候如他自己談到的每天一兩名,多的時候一天就該有 10多名了。這種好運道不論對任何狙擊手說應該都是印象深刻,不太可能忘記,他卻絲毫未曾提到,反而只提到這種小貓兩三名的狙擊經驗,這不是相當奇怪嗎?

此外,這214的數字怎麼來的?據稱,是第24軍軍長皮定鈞要他達到這個數字好跟他的團的番號湊一堆,這個宣傳的成分也未免太過了。另外,據稱他所 在的班陣地在這段期間前後也創下了狙殺700多名敵軍(近一個營)的紀錄。所以整個看起來,這個數字可信程度相當低。但是由於是官方宣傳數字,已經一再重 複提了50多年,恐怕張桃芳自己也不好意思指出真相,在訪談中乾脆避開不論。

另外,這214的數字還有另一個問題。這數字實際上包括了擊斃、擊傷,而不是單純擊斃,但是在一般宣傳文字中並未細辨,都一概籠統寫成擊斃。CCTV播出的《狙擊英雄》影片中有一張一般都沒注意到的獎狀,獎狀裡寫的是31 天用437發步槍子彈共斃傷XXX十一名。這裡很有可能是「斃傷敵二百十一名」。因為根據解放軍畫報2002年第八期的一篇文章:



「為還擊敵方對談判進程的無理阻撓,促成停戰早日實現,5月13日我軍發動強大的夏季攻勢,戰鬥也愈加激烈。到5月20日,張桃芳殲敵數已上升到211 名,軍長皮定均聽說後非常高興,特意召見並再三叮囑他要打出名堂來,說他們團是214團,讓他再消滅3個敵人達到214個,有個紀念意義。回去後,他很快 便完成了消滅3個敵人的任務。5月26日正當他想大顯身手超額殺敵時,軍部通知他撤離前哨歸國,作為志願軍青年代表團成員列席青年團全國第二次代表大會。 當再次歸隊時,朝鮮停戰協議就簽字生效了。

張桃芳從1953年1月29日開始當狙擊手到5月25日止,持續時間為3個月零26天。除去集訓、開會等活動外,實際射擊時間32天,耗彈442發,斃敵 214名。同年,志願軍總部為其榮記特等功並授予他「二級狙擊英雄」榮譽稱號,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務委員會授予他一級國旗勳章。」

這張獎狀有可能就是皮定均在211名時頒發的,後來又多了1天5發3人。只是獎狀這裡說的是斃傷,顯然有人大筆一揮就成了「斃敵」,連《狙擊英雄》裡這段旁白都說是「斃敵」214名。

這張獎狀算是原始資料,31/32天在這裡是鐵板釘丁了,也就是說,每天平均打中6.8/6.68名敵軍,還是一樣有目標過多的問題無法轉圜。

總結一下:

  1. 張桃芳自述的戰術活動範圍有限,目標出現頻率自然有限。
  2. 張桃芳自述中看出對峙的聯軍部隊不輕易暴露,警覺性也很高。
  3. 聯軍也會採取反制措施(除張桃芳自己提到的狙擊手反制外,另外有文章也提到他初次狙擊差點被冷炮打傷),所以張桃芳自己行動也受限制。
  4. 張的自述中4天狙擊打掉7人,其平均擊殺數與所謂32天214人的平均擊殺數相差太大。

根據以上的資料推論,他的狙擊記錄可能要打個二五折或三折才比較合理,32天能夠狙殺50-70人已經到頂了。即使是這個經過打折扣的數字,在當時 戰場環境來說都已經是個了不起的成績,足以列入世界頂尖狙擊手之列。但若是硬要推銷那個214人的數字,不考慮戰場狀況、戰術背景,不去跟另一方資料比 對,一味盲目聽從帶有極大宣傳成分的戰果記述,恐怕只會讓識者嗤之以鼻。


Share:

2008/01/21

朝鮮戰爭螺旋槳飛機擊落噴射機紀錄

中國解放軍空軍的宣傳中,總是要提到1951年11月30日空襲大和島之役,志願軍的杜2雙引擎螺旋槳輕轟炸機和拉11螺旋槳戰鬥機對抗美軍的F-86戰鬥機,共擊落三架F-86,擊傷四架。有的宣傳甚至說這是空戰史上用活塞式轟炸機擊落噴氣式戰鬥機及活塞式殲擊機擊落噴氣式戰鬥機的先例。

這個說法當然只是純然的宣傳,任何稍有常識的人,都不會去相信這樣的奇蹟。偶然的擊落、擊傷是有可能,但螺旋槳飛機對上噴射機,絕對不可能有這麼好的戰果。這個宣傳,主要是為了平衡自己的損失。該役解放軍空軍自己損失了四架杜2轟炸機(可能有另外兩架在返航途中墜毀在陸地上),三架拉11戰鬥機,以及一架米格15。若不是攔截的美軍F-86戰鬥機油料不足,得趕緊返航,解放軍空軍的損失可能更加嚴重。而美軍當天F-86全數安然返回基地,除了馬歇爾的座機被何岳新La-11的23毫米機炮擊中三發,雷巴頓的座機右翼被米格15機炮擊中1發,另有兩架F-86輕傷外,沒有其他損傷。

