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萬年的孤寂》、《百步穿楊》、《烽火朝鮮》的交會。

2018/06/27

珍.奧斯汀《傲慢與偏見》書中社會背景解析

Understanding the society in which Jane Austen sets Pride and Prejudice

Retrieved from here

潘蜜拉.華蘭(Pamela Whalan)撰,Jack Hwang 譯



此篇文章目的在於幫助瞭解十八世紀末、十九世紀初英國鄉紳(gentry)階層的態度、習慣、與想法。這將有助於二十一世紀的讀者瞭解珍‧奧斯汀當代的讀者不必多解釋也能瞭解的一些事情。如此,你們能夠瞭解為何一些在現代看來不過稍不尋常之事在兩百年前會被視為離經叛道或是嚴重醜聞。我們應留意別輕易以二十一世紀的標準來判斷十八世紀的英格蘭社會的想法及機會。
Share:

《七俠五義》《小五義》小考


《小五義》是《三俠五義》的續書。據稱為清末說書藝人石玉昆所述。

石玉昆(約一八一○年至一八七一年),字振之,天津人,咸豐、同治間著名說書藝人。其說唱之《龍圖公案》,今猶有傳抄本,唱詞甚多。後有人在此基礎上,刪去唱詞,增飾為小說,題為《龍圖耳錄》。光緒年間,問竹主人又加以修改潤色,更名為《忠烈俠義傳》,又名《三俠五義》,均為一百二十回。首刊於光緒五年(一八七九年),署石玉昆述。卷首有問竹主人序及退思主人、入迷道人二序。

據評書藝人世代相傳,石玉昆受禮親王之託,以明清以來流傳的包公審案故事為基礎,根據王爺家掛著畫中的鍾馗與蘭花、玉貓、掛畫釘子及家中的老鼠,構建了書中的主要正反派人物,以三俠五義輔保包拯除暴安良、懲奸除惡為情節主線編綴成書。

後來,清人俞樾(一八二一年至一九○七年)加以增刪修訂,認為原書第一回「狸貓換太子」事,「殊涉不經」,遂「援據史傳,訂正俗說」,重撰第一回。又以三俠即南俠展昭、北俠歐陽春、雙俠丁兆蘭、丁兆蕙,實為四俠,增以小俠艾虎、黑妖狐智化、小諸葛沈仲元共為七俠;原五鼠即鑽天鼠盧方、徹地鼠韓彰、穿山鼠徐慶、翻江鼠蔣平、錦毛鼠白玉堂,仍為五義士,改書名為《七俠五義》,於光緒十五年(一八八九年)作序刊行。所以今有《三俠五義》、《七俠五義》兩本流傳。

《小五義》並不是《三俠五義》的單純延續,而是在《三俠五義》的人物背景上進一步發展。《小五義》的前四十回與《三俠五義》一百二十回中的後二十回一樣都是眾俠破君山的故事,但是過程情節不相雷同,而詳細程度也相去甚大。《小五義》四十回後引入小五義的故事,活潑生動,文字粗率有趣。所謂「小五義」是指;鑽天鼠盧方的兒子盧珍、徹地鼠韓彰的義子韓天錦、穿山鼠徐慶的兒子徐良、錦毛鼠白玉堂的侄子白芸生和北挾歐陽春的義子艾虎。四十回之後以破銅網陣為綱,而又穿插沈仲元挾持巡按顏查散而眾俠分頭找尋的故事,在這過程中依次引出小五義。最後諸俠找回了顏查散,聚集襄陽,一起去破銅網陣。

《小五義》最早的刻本是清光緒十六年(一八九○年)北京琉璃廠文光樓刊本。胡適先生曾對這些章回小說下過功夫考證,認為《三俠五義》與《小五義》並非出自同一作者之手,而懷疑文光樓主在《小五義》序中所說的來源並不可靠。但是仔細閱讀文光樓主的序,可以發現胡適先生似乎懷疑過頭了。

文光樓主說:「友人去不多日,即將石先生原稿攜來共三百餘回,計七八十本,三千多篇,分上、中、下三部,總名《忠烈俠義傳》。原無大小之說,因上部三俠五義為創始之人,顧謂之大五義,中、下二部五義即期後人出世,故謂之小五義。余翻閱一遍,前後一氣,脈絡貫通,與坊刻前部略有異同…………因有前刻三俠五義,不便再為重刊,茲特將中部急付之剖厥,以公世之同好云…………」

