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08的文章

歡樂「亂打」

圖片
這次到韓國,趁星期五下午的空檔,到首爾看「亂打」秀。

我去的是首爾市中心的劇場,從水原坐「無窮花」號快車(2,600圜)到首爾車 站,35分鐘。上來換地鐵一號線,坐到市政府站。從地鐵一號線一號出口出來,向北走幾步,從德壽宮門口旁邊小路一路走過去約10-15分鐘,就可看到一個 電影院,旁邊也放著一個紅色招牌「Nanta」。

到的時候時間剛剛好,4點45分,離5點鐘開場還有15分鐘,買了靠旁邊的票 50,000圜(中間票價60,000圜),稍微看看就進場。雖然是週五下午,觀眾陸陸續續進場,最後還是近乎全滿,據說週末要看的話需要預購。觀眾群中 許多日本台灣觀光客,我看到的就有三、四團。

##ReadMore##

「亂打」,雖然演出一開始加入韓國傳統四物打擊樂,實際上是脫胎於英國倫敦崛起的 Stomp,用生活中各種器物作為打擊樂的樂器。在韓國這個秀中,加入了故事背景,蘊含了笑料,再加上一點雜耍,內容緊湊活潑爆笑,是很成功的商業舞台打擊樂秀。

看 完秀,走大馬路往前一陣子被縱火燒掉的南大門走,發現已經有鐵板籬笆圍起來,籬笆上還有南大門的照片何文字,大概是說南大門修復工作諸如此類。從南大門邊 拐進南大門市場晃晃,出來後走到忠武路(接近明洞),有點像是台北西門町的感覺。誤打誤撞摸到一家韓國傳統粥品,吃了一大碗鮑魚粥,出來坐地鐵兩站到火車 站,一樣10點半「無窮花」號回水原。

俄國人有關朝鮮空戰新書

Leonid Krylov and Yuriy Tepsurkaev, Soviet MiG-15 Aces of the Korean War, Osprey Publish: New York, NY, ISBN 978-1-84603-299-8, 2008, 96 pages.

這本書的主題談的是前蘇聯在朝鮮戰爭中的王牌,作者根據前蘇聯檔案,加上一些訪談,按時間先後敘述空戰歷程,算是近年來比較詳盡的蘇方資料。由於是王牌系列,人物照片較多,照相槍照片也有一些,但其他如飛機運作照片就少了一些。

比較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們在書前的引言,特別說明了為何空戰戰果不可靠,必須跟對方實際損失對比才行,還舉了不少例子;但是為了介紹這些為國征戰的老兵貢獻,他們不得不引用官方檔案數據,即使這些數據與敵方承認損失對不上。他們顯然是知道蘇聯空軍戰果數字灌水過多的問題。

##ReadMore##

這兩名俄國作者是比較認真研究朝鮮空戰的作者,也主張戰果必須跟對方損失比對才能確認。他們就是"Combat Episodes of the Korean War: Three out of One Thousand" 的作者。

http://www.korean-war.com/ussraircombat.html


下面翻譯該書的導言──



作者們相信任何有關空戰裡戰鬥機王牌的記述都應該考慮到官方戰果數字與另一方實際損失對比的結果。不論是什麼時代的空戰,各方宣稱的擊落數字總是會大大超過敵方實際的損失。

對朝鮮戰爭中的蘇聯飛行員而言,他們的上級花了許多精力來確認戰果。沒錯,要經過一長串的確認步驟之後,第64航空軍的飛行員在某次空戰的戰果才會獲得正式承認。完成任務返航後,他或許會向團長寫報告宣稱擊落一架敵機,在報告中會列出攻擊的時間、地點、方向、當時天氣狀況、攻擊的結果、及(如果看到敵機墜落的話)墜落地點。其他目擊該次交戰的飛行員也會做類似的報告。