事實上,不但美軍F-86未被擊落,宣稱是歷史先例的說法其實也是無知之說。噴射戰鬥機和轟炸機出現在二次大戰末期,在實戰中德軍的 Me262和Ar234都有被螺旋槳式戰鬥機和轟炸機擊落的紀錄。

在韓戰中,首次以螺旋槳飛機擊落噴射機的戰例發生在1950年7月19日,北韓人民空軍的雅克-9P螺旋槳式戰鬥機與美國空軍F-80C噴射戰鬥機遭遇,雅克-9P被當場擊落3架,但是一架由第8戰鬥轟炸機聯隊第36中隊 Howard E. ODell上尉駕駛的F-80C(機尾編號 49-698)也被擊傷,最後墜毀於大田機場以西1英里處,飛行員失蹤。

Date of Loss:500719
Tail Number:49-698
Aircraft Type:F-80C
Wing or Group:8th Ftr-Bmbr Gp
Squadron:36th Ftr-Bmbr Sq
Circumstances of Loss:Damaged by YaK-9 fighters, crashed 1 mi W of Taejon airfield (South Korea)

Crewmembers Associated With This Loss
Name
(Last, First Middle)
Rank Service Status Comments
ODELL, Howard E. CAPT USAF MIA


志願軍方面除了上述的擊傷馬歇爾的戰績外,其他螺旋槳飛機都沒有戰果。

聯軍方面用螺旋槳飛機擊落米格15噴射戰鬥機的紀錄就多得多了。目前根據雙方資料確認朝戰中聯軍螺旋槳飛機擊落共方噴射機的有:

1951年7月9日,空4師第12團團長趙大海率8機出擊,在清川江口附近與B-29轟炸機群遭遇,趙大海貿然進攻時被B29機群集火擊中,跳傘落海身亡。他的飛機墜落於江口三角洲的泥灘上,殘骸被聯軍飛機發現,聯軍派遣英國軍艦前來打撈,取得部分殘骸,提供了美軍分析米格-15性能的初步數據。

1952年2月22日,志願軍空6師第18團副團長陳琦在三登、穀倉地區上空遭遇美國RB- 26C型偵察機(由B-26改裝)1架,陳琦將B-26擊落,自己也被反擊火力命中,負傷後跳傘陣亡。

Date of Loss: 520222
Tail Number: 44-35364
Aircraft Type: RB-26C
Wing or Group: 67th Tac Recon Wg
Squadron: 6166th WRSq
Circumstances of Loss: Weather recce mission, last contact at 1225L over Pyongyang

Crewmembers Associated With This Loss
Name (Last, First Middle) Rank Service Status Comments
BAIN, George NMI 1LT USAF MIA
COLLINS, Edwin W. A1C USAF MIA
SPENCE, Carl M. TSGT USAF MIA 30th Weather Sq
WOLFGRAM, Russell J. 1LT USAF MIA

此外,聯軍方面以螺旋槳戰鬥機擊落米格15噴射機的戰果有兩架,都是海軍航空隊的戰果。

1952年8月9日,英國皇家海軍海洋號(HMS Ocean)航空母艦上第802中隊的4架海怒式(Sea Fury)螺旋槳式戰鬥機在鎮南浦與8架米格15遭遇,擊傷兩架米格15,彼得‧卡米柯爾中尉(Peter Carmichael)更擊落一架米格15,目擊其墜地爆毀。

1952年9月10日美國海軍陸戰隊第312攻擊中隊(VMA-312)兩架F-4U在大同江口鎮南浦附近遭遇米格-15,長機( F4U-4B,機尾編號 BuNo 62927 )傑西‧佛爾馬上尉在躲過第 一輪攻擊後切入米格-15內側,以20毫米機砲擊中一架米格-15,身上衣服著火冒煙的米格機飛行員跳傘,米格機墜海。但佛爾馬自己隨即被另一群米格 -15擊中,左翼梢斷裂,掙扎一番後也跳傘,八分鐘內即被海空救援隊救起。

雖然還沒有共方損失記錄檔案來佐證,但根據現有資料,1952年8月和10月這些米格機群可能都是志願軍空軍的機群。從8月至10月,志願軍空三、十二、十七、十八師趁美國空軍防護兵力不足的空檔,時時派出 4架至8架小編隊,擾襲大同江附近海軍戰鬥轟炸機群。在這期間宣稱戰果擊落30架(絕大部分都是灌水),擊傷6架,自己損失2架,這2架的損失很可能就是上述的2架。