石玉昆是說書藝人,有師承、有門徒,自然會有稿本根據。但是這稿本並非一成不變,而是會隨經驗、聽眾反應添刪;而流傳在外的方式,無非是一些文人透過關係取得抄本,然後再經他們修改潤色刊印。《三俠五義》就是如此,入迷道人序說:「辛未春(一八七一年),由友人問竹主人處得是書而卒讀之,…………草錄一部而珍藏之。乙亥(一八七五年)司榷懷安,公餘時重新校閱,另錄成編,訂為四函,年餘始獲告成。去冬(一八七八年)有世好友人退思主人者,…………攜去,…………付刻於聚珍版。…………」

問竹主人何時得到稿本的時間不詳,但根據上序,《三俠五義》稿本早於《小五義》稿本近二十年或更久是無疑的,要說在這麼長一段歲月間,石玉昆對說書內容不做添刪,實在說不過去。試想,如果石玉昆真如傳聞一樣,能夠把《龍圖公案》的五鼠妖改出成五義士的故事,那麼在二十年間,從百多回的版本發展到三百多回,有新的人物、新的情節,也不是不可能。

再從文字來說,文光樓主說:「與坊刻前部略有異同」,這個前部也就是上部(前刻《三俠五義》)。我們不知道入迷道人到底改動了多少,更不知道他所根據的稿本的原貌。不錯,《三俠五義》的文字較為優美,文氣較為連貫,《小五義》較口語化,也較粗率。但這其實更證明了《小五義》更接近說書人的原來活潑神貌,而非文人墨客潤色後的優雅。

因此,胡適先生對《小五義》來源的懷疑其實是靠不住的。

Share:

2018/06/23

虹橋小議



越研究淞滬,越發現張治中之誤事,以及老蔣決策之輕率。

大家現在知道,國軍正規軍冒充保安團進駐虹橋機場,引起日軍不安來察看,日軍官兵二人被殺,發生虹橋機場事件,正是淞滬會戰的引火點之一。但是,虹橋在哪裡?除了酷狗地圖之外,幾乎都找不到中文的地圖。無奈,借用當年日本朝日新聞的地圖一用。

虹橋機場在虹橋路盡頭與碑坊路交口,在下面這張地圖左側之外,離上海公共租界日本陸戰隊警備區相當遠,而且日軍無法經過租界其它國家警備區域調兵。實在很難讓人相信如果開戰,僅有三千人的日本海軍上海特別陸戰隊能夠在初期分兵去佔領。就算佔領,四周開闊鄰近郊區的虹橋機場,也不是區區數百日本部隊可以固守的。從1932年一二八事變的經過來看,日本海軍陸戰隊碰到國軍調兵,也僅能死守租界警備區自保而已。

從一二八事變中我們也可以看到,起因中固然有日本諜報機關的陰謀,十九路軍進駐閘北緊貼著沒有縱深可言的日軍防區構築陣地,大大推高緊張程度,進而擦槍走火在所不免。1932年1月27日南京統帥部就已經發現這個情況,緊急調派憲兵第六團前赴閘北,要跟十九路軍156旅部隊換防,以免摩擦發生事故,但終於來不及,戰事在1月28日晚爆發。

從經驗可以知道國軍調兵上海日軍必有反應,但張治中卻一而再、再而三地向老蔣鼓動,還拿虹橋機場這種早期不可能成為目標的地方來說事,居心何在?

虹橋機場事件發生後,從8月10日至13日,短短4天之內,老蔣就決策在這個原本沒有準備要開打的戰場上開打,毫無準備,何其輕率?8月7日國防聯席會議還說要在華北方向放60個師,京滬僅10個師;8月10日空軍還在按照「冀北作戰計畫」向北調兵(高志航第四大隊14日下午才從周家口飛回杭州);張治中麾下87師、88師完全沒有做過市街戰或攻堅戰的演練準備,更沒有攻堅的計畫;後繼援兵都還遠在天邊,如另一個德械師宋希濂36師還在西安,8月13日接命令赴南京警備,旋接令火速趕赴上海,宋希濂拼了老命也才在17日抵達上海附近,到20日才開始進攻匯山碼頭。

老毛說:「不打無準備之仗,不打無把握之仗,每戰都應力求有準備,力求在敵我條件對比下有勝利的把握。」相較之下,老蔣後來會敗在老毛手裡,勢所必然。



Share:

搜尋此網誌

Follow by Email

謬以千里

亞瑟・克拉克《太陽風》 四川少年兒童出版社 1998年出版 ISBN: 9787536521698 〈聯合〉: 「......更重要的是,我們找到了一種很簡單的治療方法,來治癒那些感染了某種無傷於肉體但很討厭的基因疾病的人們。 也許這種治療...

Blog Archive