團的攝影部門在確認飛行員戰果時也會扮演重要的角色,技術員沖洗攝有米格15攻擊對象的照相槍影片。根據這個影片,填寫相片判讀紙,對影片逐格都要填寫──目標距離、目標角度、前置量、瞄準評估(不足、滿意、良好、極佳),然後標明有良好和極佳瞄準的影片格數百分率,並和耗彈量比較。然後做出敵機是否被擊落的結論。

當一個團累積了足夠數目的宣稱戰果,就會派出搜索組到戰鬥地…

志願軍第一次轟炸大和島遇到的高射砲火

圖片
以前曾經撰文提過,志願軍老飛行員回憶第一次轟炸大和島時遭到聯軍高射砲猛烈射擊之事,應該是誇大渲染的情事,最近看到一篇距離當年時間更近的回憶文章,證明這高砲射擊的說法純屬子虛烏有。

這 回憶文章來自1956年由解放軍文藝出版社印行出版的《志願軍的一日》第三篇第9-11頁,由王光斗撰寫的《猛炸大和島》。王光斗是解放軍東北第一航校第 一期甲班畢業不久,當年大約20歲上下,所屬單位應是空8師22團2大隊2中隊。1951年11月6日這天跟隨大隊長韓明陽出擊轟炸大和島。

他寫道:

「大和島清楚地在前方出現了,敵人的高射砲慌忙向我們亂打起來。這時,帶隊長機發出了"密集戰鬥隊形"的命令。我們以更緊更密的隊形向攻擊目標撲去。敵人的高射砲彈在空中爆出耀眼的閃光,乳白色的煙團布滿在我們的周圍。可是誰也不管它,仍然編著整齊的隊形,直向目標衝去。我緊緊盯著長機的彈艙,等著第一顆炸彈露頭,以便按照他的信號把炸彈準確地投下去。」

這本《志願軍的一日》第三篇印行於1956年9月,文章的撰寫應在1955年中之前(見第一篇序談到徵稿的政治動員),所以王光斗寫這篇文章離轟炸時間還不到4年,應該是記憶猶新,竟然會寫出乳白色的煙團的這種敘述。不過這也不能怪他,這名年輕小伙子,恐怕在寫這篇文章之前,連高射砲火的煙團是什麼樣子都沒看過吧?





朝戰美軍陣亡數字再分析

圖片
朝鮮戰爭中美軍陣亡數字到底是多少,一直是中國大陸網友爭論不休的話題。這個話題間接牽涉到對朝鮮戰爭的評價,甚至潛意識地與民族情感、愛國心等聯繫起來,結果往往不是就事論事,而是把一些道聽途說或者想當然爾的說法拿來傳述。這不但無助於瞭解歷史,更對瞭解現狀有礙。筆者曾在2004年以這個題目撰文發表於戰史沙龍,幾年來收集更多資料,又發現爭論依然不斷,覺得有必要更完整地討論這個題目。

一般的爭議,在於中國網壇上流傳的朝戰美軍死亡人數有兩個數字,一個是54,246人,一個是33,629人,許多人對這兩個數字感到混淆,而至產生了陰謀論,認為前者是真正的數字而後者是近年美軍或美國政府的蓄意修改。持此論者舉的證據主要是美國朝戰紀念碑(全名應是朝鮮戰爭退伍軍人紀念碑)上刻的數字,上寫著美國死亡54,246人,以及 一兩本著作引用的這個數字。

這裡不妨先來看看這54,256人的數字怎麼來的。要知道,朝戰對美國人來說是個「被遺忘的戰爭」,一直都沒有受到太多關注,要等到近十多年來,才開始有人呼吁要正視這段歷史,也才在1995年設立這個紀念碑。事實上,這不是個「碑」,而是在公園的一角有個獨立的露天展覽,展覽的主體是19名士兵的塑像,散佈在草地上,也沒有如越戰紀念碑一樣把所有死亡人員的姓名刻在牆上,只把死亡數字刻在水池邊緣的石碑上。



##ReadMore##

這個數字的由來,其實是美國政府官僚的錯誤。美國軍方對於戰爭中的死亡人員本有一套完整的處理程序,除了在最短的時間內會通知家屬外,更定期公布傷亡人數,近年的戰爭如伊拉克戰爭,甚至做到每天公布,有名有姓有地點,讓死亡人數無所遁形。會這麼做,主要是因為在信息自由的社會中,隱瞞這種數字不但沒有必要,而且會讓官員自己惹上麻煩。那麼,怎麼又是官僚的錯誤呢?