如8月9 日正是志願軍空十八師第一次出戰,在大同江附近與聯軍飛機遭遇。或許就是這些經驗不足的新飛行員未能利用米格-15的高速和垂直機動能力來攻擊,反而開減 速板跟英海軍海怒式戰鬥機進行水平纏鬥,以致於被其20毫米機砲擊落擊傷。

另有3-4架蘇聯米格15可能為B-29擊落(雖然美軍戰果稱B29槍手前後擊落共27架米格15)。
Share:

朝鮮戰爭螺旋槳飛機對決紀錄

韓戰雖然是第一次以噴射機為主進行空戰,但是雙方仍然使用不少二次大戰留下來的螺旋槳飛機,也就免不了會碰上,大打出手。基本上當然還是訓練、經驗較佳的美軍佔了上風。

USAF piston engine vs piston engine

NAME RANK UNIT DATE ENEMY US WAR CREDITS
HUDSON WILLIAM G 1st Lieutenant 68 SQ 06/27/50 YAK-11 F-82 Korea 1
LITTLE JAMES W Major 339 SQ 06/27/50 LA-7 F-82 Korea 1
MORAN CHARLES B 1st Lieutenant 68 SQ 06/27/50 LA-7 F-82 Korea 1
BURNS RICHARD J 1st Lieutenant 35 SQ 06/29/50 IL-10 F-51 Korea 1
SANDLIN HARRY T 1st Lieutenant 8 SQ 06/29/50 LA-7 F-51 Korea 1
FOX ORRIN R 2nd Lieutenant 8 SQ 06/29/50 IL-10 F-51 Korea 2
FLAKE ALMA R Captain 67 SQ 11/01/50 YAK-3 F-51 Korea 1
THRESHER ROBERT D Captain 67 SQ 11/01/50 YAK-3 F-51 Korea 1
FLAKE ALMA R Captain 67 SQ 11/02/50 YAK-9 F-51 Korea 1
GLESSNER JAMES L JR 1st Lieutenant 12 SQ 11/02/50 YAK-9 F-51 Korea 1
REYNOLDS HENRY S 1st Lieutenant 67 SQ 11/06/50 YAK-9 F-51 Korea 0.5
PRICE HOWARD I Captain 67 SQ 11/06/50 YAK-9 F-51 Korea 1.5
MULLINS ARNOLD Major 67 SQ 02/05/51 YAK-9 F-51 Korea 1
HARRISON JAMES B 1st Lieutenant 67 SQ 06/20/51 YAK-9 F-51 Korea 1
HEYMAN RICHARD M Captain 8 SQ 06/24/51 PO-2 B-26 Korea 1
DAVIS ROBERT L Airman 1st Class 343 SQ 09/09/52 Propellor Aircraft B-29 Korea 0.5
SMITH ROBERT W Airman 1st Class 343 SQ 09/09/52 Propellor Aircraft B-29 Korea 0.5

USN/Marine Piston vs Piston

Date Name Branch Flying Sqaudron Claim
04/21/51 Daigh USN F4U-4 1 x Yak-9
04/21/51 DeLong USN F4U-4 1 x Yak-9
07/12/51 Fenton USMC F4U-5N VMF(N)-513 1 x Po-2
06/07/52 Andre USMC F4U-5N VMF(N)-513 1 x Yak-9
09/10/52 Folmar USMC F4U-4 VMF-312 1 x MiG-15
06/30/53 Bordelon USN F4U-5NL VC-3 1 x Yak-18
06/30/53 Bordelon USN F4U-5NL VC-3 1 x Yak-18
07/01/53 Bordelon USN F4U-5NL VC-3 1 x La-9
07/01/53 Bordelon USN F4U-5NL VC-3 1 x La-9
07/16/53 Bordelon USN F4U-5NL VC-3 1 x Yak-18

Communists

500712 KPAFAC Yak-9 1 x B-29 1 x B-26 damaged 1 x L-4
5109 Kurganov/351 IAP V-VS La-11 1 x B-26 night kill
5110 Kurganov V-VS La-11 1 x B-26 night kill

另外,海噴火式(Seafire)螺旋槳戰鬥機曾被B29誤擊擊落過一架。

1950年7月28日,從英國皇家海軍勝利號航艦起飛的四架海噴火前去攔截一群不明飛機,發現是一群B29。當他們從B29旁通過時,一架B29的槍手突然開火,在300碼距離,第一梭火就打中了三號機的油箱,飛行員跳傘,被美國驅逐艦救起。
Share:

搜尋此網誌

Follow by Email

被埋沒的英雄 ─ 四行倉庫戰鬥的實際指揮者楊瑞符

不曉得是什麼原因,讓很多人都有一個錯誤印象,以為八百壯士在四行倉庫的指揮序列是謝晉元─上官志標─楊瑞符,然後在描述上有意無意地將楊瑞符忽略掉。 其實,在四行倉庫的四天戰鬥中,身負實際指揮任務的是楊瑞符而不是謝晉元。上官志標更不是協助謝晉元指揮的少校團附,他當時...

Blog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