原來,在90年代建碑的時候,在沒有仔細研究下,把國家服役人員資料中心提供的54,246人當做是美軍在朝鮮戰爭中的死亡人數,刻上石碑,也把資料中心提供的37,000多人名單列在該紀念碑附屬的數據庫中供遊客查詢。兩年以後,由於這個數據庫上的名單出現許多問題,經民眾反應,才發現這54,246人是從1950年6月27日到1954年7月27日(朝戰結束後一年)四年中美軍在全世界死亡的人數,而 37,000多人的詳細名單中也有一些不是在朝鮮戰場上死亡的,當初會發生這個錯誤,主要是因為國家服役人員資料中心的資料被火災摧毀許多…

朝鮮戰爭中的多管火箭砲

圖片
多管火箭砲,又稱多管火箭發射器,在二次大戰中蘇、德、美各有發展,其中以蘇聯喀秋莎(Katyusha)最有名,卡車上載成排發射鋼軌,發射時又有特別的淒厲聲音,被德軍取了個「斯大林的管風琴」的綽號。其中典型代表為BM-13,裝有8根鋼軌,一根鋼軌上下各載一發M-13火箭彈,共16發,鋼軌架可上下移動調整仰角,但不能左右移動,所以射向的調整要用移動卡車來完成。M-13火箭彈長1.8米,彈體直徑132毫米,全重42公斤,彈頭重22公斤,射程5400米,尾翼穩定。

火箭砲是特別適合當時蘇聯紅軍的武器,由於蘇軍通信設備落後及一般兵員素質較低,無法像美軍或德軍一樣能夠運用集中的砲兵火力,對隨機目標靈活攻擊。所以砲兵幾乎都是事先按計畫標定位置,進入陣地,攻擊既定目標。在這種戰術環境下,能夠在極短時間內對面目標進行突然的飽和攻擊、產生心理震撼效果的火箭砲就成為蘇軍指揮官的最愛。而它彈著散佈廣、不夠準確、裝填過慢的缺點也就不太明顯。

解放軍在1948年開始研究開發野戰火箭砲,1950年發展出50式6管火箭砲,發射也是自製的48式102毫米火箭彈,第一批參加朝鮮戰爭的39軍即配有50式火箭砲。在朝鮮戰爭中期,解放軍大量換裝蘇聯武器,也接收了喀秋沙火箭砲,編成火箭砲兵第21師和第22師,一個師五個團,一個團兩個營,一個營三個連,每連有4門蘇製M13火箭砲,也就是說一團有24門,一個師120門。第21師在1951年4月進入朝鮮,下有第201、202、203、207、208團。後來在1952年又配屬第22師的第205團、第209團,以及軍委炮司直屬的50式6管火箭炮兵第210團和高射炮兵第19營。不過後來解放軍一邊倒向蘇聯看齊,武器裝備都採蘇制,這些自製火箭砲被交給越共使用。

##ReadMore##

相對於蘇聯,美國對火箭砲興趣不是很大,雖然也發展了裝在夏曼坦克上的「口風琴」火箭砲,車拖的T66多管火箭砲,以及支援登陸用的火箭砲支援艦(LSMR),但是並沒有像蘇聯一樣在戰後還繼續發展,認為火箭炮不夠準確,散佈範圍大,又難以維持持續火力。對於炮兵運用堪稱世界第一的美軍來說,火箭炮不過是個玩具。

二次大戰美軍T66火箭砲



在朝鮮戰爭中,美國陸軍和陸戰隊在朝鮮各有一個4.5吋火箭炮連,陸軍火箭炮連有12門T66E2火箭炮,後來還多配了6門105毫米榴彈炮。陸戰隊火箭砲連只有6門T66E2火箭砲。T66E2火…

朝鮮戰爭中國第一狙擊手張桃芳戰績剖析

圖片
1951年10月後韓戰進入對峙時期,戰線在38度以北不遠穩定下來,雙方各自沿有利地形構築防線工事,等待政治解決。在這種靜態作戰的時期,狙擊手自然有許多發揮的空間,有關資料請參閱《狙擊簡史》。聯軍方面基於傳統上對狙擊的偏見,對於當時狙擊手的角色並不宣傳。而中國志願軍方面卻是廣為宣傳所謂的「冷槍冷砲運動」,單單第24軍從1953年的5個月期間就消滅1萬多人(見雙石《百戰青鋒劈涇渭》第38章),還出了一個創下狙殺214人記錄的中國韓戰第一狙擊手張桃芳。這裡的數字戰績自然是經過誇大宣傳的,在此暫且不論第一個數字,單單就張桃芳的戰績進行剖析,在過程中自會瞭解第一個數字的問題。##ReadMore##
張桃芳的戰績根據最新公開的正式官方資料為:解放軍畫報2002年第八期: 「張桃芳從1953年1月29日開始當狙擊手到5月25日止,持續時間為3個月零26天。除去集訓、開會等活動外,實際射擊時間32天,耗彈442發,斃 敵214名。同年,志願軍總部為其榮記特等功並授予他「二級狙擊英雄」榮譽稱號,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務委員會授予他一級國旗勳章。」根據官方記錄,張桃芳屬志願軍第24軍72師214團。從上面的數字來計算,他在32天內射擊442發斃敵214名,亦即一天平均射擊13.8發斃敵6.68名,命中率48.4%。2003年中國中央電視台CCTV-1播出了一部紀錄片「狙擊英雄」,其中第2、3集裡有對他的親身訪談,提供了不少第一手的資料。在這個訪談中,他回憶了幾次狙擊經驗。從他的回憶裡可以得知: 他的射擊距離多在400米以下,100、200米的不少。較遠距離如800米的僅有寥寥數次,且成功次數不多。 他所在的位置是上甘嶺597.9高地(即美軍的三角高地)上寬度約30多米的班陣地,共有五處射擊位置。 他回憶的四次狙擊經驗,四天各打死(中)一名、三名、兩名、一名。每次目標的警覺性都不低,或不定向不定時地觀測,或有惑敵閃躲的動作,更佈置有假人。他都需耐心等待。 他遇見至少一名狙擊手(雖不清楚有無使用瞄準鏡)嘗試反制他。 他未曾提到所使用的槍種,也未提到自己的擊殺總數。槍種和數字都是其他人另外解說的。從以上的資料,其實就已經有許多東西值得分析。首先,他所使用的槍枝到底是哪一種,一直就說不分明。有些記錄稱他使用「大八粒」──美製M1葛蘭德半自動步槍──創下大部分的成績,但是公開的照 片以及大部分的官…

朝鮮戰爭螺旋槳飛機擊落噴射機紀錄

中國解放軍空軍的宣傳中,總是要提到1951年11月30日空襲大和島之役,志願軍的杜2雙引擎螺旋槳輕轟炸機和拉11螺旋槳戰鬥機對抗美軍的F-86戰鬥機,共擊落三架F-86,擊傷四架。有的宣傳甚至說這是空戰史上用活塞式轟炸機擊落噴氣式戰鬥機及活塞式殲擊機擊落噴氣式戰鬥機的先例。

這個說法當然只是純然的宣傳,任何稍有常識的人,都不會去相信這樣的奇蹟。偶然的擊落、擊傷是有可能,但螺旋槳飛機對上噴射機,絕對不可能有這麼好的戰果。這個宣傳,主要是為了平衡自己的損失。該役解放軍空軍自己損失了四架杜2轟炸機(可能有另外兩架在返航途中墜毀在陸地上),三架拉11戰鬥機,以及一架米格15。若不是攔截的美軍F-86戰鬥機油料不足,得趕緊返航,解放軍空軍的損失可能更加嚴重。而美軍當天F-86全數安然返回基地,除了馬歇爾的座機被何岳新La-11的23毫米機炮擊中三發,雷巴頓的座機右翼被米格15機炮擊中1發,另有兩架F-86輕傷外,沒有其他損傷。

事實上,不但美軍F-86未被擊落,宣稱是歷史先例的說法其實也是無知之說。噴射戰鬥機和轟炸機出現在二次大戰末期,在實戰中德軍的 Me262和Ar234都有被螺旋槳式戰鬥機和轟炸機擊落的紀錄。

在韓戰中,首次以螺旋槳飛機擊落噴射機的戰例發生在1950年7月19日,北韓人民空軍的雅克-9P螺旋槳式戰鬥機與美國空軍F-80C噴射戰鬥機遭遇,雅克-9P被當場擊落3架,但是一架由第8戰鬥轟炸機聯隊第36中隊 Howard E. ODell上尉駕駛的F-80C(機尾編號 49-698)也被擊傷,最後墜毀於大田機場以西1英里處,飛行員失蹤。

Date of Loss:500719Tail Number:49-698Aircraft Type:F-80CWing or Group:8th Ftr-Bmbr GpSquadron:36th Ftr-Bmbr SqCircumstances of Loss:Damaged by YaK-9 fighters, crashed 1 mi W of Taejon airfield (South Korea)Crewmembers Associated With This LossName
(Last, First Middle)RankServiceStatusCommentsODELL, Howard E.CAPTUSAFMIA

志願軍…

朝鮮戰爭螺旋槳飛機對決紀錄

韓戰雖然是第一次以噴射機為主進行空戰,但是雙方仍然使用不少二次大戰留下來的螺旋槳飛機,也就免不了會碰上,大打出手。基本上當然還是訓練、經驗較佳的美軍佔了上風。

USAF piston engine vs piston engine

NAME RANK UNIT DATE ENEMY US WAR CREDITS
HUDSON WILLIAM G 1st Lieutenant 68 SQ 06/27/50 YAK-11 F-82 Korea 1
LITTLE JAMES W Major 339 SQ 06/27/50 LA-7 F-82 Korea 1
MORAN CHARLES B 1st Lieutenant 68 SQ 06/27/50 LA-7 F-82 Korea 1
BURNS RICHARD J 1st Lieutenant 35 SQ 06/29/50 IL-10 F-51 Korea 1
SANDLIN HARRY T 1st Lieutenant 8 SQ 06/29/50 LA-7 F-51 Korea 1
FOX ORRIN R 2nd Lieutenant 8 SQ 06/29/50 IL-10 F-51 Korea 2
FLAKE ALMA R Captain 67 SQ 11/01/50 YAK-3 F-51 Korea 1
THRESHER ROBERT D Captain 67 SQ 11/01/50 YAK-3 F-51 Korea 1
FLAKE ALMA R Captain 67 SQ 11/02/50 YAK-9 F-51 Korea 1
GLESSNER JAMES L JR 1st Lieutenant 12 SQ 11/02/50 YAK-9 F-51 Korea 1
REYNOLDS HENRY S 1st Lieutenant 67 SQ 11/06/50 YAK-9 F-51 Korea 0.5
PRICE HOWARD I Captain 67 SQ 11/06/50 YAK-9 F-51 Korea 1.5
MULLINS ARNOLD Major 67 SQ 02/05/51 YAK-9 F-51 Korea 1
HARRISON JAMES B 1st Lieutenant 67 SQ 06/20/51 YAK-9 F-51 Kor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